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31, 2009

青年人,社會欠你什麼?

社民連大肆引入台式暴力政治,黃毓民大至立法會小至城巿論壇一律大鬧,為的就是於比例代表制中緊緊握著極左政治光譜,而支持者大多都是中高學歷青年人。一腔熱血義無反顧去爭取追求從來就是這夥尚未屆而立之年的青年人的專利,但細心看看,他們到底要求什麼?

當這批青年人大喊社會缺乏上升階梯之時,畢業等如失業,大喊政府無能社會無義幫助不了青年就業之時,有否回頭四顧?多少人從草根開始,奮發向上,或成專業或成老闆,成功例子不在少數。如果香港都算不上是階級自由流動的社會,那麼這星球上也沒有太多地方稱得上了。

一般人喜歡爭論一點:富家子弟居於上流的永遠比草根的多。那是必然的。人家有更多資源去享受更優質的教育,有更廣博的見聞,有更多的機會,成功的比例較高是很平常的。於共產黨也講物權法的時代,相信香港也沒有要均貧均富的共產主義者。即使這個社會要公平,並不代表人人成功的機率就要一樣。社會能做的,是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去獲得成功,脫離貧窮繼而晉身上流,不致一代草根永為草根。

教育是滅貧的不二之法。社會要提供階級上流途徑,就要讓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機會。香港有嗎?若虛雖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很填鴨,大有改善空間,但香港現在有十二年免費教育,只要成績達標,有資格晉升大學者可申請形形式式的資助或貸款,基本上已盡量消除因貧窮而失學的可能,打破了貧窮─失學─貧窮的隔代貧窮死結。而即使考試失敗,青年人還是可通過高級文憑、專上學院、副學士等途經晉升大學。儘管這些課程入大學率並不高(如副學士,也許當初設立目的也只為吸納失業青年),但好歹是一個途徑,讓不擅於應付考試的人都有一線希望接受大學教育,部分課程政府還是會提供貸款或資助。

若虛草根家庭出身,至今日仍在為生活努力工作,跟身邊很多青年人,包括搖旗吶喊怒斥社會對他們有所虧欠的憤青,出身並無二樣。環顧四周,漫無目的終日流連於電玩世界、動漫天地、以至虛幻愛情小說空間的青年,有如過江之鯽。青年人對自己的未來沒計劃,生活欠目標,連自己該朝哪方走、甚至正朝哪方走都不甚了了,成功二字如何跟你結緣?身邊有些人一年下來已換了七八個東家,總覺得不適合,到底這些人想清楚,自己適合做什麼了沒有?工作就像戀愛,要找理由去離開,總能找到。

若虛既非三大出身,成績亦不過爾爾,但我清楚自己要向那裏走,於路上不斷裝備去奮鬥。出身平凡得很的我,從來不覺得社會對我有任何虧欠。機會雖然還是要等待,但它只會給予有準備的人。事業還在起步階段,但我有信心走下去,前途會很光明。於我來說,社會給了我受教育的機會,政府資助了我的學費和生活費,讓我取得了進入上流之匙,已經很足夠。剩下的,都是靠自己去奮鬥。

即食文化泛濫的香港,人人只管伸手向政府向社會拿資源。青年人有認真反思,如果你們發展諸事不順,是誰的過?將一切諉過社會也許能稍息自身的氣餒感,但治本乎?甘迺迪老掉牙的名句:「先問問你們為社會做了什麼!」青年人,社會又欠你什麼?

星期二, 7月 28, 2009

歌唱比賽的硝煙

亞視沉寂多時,終憑台商蔡衍明入股,引入台式綜藝節目稍有起色。亞視上手主人一直只以「意難忘」等與旺旺廣告一樣水土不服的悶爆日韓台劇,捱過黃金時段,但求綁住一批新移民觀眾。「香港亂噏」照抄台灣政治綜藝節目「全民最大黨」,加上邀得一向政治觸覺敏銳且嬉笑怒罵起家的超人助陣,成功讓一眾小台弱勢演員有個歡樂今宵式的舞台大展所長,亦不致出現出爐影帝般「做得幾好都唔會有人睇」既尷尬局面。

「亞洲星光大道」買正版權,移植曾打造蕭敬騰、楊宗緯、林宥嘉等唱得之人的台灣「超級星光大道」到香港,實乃港人之福。當年無線曾搞「殘酷一叮」,原意未知是否欲發掘樂壇新星,但最後卻淪為演唱其次得啖笑既玩野搞笑騷。今次亞視來者不善,無線一貫作風,照抄可也,搞個「超級巨聲」。

需知無線作風一向如此,對付亞視攻勢,不離兩招:一是照版煮碗,靠財雄勢大兼慣性收視大石砸死蟹(如城巿追撀、一筆out銷);一是高價收購,買斷所有相關收得片源(如環珠二、大長今),而偏偏無論亞視台前幕後如何努力「做好呢份工」,都比未必做得更好既無線節目打低。而且無線會將同類節目無限翻做,務求做爛做臭做到厭,令觀眾中短線再無意慾去睇,打低亞視反擊之望,亦迫使其必需另謀出路。

今次兩台對撼可見,無線成功搶奪了大量水準甚高的參賽者,整體水平明顯在對方之上。無線近年策略是用得很對,但跡近無賴,有如金庸小說中,石中玉武功不高,卻恃內功深厚,無次皆與對手出同一招來勝敵。以無線這大台,觀眾群基礎深厚加上雄厚財力,其實有條件作更多更新的嘗試,卻不思進取。若虛認為,自從現任上台掌權後,無線比以往更無賴,也更小家:遠至禁止歌手於友台演出(說實在,歌手會冒得罪無線之險於亞視作大量演出嗎?),近至剪掉鮑起靜獲金像獎時感謝亞視的片段,一個佔絕對優勢的大台卻毫無風度!

但就因為觀眾對無線的縱容和溺愛,讓他繼續無誠意地販賣廉價製作,壓抑創意。這對於亞視創作部更是一個接一個的沉重打擊,皆因無論有何絕世好橋,都只會被他人照版煮碗抄去是也,那亞視又有何動力再求變?亞視續沉,無線師奶劇已足以應付有餘,但雖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近聞有線有意進軍免費電視,未審政府意願如何?多競爭,多進步!

星期三, 7月 08, 2009

城巿論壇鬧劇

Voltaire: Je ne suis pas d'accord avec ce que vous dites, mais je me battrai jusqu'à la mort pour que vous ayez le droit de le dire.

民主思想先哲伏爾泰(Voltaire)名言,相信大家都聽過:「雖然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伏爾泰為法國思想啟蒙家,於神權至上,而路易十四大喊吾即國家的年代,提倡公民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其思想對歐陸影響至深,並為1789年法國大革命奠下基石。

--------------------------------------------

城巿論壇向來是港台鎮台節目,不同派系嘉賓或相互辯論甚至口角而不逾距,彰顯本港人民質素。金勞詹憤然離席,代表了什麼?

城巿論壇從來未出現過如此景況:一位嘉賓發言竟被其他嘉賓不斷打斷。作為論壇,參與嘉賓理應獲同等發言權利,沒有誰的發言權比誰的大、誰的多,更不存在誰的聲音比誰的大。

當日民建聯鍾港武不斷打斷涂謹申發言,黃毓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是大快人心,網上讚譽聲不絕。今日城巿論壇,金勞詹循規蹈距,並再三要求下,黃毓民依然當你無到,一於照樣插嘴,再同你鬥大聲!如此情況,連主持謝志峰三令五申亦無效,金勞詹多留何用,徒作箭靶。黃毓民以破壞議事規則為名殺入議會,不想連城巿論壇這樣的小眾議會,也是搗亂一番。

會上所見,不單黃毓民本人霸道,連其紅衣支持者亦一概不受節制,大有軍閥擁兵自重之勢。謝志峰一再要求紅衣青年停止拍攝無果,台下紅衣軍更變本加厲,噓聲四起。更甚者,詹培忠無癮離場後,黃毓民再搶白謝志峰,話「我要插嘴,因為台下面好多我既人!」哈!果然夠氣派,與劉偉強、杜琪峰導下的黑幫大佬講數:「我唔隊冧你,點同啲細既交代呀!」形神俱備!入形入格!黃毓民以往曾客串電影,下次大導開戲,不妨搵佢擔正做大佬,做回自己,絕對做到「由外而內再到外」既境界。

說很多次,民主不(只)是普選,民主不(只)是一人一票。言論自由是民主基石,不可或缺,當中包括讓所有人都有發表意見的權利。黃毓民屢次打斷人講話,不單破壞論壇秩序,更是不尊重他人言論自由。如韋少力民陣遊行有自由,其他道路使用者就無自由一樣。嘿嘿,這就是民主的真面目嗎?黃毓民有誓死捍衛他人言論自由的決心嗎?如否,他是否視先哲伏爾泰為陳年舊貨,古老石山,要破四舊,另立山門自建其宗?

若虛前文已述立法會仆街化、七一遊行激化情況令人擔心。看來浪潮還會持續發展吧。黃毓民說內地維權運動、集體運動動輒死人才算激,他希望這些事發生在香港嗎?

--------------------------------------------

還想談以下題目:
1.堅尼系數
2.青年就業
下文再續。

星期五, 7月 03, 2009

(續)七一的質變

不少七一參與者(當然包括陳太)繼續怒斥警方有意阻礙人群前進分散人群,並令遊行隊伍行得慢。言談間似但凡有任何阻礙,責任皆在政府、警方。很好,符合一貫抽水客宗旨。

三十幾度,是天公不做美,遊行者若怕烈日當空,大可安坐家中。既然決定要藉此機會向政府宣洩不滿,乾煎鹹魚之苦則閣下自理。有人呻等得耐,但無人迫你出來等!天氣炎熱什麼什麼絕非要警方放寬人流控制的原因,警方的責任在於保障人群安全、維持秩序和平衡各方道路使用者利益。

民陣召集人韋少力稱警方令遊行進度緩慢。又稱警方應開放所有行車線,遊行就可更快完成。嘿嘿,韋君是山賊路霸,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乎?人人有權使用道路,豈只遊行者?香港非常開明,遊行者遊行,旁觀者縱不認同亦任之,只間中有維園阿伯之流與撩交嗌。韋君所言,是否其他乘車駕車外出經銅鑼灣灣仔中環的人的行動自由就毋需尊重,獨尊爾等集會自由?

人流行動緩慢,如警方所言,是民陣領航車之故。當中亦涉及天氣因素。遊行當日隊伍中即有人表示天氣太熱惟有行慢一點以免不適,隊伍比正常速度慢,何以帳又算在警方頭上?不如說是曾蔭權前晚開壇作法,求天放晴,「乾煎班刁民」,天公順遂其意,那更好。

------------------------------------------------------

七一遊行一向和平理性,03年也只叫喊董建華下台。但今次開始出現粗言穢語,不少人大喊「曾蔭權仆街」,繼而阿牛曾健成叫「曾蔭權仆街冚家剷」。小學生擴張句子,請問下句係咪叫到「屌你老母曾蔭權仆街冚家剷」?

社民連成功了。它令整個遊行變得更粗俗更激烈(但大部分參加者其實傾向溫和),此風甚至蔓延整個香港社會。

------------------------------------------------------

民陣韋少力堅持7.6萬遊行人數是正確估測,可見民陣已擺大個頭,難以下台。之前的遊行人數向來各說各話,民陣(或其他遊行集會組織)有民陣公布,警方有警方數字,學者有學者估計,一般都是民陣>學者>警方。今年六四集會掀起數人頭爭論,以至遊行之後仍有餘波。今次警方、學者罕有地有非常接近的估測,或許是警方收到指示害怕再被抽秤而如實報導的結果。而向來親泛民,曾受路祥安威迫而成名的鍾庭耀,一向都被泛民人士奉為圭臬,其社會公信力亦甚高,但今次估算人數亦在三萬之譜。另一學者葉兆輝亦估計人數約為2.8萬,並公布採取方法。民陣如何估算到7.6萬,又憑什麼厚顏地認為他們的數字正確?

------------------------------------------------------

若虛連日炮轟泛民,有人可能懷疑我是劉迺強之流的假扮開明保皇派,事實上我對特區政府一樣不滿,討厭曾蔭權甚於白眉董。只是批評政府的言論,坊間俯拾皆是,珠玉在前若虛也毋需多言(雖然混集其中的A貨B貨假玉假石不少,但相信敝blog讀者定有能力鑑賞)。反而若虛同樣厭惡的泛民一派,包括每每為其搖旗吶喊的寫手,卻沒有多少人批評!因為政府有非普選的原罪,泛民有雙普選的願望吧!

星期四, 7月 02, 2009

七一的質變

七一遊行自零三年起已是每年例牌菜,曾蔭權只懂大玩其抽水政治(當然抽水政治已成香港常態,甚為變態),不能有效施政已是根深蒂固。今年的七一人數不若預期多,看來是煲呔的招數奏效了。但如果表現無進,過得初一,過唔過到十五?

若虛卻對今年的七一遊行失望。若虛向來對民主派(事實上還包括香港各派政治人物)處事手法不敢恭維看倌皆知,但七一遊行自有其存在價值,演變至今成大集燴式嘉年華,也不是大問題。然而相比起來,今年的遊行質素令人擔憂。

若虛所指,零三年五十萬人上街,井然有序,為香港贏得文明美名舉世讚譽。今年人數若在二至三萬之譜(據警方及港大鍾庭耀統計),人數只是當年零頭,竟然出現「暴民」「刁民」衝擊警方防線、推撞警員以至搶佔電車路等所為,比諸零三年,能不教人擔憂?

自黃毓民去年晉身尊貴伊始,試水溫式的激進行為不斷,終於於掃檯爆粗後為主流所不容,毓民試得底線亦自收歛,但或許已埋下其代表的台式激進政治的種籽。七一遊行,激進派爆發,推撞警察霸佔道路,不肯定但有可能代表香港已悄然走上激進政治的道路。香港若向這方向走,你又如何看?

----------------------------------------------------------

每次遊行人數例必口同鼻拗,今回港大鍾庭耀公布遊行人數約為2.9萬至3.3萬,另外兩位港大教授葉兆輝和白景崇則統計為2.8萬人,警方數字亦同樣為2.8萬人。以此論之,遊行人數亦大約為三萬之譜,何獨民陣算出7.6萬之數?

李少光日前援引葉兆輝與另一學者傅景華文,指警方並無於六四晚會報細數。李卓人隨即引鍾庭耀文指警方報細數(卻並無提出鍾文亦同樣指出主辦單位報大數),李少光指並無閱讀此文,被罵偏聽偏看有理。然而今日鍾、葉及警方均指人數約在三萬之譜,李卓人竟指「無可能咁少」。李君難道也罹患阿扁式失憶症,忘記幾日前引用過此「權威專家」來指責局長?

遊行人數又是否如此重要,非要以大陸式慘水造假手段不可?六四晚會,五千人或五萬人主席,其意義又是否不同?明顯民主派籌辦活動當局往往以人數多少斷定成敗,以至為求達到向巿民傳達「遊行/活動得到大眾支持」訊息,不惜弄虛作假,嘩眾取寵。說弄虛作假,並非太過,今年幾個單位公布人數相信已足可為此說證,而大家也許忘記,零三年五十萬人大遊行後,民陣公布零四年七一遊行人數幾何?五十二萬!

----------------------------------------------------------

信報林行止君六月三十日文寫得好。文中言儘管怨氣深重的港人或許不認同中共沒有令香港變得太壞,但事事足以證明。林先生還提出中央寬待港人挑戰中共獨裁專政,也許正是為了「中央醞釀以樹獺爬樹速度質變的前奏」,並勸港人必需珍而重之「慢用」此自由而非「亂用」「濫用」。林先生言者諄諄,只怕聽者藐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