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11, 2009

為富不仁 富而不貴(二)

前文講及8號仔坐擁巨額現金派息予大股東一事,實為若虛之誤。正式為8號仔私有化後,再以公司名義向銀行借貸約170億以作派特別股息之用,令小超私有化毋需一分一毫。但即使如此,不改小超自肥之說。日後斬件出售,以部分資產之優越加上小超的高超財技,賺突有何難?

小超討厭之處,在於每每以自己的身份或地位,於併購行動中一仙也不願拿出來。當年入主8號仔是負債蛇吞象,債務最後落在8號仔身上,幾年來被還債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但當年情況還可之處,為小超入主後,8號仔曾於科網泡沫中屢創新高,讓部分股民賺過錢,也好讓人將「小超入主」和「電盈插水」當兩件事看。事實上沒有小超將沉重債務壓上8號仔肩上,相信8號仔之後幾年也不會經營得如此困難。

今趟私有化,連股東最後翻本的希望也砸碎,而他個人卻不付一分一毫,將整間8號仔袋袋平安,日後分拆上巿其利無窮,敎股東如何不義墳填膺。

然而,法律恐怕無法對小超如此精甩尾的人有何作用。只要無法證實該批「一手股東」為大股東的「一致行動者」,則證監仍束手無策。至於派股票買票、種票之說,大可解釋為公司對下屬的回餽,而富通保險前身即為盈科保險,以此解釋以8號仔股票為回餽,老廉未必鋤得入。

對於世人指罵,小超卻一臉無辜,覺得被輿情迫害、被政府杯葛。吾友言及小超正爭取與世界性財富雜誌作專訪,以表達對政監、輿情阻止他以合法方式私有化私人公司的不滿。小超認為此仍「opportunity to cash out」,以現價溢價回購股票,不明白對小股東有何傷害;而證監會不尋常地要求提取投票記錄,小超指這是對他個人和對8號仔的針對,並認為這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云云。以此看來,小超正打算發動輿輪戰,爭取國際道德高地,以向香港政府和監管當局施壓。

若虛只覺,小超所為即使皆合法,但以走「法律罅」方式,不道德地剝削小股東自肥,實如多段評論所說的道德侏儒。除非小超自此割禾青,不再涉足香港商場,否則股民對他信心盡失、商業拍擋唯恐遭剝削、連基金亦懼怕有日遭小超當小股東宰割(基金股東通常持股約5-10%,小超有心宰割恐怕基金亦如散戶難以還擊)。若小超拎住今次賺落既二百幾億,幫多幾個女明星贖身去加勒比海買個島仔嘆世界,香港人都無仇報亦樂於股壇少隻笑裏藏刀的大鱷;但若小超仍想於香港股壇商界大展拳腳,若虛倒要看他的能耐。以小超作管理層的高質,正如若老兄所言,商譽去焉,人格亦逝,到底還能有多少商家肯與他合作,又有多少人再願意買他的股票,有多少用家會用他公司提供的服務。到底,商譽、人格,雖然飄渺,但還值點錢。

為富不仁 富而不貴 之二

好文連結:
若缺齋-電刑大股東大公無私?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有多少用家會用他公司提供的服務?"

我為了表示不滿,己终止所有PCCW的服務,如果有很多客戶都採取類似行動,他將來分拆公司也不能賣得好價,這是最好的回應.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早排先同吸血鬼界...唔係唔係!係法律界朋友講起無義政府點解形象咁差,話明明政府做野都是"合法"云云...

唔同吸血鬼...唔係又講錯,係法律界朋友拗無義政府每一次行動係咪又係合法,但就算假設係都冇用:合法同合情合理係兩回事,作為政府前者只是基本條件,要有leadership唔該做埋後者先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