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2, 2012

揭開石頭 蟲蟻亂走 (三)

沈旭暉教授日前的萬言書,見解精闢獨到,非常值得關注特首選舉的朋友一看。

若虛一向是一個自由經濟主義者,主張政府少干預,由巿場調節。所以如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等方案若虛都不表贊成。然而近幾年來,於曾蔭權政府愈加傾向商家的政策下,若虛感受到資本家藉著絕對的資本財優勢,扭曲了巿場的競爭環境,以本傷人地淘汰其他參與者繼而造成多頭壟斷(Oligopoly)局面,手段尤以李氏家族第二代掌門人最為惡劣。

十多年前提及李氏,港人多翹起大姆指說:香港奇才、白手興家。其名聲近十年八載江河日下,以至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連打風打不中打工仔要返工都算進李氏力場的帳,究其原因不過近十年八載其集團生意手法愈趨無良。於香港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要爭取生意本已是難事,讓集團以其資本財優勢將自己的生意外判給同系公司已是絕對優勢;卻不惜為賺到盡,受人錢財之餘卻予人不乎所值的服務:觀乎其屋苑外判管理商如何被住戶怒吼要趕走可知,小業主卻因大業主控制商舖車位等業權難以湊夠業權分數撤換管理商,以至無了期被人合法剝削。至於其物業質料每下愈況,稍為留意香港物業的人應已可知。其他林林總總不可勝計。

由此路進,香港商家憑其資本財優勢扭曲巿場供求,破壞巿場調節能力,其實必需政府干預。可惜曾蔭權政府一面倒向商家,譬如於零九年,巿場新供應單位竟然只得九千個,樓價焉能不升?又規管一手樓、實用面積、發水比率、樓花買賣等都待到近一兩年方才有些少進展,其與地產商關係密切把臂同遊,正常不過。

富商憑其政經威力,以影響政策保障其既得資本優勢,必不會因曾氏一去已失政策控制權。早就扶持的後主唐唐,性情溫文又得中央器重,本來是最好的棋子。而對手梁氏則從來不討好,擔任要職多年民望一直低企,故商家及唐營從不擔心,以為坐定粒六,中央必行沈教授所說的「制度A」,以至如龜兔競跑般中途打瞌睡。豈料醜聞接踵而至,民望一落千丈,以至中央終決定臨陣易帥。唐營驚訝之餘,又豈能接受如此打擊?垂死爭扎,瘋狂反撲,有其理也。

梁氏實現大逆轉,其毅力可嘉。然而大多數港人又誰不信梁氏陰險狡詐、行事鷹派、九成十是共產黨員?若虛早年聽聞梁氏刻意說明自己並不支持行政會議某些決定(如否決復建居屋),都認為其極投機,為民望不惜一切。但於此情況下,梁氏民望尚能一直拋離唐唐,若虛所見,顯示香港大眾,情願受共產黨鷹派統治,也不願再受商家的壟斷。此實乃香港商家咎由自取,多年來賺到盡作風已令香港人無可忍受,寧願支持有機會挑戰地產霸權的梁振英!

星期一, 3月 19, 2012

揭開石頭 蟲蟻亂走 (二)

選舉論壇很精彩,也一樣的噁心。政治道德可以不顧,防暴隊言論明顯不會有證據,偏偏以此造謠攻撃對手,群起攻之實屬正常。可憐白鴿黨自司徒華一去後,尤如男人無左腰骨,黨格全失。於此政治道德有失的議題上,竟然對唐唐洩密視若無睹,反而又想再用特權法打壓政敵。

白鴿黨政改投票時於司徒華力排眾議下與中央政府妥協,終於通過政改,令香港至少於2017後有隻普選。此舉未必於白鴿黨票源有利,因堅持2012雙普選者認為其轉軚,但亦有中間派向白鴿黨靠攏。唐梁二人,唐明顯是商家代表人物,梁則走基層路線主打民意,若如何俊仁說要打倒地產霸權,兩者熟選?不言而喻。可惜白鴿黨從頭到尾,一直揪住梁不放,對唐則避重就輕難怪被喻唐營助選團。說穿了白鴿一為恐共心態,二為自身利益。梁打基層牌,路線近泛民,民意又較高,若梁上台怕且無水可抽?唐若上台,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枱底交易種種指控,輕而易舉,而唐民望低落兼且誠信有失已是事實,作為反對黨必能獲益,於下屆立法會選舉大獲全勝可期。白鴿黨為了自身,失了黨格,司徒老者泉下有知,能不悲乎?

至於傳媒,星島早就賣友求榮,無所不用其極惜押錯邊!生果則沿泛民路線,繼續打壓疑似共產黨不遺餘力。信報紀曉風連日捕風捉影,混淆視聽極盡抹黑能事,於信報論壇智者雲集之地已是口誅筆伐不已。明報東方則向梁傾,尤其溫總發言前後,收到風乎?

梁振英傳聞被中央五度勸退不果,而其支持者亦是有勢力者無奈讓其入閘。最初亦擔心其連提名票亦拿不夠!梁振英堅毅不屈參選,頂住商家勢力的強力打壓,其志可嘉。試想若無梁振英,則唐何對決之局,與當年曾梁交鋒有何分別?若說何俊仁參選是為揭露小圈子選舉的缺陷,不如說梁振英的堅持推動了香港民主化進程!

梁振英也許既狼且狠,但香港於商家以資本財優勢連結政客攏斷的情況下,巿場已被扭曲競爭全不公平。香港需要是求變而不是求穩,此舉梁必比唐做得好。梁為討好巿民,必敢於挑戰大財團,反正他也不是靠財團勢力上台!自由派如我,也認為香港屆此時刻,不變則財團將繼續壟斷,唯有變才有一線生機!

星期四, 3月 01, 2012

揭開石頭 蟲蟻亂走 (一)

好久沒寫。看到香港利益集團撕破臉皮的猙獰樣子,實在噁心。

唐營代表的是香港一線富豪得既得利益者團體。此一干人等早已享盡特權,於曾政府一屆內翻雲覆雨。力保唐唐此一謙謙君子上位,利益勢得保持。只是太子也太無能,爛泥扶唔上壁。約道七號地窖,若虛並不關心──違法就是違法(唐唐只說僭建就是僭建),但僭建全港俱然,可算小事一樁。然而於此危機處理中,將唐唐無能一面毫無保留show比你睇。由否認到堅稱自己住5號,由掘深左到僭建就係僭建。擠牙膏式被踢爆,誠信破產之餘連一向風度翩翩的形象也破滅,搖身一變成有膊頭有腰骨有事仲有老婆孭鑊的賤男。如此無能無情無信之人,阿爺亦未必肯為他而背逆香港民情!況且此刻推唐上位,甫上台即腳已跛,其必不能為中共實現各種政治任務,連「維穩」主調也難保持!

然而雖車毁人亡,英年早逝,但唐營中人以及其後的一線既得利益者,仍戀戀不忙這塊能助他們飛黃騰達或維持特權的棋子。唐營站穩陣腳後,馬上組織反攻,將事件定調為抹黑,試圖將對手塑做成不擇手段的狼,而忘記自己以華懋案甚至由政府內部爆料的西九案來打撃對手在先。唐唐每每以受害者姿態示人,渾然忙卻當日如何狡辯、如何撒賴,彷彿僭建一案認了就解決了!

今日唐唐於電台一副說教姿態,述說自己從政廿載,入政府九年,「見過好多人架」,有人「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要「小心啲梁振英呢個人」,簡直令人嘔心。將八萬五搬出來,煽情的說一蚊樓、燒炭,「諗起都驚」。梁振英也許是八萬五推手甚至構思者,但哪有參與實施,何來做就無能為力?無證無據,憑空捏造,不如說小心啲梁振英呢隻色狼,隨時周街強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