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5, 2009

大學裏盤根錯節的勢力

陳一諤真正說過什麼,我沒有深究,反正就是於六四的問題上企得不夠一如以往的硬吧。我也沒興趣去討論那內容。我說過,我對六四的感覺只是「一宗陳封了的悲劇」。六四的死難者很值得同情,天安門母親的確是受了錐心之痛;袁木說一個人也沒死夠無恥,中共到今天都不肯再討論還要搞言論封鎖認真草泥馬。但要記住,中共的結構太複雜,一般人就是經常走在街上的那群老政客都沒有資格去評論,總之並非鐵版一塊。中共向外發佈的消息,只是從當權派所願,或折衷各方勢力而來的罷了。中共甚至整個中國現在就像個壓力鍋,內裏的矛盾一直升溫,極左派和當權派向有不和,民間的怨氣因失業貪污積累不散,近月可聽見零聲圍堵公安局縣政府事件;只是中南海極力維持外在穩定,壓力鍋外雖始終如一,內裏已混沌不堪。

說遠了,中共的問題我們看的畢竟只是皮毛。但香港大學體系裏,我們所知的就不該是像現在那樣皮毛!

講之前希望看倌先了解現今諸校學生會競選情況。各校學生會候選內閣,好多時根本係由上莊即現任內閣挑選提名,而學生對於選學生會大多興致缺缺,而且得上莊支持意味將係各項資源、選舉策略、經驗、人脈方面均佔優勢,所以即使少數對學生會工作有興趣的新人,也只會選擇「泊碼頭」,自行組莊參選情況,近年少之又少。

陳一諤單槍匹馬,撼低對手整個內閣,勇氣可嘉之餘,亦可見對方有幾令人失望。然而之後就不斷被人扣帽子,話係中聯辦既馬仔,有阿爺動員內地生投票,要赤化港大學生會云云。

若虛不知此指控是否屬實,但此等作為,其實學聯一直在重覆著!

現時八大院校的學生會基本上都是學聯的成員,而八大亦會派人到學聯常委。需知這其實是一種一代接一代的間接控制。若虛以前寫過於刻下「莊」的成立,上莊起決定性的作用。學聯的核心成員「關注」各大學生會事務,而各大學生會「關心」下莊的構成,精心挑選理念相同的人作核心,環環相扣,令學聯的核心價值通過八大的現任一直傳承,牢牢操控著八大院校學生會的意識形態。這甚至令八大學生會搞時事論壇時,很多時邀請的竟是清一色民主派成員,間或有一兩位中立、政府官員、親政府議員,但很多時只是小角色。有時是未有激請,有時則是避而不來,蓋因主辦單位很多時都有既定立場,所謂論壇跟本並非開放討論,只是一場宣傳戲!

走筆至此,相信看倌明白何以陳一諤一言興起萬仗浪,惹得不止是學聯更有眾多尊貴群起而攻之,更不惜無限上綱攻擊他的個人操守及人格,蓋因此乃民主派的基石也。港大學生會辦事不力,竟被陳單槍匹馬挑起成支莊,現在更與學聯核心價值相對抗,民主派諸君豈能不急。

若虛無意指控學聯操控香港學運,只望民主派諸君,指控人前先看自身,當你以手指人時,有三隻手指正指向自己!

4 則留言:

C.M. 提到...

若虛兄,

我也有理想。但若要通過政治才能達至理想,當中或會有很多人可以成就理想,但亦會失去自我,甚至不能持守該理想背後的價值。

世上有多少個能夠達至“理想”而同時又值得尊敬的政治人物,我看,實在寥寥可數。

余若虛 提到...

所以大多數人搞政治,最後只淪為政客!

只是,看到一群向來以此手法獨霸校園的人,卻道貌岸然指控人家以相同手法入侵,猶為可笑。即如果民主派搞蛇宴旅行團,而阿爺或第一大黨指罵,一樣有趣。

明子駉 提到...

見證過耶穌「復活」的人跟沒有親身見證過的人完全是兩種生物,其身上帶有宗教狂熱的傳道者使命感不是其他人可以理解。

六四之於泛民,尢如耶穌復活之於早期十字教徒啊。

就算土共想平反六四,在見證過六四的人死光之前,這將中國現在的問題爆發出來的可能仍然太高了。可是不在這段時間內處理,這勢必成為中國歷史長時間的暗傷。

明子駉 提到...

btw,泛民的腔調跟中共在向國民黨要民主時的模樣其實差不多。

現階段,我最擔心的是中國民主化後,會出現類似泰國的城鄉雙峰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