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18, 2013

應該重投筆陣嗎?

有年多沒發表了。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尚有寒博的紀錄。

自問是喜歡表述的人,強項是針貶時弊,嗜好乃月旦人物。但當此非黑是白的世道,若虛只是一金融界人士,一般被認為滿身銅臭(卻又艱苦經營)的一群,確沒興趣再論時議政。我沒有李慧玲、吳志森天下事皆可罵的專才,也沒有張志剛、邵善波盲目護主的愚昩;我沒有戴耀廷高風亮節但求一死的書生意氣,也沒有周融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衝動果敢;我不想被人當成梁愛詩之流的共產黨發聲器,更不想如湯家驊般被當成賣港的民主罪人。當然我沒有這樣的本事去到這高度,但也不希望變成網絡戰場的炮灰。香港政治的議論已陷入非黑即白,你對我錯的二元對立中,恰巧就是梁振英本人性格的最好寫照。掉你路姆西的同時,能不嘆息再無議論空間嗎?

面書上的政治議題,往往換來無止境的謾罵甚至欺凌。於香港現實社會中未能實踐的民主理想,要在虛擬世界得到宣洩嗎?

若虛不才,時政以外,各處涉獵,卻感未足以立文。

要寫食評嗎?自問吃的不少卻不夠多,亦未通入廚之道。上不能臻蔡瀾唯靈之流,下不願與少年食神之類同列。

酒評嗎?酒是我的嗜好,寫啤酒也好,然同類啤酒間又難以細說。紅酒飲的不少也不算多,個人口味為主,也難以詳評。威士忌吾之所好,只怕又未有功力將讀者帶入其世界。酒評之虛無漂渺,難以捉摸,有讀者當明白。

生活嗎?若虛出身平民家庭,一路以來,無甚足道。沒有憤發向上的阿信故事,也不見淒美燦爛的愛情火花。現時從事金融,自是理想(亦是我想)工作,與港人營營役役,又有何異?

嘿嘿,不能盡錄。朋友們,但願能指點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