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4, 2010

我是道路 我是真理 我是民主!!

若虛一早斷言公民黨將為公投失敗付出代價,看來果然。如今公民黨一頭向右傾,但激不如社民連,理性不如民主黨,既不能搶走社民連的激進票源,更將溫和中產分子的票流失向民主黨,笨甚!

民主黨表現出妥協的精神,若虛終於感到香港還有懂得「妥協」、「談判」的政客!以往的困局全在於互不相讓,政府也好泛民也好,擺出提案就要你全盤接受否則拉倒,哪有進展?人大常委決議於法理上無可挑戰,此之若虛所謂決定權不在手,除非革命否則必須讓步妥協。如今此方案鑽了很漂亮的法律罅,以類直選形式投新增五席卻除卻原本廿多萬功能組別選民,法理上符合功能組別原則,讓中央與民主黨各自都有個下台階,踏出第一步。

但有人認為自己才是民主,自己才是民主的道路和真理。任何形式的讓步就是出賣,所有的談判都是通敵。政改權在中央,不和中央談判,和誰?一旦人家走的路線與己不同,就肆意攻訐,髒話盡出,連為民主奮鬥四十年的華叔都被人說成「cancer上腦」,如此政客,毫無道德品格!如果動輒就要用仆街和粗口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到真正憤怒時還能有什麼說話呢?

如果民主缺乏不澤細流的包容,還有什麼可言?一位一生為民主的垂死老政客的人,連當議員恐怕也是香港的不幸!

星期四, 6月 03, 2010

frash grad

公司近來有人事變動,這邊的AM被調到同系公司,而若虛也因緣際會當起了所謂的「中級管理層(middle management)」來。

若虛的部門,瑣事不少工作卻不多,一向都不太需要怎樣刻意去管理。唯剛請來兩位"fresh grad",真令初作人上司的若虛煩惱不已。

敝公司規模不小,名氣卻不大出手也不高。一級的人才我們請不起也留不住,當然就退而求其次選擇資歷次一級的畢業生。若虛從來都認為,工作能力跟學歷,跟本沒有直接關係,只要有行業的基本知識即可。

這兩位新同事加上半年前請的一倍,若虛發現竟都有共通毛病:態度問題。敝部門由經理以降都是年青人,作風一向隨和,閒時也說說笑笑串串貢。但他們談吐間多多少少都總有不少沙石,就是有點「倔」。我想,即使你到外面認識到新朋友,說話也會小心點,客氣點吧。這群新同事的共通點就是,說話間總是讓人有不經意被刺了一下的感覺,又或者間中好像跟你「懶係熟」,不知就裏亂搭訕。

另外的問題是他們普遍自我感覺良好,要他學習的總覺已認識,到考驗時即啞口無言。花了不少氣力才能令他們較為虛心一點去學習,那怕只是系統的應用和基本工作的邏輯等。

若虛常回想是否要求太高了?跟與我共事三年的經理討論也得出相同結果,我想這也許是現在一代畢業生的習慣吧。

但其實,我也跟他們同一代。(悄悄話)他們都比我要年長點。



------------------------------------------------------------------------------

若虛開此blog時本不擬作一政治評論平台,只管東拉西扯風花雪月。但一旦下筆,發覺能寫下的還是政治事,就如同中小學作文必選議論文一樣。但香港政治太枯燥了,要講也講得差不多,一個政改分案,雙方拉鋸互不讓步,都無政治智慧,前文已早述。講得多口臭,無新觀點情願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