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28, 2009

幼稚

近年傳媒愈來愈嘩眾取寵已係人所共知,點知今次過街老鼠煲呔曾一講野,傳媒就有理無理撲埋去,好似餓虎擒羊咁,而且質素可以追上超人既新聞亂報!

蔡子強說得好,跟本刻下對曾蔭權本人的批評,很多都如煲呔昨日所言,捕風捉影毫無根據的,只是這個政府的信任度和形象,使即使見到政府有理的人也不敢趕這淌渾水去替政府說句話。很可悲,因為所謂言論自由,已變成只是部分民粹分子和偏激傳媒的自由了。

慳電膽之事,瀏覽敝博者都是有識之士,相信已知何者對錯。若虛尤其火滾是曾弟婦雷曼債券獲償竟被抹黑成特權分子,實在不可理喻。雷曼債券買家一直有與銀行私下和解,只是有一群人堅持要求銀行百份百賠償,覺得自己丁點兒責任也沒有罷了。曾弟婦只是與銀行和解並拿了不足6成的本金,算什麼特權?開這個價給那幫漫天要價的刁民,他們會接受嗎?他們不是說沒有100%賠償都不會接受嗎?

香港社會愈來愈幼稚了。施政報告有活化工厦的好政策不討論卻討論英文文法有沒有那個"s",繼而又找出那親家做燈膽生意再將曾生批到體無完膚。曾蔭權認識咁多人,難道佢有個小學同學有幾層工厦,中學同學賣下燈膽,姨媽姑爺中環警署附近有層樓,都係利益輸送啦?廢話連篇!不知所謂!

星期三, 10月 14, 2009

人死萬事俱休

久別月餘,很是對不起到訪敝blog的朋友們。開始感到,如果你寫blog是有人看、有人回應、有互動的,那會是一種推動力,也是一種壓力,俱使你繼續寫下去。只是若虛本人有點神經質,偶然會對一件事突然失卻興趣,之前連看blog也突然提不起勁更別說寫了。休息一輪之後,好像是時候回來了。

-------------------------------------------------

友人乃港大研究生,日前燒炭自殺獲救,各大報均有刊載,讀過當有印象。友人能成為港大研究生,資質自不差。日前和另一朋友提起此事,朋友竟也聽聞過此人,亦知他是聰明之輩。然而此友人性格孤僻,經常自怨自艾,覺得自己不適合於此商業社會生存,但其實他從未正式公作仍在做研究。只是他看事情非常負面,總覺自己力不從心,做研究又覺得虛無漂渺,又覺得身邊人都不明白他。以前一直以為只是一時情緒低落而已,況且他經常提起,朋友們也就不當是一回事,沒想到他竟然貿然輕生。幸好港大宿舍的煙霧探測器不像理大的連在房內打邊爐也無動於衷,否則大好青年就此斷送矣。

人死萬事俱休,有何看不開呢?只是留得一命,總有機會的。

祝願朋友大步欖過後,腦袋還復晴明,以後一帆風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