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18, 2010

志雲主持「品味咖啡」


亞視股權問題鬧出豪門恩怨,難得為積弱台搶回幾日頭板後,向來為爭收視不擇手段的無綫竟然也不放過老對手,爆出個總經理貪污被捕,即時奪回報章篇幅,諷刺哉!

可憐的是,陳志雲一向表現出不俗的個人魅力,由後台走到前台,一片歌功頌德,叫好叫座。至他被捕「協助調查」之際,圈內圈外,網上街上,竟然沒有幾句真心同情陳總、支持陳總的話,是否陳總早已眾叛親離?

無綫一向恃既有優勢,以照板煮碗和以本傷人的態度經營,倒也壟斷一方,這點若虛早有論述(可參閱前文)。這趨勢自陳總上台後變本加厲。若虛未知來裏情由,但純以記憶和印象,自陳總上台前後,三色台企圖壟斷手上資源的行動變本加厲。由嚴令藝人接受其他視像傳媒訪問時不能說廣東話以打擊亞視和收費電視的娛樂頻道,至左搶蘇師傅右奪蘇絲黃將有線辦得非常成功的綜藝節目原裝倒模;從嚴禁旗下娛樂新聞訪聞曾搞「萬千師奶賀台慶」又經常嘲諷無線的笑匠詹瑞文,至於金像獎頒獎禮剪去亞視老臣子鮑起靜致謝辭片段,皆顯示無線愈益盛氣凌人、恃財傲物而又氣量狹窄!陳志雲作為頭兒,責無旁貨,而更合理的解釋是長官意志已注入大台血脈!

「曹操亦有知心友」,但陳志雲人一去,茶便涼,連為他說句話的人也不多,而公眾更是抱著一貫看熱鬧的心態,樂得見他瑯璫下獄的狼狽相。不討好的人很多,串的也不少,但如曾老人大、食力簡以至國米教頭摩連奴等,若不幸(慎)出事,相信還會有不少人為他們說句話吧!陳總出事,吃花生看戲的人多,但以他以往的權勢、聲名,竟落得如斯下場,也很難不怪怪自己吧?

有人云此乃志雲失勢,籠裏雞作反,自己人打自己人。觀乎近日志雲一被捕即有如斯多關於他牽涉的「罪證」,確令人相信有人別有用心。但若其身不正,則難怪被告發吧?廉署如此高調請陳總「協助調查」,相信手上證據不少!

陳總由幕後走到幕前,志雲飯局過後,再由幕前走到人前,親身主持品味咖啡!如斯經歷,結集成書必然扣人心弦!且看下回發展如何?

舊文回顧:





星期四, 3月 04, 2010

主導權

誰有實力,誰就擁有主導權。實力很多種,有虛有實,有軟有硬,有物質的,有精神的。

在巿場交手,有實力說話也就大聲點。中國以往只是窮國,任人魚肉,訂價權皆落人手。現在中國經濟實力增強,在國際間有實力,說話就響,可以要求改變世界鐵礦石訂價模式。相信其他原材料的訂價,日後也會隨中國的經濟實力與日俱增而受中國或多或少的影響與改變。

去分析一件事,先要知道誰有實力,誰掌控著主導權。以往中國弱小,只能「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現在中國崛起,雖然未能影響歐美的主導權,也就對世界大小政經事務有話語權了。

香港的政治一樣。主導權從來都在中央,在人大常委。無論多討厭共產黨,這點從沒有人否認,也沒有人能否認。所有香港人都明白,香港沒有條件越過人大常委去自訂普選規條,除非於香港搞革命。但直至現在,相信仍沒有港人願意以革命來換取普選。

那麼,要爭取於香港實現普選,現時唯一的途徑就是爭取中央開綠燈放行。這點其實大家心裏明白。若虛認為,香港的確需要有人高唱普選,搞點動作,去給壓力中央實現其承諾。若香港人都懶懶行,中央真的可能一拖再拖,普選也許就遙遙無期。泛民不斷推動港人支持普選,是讓香港民意一直表態,達至某程度的平衡,迫令中央兌現承諾。

但當主導權在人手,刻意反枱起鬨,要以「公投」、「解放」去挑動人家痛處,弄得人家灰頭土臉,直非明策。社民連以亂起家,不斷挑戰香港既定的規條,也就傷到了中央最重視的:香港的社會安定。如今五區總辭成行,社民連與「熱血八十後」間奠定了英雄地位,但於大局有害無益。

至於公民黨所行更令若虛摸不著頭腦。若虛早言公民黨若參加五區總辭,則兩面不討好,而且成則功歸社民連,敗則禍延公民黨(若虛上年11月已為文論及)。公民黨是中產精英,知識分子,黨內黨外皆傾向溫和處事,五區總辭與其黨形象格格不入。公民黨黨內大有不支持此舉者(如湯家驊),以支持者若不認同此較激手段,當「變相公投」被社民連一步步激化為「公投」、「解放香港」,則公民黨隨時分崩離析,大敗虧輸。若虛才疏學淺,不明白公民黨這算盤如何打。

譬如說你極愛一顆鑽石,非買不可;賣家是大有錢佬,不在乎你一億幾千萬,他也許是看你懂得欣賞這顆鑽石否,也會考慮割愛。但人家未答應你,你就與人家對著幹,說人家是奸商,賺的錢是黑的,人格不知所謂,那話還能說下去嗎?主導權在人手,不由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