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18, 2011

太平盛世唐英年 烽煙四起梁振英

事忙闊別多時。希望可以漸重拾寫博習慣。

唐英年幾日前再發偉論,指八十後「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很容易車毁人亡」;「關起門當皇帝」。觀乎其偉論編排有緻,應非如以往「鬼拍後尾枕」之作,有心為之也。此君向來擺出一副柔弱可親之態,莫非要向人表示本身也能強政勵治?

唐梁特首之爭也許已進入直路階段。「太平盛世唐英年,烽煙四起梁振英」概括了坊間一貫對二人的觀點。若虛沒有中央直線,未知戰況若何。但單從一個港人身份出發,我是必定棄唐取梁,兩害相權取其輕耳。

特區人民怨聲載道,憎惡最甚者毋非官商勾結。唐氏商人出身,不折不扣二世祖,身邊恐怕還有一群傍友簇擁著,日日落足鞋油。其商家背景令他與富商關係千絲萬縷,而平步青雲未經風浪的人生令他面對政治風波時顯得有心無力。以他柔弱的公子哥兒性格,終日身處刷鞋仔群中,茫茫然不知人間何世,富商游說一下恐怕就一面倒去商家傾斜了,還一臉無辜。商家要延續自身特權,非選此二世祖莫屬。

梁振英在我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投機者。身為行會成員,為民望可隨便出來批評政府。但這種性格的人,就是夠膽(至少比唐英年夠膽)去挑戰權貴搏取掌聲,而香港的發展停滯在議而不決的十字路口,一個投機者的豪賭說不定也是一條出路,總勝於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