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4, 2010

我是道路 我是真理 我是民主!!

若虛一早斷言公民黨將為公投失敗付出代價,看來果然。如今公民黨一頭向右傾,但激不如社民連,理性不如民主黨,既不能搶走社民連的激進票源,更將溫和中產分子的票流失向民主黨,笨甚!

民主黨表現出妥協的精神,若虛終於感到香港還有懂得「妥協」、「談判」的政客!以往的困局全在於互不相讓,政府也好泛民也好,擺出提案就要你全盤接受否則拉倒,哪有進展?人大常委決議於法理上無可挑戰,此之若虛所謂決定權不在手,除非革命否則必須讓步妥協。如今此方案鑽了很漂亮的法律罅,以類直選形式投新增五席卻除卻原本廿多萬功能組別選民,法理上符合功能組別原則,讓中央與民主黨各自都有個下台階,踏出第一步。

但有人認為自己才是民主,自己才是民主的道路和真理。任何形式的讓步就是出賣,所有的談判都是通敵。政改權在中央,不和中央談判,和誰?一旦人家走的路線與己不同,就肆意攻訐,髒話盡出,連為民主奮鬥四十年的華叔都被人說成「cancer上腦」,如此政客,毫無道德品格!如果動輒就要用仆街和粗口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到真正憤怒時還能有什麼說話呢?

如果民主缺乏不澤細流的包容,還有什麼可言?一位一生為民主的垂死老政客的人,連當議員恐怕也是香港的不幸!

1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是司徒先生的同路人,
明白!
(一篇事後孔明式的blog)

hkeric 提到...

簡易標籤法?

匿名 提到...

最令人失望的是公民黨最多律師,卻最不尊重法律,明知有基本法和人大這些法框,卻死迫特區政府違法。當然,大家都唔喜歡呢啲框框,但若是真的有志氣去改變呢啲框框以達到普選,就應該拉隊過羅湖橋,或去北京力爭。

余若虛 提到...

匿名君1:
若虛三個月前已強調我支持華叔路線。我並非司徒先生同路人,但我敬重他多年對爭取民主的努力和奮鬥,而今次我更認同他的路線。即使道不同,也是君子和而不同而已。說人cancer上腦,如此修養,小心報在己身!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34866070&postID=2402368402471427586&isPopup=true

seikomatic 提到...

委員長既民主直吮,肯定唔會系一人一票:

"一人一雙快,定系有人多對刀差。"


況且吮邊位:

"有咩食送,一齊食定人地食完先到你"

有排玩啦。

貓頭鷹 提到...

節錄自香港經濟日報
A26 | 政情 | 告別篇 | By 賴美玲 2004-07-10


華叔重申 妥協不能棄原則

  司徒華重申妥協是政治藝術,假如「放棄原則」屬這種藝術,也只是「偽術」。他說:「如果退一步,進兩步,是策略問題,但沒有放棄原則。」

  對於主動提出民主派與中央「退一步」的職工盟劉千石,司徒華認為他會受到時代考驗,公眾亦會自行判斷。對於劉千石曾因「猶大與彼得」落淚,司徒華表示:「只要他不再說支持共產黨的言論,我便不公開批評他。他又強調,政治智慧不是最重要,政治道德才最重要。

泛民入面, 邊個第一個話要同中央溝通, 同中央和解? 司徒華又點對呢班人呢? 司徒華係咪要同杜葉錫恩同劉千石道歉呢?

匿名 提到...

其實有冇人記得,當年劉千石提出既大和解係講咩﹖以至佢當年提出大和解,究竟係為咩﹖同埋,有幾多人留意劉千石當時既處景 (佢因為母親問題,所以提出大容解﹖佢個幾年,一路都返到大陸)

~goethe

匿名 提到...

我是匿名君1
他是君子,唔好玩啦!

yaky3d 提到...

加油班衫

Marco 提到...

公民和社民連是失敗了,但最少他們有為香港人爭取民主.他們有做事,没有對不起香港人.

反而,真正對不起他們的,其實是香港人.
因為港人既要民主又不想付出.遊行由政治人物搞就算了,畢竟大熱天遊行好辛苦.

但是,投票這種用不了多少時間心力的活動(更何況票箱往往只在1~200米外),竟然都不去投,真不知該讓人說什麼了.

環保袋 提到...

公民黨已經出現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