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6, 2009

總辭之豪賭

鬧得甚囂塵上的五區總辭方案,不得不算是豪賭。

五區總辭是社民連提出的。社民連是激進派,本來就是要以非常手段來吸引注意,而有黃毓民這位agenda-setter,真個天造地設。今屆議會由一開始,黃毓民等就以不同手段搶佔各大報章版位,保持曝光率高企,生果金一役已是殺聲震天,五區總辭更令泛民內部大地震。

於社民連來說,維持激進立場是他們所必需的。面對曾蔭權政府的懦弱無能,激進派的巿場只會有增無減,而於比例代表制下只要維持這批死硬派fans,那怕只 有6-10%,都足夠接近每區取一席!社民連三子之辭,成則榮耀盡歸,敗則壯烈犠牲,同情票效應下(08年何姨姨正憑此奪回一席),2012捲土重來一席 基本上跑不掉,更可能帶挈阿牛和姑爺陶搶攤成功!孫子兵法云:「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社民連這一著,高!

但總辭於泛民以及整個香港社會政制發展而言,實在是豪賭。有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謀者,籌謀也。人籌謀策略,而成事在天。天者,運也。依賴運氣之事, 直如賭博。事情發生有其必然性,變數愈少,謀略愈易成功,依賴的運氣也愈少。成功的謀略往往是掌握了參與各方的心理和慣性。龐涓善謀而驕,故孫臏增兵減灶以驕其心而誘殺之;司馬懿多智而疑,故孔明減兵增灶以疑其心而退之。此皆施謀者掌握參與者而作的策略,其發展所必然。

總辭之未知數多如牛毛。即使假設泛民一致參與,仍要考慮:是否原班參選?如何突出公投?巿民是否以此為公投?社民連三子參選,能否令溫和派巿民以公投之名投票而暫時無視其偏激卻非主流的立場價值?對手若主打民主議題,或作政治攻擊,是否仍只一再強調公投而不予反擊?若勝選尤可,敗選是否即社會不支持其議題?是否需放棄2017、2020全面普選的訴求?若敗選而失去否決權,泛民於立法會還有何價值?

公民黨的表現最耐人尋味:以中產理性溫和自居的黨派,竟然附和極左激進派的社民連!香港一般中產階級取態都比較溫和,是可預見的。公民黨以專業、理性自居,一向對專業人士及中產極具吸引力,而其資產階級的貴格表現始終於基層巿民所感格格不入,多少人終其一生未曾著三件頭、戴袋巾!五區總辭為社民連發動,黃毓民牢牢掌控著主導權。公民黨參與其事,成則功歸社民連,敗則禍延公民黨:既未如社民連般能鞏固其基層支持者,甚或令一向對其傾心的中產知識分子更覺其面目模糊。

即使撇除現實政治考量,公民黨一貫的理念正如湯家驊早前所說,是從建制內改變建制。我相信湯家驊的理念即使不代表全公民黨,也至少是一部分主要黨員所信奉的。公民黨走上總辭之路,隨時會令黨內分崩離析。這場政治豪賭,賭的是中產知識分子是否愈來愈贊成總辭的行為,只要風向不對,公民黨隨時大敗虧輸!難怪黨魁余若薇最近也出來留手後著。

知乎此,民主黨的擔憂十分正常。公投這計策太多不明朗因素,成功率存疑。社民連不斷叫陣,報章連日口誅筆伐,都是為個人的利益計算。

黃毓民提「先反對後辭職」,是和稀泥的做法,難怪黨友以至自己最終也要出來推翻。彼等深知民主黨所慮為公投若失手則政府能強行讓政改過關,故嘗試以此折衷,但這卻是全不合理!如果香港巿民對普選這「基本價值」的認同是如泛民所說之深,則公投哪有不成之理?若泛民於公投敗選,豈非巿民不認同其所主張的公投價值?難道敗選後,泛民還能出來辯解,說「公投」被其他議題左右了,不算不算,再來再來?可見泛民大大聲說香港支持公投普選的人是六四開、七三開,實質心虛得很。香港支持普選的人也許的確是六四開、七三開,但並非全數都堅持即時普選,更非全數認同社民連的激進立場,這點大家心裡明白。

社民連似是立心去馬,全因立於不敗之地。公民黨、民主黨會否被其拉下水、牽著鼻子走?這場總辭、公投之豪賭,賭得成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