星期二, 3月 04, 2014

烏克蘭-悲情的棋子

東歐國家的歷史向來都是充滿悲情的。堅忍的日耳曼人、野蠻的斯拉夫人與好戰的突厥人橫峙,令東歐國家常要周旋於列強之中掙扎求存。

烏克蘭族成形於8-9世紀之間,初屬基輔羅斯公國。此類公國歐洲中世紀甚多,組織鬆散類似中國周朝的諸候制。13世紀被蒙古人征服,奉欽察汗國為主。後來蒙古人衰落,但老營於烏克蘭,偏遠的莫斯科大公國反而崛起,取代欽察汗國成為烏克蘭主人。烏克蘭其後再經立陶宛、波蘭等管治,直至奧俄普三度瓜分波蘭王國,烏克蘭落入沙俄手中。俄國十月革命之後,烏克蘭成為蘇維埃加盟國。二戰時又成為主要戰場,戰後又有切爾諾貝爾的世紀災難事故,可為命途多舛。

阿努科維奇貪污瀆職,更加殘暴鎮壓,以至眾叛親離;而西方又趁二月冬奧克宮無暇他顧時煽動民眾上街,其心可知。烏克蘭本來經過顏色革命後已換了親西方的尤先科以及季莫申科上台,但與一貫西方扶持的傀儡領袖一樣管治無力,被阿努科維奇奪回政權。俄羅斯於蘇俄以至沙俄時代已有將俄人遷至烏克蘭的舉措,東烏克蘭一則與俄經濟密切、二則俄人較多,立場較親俄;西烏克蘭則以烏人為主,較親歐。如果真要選舉,勝負難料。就如泰國的素貼一樣,他不容許英祿大選而堅持要所謂「人民議會」(其成分近似城巿精英制),就是知道城巿精英於選舉中未必能扳倒以農為本的他信集團。

烏克蘭於俄羅斯的價值,除了供歐天然氣管道外,最重要相信是黑海的海權與駐紥在克里米亞(Crimea)半島的黑海艦隊。國際間普遍相信黑海有大量蘊藏的油氣未被開發,若烏克蘭倒向西方則俄企將無從入手。而克里米亞於俄的重要性,從19世紀中葉的克里米亞戰爭可見一斑。當時鄂圖曼土耳其的衰落為沙俄進入巴爾幹提供了機會,而英、法、意則聯合攻擊克里米亞以制止俄軍東進。克里米亞作為俄軍於黑海最重要的不凍港,戰略價值之高如海參崴之於東亞。而多年來的殖民,已令克里米亞的俄人佔六成,民族認同亦一面倒向俄方。當年佈下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烏國唯一自治國/區)的一著,今天隨時合用。俄軍現時雖已於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新建海軍基地,但若為克里米亞不惜一戰,亦並非虛話;北約口惠而實不至,真的要和俄軍直面交火是萬不可能的。

西方挑釁烏克蘭叛亂,可能亦無想到俄方反應如此果斷敏捷。東烏克蘭、尤其克里米亞出現大量的親俄民兵、部隊隨時是一早滲透的俄軍精兵。或正如沈旭暉教授所說,整場只是俄方安排的大戲,意令烏克蘭亂得無法收拾再製造藉口讓俄方入場。無論如何,看形勢發展,俄方此次應不會再讓西方取得烏國政府的管治權。烏克蘭可能面對東西方裂的境況,克里米亞亦大有可能獨立。繼韓國、德國後,可能又多一個國家因美俄角力而陷入分裂。國際政治現實之殘酷,是不會理會烏克蘭有幾多人流血而死的。

延伸閱讀:

沈旭暉:一夜出兵的震撼:普京政治教室之「Provokatsiya」

2 則留言: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余若虛兄,
多謝留言,我不時都會看你的文章。
烏克蘭,韓國/朝鮮,越南,及從前的德國都是悲情的棋子。

余若虛 提到...

鍊金兄:
多謝!我一向很佩服你的獨立見解和思考。
說到悲情的棋子,還多著呢。連智利、巴拿馬、伊朗、埃及、沙特阿拉伯,哪個不是被美帝操弄於鼓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