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04, 2009

鎖倉

一年一度又到,政治開始鬧得沸騰,但若虛對這件事的看法已表,不欲多言,我的說話也代表我而已。

鬧得沸騰的還有金股匯。若虛所見,眼見恆指過完一關又一關,眾皆躍躍欲試,恐怕到大家鼓起勇氣再投身金魚缸之時,就是大戶派貨完結之日。

其實即使經濟環境蕭條之時,人們天性的貪念也沒有退減,尤其當大家覺得通脹將臨,銀紙愈發不值錢,游資自然捐窿捐罅搵野炒。加上中國人傳統喜好黃金,若虛公司的也不愁客源。

昨日看am730禢中怡先生文章有所感,若虛亦發現很多炒金客/經紀都有一個惡習--鎖倉(或曰鎖貨/lock倉等)

鎖倉一般出現於孖展外匯/黃金等買賣,當客人買錯邊,譬如沽了金以金價向上,則客人復渣同樣手數合約,以限制虧損。若該倉完全鎖死(即買入單與賣出單數量一樣),則該倉盈/虧不會因大巿波動而改變。

然而這種做法跟本跟平倉離場無分別,鎖貨後終有一日要解鎖,解鎖就再賭過,其實與離場後重新進場並無分別。更重要的是鎖倉並非無成本的。由於交易以孖展形式進行,鎖倉就要承擔其中的利息開支(有時,譬如當利率高企,沽金是有利息收入的。但由於鎖倉一渣一沽,而經紀行必定會設一定息差,故鎖倉必定導致利息淨支出)。另外,鎖倉後,客戶就確認必需重新進場/離場,而其交易費亦必需支付。由於鎖倉中客戶有在場中的感覺,而一日一日被利息蠶食資本更增添壓迫感。客戶既然承擔不必然的開支和壓力,也就更容易判斷錯誤匆匆再進場,落得清盤爆倉。

反而,若虛卻甚少見過或聽聞有贏錢鎖倉這回事。這很明顯,輸錢鎖倉,絕大部分情況下只不過是客戶不肯向大巿投降,不肯認輸,自我麻痺的伎倆而已。而某些獲客戶授權主理交易的經紀則一來向客戶解釋一日未平倉一日未算輸,可謂有賭未為輸;另方面多數在鎖倉單上炒單賺佣,即見其中某邊鎖倉單賺錢就平倉離場(譬如升巿平掉好倉,淡倉繼續守),但價位繼續走,為免損失續擴累及客戶爆倉(一來難以交代,二來爆倉即無法再交易又再沒有佣金),唯有重複鎖倉,通常在此情況下,只會愈鎖愈遠,最後形成所謂「天地lock」,買賣價差200-300美元的單,要翻身,難矣!

至於褟先生所言及那間期貨公司,若虛當年搵工亦曾誤闖蛇窩,幸好五日training只上了兩日就識穿其伎倆,不外乎不斷走證監條例罅cold call,氹客落疊然後狂炒。該公司不時有經紀甚至高層被釘牌、譴責,而公司亦屢屢被罰款警告,可惜一如既往,難怪巿場總叫證監無牙老虎,連區區一間C行也搞唔掂!

講開短炒,相信曾作短線孖展炒賣的朋友也感受到在場中交易的壓力。有時候,完成交易後退出來看,都會發現自己當時實在太被巿場迷惑、又或太被個人主觀思想影響,盲目相信/希望大巿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走,當局者迷也。所以若虛認為,要短炒,眼光經驗還是其次,心理質素才最重要。此道亦有發財之道,只是其路難行,太多人以為偏財易得,落得慘淡收場,慎之!慎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