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03, 2009

(續)七一的質變

不少七一參與者(當然包括陳太)繼續怒斥警方有意阻礙人群前進分散人群,並令遊行隊伍行得慢。言談間似但凡有任何阻礙,責任皆在政府、警方。很好,符合一貫抽水客宗旨。

三十幾度,是天公不做美,遊行者若怕烈日當空,大可安坐家中。既然決定要藉此機會向政府宣洩不滿,乾煎鹹魚之苦則閣下自理。有人呻等得耐,但無人迫你出來等!天氣炎熱什麼什麼絕非要警方放寬人流控制的原因,警方的責任在於保障人群安全、維持秩序和平衡各方道路使用者利益。

民陣召集人韋少力稱警方令遊行進度緩慢。又稱警方應開放所有行車線,遊行就可更快完成。嘿嘿,韋君是山賊路霸,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乎?人人有權使用道路,豈只遊行者?香港非常開明,遊行者遊行,旁觀者縱不認同亦任之,只間中有維園阿伯之流與撩交嗌。韋君所言,是否其他乘車駕車外出經銅鑼灣灣仔中環的人的行動自由就毋需尊重,獨尊爾等集會自由?

人流行動緩慢,如警方所言,是民陣領航車之故。當中亦涉及天氣因素。遊行當日隊伍中即有人表示天氣太熱惟有行慢一點以免不適,隊伍比正常速度慢,何以帳又算在警方頭上?不如說是曾蔭權前晚開壇作法,求天放晴,「乾煎班刁民」,天公順遂其意,那更好。

------------------------------------------------------

七一遊行一向和平理性,03年也只叫喊董建華下台。但今次開始出現粗言穢語,不少人大喊「曾蔭權仆街」,繼而阿牛曾健成叫「曾蔭權仆街冚家剷」。小學生擴張句子,請問下句係咪叫到「屌你老母曾蔭權仆街冚家剷」?

社民連成功了。它令整個遊行變得更粗俗更激烈(但大部分參加者其實傾向溫和),此風甚至蔓延整個香港社會。

------------------------------------------------------

民陣韋少力堅持7.6萬遊行人數是正確估測,可見民陣已擺大個頭,難以下台。之前的遊行人數向來各說各話,民陣(或其他遊行集會組織)有民陣公布,警方有警方數字,學者有學者估計,一般都是民陣>學者>警方。今年六四集會掀起數人頭爭論,以至遊行之後仍有餘波。今次警方、學者罕有地有非常接近的估測,或許是警方收到指示害怕再被抽秤而如實報導的結果。而向來親泛民,曾受路祥安威迫而成名的鍾庭耀,一向都被泛民人士奉為圭臬,其社會公信力亦甚高,但今次估算人數亦在三萬之譜。另一學者葉兆輝亦估計人數約為2.8萬,並公布採取方法。民陣如何估算到7.6萬,又憑什麼厚顏地認為他們的數字正確?

------------------------------------------------------

若虛連日炮轟泛民,有人可能懷疑我是劉迺強之流的假扮開明保皇派,事實上我對特區政府一樣不滿,討厭曾蔭權甚於白眉董。只是批評政府的言論,坊間俯拾皆是,珠玉在前若虛也毋需多言(雖然混集其中的A貨B貨假玉假石不少,但相信敝blog讀者定有能力鑑賞)。反而若虛同樣厭惡的泛民一派,包括每每為其搖旗吶喊的寫手,卻沒有多少人批評!因為政府有非普選的原罪,泛民有雙普選的願望吧!

9 則留言:

Kenka 提到...

當然是先後次序的問題了,屬於大的問題,次要矛盾放後,一如經濟問題之先,六四屠城是誠信,大是大非的問題,誰站在對立的一方必先反對。

其實說起來也很像當初不少反國民黨支持共產黨的人,其實他們未必支持共產主義,只是更討厭國民黨一樣。

至於越來越粗俗,也就代表著溫和派失敗,也代表著對立的一方根本不吃軟的。而強者一方永遠要為如此變化負更大的責任。

南區肥龍 提到...

(1) 關於人數之爭拗,不提也罷.反而漸覺政府希望慶祝回歸那邊愈做愈大,或做到人數與七一遊行人數相若,然後大可講成香港人有各式各樣意見,可以支持政府,又可以表達不滿等堂皇說話,人數之爭漸漸慢慢被淡化.至於淡化人數之爭的利益,自然在政府一方.

(2) 社民連成功了。它令整個遊行變得更粗俗更激烈(但大部分參加者其實傾向溫和),此風甚至蔓延整個香港社會。

此非香港之福.而且這種表達方面,跟軟弱的泛民一樣,最後都是沒結果的一場秀.

波蘿游 提到...

寫得好
十卜

B.Y. 提到...

寫得相當好.泛民中人一向賴神賴鬼.即使他日真的落實普選,如果選出親建制的特首時,泛民必定聲嘶力竭的說是"鐵票","造馬"了.

至於有些博客還提到因此要出走香港,未免言重吧?係的話請過來英國,享受一下這裡的高稅率,低福利啦.

余若虛 提到...

kenka兄:

你說得得對,嘿嘿,我也未必支持政府,但更討厭泛民。

你覺得溫和派失敗,激進派抬頭嘛。很好,我倒想看結局如何。至少呢一刻激進行為唔見得受歡迎,若虛既感覺係激進行為只會令溫和中間派更加倒向另一邊。

若虛跟閣下的問題排序、大小、嚴重程度有別,此乃基本分岐,爭論無益,就此擱筆好了。

余若虛 提到...

肥龍兄:人數的爭拗,若虛亦認為好無謂,但挑起此爭拗又是誰呢?政府已經緘口,這回出來的論到學者了。當然,有人可以說這些學者只是政府的打手吧。

BY兄、波老闆:謝謝支持。有旅居英國的觀點,相信更全面!

匿名 提到...

支持土共的結果不就是「蔣委員長治下是自由多或少的問題,毛主席治下是自由有跟沒有的問題」?

要怪強者不妥協,為什麼又不怪一眾八十年代的老人家趕著上台要用激進手段?(假定他們真心推動普選而非抽水)二戰後開始有地區議會選舉,八十年代開始直選議會,2017甚至2047普選特首真的是不能忍受的進度嗎?

都已經2009年7月了,還在吵2012雙普選...
這是一個有勇氣但不算明智的決定。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七 一 上 街 遜 預 期, 良 好 管 治 減 怨 氣 ? (2009-07-05)

本人是城市論壇的長期觀眾。 在今天的節目中, 第一次看到這麼混亂.

講者黃毓民不尊重另一講者詹培忠, 影響及阻礙他人的發言時間。

台下一紅衣少年在鏡頭前拍攝他人 (如未經他人同意, 作網上負面播放, 要付法律責任), 要主持再三勸阻, 才停止拍攝。

回想當年六四時, 一名女士持反對意見, 在群情激憤下也能把她的意見完全發表。 (當年的監製是已故資深傳媒人梁儒盛). 今天的講者及現場觀眾竟然不能互相尊重。

要有以理性為依歸的公共領域, 就要如伏爾泰所說: 「雖然我不同意你的意見, 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意見的權利。」 雖然主持很努力維持, 但黃毓民實在太霸道了。

在蕭若元的blog中,有討論.
http://hk.myblog.yahoo.com/shiu_stephen_0722

匿名 提到...

謝志峰有代表港台叫詹培忠留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