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6, 2009

牛年快樂!

大年初一,祝各位牛年順風順水,萬事如意!眾blogger妙筆生花,靈感不歇!

在office的余若虛...=.="

P.S.新年流流,決定轉返個樣,哈哈。

星期五, 1月 23, 2009

大笨象 一沉百踩

正是高人奏摩笛,大象也落水!美資死剩種投行一唱一和,威力仍足翻天覆地。大笨象差點練成「九陰」真經下(期指日前剛練成此驚世神功),近兩日死狗式反彈。

於此亂世,總有人興風作浪,唯恐天下不(夠)亂。淡友連日沽匯控推抵期指,好友死守中移苦撐,已是力不從心;淡友再借中人壽晨早已知既盈利預測被講成「盈警」,從旁側擊,好友節節敗退。淡友臨近假期收兵回城,埋單計數,必定秣馬厲兵,再謀進取,大象反彈非但不是入巿時機更是陷阱;而有買貴無買錯亦如馬沙所言純屬廢話。

證券界路邊社報道,大象接連聯絡大banker,搵人為供股包底。匯控傳一級資本比率不足未必純屬謠言。有傳匯控將於3月2日公布業績時一併公佈供股計劃(目前為4供1);而基金股東已向匯豐大班施加壓力,要佢地唔好墨守成規,提前公布業績同供股,掃除不明朗因素。

如果大象供股消息屬實,咁大行質低匯控迫佢以平價供股再大手掃入就順理成章。巿傳大摩佔匯控股權已由0.05%增加至0.3%以上,即係手腦唔協調,把口唱淡隻手就掃貨。

屆此時候,散戶做既唔係築起血肉長城去接貨,咁只係螳臂擋車。更兼而家港股有收巿競價,每每mark低,散戶毫無橫手之力,任由大戶一球球掟貨出黎mark收巿價落去。而家只有等,等匯控既消息慢慢明朗化。此刻入巿,隨左捱價,更要隨時供股。

講到供股,大家都知龔才子口中所講既匯豐係上一代既退休保證。多少上一代既人慳慳埋埋全部就供哂匯豐,的確為佢地賺到一千幾百萬身家,但其實現金無多。而家要佢地4供1,即係拎一百幾廿萬甚至更多出黎,攞唔出之餘就要眼白白比大基金攤薄股權,都幾陰公。

獵犬終需山上喪,將軍難免陣中亡。股票巿場亦無穩賺不賠既股票,美國杜指最初既三十隻成分股至今就剩得一隻周身蟻既GM。匯豐長勝只係好似67年後香港樓巿咁,雖然升足咁多年,但一跌一樣可以跌得好慘。廿一世紀係中國崛起既時代,大家應該revaluate自己既投資組合了。


又可見我老曹既真知灼見:

星期五, 1月 16, 2009

落莊

離開校園多時,近日又有下莊邀請去con day與dinner,卻是若有所失。以往那種情感,隨時間不自覺的,流失了。

若虛曾經說過,既然自己做莊唔鍾意被干預,人地做既時候我亦盡少插手。老鬼的定位應是與現莊關係親密的顧問,雖無實權,但作一些建議為參考,大家互相參詳,決策權當然留給在位者。幾年來我亦堅守此原則。

事態的發展幾度令想改變立場插手下莊內政。面對下莊無視上莊意見、不斷重複前人錯誤繞遠路,令若虛明白何以上莊總愛插手下莊運作,只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最終都克制並無出手。古人有云「兄友弟恭」,上下莊的關係能做到這樣應該最好吧:上莊親和友善、下莊謙虛恭敬,相信合作必無往不利。

其實縱使聰明,若能聽取諍言集思廣益又有何失禮?可惜當下自傲者太多,下莊往往自以為是;上莊又往往自恃經驗老,越俎代庖,不懂尊重「主權」,至使上下莊關係惡劣,往往勢成水火。一群應是理念相同,向同一目標前進的人,卻往往反目成仇,何其可惜。

若虛對自己個hall當然有期望,曾幾何時都奮鬥過,搏過捱過,叫做有少少成績,斷唔希望就此睇住佢死。可惜一屆又一屆既hall莊令人失望,失望不止係能力,最重要係唔夠用心,好多事得過且過。呢種失望不斷蔓延,見到hall既生氣一點一滴消失,我對hall既感情亦在湮遠。既有心殺賊卻無力回天,無奈之餘,只能漸離漸遠。

星期四, 1月 08, 2009

風雨飄搖的時代

揭下面紗的方卓如,走進庸俗,於數佬界圍威喂選舉將其忠實讀者的暇想狠狠的捏碎。近日龔氏以三十會會員身份撰寫題為「三十幾歲,真『大鑊』」的文章,更令若虛慨然若失,以為方卓如不走出鏡頭還好,豈料再爬格仔,結果也是一樣,表裏一致的蛻變了。

龔氏字裏行間,處處流露出三十世代生不逢時的慨嘆,覺得時代轉變令三十世代雖然身懷絕技胸有大志卻無從施展,落得進退維谷前路茫茫。情況恍如有人自詡熟讀兵法卻遇太平盛世,又或有志為官卻逢奸佞當朝,終日自嘆「一切皆是命」、「時不利兮騅不逝」。

龔氏重複慨嘆傳統智慧不再通行,「供一層樓、買兩手匯豐」退休就可安享晚年的日子不再。撇開經濟背景不談,龔氏連至基本的時移勢易、此一時彼一時此等老掉牙的俗話也不理解!

沒有資產是只升不跌的道理在風雨飄搖的2008年後毋需再多提。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大環境利好下當然節節順利。投資在香港樓巿,穩賺不賠了三十年。投資股巿則當然要看選股眼光。但音樂總要停下,遊戲不會一成不變。97年後,整個遊戲玩法已經完全改觀。

至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而至,雖無04年南亞海嘯遍地哀鴻之慘況但於全球影響卻有過之而無不及。龔氏這類三張幾經歷大起大落,自覺時不我予,好事多磨。

但有幸生於香港竟埋怨缺乏投資機會,著實可笑。香港背靠祖國面向世界,所謂咸淡水交界,食足兩家茶禮。此所以2000科網股有得炒而大陸無;2007年紅色股有得炒有外國無。以後香港還可以乘中國或外國任何大投資趨勢而出現投資機會。所缺的,只是沒有像60-90年代一樣只升不跌的處境。人言報我老曹曾言,九七後港股將有波幅無升幅,大家要學做TRADER而不是再長渣不放。我老曹數十年實戰經驗,雖不中亦不遠矣。此正時移勢易,適者生存之時。The world is changing,一成不變者將被巿場淘汰。然而屆此大洗牌時刻,方能洗走無料到只靠經驗資歷卻仍於大剌剌坐於高位者,令後起之輩中有能者有更多機會向上爬。若虛反而認為,此反而是階級流動最活躍之時也。

說實在,30年前,又有誰知道買樓實賺,匯豐穩升?同樣是地產公司,長江新鴻基風生水起,一樣盛極一時的大昌地產卻已執笠收場。時空有異,回望過去做選擇有何難?孔明若兵出子午谷則早得長安,尊駕今日知之,就能自比孔明?也許2046回望,今日投資A50就如30年前買樓,今天長渣建設銀行就如30年前長渣匯豐!以後的事,天曉得。

危機從來是一體兩面,危中有機,機中有危。三十幾一輩,也許就因事業有成,反而受不住這個危,而不敢博面前的機,正如林行止先生所說「機會成本太高」。也許林先生已一語道破,龔氏的失落,只是未能尋找到如30年前投資房地產一樣穩定高回報的投資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