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2, 2012

揭開石頭 蟲蟻亂走 (三)

沈旭暉教授日前的萬言書,見解精闢獨到,非常值得關注特首選舉的朋友一看。

若虛一向是一個自由經濟主義者,主張政府少干預,由巿場調節。所以如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等方案若虛都不表贊成。然而近幾年來,於曾蔭權政府愈加傾向商家的政策下,若虛感受到資本家藉著絕對的資本財優勢,扭曲了巿場的競爭環境,以本傷人地淘汰其他參與者繼而造成多頭壟斷(Oligopoly)局面,手段尤以李氏家族第二代掌門人最為惡劣。

十多年前提及李氏,港人多翹起大姆指說:香港奇才、白手興家。其名聲近十年八載江河日下,以至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連打風打不中打工仔要返工都算進李氏力場的帳,究其原因不過近十年八載其集團生意手法愈趨無良。於香港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要爭取生意本已是難事,讓集團以其資本財優勢將自己的生意外判給同系公司已是絕對優勢;卻不惜為賺到盡,受人錢財之餘卻予人不乎所值的服務:觀乎其屋苑外判管理商如何被住戶怒吼要趕走可知,小業主卻因大業主控制商舖車位等業權難以湊夠業權分數撤換管理商,以至無了期被人合法剝削。至於其物業質料每下愈況,稍為留意香港物業的人應已可知。其他林林總總不可勝計。

由此路進,香港商家憑其資本財優勢扭曲巿場供求,破壞巿場調節能力,其實必需政府干預。可惜曾蔭權政府一面倒向商家,譬如於零九年,巿場新供應單位竟然只得九千個,樓價焉能不升?又規管一手樓、實用面積、發水比率、樓花買賣等都待到近一兩年方才有些少進展,其與地產商關係密切把臂同遊,正常不過。

富商憑其政經威力,以影響政策保障其既得資本優勢,必不會因曾氏一去已失政策控制權。早就扶持的後主唐唐,性情溫文又得中央器重,本來是最好的棋子。而對手梁氏則從來不討好,擔任要職多年民望一直低企,故商家及唐營從不擔心,以為坐定粒六,中央必行沈教授所說的「制度A」,以至如龜兔競跑般中途打瞌睡。豈料醜聞接踵而至,民望一落千丈,以至中央終決定臨陣易帥。唐營驚訝之餘,又豈能接受如此打擊?垂死爭扎,瘋狂反撲,有其理也。

梁氏實現大逆轉,其毅力可嘉。然而大多數港人又誰不信梁氏陰險狡詐、行事鷹派、九成十是共產黨員?若虛早年聽聞梁氏刻意說明自己並不支持行政會議某些決定(如否決復建居屋),都認為其極投機,為民望不惜一切。但於此情況下,梁氏民望尚能一直拋離唐唐,若虛所見,顯示香港大眾,情願受共產黨鷹派統治,也不願再受商家的壟斷。此實乃香港商家咎由自取,多年來賺到盡作風已令香港人無可忍受,寧願支持有機會挑戰地產霸權的梁振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