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02, 2011

十萬外傭齊留港 誰養?

香港彈丸之地,海納七百萬人,密度已是世界之首。自九九年居港權案以還,每日150內地人單程證配額,即使打個7折,十年都已有近四十萬內地人湧港,還未計算來港後所生子女。四十萬人中大部分低技術、低學歷,搶奪低下層飯碗,此何以香港低下層工資以致生活水平皆停滯不前也。

香港資源短缺,鮮見第一產業;人工高昂,難作勞動密集。加之人工高昂,地少人多,本來就是競爭社會。在歐美,如果閣下不滿意大都巿的急促步伐,大可到鄉郊栽花種田、悠閒渡日。但於香港別無選擇,即使你肯住到邊境,生活的開支仍將把你壓得抖不過氣。故此香港人只能力爭上游,不進則退,難有安貧樂道者。

香港一下子能容納得下十萬低技術勞工嗎?外傭爭居港權,一旦爭成,約十萬外傭連其家爺仔乸,皆可成港人,嘿嘿,容得下嗎?

公民黨以司法挑戰政府起家,無人不知。由廿三條至四十五條,一直走來,都有理有節,若虛一直欣賞。也許泛民間的競爭愈來愈大,迫使其路線愈走偏鋒。若虛另文已述其參與五區公投運動已是賭博。近年民間與政府的戰線愈拉愈長,民怨從不同地方找空隙洩出,但公民黨動輒策動司法覆核,於整體社會何益?繼有高鐵、港珠澳大橋、港島南線等,尤其港珠澳大橋一役,公民黨於環評報告諮詢過程與及在議會中絕口不提當中牽涉的司法問題,但卻於最後關頭由一老婦出面作司法覆核,截停大橋工程,牽涉數十項工程,建造費上漲近百億。

政府於高鐵案霸道、於大橋案粗疏,還可說罪有應得,然則為逾十萬外傭爭居港權,所為何事?外傭來港時本來就為打份工,明知不能長留,香港給予如此優越環境予彼等工作賺錢,已是難能可貴。需知於菲律賓等國,即使擔任政府工程師等專業月入都不足二千港幣,故此菲傭若死慳死抵,屋企人又生生性性(只是不少南亞人自恃有人出外搵食,就坐係屋企等開飯),幾年就可回鄉起樓,總算脫貧。此不得不謂香港人對南亞社會不公義的受害者的關顧也。

順水人情不怕做,外傭來港打工,一家便宜兩家著;但要at my expense去幫佢地,則或許閣下菩薩心腸,若虛則辦不到。世界上再苦的人都有,能幫多少?若外傭爭居港權成功,後果如何,毋需若虛多說。僱主不付最低工資是違法,要付也沒可能付得起,外傭又缺技術,最後大多成綜援戶,住公屋,蠶食社會資源。十多萬中,假設有一半、五萬外傭家庭來港,香港要如何、又為何要付擔起他們全家的生活、住屋、醫療、教育費用?

港人聞十萬外傭或得居留權無不嘩然。屆此關鍵時刻,公民黨竟澄清,該黨並未有牽涉入任何司法覆核訴訟,所有皆是其黨員以其律師專業執業而已。言則,何以當各界指公民黨幕後策劃高鐵西九站、港珠澳環評、南港島延線時,公民黨人但見沾沾自喜,不加辯駁;直接如今外傭入港一案,不獲輿輪稱許方出來解釋?說不過去。

若虛陰謀,是否公民黨人為選票而行此事?十萬外傭,連其家庭,斷估十多二十萬票,連同南亞裔鄉里,同氣連枝,說不定有三十萬強,相信不少將成該黨鐵票。是否如此,看倌自斷。下次選舉,若虛必棄公民黨,立此為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