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6, 2009

假道學─從正生遷入梅窩

正生計劃遷入梅窩,梅窩居民群起反對,正生學生澘然淚下。輿情群起而攻梅窩居民,一個個無情、侮辱、不仁的罵名,雪片飛來。

更多既係一群月旦時事既假道學,又抽政治油水,辱罵梅窩居民不知所謂,唔識何謂包容,同整個社會主流價值相違背,彷彿講到梅窩呢班居民係脫離香港社會既土豪劣紳,佔地為王,排斥異己。

站在局外去評,當然說得振振有辭,將自己置於道德高地,以批判的眼光去批鬥梅窩居民。有幾多人從梅窩居民角度出發去評論過?

梅窩居民搬出來既論點,主要係自己既兒女要跨區舟車勞頓去巿區上課,而卻將學校用地給予正生。此論點站不住腳,蓋梅窩居民太少,根本養不起一所學校,前身中學就因此殺校。

但姑勿論梅窩居民論點如何,繞個圈來其實只係父母愛惜子女天性使然。正生書院福音戒毒,當然功德無量。學生入讀正生,相信大部分都悟以往之不諫,從近日電視螢幕可見,學生不畏懼出鏡,默默承受梅窩居民的批評拒絕。但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誰能保證每個正生書院學生都以痛改前非?會不會有部分學生其實舖癮未搣甩,又或性劣難改,仍然繼續維持吸毒惡習?

梅窩居民以家長角度,唔怕一萬只怕萬一,只要有一個毒學生,隨時都會將民風純樸的梅窩染毒。誰能保證此事不會發生?梅窩居民愛子/女心切,甘於無視社會大眾批評白眼,毅然反對態度堅決。做法可能過激,但可憐天下父母心,這種心情不難明白。

若虛年少並無兒女,亦能感受此中情感,巿民大眾又豈有不知?一群假道學又哪有不明之理?只是各人並無設身處地,一味以局外人身份於道德高地看,要批評自是容易,又有誰不曉?很簡單,若現在政府要於看倌居所附近起電廠/工廠/焚化爐/火葬場,看倌又會否反對?當一群居民組織起來反對厭惡性設施進駐社區之時,卻遭輿情群起而攻,就連什麼去任局長、前朝議員都講埋一份,話呢群居民組織漠視香港利益,窒礙社會發展。看倌身處其中,又有何感想?

居民既做法欠同情心,過激並不可取,繞彎兒罵學生亦不夠厚道。假道學的廢論調,又何時有厚道過?居民出發點有可同情之處,假道學卻只為抽政治油水,其罪惡甚!

----------------------------------------------
續回應看倌:

若虛的論點很清楚,我只認同梅窩居民的動機,並非同意他們的做法正確。我只希望大家要求梅窩居民寬容對待學生之時,能設身處地為他們想一下,而非只站在道德高地侃侃而談。

家長為保護自己孩子不惜一切,不惜利用自己孩子、去欺壓他人,並非說他們做對,但他們的動機應受理解。

誠然,互相為自己的利益而爭拗只會沒完沒了。但看倌可能忽略了若虛的重點。我想說的是:掌控話語權的傳媒人、評論員既不打算為此事調解糾紛,卻紛紛站邊作其道德批判,如此假道學行為實在可惡!

16 則留言:

Bittermelon 提到...

有一位估計是梅窩的居民在我的blog內留言,論點和你相近,但其實正生書院搬遷入梅窩,這與他們為子女爭取原區就讀是兩件事,不應捆縛在一起。說穿了,他們不過只是眼紅別人罷了。他們的子女尚且有書可讀, 但吸過毒而想改過的學生有怎樣呢?最叫人噁心最醜惡的是叫他們自己的孩子手持橫額包圍講者。小朋友白紙一張,不好好教導他們也算,但別教導他們去歧視別人嘛! 這叫做保護他們的孩子? 這叫為了他們好? 如果他們真的為了自己的孩子, 就應該以一顆包容的心去對待正生書院!

Bittermelon 提到...

上述提及到那位匿名的留言可以在這裡看(第6個留言)。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09/06/200.html

匿名 提到...

政府無能,,吸毒學生多到沒地方上課,不去好好想對策,竟然把一個有著天文台,梅窩人看成寶的校舍像分糖果一樣的分給非正統的學校,梅窩的居民不是沒繳稅,為何不能有自己的學校?為何只能作個二等公民?

Bittermelon 提到...

你們當然可以向政府爭取建自己的學校,但關正生乜事? 點解你地要歧視他們? 你們的子女頂多只受舟居勞動之苦,但正生學生呢?他們不單可能沒書讀,而且校舍環境差,還有生命危險,既然你們自己用不了南約,為何不大方一點給有急切需要的正生使用?

ak 提到...

若虛兄,

即使假設梅窩居民有正確動機...

有正確動機,不等於所作所為就是正確...

有正確動機,不等於不正確的行為可以免於受到批評...

是否必須選地南約區中學,可以討論,但梅窩居民以「local school for local people」這個論點反對政生遷校,是不正確,亦不誠實的行徑,應受譴責...

億利 提到...

凡涉及利益的,
我們總可以用千個用萬個理由去反抗去辯護。
如果只著眼在雙方利益方面,
我們所有人都是輸家。
因為當你悍衛你價值的同時,
當時我也在悍衛著我的利益。
這種針鋒相對只有惡性的循環,
而非有建設性的發展。
要尋找問題的根本,
然後再解決它,
才是明智的做法...

余若虛 提到...

各位:

若虛的論點很清楚,我只認同梅窩居民的動機,並不同意他們的做法正確。我只希望大家要求梅窩居民寬容對待學生之時,能設身處地為他們想一下,而非只站在道德高地侃侃而談。

家長為保護自己孩子不惜一切,不惜利用自己孩子、去欺壓他人,並非說他們做對,但他們的動機應受理解。

誠然,互相為自己的利益而爭拗只會沒完沒了。但看倌可能忽略了若虛的重點。我想說的是:掌控話語權的傳媒人、評論員既不打算為此事調解糾紛,卻紛紛站邊作其道德批判,如此假道學行為實在可惡!

Kenny Tang 提到...

梅窩居民真的關心空置校舍用途?

根本上,梅窩居民在南約中學殺校前後,無甚出力去保住中學,及後又讓校舍空置兩年,都不去想想有甚麼新用途。同是大嶼山,為甚麼東涌就連開放學校當自修室都提上離島區議會議程,梅窩內沒有中學這麼"大劑",居然沒有相關討論?如果數以百計的梅窩居民真的強烈要求過保留中學、對棄置中學校舍作更佳利用之類,為甚麼連宣傳自己政績的梅窩區議員blog,直到4月底為止,都無任何相關的條目?2007年政府諮詢梅窩翻新梅窩,正是殺校之後改變校舍用途好機會,但是根本無任何相關意見提出,究竟梅窩居民有多關心空置校舍?從以上證據看來,至少是並未作出過任何值得一提的努力。反而一提正生,一提戒毒,大家就一湧而上,又製造一些前所未有的建議。
黃福根議員公佈的問卷調查結果也是很有問題,既無公布收回問卷數量,又故意只交代第一條問題(閣下是否同意南約區中學校舍改變為特殊用途,開辦戒毒中心?),究竟居民擔心甚麼?認為哪類型用途較適合?一律不提,非常令人懷疑做問卷的目的。
在此固然認定梅窩部分居民對戒毒所過敏,亦認為是一個教訓---如果各位關心社區的人士,認為社區內的空地、或者空置設施有更好用途,請盡快建議,並公諸於世,這才能達到參與社區的最佳效果,並減少無謂的質疑。

余若虛 提到...

KENNY兄

或者你誤會若虛的意思了。由始至終我都說居民的論點站不住腳。只是,當父母擔憂子女前程,用盡一切辦法/藉口/蠱惑招去阻止此事發生而已。

Bittermelon 提到...

你認為那些梅窩居民真的是擔憂其子女的前程而反對正生? 子女只是擋箭牌而已. 到黃福根議員的blog看看居民的留言吧,他們最終關心的只是樓價.

黃福根議員的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wongfukkan/article?mid=538

余若虛 提到...

第一,居民的留言不代表所有居民意見。

第二,為什麼他們說關心子女不是理由,說關心樓價就是理由?

第三,關心樓價亦正常不過。為什麼我的房子無端要因為此決定下跌5-10%,令我財富縮水?

推倒重來。不考慮梅窩家長是否關心子女。若無端在我附近興建厭惡性設施影響樓價,我也會反對。當然,我由始至終沒有同意過他們的行為和做法。

再強調一點,我最厭惡的,是道德判官,和抽政治油水的假道學。

Bittermelon 提到...

我不是不認同你的看法,我只是覺得他們最可惡之處就是以保護子女之名來掩飾對正生的歧視.如果他們開宗名義說是歧視正生學生,我反而沒有那麼反感,但他們的行為實在令人噁心.

余若虛 提到...

很好,苦瓜兄,那我們其實沒有矛盾,只是焦點不同而已。

於我而言,道貌岸然的假道學更噁心!嘿!

波蘿游 提到...

我對以下人士意見:

1. 離島居民: 理解及尊重其憂慮,但不認同擔心程度。梅窩只有一萬居民,但設施非常完善,連公眾泳池都有,已經有咁多數,今次應該要回報社會.

2. 離島及鄉事議員: 明明為了選票反對,又唔敢公開居民的保守看法,只係賴政府諮詢不足,又話要起國際學校(有鬼人去讀咩),總之拖得就拖,最為偽善.

3.其他議員: 一般政客抽水動作

4.傳媒: 做番自己野,合情合理

5.肥馬: 佢平日在教會都積極參與年青人活動.相信今次是真情表現

匿名 提到...

議員有責任對社會事務發表意見, 表達立場, 不宜貿然指他們是抽水. 另外, 特首及高官失職, 辦事不力, 出事後發表道德批評, 企圖推卸責任, 行徑令人不齒.

Quality Alchemist 提到...

梅窩居民的問題 “兒女要跨區舟車勞頓去巿區上課”, 不是有沒有區內中學的問題, 而是交通問題! 如果可縮減交通時間, 問題就解決了.

我在鄉村小學讀書(八鄉上村)時, 中學要到城市去(元朗). 很多年前連鄉村小學都沒有了, 大部分小學生要到城市去上課. 到城市去上學的, 將來入大學的機會又比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