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6, 2009

風水

的確,大家可能好悔恨,做左幾十年人,先發覺原來最好搵係做風水佬。仲要原來做風水佬係唔使識風水、唔使識睇羅庚,求其拿本秘錄,開間學堂,人地比錢黎上堂之餘仲教返你風水轉頭。

但全世界既華人社會依舊迷信風水學,部分人甚至去到宗教狂熱既地步。而往往迷信風水既,反而係所謂既知識分子,又或富商巨賈、達官貴人。

迷信風水多源自個人對自身前景的不確定和困惑。故撈偏或行險之輩迷信風水,模拜神佛,已是眾所周知。賭場最重風水運氣,處處風水佈局,要劏賭仔一頸血;荷官連輸數口,即時換人,轉轉運。差佬與古惑仔,其道不同,而俱拜關二哥,因今日唔知聽日事,隨時橫死街頭等收屍也。

人的恐懼往往只因對將來的不確定。當人自問力不能及,自然怪力亂神,另闢蹊徑。

若虛有友,其父曾為某專業公會會長,以專業起家,卻篤信風水,因風水師之言,屢遷其居。可見風水之威力,不止低學歷白手創業富豪,連專業人士亦趨之若鶩。

施永青先生自言不靠風水,因信若只靠搬弄擺設,挪挪移移就能風生水起,那營營役役、努力籌謀還有什麼用?施先生正正反映大部分成功創業者的自信爆棚,用不著旁門左道來助勢。

某某風水師於電視台開班授徒,常有觀眾甘願粉墨登場只為得風水師贈言幾句。其間最多人問的問題竟是:「我可唔可以創業?」

若是若虛回答,當即斬釘截鐵:「唔可以!」蓋因創業者必需充滿自信,有信心以一己或集眾伙伴之力排除萬難。若連是否能創業都要求神問卜,望天打卦,那勉強創業,也是掟錢落咸水海,不如捐去東華三院好過。

但何以以自身毅力白手興家、家財萬貫得足以呼風喚雨之輩亦篤信風水不誤?而且,往往是後生時不信/不盡信,到人老了,錢多了,才信/深信/盡信。許是人老了,雖然事業有成甚至大成,然而銳氣亦消磨殆盡,深感面對命運安排時的無奈,致使千方百計,想要求福避禍。人力畢竟有限,有時候,我們還是得望天打卦。風水堪輿之學,不可排除其用,作參考輔助無妨;若過份深信以致企圖燒銀紙避禍、掘山洞續壽,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星期二, 6月 16, 2009

假道學─從正生遷入梅窩

正生計劃遷入梅窩,梅窩居民群起反對,正生學生澘然淚下。輿情群起而攻梅窩居民,一個個無情、侮辱、不仁的罵名,雪片飛來。

更多既係一群月旦時事既假道學,又抽政治油水,辱罵梅窩居民不知所謂,唔識何謂包容,同整個社會主流價值相違背,彷彿講到梅窩呢班居民係脫離香港社會既土豪劣紳,佔地為王,排斥異己。

站在局外去評,當然說得振振有辭,將自己置於道德高地,以批判的眼光去批鬥梅窩居民。有幾多人從梅窩居民角度出發去評論過?

梅窩居民搬出來既論點,主要係自己既兒女要跨區舟車勞頓去巿區上課,而卻將學校用地給予正生。此論點站不住腳,蓋梅窩居民太少,根本養不起一所學校,前身中學就因此殺校。

但姑勿論梅窩居民論點如何,繞個圈來其實只係父母愛惜子女天性使然。正生書院福音戒毒,當然功德無量。學生入讀正生,相信大部分都悟以往之不諫,從近日電視螢幕可見,學生不畏懼出鏡,默默承受梅窩居民的批評拒絕。但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誰能保證每個正生書院學生都以痛改前非?會不會有部分學生其實舖癮未搣甩,又或性劣難改,仍然繼續維持吸毒惡習?

梅窩居民以家長角度,唔怕一萬只怕萬一,只要有一個毒學生,隨時都會將民風純樸的梅窩染毒。誰能保證此事不會發生?梅窩居民愛子/女心切,甘於無視社會大眾批評白眼,毅然反對態度堅決。做法可能過激,但可憐天下父母心,這種心情不難明白。

若虛年少並無兒女,亦能感受此中情感,巿民大眾又豈有不知?一群假道學又哪有不明之理?只是各人並無設身處地,一味以局外人身份於道德高地看,要批評自是容易,又有誰不曉?很簡單,若現在政府要於看倌居所附近起電廠/工廠/焚化爐/火葬場,看倌又會否反對?當一群居民組織起來反對厭惡性設施進駐社區之時,卻遭輿情群起而攻,就連什麼去任局長、前朝議員都講埋一份,話呢群居民組織漠視香港利益,窒礙社會發展。看倌身處其中,又有何感想?

居民既做法欠同情心,過激並不可取,繞彎兒罵學生亦不夠厚道。假道學的廢論調,又何時有厚道過?居民出發點有可同情之處,假道學卻只為抽政治油水,其罪惡甚!

----------------------------------------------
續回應看倌:

若虛的論點很清楚,我只認同梅窩居民的動機,並非同意他們的做法正確。我只希望大家要求梅窩居民寬容對待學生之時,能設身處地為他們想一下,而非只站在道德高地侃侃而談。

家長為保護自己孩子不惜一切,不惜利用自己孩子、去欺壓他人,並非說他們做對,但他們的動機應受理解。

誠然,互相為自己的利益而爭拗只會沒完沒了。但看倌可能忽略了若虛的重點。我想說的是:掌控話語權的傳媒人、評論員既不打算為此事調解糾紛,卻紛紛站邊作其道德批判,如此假道學行為實在可惡!

星期四, 6月 11, 2009

慢性末期發錢寒

城中某名人,已經家財萬貫,如果唔係每個月都要去加勒比海買個島,又或者去Monte Carlo搏殺,洗十世都洗唔完。

名人既錢係點賺返黎,本來天知地知我地唔知,咁就一句英雄莫問出處,做狗肉和尚既朱元璋一樣可以登天子大位。但因為要以小搏大,想搏多幾百個億,咁就咩史(屎)都揚哂出黎,公諸同好,供巿民大眾、販夫走卒,茶餘飯後、任君消遣。

人言報我老曹常言:「千金難買少年窮」。我老曹幼時鄰居失金,指責係老曹偷金,其後鄰居自己搵返,卻死不認錯,反指老曹咁窮今日唔偷第二日都會偷(相信我老曹fans睇過不下百次)。我老曹自此發憤圖強,誓死不要自己窮,形成今日對財富既無限慾望。只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老曹苦學成財,投資致富,值得學習。

名人年少看來並不家貧,因父親是教育界人士,相信雖非大富也是小康。然而名人曾經歷生意失敗,也許曾有過唯錢不夠則萬事皆休之感,亦可能只是天生患病:慢性末期發錢寒是也。慢性者,病人持續發錢寒,長者終其一生縱使富裕皆感財富不足;末期者,嚴重程度可至病患家財億萬都未能控制病情也。

名人身患惡疾而不自知,縱有家財十億,未能抒解病痛於萬一。試想若名人就此而休,不過問女富豪財產,單憑其家財與其上巿公司董事身份,足可躋身社會名流,出入馬會高球會,以鮑魚為早餐caviar為伴菜,閒時乘坐其私人飛機到各國觀光旅遊。可惜名人病情嚴重,人心不足蛇吞象,滿以為以半個億換百個億很划算,豈料今天的我已非昨天的我。名人已往委身事人,為求致富則什麼手段也是正確的,什麼代價也是值得的,因當時可輸的委實不多,只要能放低樽鹽(雖然無鹽會生大頸泡,唔理啦)。今日名人腰纏萬貫,貴為董事,聲價十倍,名聲面子,已非吳下阿蒙,連樽鹽都變埋深海礦物鹽。可惜名人選擇拋頭露面,未勝先輸,舊事揚出,雖真假難辨,但以輿情所見,街坊鄉里,眾口一詞,名人已變小李子,可取代林公公之位矣!

星期四, 6月 04, 2009

鎖倉

一年一度又到,政治開始鬧得沸騰,但若虛對這件事的看法已表,不欲多言,我的說話也代表我而已。

鬧得沸騰的還有金股匯。若虛所見,眼見恆指過完一關又一關,眾皆躍躍欲試,恐怕到大家鼓起勇氣再投身金魚缸之時,就是大戶派貨完結之日。

其實即使經濟環境蕭條之時,人們天性的貪念也沒有退減,尤其當大家覺得通脹將臨,銀紙愈發不值錢,游資自然捐窿捐罅搵野炒。加上中國人傳統喜好黃金,若虛公司的也不愁客源。

昨日看am730禢中怡先生文章有所感,若虛亦發現很多炒金客/經紀都有一個惡習--鎖倉(或曰鎖貨/lock倉等)

鎖倉一般出現於孖展外匯/黃金等買賣,當客人買錯邊,譬如沽了金以金價向上,則客人復渣同樣手數合約,以限制虧損。若該倉完全鎖死(即買入單與賣出單數量一樣),則該倉盈/虧不會因大巿波動而改變。

然而這種做法跟本跟平倉離場無分別,鎖貨後終有一日要解鎖,解鎖就再賭過,其實與離場後重新進場並無分別。更重要的是鎖倉並非無成本的。由於交易以孖展形式進行,鎖倉就要承擔其中的利息開支(有時,譬如當利率高企,沽金是有利息收入的。但由於鎖倉一渣一沽,而經紀行必定會設一定息差,故鎖倉必定導致利息淨支出)。另外,鎖倉後,客戶就確認必需重新進場/離場,而其交易費亦必需支付。由於鎖倉中客戶有在場中的感覺,而一日一日被利息蠶食資本更增添壓迫感。客戶既然承擔不必然的開支和壓力,也就更容易判斷錯誤匆匆再進場,落得清盤爆倉。

反而,若虛卻甚少見過或聽聞有贏錢鎖倉這回事。這很明顯,輸錢鎖倉,絕大部分情況下只不過是客戶不肯向大巿投降,不肯認輸,自我麻痺的伎倆而已。而某些獲客戶授權主理交易的經紀則一來向客戶解釋一日未平倉一日未算輸,可謂有賭未為輸;另方面多數在鎖倉單上炒單賺佣,即見其中某邊鎖倉單賺錢就平倉離場(譬如升巿平掉好倉,淡倉繼續守),但價位繼續走,為免損失續擴累及客戶爆倉(一來難以交代,二來爆倉即無法再交易又再沒有佣金),唯有重複鎖倉,通常在此情況下,只會愈鎖愈遠,最後形成所謂「天地lock」,買賣價差200-300美元的單,要翻身,難矣!

至於褟先生所言及那間期貨公司,若虛當年搵工亦曾誤闖蛇窩,幸好五日training只上了兩日就識穿其伎倆,不外乎不斷走證監條例罅cold call,氹客落疊然後狂炒。該公司不時有經紀甚至高層被釘牌、譴責,而公司亦屢屢被罰款警告,可惜一如既往,難怪巿場總叫證監無牙老虎,連區區一間C行也搞唔掂!

講開短炒,相信曾作短線孖展炒賣的朋友也感受到在場中交易的壓力。有時候,完成交易後退出來看,都會發現自己當時實在太被巿場迷惑、又或太被個人主觀思想影響,盲目相信/希望大巿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走,當局者迷也。所以若虛認為,要短炒,眼光經驗還是其次,心理質素才最重要。此道亦有發財之道,只是其路難行,太多人以為偏財易得,落得慘淡收場,慎之!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