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02, 2009

續快啲去仆街

呢個topic好hot。

仆街呢兩個字學術上係咪粗口,其實唔係重點。重點係佢利用語言暴力去挑釁、侮辱其他人。你可以辯解仆街唔係粗口,一定要有性器官先係粗口。其實鬧人狗官、公公,同話人仆街,分別唔太大,不過可以見到既係呢班仆街一路係度試社會既底線。唔好同我講咩呢啲係跟據客觀事實既主觀陳述,DLS。(煲呔講狗o翕,情況一樣。佢唔認,我唔確定,但我對佢一向都不滿,我只視佢為一個聽聽話話既AO奴才。)

我唔知點解你啅人可以大大聲話「議事規則無話唔比鬧官員架可?」。鬧人,叫人狗官、仆街,原來大條道理。咁德成話陳四萬忽然民主、忽然民生,咁樣既陳述,你地又鬧乜春?

社會風氣壞,作為代議士,理論上有一定文化水平,又係香港代表,不但不匡正一下,反而帶頭將粗口罵人帶上螢幕,咁又算點?我唔係話佢地帶壞細路,粗口係周街都聽到。但代議士係地區既代表,隨時要代表香港去接待外賓,去見政要。係咪隨便係街執條友去都得?

明子駉既說話講得好啱:「將人民直觀的感受、情緒去轉化、疏導為有條理、有系統、方便討論的議題乃是代議士天然的責任。」

踢館既都歡迎,起碼令我知道支持社民連既人都會黎我呢度,然後唔係講粗口D9我。係,香港政制有問題,要改革,社會有好多不滿、怨氣,大家對好多事都好無奈,so what?美國寬鬆監管導致金融海嘯,先使未來錢仲要話中國既人儲起太多錢阻礙經濟發展,中國身為大債主但就無能力控制債仔不斷透過印銀紙做通脹黎賴帳,咁係咪胡溫就要去踩場,掟布殊蕉叫佢仆街,鬧保爾森係狗官?

哼哼,呢啲人都配叫代議士,搞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