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8, 2010

令人痛心的烏合之眾

不滿並非使用暴力的藉口。

無論對高鐵方案有何不滿,也終歸是通過了。反對的聲音,香港的社會也聽到了,理據若何無謂再爭拗。支持興建也許不是主流,但反對者也佔不了大多數。若果高鐵如此罪過,那就多組織一次50萬人和平上街,顯示一下反對的實力和基礎。

「搶鐵馬衝擊警察向警察潑水再飛身插水落d警察度」乃若虛一位朋友的現場實況描述,而這位朋友就是當晚於昃臣道力拒示威者的警察之一。一群暴民衝擊警察防線,就係「理性表達憤怒,對事不對人嘅衝擊、施壓係必要」,只為拎走鐵馬,從來不為襲擊人。示威者搶鐵馬何用?莫非如韓農般組成鐵馬陣再撞向警察?警方用最低武力胡椒噴霧,就被人講成「真正暴力」。嘿嘿,這是哪門子的價值觀?

乜乜大聯盟一直都說「和平抗爭」、「快樂抗爭」。結果演變如此,大聯盟還要攬上身,與暴徒口徑一致。

要我選擇哪個去相信,我會毫不猶疑地相信香港警察。香港警察有動機挑釁他們嗎?有必要用胡椒噴霧去撩示威者嗎?學香港人話齋:「打份工啫!」

社民連姑爺陶將一切歸咎於功能組別和政制不公。沒錯,政制要改善,功能組別終要廢除,但羅馬非一天建成!而說到「如果香港立法會係民主選出,民眾就唔使上街暴力示威」就絕對是廢話。美國、英國、南韓,哪個不是民主國家?就是台灣也是行全面民主!有見過反戰示威嗎?有見過反世貿示威嗎?

警察朋友所見,社民連諸君這邊廂於示威者中指揮,大喊「衝呀!」;那邊廂卻已跟警民關係科幫板搭膊頭,「嗌多陣口號衝多兩轉就散水架喇」。嘿嘿。

民主的精髓在於堅持己見之餘,也要尊重他人的意見。當然你可以指非全民選的立法會強姦民意,但民意今次倒向哪一方,還模糊得很!由這樣一班人去推動香港的民主進程,若虛是一萬個不放心,他們懂得甚麼是真民主嗎?


--------------------------------------------


衝擊立法會超出和平抗爭範圍

呂大樂 信報 19-01-2010

我會承認自己思想保守。如果「反高鐵」的圍堵行動也不算是衝擊立法會,而整個過程也只不過是另一種和平的抗爭,那我相信我們已經改變了一貫對社會秩序的定義與理解。衝擊立法會的做法是超出了和平抗爭的範圍,而對於這種鬥爭的手段,我不表贊同。

讀者可以批評我這一類人對議會政治抱着一份愚忠,竟然可以接受在一個不公義的制底下,玩少數服從多數的遊戲。在批評者眼中的愚忠,我視之為議會民主的規範和倫理。假如今天我們可以接受以真民主之名,來衝擊被視為不代表民意的立法議會,他朝到另一種主張的群眾舞動他們的政治旗幟,來圍堵一個由民主派(或自己所支持的政黨)取得多數的議會時,我們便無話可說。規範與秩序並不只是一方的壓迫工具,它同時也保障到另一方。它不單只會束縛我們,而是也可限制反對我們的人。全面否定規範與秩序,大家都要付出很大代價。

以民主程序追求民主

我當然明白,對很多人來說,在短期之內,根本不會出現民主派執政而受它的反對者所衝擊的可能性(因為我們的選舉制度難以產生這樣的議席分配),所以,也就沒有需要諸多顧忌。而在他們眼中,目的可以令一切手段都變得合理,既然目標正義,那就不必拘泥於什麼規範、倫理了。對於上述意見,我要強調:不顧議會民主的規範和倫理,最後一定不會達到大家共同追求的真民主。追求真民主的人,既以民主過程來爭取達成目標,亦接受民主程序、規範對自己的約束。就算特區政府如何令人討厭,我們也不可以因此放棄議會民主的規範和倫理。

我也聽到一種意見,表示圍堵立法會的行動,百分之九十八的時間是快樂及和平的抗爭,只有少部分人會較為衝動,嘗試一些較多衝撞的動作。而電子新聞所看見的鏡頭,是傳媒的誇大與扭曲,並不反映整個行動的全貌。持這種看法的參與者視整個過程只是個人表達情緒與意見的過程,因此也不怎在意社會大眾對事件的回應。但現實是,社會大眾不會區分那百分之九十八與另外的百分之二。更重要的是,就算整個行動自稱不以嚴謹組織為特色,大眾也不會因此而覺得那百分之二的額外動作或部分人士一時衝動的舉動,與大會無關。現實世界很殘酷,只要新聞鏡頭所見的情況並非虛構,社會便會以此來將整個行動定性。如果大會不認同那百分之二的行為,那它便要防止這類事情的發生;假如大會不阻止所謂一時衝動的爆發,也就基本上認同了這種行動。

鼓掌沒有成本

參與者會問:既然如此,那為什麼社會輿論(有明顯政治立場的除外)並沒有紛紛出言譴責?現在我們所見到的「輿論真空期」,不是因為廣大市民一致支持圍堵立法會的行動,而是特區政府民望低落,暫時沒有社會力量會願意站在它的一方。特區政府的政治孤立狀態,令輿論未有必要表態。但這並不等於它們對行動沒有看法。它們知道特區政府持續弱勢,反對行動一定會走向升級,只要爆發暴力衝突,便可改變輿論的導向,界定行動為非理性的反社會破壞行為。

或者參與者會追問:那為什麼社會輿論都讚美所謂「八十後」或「自發網民」的一番熱誠與理想呢?我想那恐怕只反映出近年香港人都變得偽善了。很多對年輕參與者的讚賞的背後,其實都留有一手,並沒有完全肯定行動的形式。我當然不會排除很多讚賞出於一種欣賞,但更多恐怕是借年輕人的理想主義去批評特區政府。而這些鼓掌的聲音其實沒有成本,當行動過了火位的時候,他們毋須承擔後果,反而事後可以參與指摘,怪責參與者不知分寸。有時候,我覺得發出這些廉價鼓掌聲的只是將參與者推向過激行動的邊緣,而不是真正分擔風險的同路人。

組織者須交代行動

最後,問題是:不再採取和平行動又如何?作為一種選擇,這當然只有參與者才能決定。只要說得清清楚楚,讓所有參與者都知道其中意義,並且願意擔後果,旁人沒有必要干預。事實上,在未來的行動中,參與者的成本或風險是會增加的。經過圍堵立法會之後,特區政府及警方均很難繼續以同樣方式來維持秩序。

他們的壓力來自兩方面:一是持另一種意見的市民會認為市中心秩序失控而警員未能有效執法,需要交代;二是警隊內部也必然有意見認為長期如此下去,前線警員將難以判斷如何執法。兩種壓力均會促使有關當局要向參與行動的群眾發出信息(例如事後發出告票),使他們知道日後若然公然移動鐵碼、衝擊現場都不可能是全無風險的行動。可以想像,在「輿論真空期」過去之後,行動的風險將會是另一種狀況。關於這一點,組織者一定早就心中有數,亦早有準備。

筆者指出存在風險這一點,並非想打擊行動,而是所有行動組織者都有責任向參與者交代清楚。最終是否行動,如何行動,組織者與參與者自有他們的想法,一力承擔。作為結語,只想一再強調,衝擊立法會含意深遠,不是隨便一句說只是要求官員出來對話,便可自圓其說。

星期六, 1月 09, 2010

我撐高鐵

對於興建高鐵的討論可算是相當成熟了。正反雙方的論點早已舖陳,若虛不贅。但近來傳媒吹捧一批所謂「80後」反高鐵,若虛便不能不發聲。

抗議示威的80後搶盡鎂光燈與A1頭條,但如同曾蔭權不能代表香港人,他們也不能代表我。作為80後,我是舉手舉腳支持高鐵,而身邊80後支持高鐵的大不乏人。民主派經常說香港沉默的大多數都支持盡快普選,事實不錯,但要求的進度不同,不少人是接受漸進式政改的。80後的激烈行為很搶鏡,不代表他們能騎劫了我的意願,也不能騎劫了其他80後的意願。

儘管我討厭曾蔭權和政府老子啱哂有錢你就收聲的粗暴手法,但討論支持高鐵與否,焦點還應放在高鐵本身對香港的貢獻,而非純粹因曾蔭權面目可憎林瑞麟成部錄音機咁就要反對,更非如老毛般凡是敵人支持的我們都反對。

有一點是反對高鐵者經常提及的,是站設於西九對大部分香港巿民都沒有提供了方便,而且新界巿民要用高鐵多花了時間繞遠路;另外就是相信乘搭高鐵者大多不是香港人,高鐵是為內地人和有錢佬而設,是政府為討好中央和本地富商而建的。不錯!高鐵的確不是主要讓香港人乘搭,但不代表就沒為香港人帶來效益!並非香港人乘坐了就獲益了,香港很多人沒有乘飛機的經驗,難道新機場白建了?香港一直是中國南部的經濟金融中心,上海現今迎頭趕上與其地理優勢不無關係;香港若不建高鐵,只會於時間距離上與內地大地巿愈走愈遠。高鐵如果能方便中港富商往來,達成更多生意,對港人難道就無益,只有乘坐了高鐵才叫「抵番」?

至於錦上路站直是天方夜譚。以高鐵來幫助錦上路發展是痴人說夢,高鐵是要方便兩地最有財力的人往來通商消費,站頭不設於CBD(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沒有意思。西九可以是未來中環尖沙咀CBD的延伸,難道錦上路又可以發展成CBD?由此路進,若虛甚至認為政府應堅持高鐵延伸到中環的延線!

80後的一輩很多衣食無憂,受近年國際綠色思潮影響,亦不認識何謂居安思危。香港的經濟仰賴中國不言而喻,只消望望有多少紅色巨企於香港上巿便知。香港年青人對本地向上流動空間減少而焦躁不安,如何維持香港優勢實是當務之急,而高鐵有望達到此目的,至少不令香港被屏諸於內地高鐵網外,於時間距離地圖中被邊緣化!香港的優勢不是一勞永逸的,是需要不斷進步和強化本身去維持,停滯不前只會被迎頭趕上!為了香港長遠發展,菜園邨居民稍為遷移一下,很難為嗎?

星期一, 1月 04, 2010

2010, 祝大家有個好開始

畢業兩年,發覺身邊已經有不少人轉工轉行,流動性認真大。若虛同意魚唔過塘唔肥,但是否需要放經驗及CV都未好好build up之前就頻頻轉工求進,值得思量。

若虛兩年來,轉工兩次,搬office五次(!),但其實都是於同集團的公司掉遷,而且愈掉愈進入集團核心;待遇雖然只是稍好,算是有點少進。公司來年應有動作,指望有點作為吧。若虛仍認為,你不願守、不願付出,以為跳來跳去加個一千幾百算是有進,又有哪間公司肯將最好的發展給你呢?若虛堅持這幾年所求的,發展行頭,薪資為次(至少合理吧!)。兩年來際遇雖然頗為波折,但總算穩步向上吧!公司有vision給我,我是很樂意繼續的。對於一些沒有發展機會甚至方向的公司,我就認為離開也罷,嘿。

愈來愈多年輕人相信「香港末日論」。香港流動性是少了,機會是沒有以前多,但不代表就沒有發展空間,只看閣下有無計劃,能否把握。機會只能給準備充足的人。有人廿零歲去做侍應,做到三十幾最多是部長;有人廿零歲斬叉燒、渣鑊鏟,三十歲升大廚、二廚,待還可以頗為不錯,可見是否有發展,有時與學歷無關,更大情度關乎你是否有計劃、有否認清你行業未來的發展如何。我老曹話齋,如果這個「C(勢)」是「山山(向上)」的,不是我聰明,都能賺到錢。金股匯有勢、行業、職業一樣有勢,端視閣下有否深入分析、能否看得通透而已。

2010,新一個10年,祝大家有個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