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05, 2009

當第四權不再神聖

傳媒作為神聖的第四權,有置於道德高地的優勢,其來有漸。新聞工作者作為一個messenger的角色,於上而下俯瞰全局再如實向人民反映。但在香港畸型政治環境下,逐步在轉變。

縱觀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傳媒有政治立場或傾向,是普通不過之事。這與傳媒的理念、定位和創辦人的思想等都有密切關係。傳媒也是人,人可以超凡入聖者幾稀。

林行止先生將信報賣盤予李澤楷被喻為文人辦報時代的終結。以往金庸、何文法、羅孚等文人,或老去或身故,一個個都退出報界,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追名逐利的商人。我說追名逐利,沒有貶義,只是核心價值轉變了。但傳媒的地位,來自其求真的精神和風骨及敢於挑戰政要權貴的能力和膽量,一旦成了利益主導,傳媒終歸會被拉下道德高地。

回歸後決乏政治家領導的特區政府,表現一塌胡塗,更激起港人對政府的不滿,也開始認同制度需要變革。商人無寶不落,窺準機會,以攻擊政府招攬讀者的傳媒應運而生,而其手法由最初於社論、專欄發炮演變成於頭版大字標題指控,而且指控愈益嚴厲與誇張,可說嘩眾取寵。譬如某高官近日指出「經濟已見底」,竟被報章頭版大字標題直斥「高官老點」。然則此報章,有何理據如此肯定經濟並未見底?

另一頭也有報章對當權者曲意奉迎,處處避忌自我審查,或討好權貴或規避政治風險,喪失了新聞界的風骨和尊嚴。一旦新聞界失去了獨立性或遭審查(哪怕是自我審查),漸漸就失去對三權的制衡力。

當報章可以就一些無以證實對錯的事輕率地以大火力攻擊他人,那又何以令人再相信第四權是神聖的、新聞工作者是中肯的?商人進入傳媒界追逐名利、權力、聲望,或實踐政治目的,卻不斷消耗著傳媒的公信力,「事旦男」正是此情此景下的產物。

在外國,做政治是一個正當職業,也許政治人(Politician)並不受推崇,但也是百業之一,受人尊重。在大中華地區,政治人卻淪為「政客」,幾是騙子的同義詞,人民利益只是掛在口邊,自己的利益才放在心中,以致從政猶如「撈偏」,人民談政治而色變,耍手擰頭。以往記者為求揭示真相、捍衛巿民的知情權不違餘力,一向被受巿民尊重、敬仰。傳媒老闆若繼續為求自身利益而消耗傳媒一直以來累積的誠信和核心價值,也許香港的傳媒有日也會變成如政客一樣的過街老鼠,而「是旦男」再也不是個別人物而是社會象徵。當真有這一日,第四權旁落,監察力也就式微了,令人痛心。

2 則留言:

柒加伍 提到...

只怪政客無能亦無德,奈何!

明子駉 提到...

報紙老了。

世間事,有不平者自然形諸外,如古代刺詩、說書、清議、筆記,今之報紙、電台廣播、電視節目、博客等。

而當一種手段逐漸發皇,上位者必然花更多功夫去掌控,而該手段亦必然日漸成為社會固有的結構之一,失去過去的超然性,此乃自然之勢,非人力所能逆。

新時代的「清議」出路在博客,而將來亦定有人出來呼叫「博客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