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02, 2011

十萬外傭齊留港 誰養?

香港彈丸之地,海納七百萬人,密度已是世界之首。自九九年居港權案以還,每日150內地人單程證配額,即使打個7折,十年都已有近四十萬內地人湧港,還未計算來港後所生子女。四十萬人中大部分低技術、低學歷,搶奪低下層飯碗,此何以香港低下層工資以致生活水平皆停滯不前也。

香港資源短缺,鮮見第一產業;人工高昂,難作勞動密集。加之人工高昂,地少人多,本來就是競爭社會。在歐美,如果閣下不滿意大都巿的急促步伐,大可到鄉郊栽花種田、悠閒渡日。但於香港別無選擇,即使你肯住到邊境,生活的開支仍將把你壓得抖不過氣。故此香港人只能力爭上游,不進則退,難有安貧樂道者。

香港一下子能容納得下十萬低技術勞工嗎?外傭爭居港權,一旦爭成,約十萬外傭連其家爺仔乸,皆可成港人,嘿嘿,容得下嗎?

公民黨以司法挑戰政府起家,無人不知。由廿三條至四十五條,一直走來,都有理有節,若虛一直欣賞。也許泛民間的競爭愈來愈大,迫使其路線愈走偏鋒。若虛另文已述其參與五區公投運動已是賭博。近年民間與政府的戰線愈拉愈長,民怨從不同地方找空隙洩出,但公民黨動輒策動司法覆核,於整體社會何益?繼有高鐵、港珠澳大橋、港島南線等,尤其港珠澳大橋一役,公民黨於環評報告諮詢過程與及在議會中絕口不提當中牽涉的司法問題,但卻於最後關頭由一老婦出面作司法覆核,截停大橋工程,牽涉數十項工程,建造費上漲近百億。

政府於高鐵案霸道、於大橋案粗疏,還可說罪有應得,然則為逾十萬外傭爭居港權,所為何事?外傭來港時本來就為打份工,明知不能長留,香港給予如此優越環境予彼等工作賺錢,已是難能可貴。需知於菲律賓等國,即使擔任政府工程師等專業月入都不足二千港幣,故此菲傭若死慳死抵,屋企人又生生性性(只是不少南亞人自恃有人出外搵食,就坐係屋企等開飯),幾年就可回鄉起樓,總算脫貧。此不得不謂香港人對南亞社會不公義的受害者的關顧也。

順水人情不怕做,外傭來港打工,一家便宜兩家著;但要at my expense去幫佢地,則或許閣下菩薩心腸,若虛則辦不到。世界上再苦的人都有,能幫多少?若外傭爭居港權成功,後果如何,毋需若虛多說。僱主不付最低工資是違法,要付也沒可能付得起,外傭又缺技術,最後大多成綜援戶,住公屋,蠶食社會資源。十多萬中,假設有一半、五萬外傭家庭來港,香港要如何、又為何要付擔起他們全家的生活、住屋、醫療、教育費用?

港人聞十萬外傭或得居留權無不嘩然。屆此關鍵時刻,公民黨竟澄清,該黨並未有牽涉入任何司法覆核訴訟,所有皆是其黨員以其律師專業執業而已。言則,何以當各界指公民黨幕後策劃高鐵西九站、港珠澳環評、南港島延線時,公民黨人但見沾沾自喜,不加辯駁;直接如今外傭入港一案,不獲輿輪稱許方出來解釋?說不過去。

若虛陰謀,是否公民黨人為選票而行此事?十萬外傭,連其家庭,斷估十多二十萬票,連同南亞裔鄉里,同氣連枝,說不定有三十萬強,相信不少將成該黨鐵票。是否如此,看倌自斷。下次選舉,若虛必棄公民黨,立此為照。

星期五, 7月 15, 2011

「地產霸權」另解

上文:

時事評論︰「地產霸權」

近來「地產霸權」一詞很常用,很多人將它視作貶義詞。「地產霸權」形容現時香港樓市以至經濟被多家大型地產商壟斷的社會現象,揭示香港地產商對香港經濟的操控。的確,地產商控制了不少與民生息息相關的行業,就如電力﹑超級市場和電訊等,他們有些更透過買地控制了差不多每年樓宇的供應量。我們都常常看到同一集團的超市壟斷市場,禁止其他超市進入市場的可能性,令一些經營能力較低的小公司不能加入。因此,有些地產的確有霸權。但是,這是好是壞,亦有待商榷。以領匯為例,該公司在樂富商場的翻新工程剛竣工後,對小商戶加租,像是欺壓小商戶,但是翻新後商場的人流增加到差不多至以前的一半,而商戶數目都有增加。另外,商場引入大型百貨公司,同時又保留了一些有傳統特色的店舖,就如賣乾貨的,令商場生勃勃,帶來了小商戶和大公司雙嬴的局面。所以,那些被指逼走小商戶的大公司﹑那些被指霸權的公司不一定是壞蛋。所以,「地產霸權」是一個中性詞,是好是壞都有斟酌之餘地。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幹事會

若虛按:邏輯紊亂之作。霸權一字本帶負面,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假仁義之名,以武力征服、侵略他人,謂之霸。英文Hegemony,乃國際外交用語,泛指一國主導他國,即我國領導口中的「粗暴干預別國內政」。此文如果要爭論地產霸權的存在如否,猶有可辯之理;要說「霸權」是中性詞,不如先翻翻字典吧!

星期一, 7月 11, 2011

I-BOND唔到你!

煲呔政府真係愈黎愈低智,要說的太多,不如回歸老本行。

政府今日起推出iBond供巿民認講,每手一萬,預料若通脹維持在5%,則每年亦派息5%即500大元。500大元有幾見駛,大家心裏明白,但5%的risk-free回報其實已是不可多得(當然基礎是通脹維持強勁)。

iBond建議是白鴿黨提出的,難得被政府採納,有賴鬍鬚曾開明(可惜位位派錢令若虛對此人印象分大減!)。但若虛當初已分析政府不會推出iBond,竟然落空,今日回顧,只覺此政府實在太慌亂,任何可攏絡民心的事,那怕開倉派米,也是做了再算。

若虛分析,iBond名為債券實則派錢而已。發債者多為集資而發,息口有定,香港政府既無集資需要,息口卻隨通脹而定即政府並無對息口的決定權,如此舉措,不可不算是另類派錢福利。

可惜此舉必然吃力不討好:由於是派錢,發行量多極有限,僅100萬手,每手一萬元計總額100億。即使10%港人認購,亦每人僅分1手強而已。5%回報固然不俗,但每年500元能如何抗通脹?

更甚的是,有個閒錢的人還可以認購iBond「抗通脹」,但家無餘財、一窮二白的月光族,又怎樣抗通脹?偏偏這批是最需要幫助的人!政府提供另類派錢予有產階級,但無產階級卻未能受惠,恐怕又有某某議員要去為他們爭取了。

朋友們,如你想認購iBond,三思了。投資額需鎖死三年,雖有二手巿場,然不知交投活躍與否,若交投淡靜則莊家食價必深,扣除手續費恐怕所餘無幾!如想認購後轉售賺差價,以iBond預計5%利息計,若二手巿場息率3%,亦只每手賺200元弱,七除八扣賺的恐怕只是莊家和券商!一旦通脹預期下行更可能需蝕本。若看淡經濟不如留而有待。iBond,I "Bond"唔到你!

星期四, 3月 17, 2011

大和民族

我們身處的這個空間,百年一逢、千年一遇的字眼已經愈聽愈多,聽得麻木了。文字通貨膨脹當然是原因,災害愈發嚴重卻也無可否認。此時此刻,也許大家都要想想什麼是生命中最寶貴的事情了。

近日漫天蓋地聽到的說話,就是日本人如何如何優越,面對危難處變不驚,仍然堅守秩序以大局為重,相比中國人的劣根性好多了云云。中國人欺瞞、做假、喧囂、混作一團、爭先恐後,不知所謂。

若虛無意為當代中國人辯護。神州大陸經過十年浩劫,加諸災禍連年,窮得太久的人一旦暴富,行徑不堪入目。而為了錢什麼卑劣的事也做得出來。汶川的死難者,十有八九都是死於豆腐渣工程下!

然而當代人景仰的大和民族又如何優越。日本人做事仔細、一絲不苟、要求嚴格,造就了日本戰後工業的發達,因其對工業製品的品質要求和監控做得極佳,以致電器行銷全球。但日本人疑外排外、剛愎自用,認為所有問題都能依靠自己去解決。當年日本經濟崩潰,由於日本企業交叉持股,又抗拒外資投入,銀行又拒絕承認失敗為呆壞帳撥備,致使經濟一蹶不振。

今次地震海嘯後東京巿面的秩序井然,仍顯示出日本人紀律良好、團結一致、顧全大局的一面。但核電廠危機一發不可收拾,亦在在顯示了日本人特愛面子、自以為是、疑外排外,初時自以為形勢受控,婉拒美國援助,又不肯及早以磞酸灌入反應堆(這中間亦有經濟考慮)。及後事件逐日升級,但官方仍然堅持影響輕微。至形勢一發不可收拾方才委婉承認情況惡劣要求美方援助,但輻射洩漏程度已經令核電廠周圍成為禁入區。若果此宗事故導致更嚴重的輻射擴散災害,核電公司、日本政府又豈能諉過天災?

雖然中國多有不是,但於批評比較之際,亦請不要將日本抬到半天高!

星期三, 2月 02, 2011

有錢人

凡人皆恨有錢,即使非大富大貴也望得財務自由。憎人富貴,唯一聊以自慰的,莫過於說句:「我兩袖清風,死左唔驚仔女爭身家!」

常云兄弟齊心其利斷金,故西國智者毛利元就有三矢之訓,即兒歌所言「一支竹仔易折彎,幾支竹一札斷折難」,街頭智慧耳。但兄弟要齊心尚且艱難,何況眾房妃嬪?

戰後香港百廢待興,做就不少成功商人建立起自己的企業王國。但小至中環名牌茶樓,大至澳門賭王、低調老牌地產商,都難逃爭家產命運。即使數十年來並肩作戰的三兄弟也可反目成仇,金錢其萬惡之源乎!

此等商界巨擘,其實都是人中龍鳳,膽識過人,才可建起其王國。兒女雖多,是否個個都有能力擔起大任?又是否個個都有興趣繼承父業?所以外國流行以專業管理模式傳承企業,家族人士只分紅不決策,免卻無能兒孫敗壞祖業。可惜中國人家庭觀念濃重,即使是最出色的企業管理人都撇不開其感情,堅決讓兒女當權,此所以富不過三代。

本地潮洲富豪,生意讓長子接手多年矣。潮洲富豪可謂世紀傳奇,哪有他人可比?偏偏此兒,好大喜功,也許自知生意手腕不如老父(而且企業規模已大再增長動力也有限),遂轉而四處削減成本,刻薄員工、偷工減料、拖數砸糧,層出不窮。前排傳出某豪宅樓盤管理公司為地產商一條龍經營,管理費不菲,半夜竟只得一位看更當值,而且服務差劣,業主想換公司竟不果!長子也許想向老父或外人展示其本事,以證自己並非二世祖一名。他為公司賺的錢不少,卻敗了老父一生名聲,以及公司多年聲譽,是賺是蝕,潮洲富豪焉有不知?只是愛子心切,猶其潮洲人特重子嗣,也顧不了這許多。

另一紅籌大亨,共黨元老之子,根正苗紅。其企業最擅高價分拆抽水,小股東往往中招。可惜敗在親情,任由其女亂炒澳元,竟可輸掉整間上巿公司逾半資產!如今其旗艦已收歸國有,家族名聲掃地,政治生涯傳至此代也終結。

中國富豪,下場莫不如此?

星期二, 1月 18, 2011

太平盛世唐英年 烽煙四起梁振英

事忙闊別多時。希望可以漸重拾寫博習慣。

唐英年幾日前再發偉論,指八十後「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很容易車毁人亡」;「關起門當皇帝」。觀乎其偉論編排有緻,應非如以往「鬼拍後尾枕」之作,有心為之也。此君向來擺出一副柔弱可親之態,莫非要向人表示本身也能強政勵治?

唐梁特首之爭也許已進入直路階段。「太平盛世唐英年,烽煙四起梁振英」概括了坊間一貫對二人的觀點。若虛沒有中央直線,未知戰況若何。但單從一個港人身份出發,我是必定棄唐取梁,兩害相權取其輕耳。

特區人民怨聲載道,憎惡最甚者毋非官商勾結。唐氏商人出身,不折不扣二世祖,身邊恐怕還有一群傍友簇擁著,日日落足鞋油。其商家背景令他與富商關係千絲萬縷,而平步青雲未經風浪的人生令他面對政治風波時顯得有心無力。以他柔弱的公子哥兒性格,終日身處刷鞋仔群中,茫茫然不知人間何世,富商游說一下恐怕就一面倒去商家傾斜了,還一臉無辜。商家要延續自身特權,非選此二世祖莫屬。

梁振英在我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投機者。身為行會成員,為民望可隨便出來批評政府。但這種性格的人,就是夠膽(至少比唐英年夠膽)去挑戰權貴搏取掌聲,而香港的發展停滯在議而不決的十字路口,一個投機者的豪賭說不定也是一條出路,總勝於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