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5, 2009

大學裏盤根錯節的勢力

陳一諤真正說過什麼,我沒有深究,反正就是於六四的問題上企得不夠一如以往的硬吧。我也沒興趣去討論那內容。我說過,我對六四的感覺只是「一宗陳封了的悲劇」。六四的死難者很值得同情,天安門母親的確是受了錐心之痛;袁木說一個人也沒死夠無恥,中共到今天都不肯再討論還要搞言論封鎖認真草泥馬。但要記住,中共的結構太複雜,一般人就是經常走在街上的那群老政客都沒有資格去評論,總之並非鐵版一塊。中共向外發佈的消息,只是從當權派所願,或折衷各方勢力而來的罷了。中共甚至整個中國現在就像個壓力鍋,內裏的矛盾一直升溫,極左派和當權派向有不和,民間的怨氣因失業貪污積累不散,近月可聽見零聲圍堵公安局縣政府事件;只是中南海極力維持外在穩定,壓力鍋外雖始終如一,內裏已混沌不堪。

說遠了,中共的問題我們看的畢竟只是皮毛。但香港大學體系裏,我們所知的就不該是像現在那樣皮毛!

講之前希望看倌先了解現今諸校學生會競選情況。各校學生會候選內閣,好多時根本係由上莊即現任內閣挑選提名,而學生對於選學生會大多興致缺缺,而且得上莊支持意味將係各項資源、選舉策略、經驗、人脈方面均佔優勢,所以即使少數對學生會工作有興趣的新人,也只會選擇「泊碼頭」,自行組莊參選情況,近年少之又少。

陳一諤單槍匹馬,撼低對手整個內閣,勇氣可嘉之餘,亦可見對方有幾令人失望。然而之後就不斷被人扣帽子,話係中聯辦既馬仔,有阿爺動員內地生投票,要赤化港大學生會云云。

若虛不知此指控是否屬實,但此等作為,其實學聯一直在重覆著!

現時八大院校的學生會基本上都是學聯的成員,而八大亦會派人到學聯常委。需知這其實是一種一代接一代的間接控制。若虛以前寫過於刻下「莊」的成立,上莊起決定性的作用。學聯的核心成員「關注」各大學生會事務,而各大學生會「關心」下莊的構成,精心挑選理念相同的人作核心,環環相扣,令學聯的核心價值通過八大的現任一直傳承,牢牢操控著八大院校學生會的意識形態。這甚至令八大學生會搞時事論壇時,很多時邀請的竟是清一色民主派成員,間或有一兩位中立、政府官員、親政府議員,但很多時只是小角色。有時是未有激請,有時則是避而不來,蓋因主辦單位很多時都有既定立場,所謂論壇跟本並非開放討論,只是一場宣傳戲!

走筆至此,相信看倌明白何以陳一諤一言興起萬仗浪,惹得不止是學聯更有眾多尊貴群起而攻之,更不惜無限上綱攻擊他的個人操守及人格,蓋因此乃民主派的基石也。港大學生會辦事不力,竟被陳單槍匹馬挑起成支莊,現在更與學聯核心價值相對抗,民主派諸君豈能不急。

若虛無意指控學聯操控香港學運,只望民主派諸君,指控人前先看自身,當你以手指人時,有三隻手指正指向自己!

星期五, 5月 08, 2009

少別一月

少別一月,若虛公事比較忙。上年底剛從大陸佬處轉回香港舊老闆的合伙公司,半年下來,因緣際會,香港老闆委派我等盤房各人負責起新盤房,而且係真正坐盤散盤既盤房,唔係只係接電話落單既客服中心。月來為打點新盤房之事奔波,近來一切準備就緒,隨時上馬。

經歷年許波折,職場上總算有個像樣一點既的發展。回頭一看,很多畢業生踏出社會之前,對社會中的行業工種職能了解其實非常有限,搵起工來,其實個個都好似鄧小平所講,「摸著石頭過河」。若虛不少畢業生朋友都對前路非常迷茫,究其原因,在於大家對所面對的,實在認知太少。若虛奉勸各位畢業生,多做研究,多問其他師兄師姐或親戚朋友,否則就真係盲中中,浪費許多時間青春。「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回望過去兩年,若虛可算甚為幸運。搵工之時,既有點臨急抱佛腳,又不太清楚行內有何職位開放予新人。苦找兩個多月找到第一份正職,舊公司卻屢遇變故,發展不順;幸而香港老闆言出必踐,重召我等;如今更委以重任建新盤房,可謂苦盡甘來。若虛亦望以此經歷分享,令各位畢業生勿為一千幾百輕言跳槽,長遠發展才是最重要的。


--------------------------------

又,我好想寫陳一諤單野,不過要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