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19, 2009

左派復辟

一連串的事件都在牽動港人以致全國內外的神經:劉曉波、譚作人、許宗永等被補、記者遭公安無證查房、艾未未遭公安毆打...。內地媒體大多襟聲,皆因國家祭出的是六四神功!

新疆七五暴動後,國內明顯見有動作。一般論者謂此乃國家要做六十歲大壽,故河蟹必需吃掉所有顯示社會動蕩的表徵。若虛對此論調甚有保留。眾所周知,今年乃中共政治六五二一敏感年。六五二一者,國慶六十周年、達賴出走五十周年、六四二十周年、法輪功十周年也。這早已令中央的神經繃緊,精神衰弱。如果中央為國慶造歌舞昇平假象而有如此舉動,則應早於今年六四前已做了。雖然六四前後天安門被封鎖、論壇被暫時關閉,但整體上措施還算挺溫和,相比近日拉人兼封艇等舉動好多了。

譚作人、許宗永等作為維權律師,是中共官僚統治與民間之間的唯一「壓力閥」(練乙錚語)。大陸不講三權分立,所有事情行政主導,法治系統是服膺於行政系統的。譚許等人為上訪人民奔走多年,已成立有規模的機構為人民辦事,若非中央默許,是不可能做到的。然則可以此時此刻卻不見容於中央政府?

若虛評估,新疆事件令中共政治局中出現某程度上的權力變化。胡溫當權派是屬於共產黨內右派,政治上主張溫和以對,此乃為何譚許等人得以獲「恩准」為人民申訴多年。而經濟上更遵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並於任內落實了物權法。此等舉動事實上已引起共產守舊左派的強烈不滿。只是胡錦濤的大位是鄧小平欽點的,鄧小平的地位無人能動,故胡錦濤也就能挺得過去。

去年西藏事件,因奧運關係,不得不低調處理,而奧運的空前成功也為胡溫政府提供了政治能量。但今年是六五二一敏感年,槍桿子出頭的共產黨政府自然著緊,但黨內左派如無藉口也難動胡溫分毫。遇著七五事件,左派還不乘時發難乎?

其後新華社於七月十二日曾報導的劫機事件,竟轉頭否認了,說發錯了新聞。這樣重要的新聞,新華社也可以發錯,令人不能相信。(當然,有無知之評論士如李慧玲,還指摘新華社草率兒戲,於若虛看來,隨時是不流血的政治鬥爭,絕不兒戲。)若虛評估乃中央有意捂住這單新聞,至於何以先發後改,幕後博弈難估。

七五事件發生後,胡錦濤總理沒有即時回應,卻於局勢稍緩之三日後,即七月八日突然宣佈中斷外訪回國。中共元首中斷外訪回國,胡總是開了先例,然而事態若嚴重,斷不會三日後才決定返國。若虛猜度,胡總要處理的,或者不是新疆,而是北京中南海。

若虛狂妄,有斷估無痛苦下,感覺應有老左勢力於幕後企圖奪權。而胡溫因新疆事件事態之嚴重,或已失去完全控制政治局的能力。老左或成功奪權,或胡溫需左傾以安撫眾人,以作出一連串拉人封艇查記者等舉動,都顯示胡溫對政治局的控制有減弱的跡象,因觀乎執政多年,胡溫的溫和右傾路線是很明顯的。

若虛更猜想,幕後指使的人,極可能是上海幫,亦即前任主席江澤民!觀乎近年胡溫政府不斷打壓上海幫出頭勢力(當中尤以逮捕陳良宇最為觸目),胡溫是有挑戰上海幫橫行的決心的,而目中無人的陳良宇就成了祭品。年前黃菊病故,上海幫於政治局的實力已見削弱,今趟若江系乘機拉攏左派發難,企圖奪權,並不出奇。習、李兩位儲君,需小心矣!

------------------------------------------

此文寫好已久,只是因黃福佳之故,押後登出。黃福佳已惹起眾blogger怨氣,我等眾人,必需齊心一致,捍衛網絡言論自由!

3 則留言: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分析有理, 真擔心又會像改革歷程,重蹈覆辙.

余若虛 提到...

亞基米德兄:對啊,為了奪權,中共的人是不惜犠牲國家的一切的。黨即國家。

小女子 提到...

這個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