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29, 2008

亞視改革 二之二

亞視沒有克敵制勝的全盤戰略,近年來聲勢更每況愈下,即使推出節目獲得好評仍未能挽救形勢,有口碑無收視。但注資者仍前仆後繼樂此不疲,到底傳媒行業不能以純商業利益判斷。

奇怪的是,07年亞視股權變動,查氏家族竟能成功游說荷蘭銀行聯手入主。銀行投資只問回報,不講政治,荷蘭銀行或許是以公司醫生角色加入。亞視又從無線手上挖得何定鈞、費道宜等老臣子,滿以為反攻有望。豈料一年下來,何、費CEO位子皆坐不穩,最後落入張永霖手中。

張永霖是處事果斷,精明幹練,卻非改革之材。要搞改革,既缺乏創意,又沒有年輕人的魄力。王維基白手興家,創意無限,專走偏峰。亞視死氣沉沉,直需王氏一類人跟它來個翻天覆地。況且亞視尤如身患多重絕症的病人,藥石無靈,時日無多;王維基信心爆棚,對亞視尤如良醫遇惡症,不能不心動。

可惜的是王維基亦難逃犯了所有改革家的老毛病──過於急進。查老闆與張主席應對王氏處事方式了然於胸,「預左」會得失某些利益團體。王氏甫上場就指唔應該靠阿爺,但口徑與張永霖一致,相信大股東心裏有數。但王氏行事有如急風驟雨,得罪人也是毫不客氣。聲言裁員三成,又到新聞部踩場,致幾位大老掛官而去,種種顯示王氏樹敵太多。

觀乎歷朝變法者,必先得皇帝無限信任,然後方可作為。王安石變法之急歷朝之最,宋代滿朝名臣雖有支持范仲淹慶曆新政者,都大為反對熙寧變法。究其原因,王安石變法過急,觸動層面太廣,力度又太大,反彈力自然強。王安石有大才無庸致疑,但能於朝中掌政多年皆因得宋神宗完全信任,頂住司馬光、歐陽修、蘇轍、范純仁等大臣反對。

王氏若非高估了管理層對自己的信任程度,就是低估了自己推行的改革所觸動的利益團體。王氏得失「阿爺」於外,逼迫重臣於內,以致樹敵數重。而管理層又無與之共榮辱同進退之心,屆此關頭,自然棄車保帥。王維基做不成王安石,卻成了譚嗣同,背後老頂光緒立場不堅,落得過菜巿抄斬的下場。

王維基人頭落地,亞視還有幾多招數,還有多大決心變革,遂成疑問。荷蘭銀行會是最好的指標。若果亞視仍然長期虧蝕,荷銀是不會願意再投資的,除非亞視盤數係假既。

亞視改革 二之二

星期三, 12月 17, 2008

亞視改革 一之二

張永霖與王維基,都是獨當一面的大人物。張永霖說,王維基是他邀請回來的(只是看來也是他踢走的)。到底是亞視積重難返,抑或禍起蕭牆,難說。

張永霖,國泰MT出身,歷23年而升至副董事總經理,輾轉執掌香港電訊,典型的正統管理人才。王維基,90年代白手興家,帶領CTI城巿電訊狙擊行內龍頭香港電訊,以小勝大,聲名鵲起。其經營及宣傳手法皆走偏鋒,為人所不敢為,每每出其不意。以管理角度來說,張永霖是守成之材,王維基則是改革先鋒。

亞視連年虧蝕,連經常帳也呈負數,已處於吊鹽水瀕臨死亡階段。要救回亞視,需要新嘗試,需要奇蹟。

亞視於幾年前曾一度迴光反照,推出環珠格格、雍正王朝、百萬富翁等一系列攻勢,一度將無線打得落花流水,搶回逾50%收視,相信是近二三十年來亞視最輝煌的時光。可惜攻勢無以為繼,亞視至今一沉不起,每況愈下。

無線對亞視是一場強弱懸殊的對壘。亞視作為弱勢台,無論資源人力技術均有所不及,雖一優點是夠靈活、肯拼搏(成本低)。要取勝,就得像越戰的越共,跟美國佬打游擊,出其不意。亞視偶有好節目,推出之際的突襲效果為敵人製造了混亂,但每每缺乏全盤戰略乘勝追擊令對手得以站穩陣腳。一旦轉入陣地戰,亞視是無任何機會的。

亞視創作部其實佳作不少。十餘年前今日睇真D一度製造輿輪熱潮。無線照辦煮碗,以城巿追擊還擊,竟將睇真D的支持者一并撬來,正是突擊戰一旦轉入陣地戰,無線穩操勝券的展現。其後亞視創作部偶有佳作,均被無線以同一招式化解,每當有新題材引起熱潮,無線即照抄不誤(如城巿追擊、一筆OUT銷),又或高價收購(如環珠2、大長今),更要大抄特抄,大做特做,務求做爛做厭,做到大家不想看,轉入正戰場無線又再壓倒。

所以亞視要反擊並非不可能,而是策略不周。正如雪山飛狐/飛狐外傳中的寶樹和尚閻基,盜得胡家刀譜頭兩頁,憑幾下妙到毫巔的古怪拳腳,竟能一時打敗神拳無敵馬行空。但遇上一流高手,終歸無以為繼。亞視要反擊成功,出招就要有路數,行軍就要有戰略,不能亂出亂發。偶發一兩巧招雖能攻敵之不備,但終不能克敵制勝,必需制訂全盤戰略,耍出整套拳,招招制住對方。只有於一段時間都能留住觀眾,陪養一定數量觀眾,亞視方有轉機。

亞視改革 一之二

星期六, 12月 13, 2008

向左走

一場金融海嘯,令奧巴馬壓倒上台,美國政府於可見將來,必將向左走。想不到連號稱全世界最自由的商港、以自由經濟自豪的香港也在向左走。

美國三大車廠頻臨倒閉,諾獎得主已明言三間車廠跟本不值得被拯救。三間車廠源遠流長,通用是道指中碩果僅存的最初成分股、福特發明assembly line,以流水作業式大量生產降低成本使汽車普及化。可惜三大車廠懷緬歷史太甚,七八十年代面對新崛起的日本車廠毫無還擊之力,被豐田等搶去一大塊餅。豐田以高效低價搶佔巿場,三大車廠卻不思迎戰,渾不覺油價終會因供應下滑需求上升而上揚。90年代至本世紀初油價長期低迷,令三大車廠尚可繼續販賣以車內有雪櫃、煮食爐及XBOX為賣點的SUV。通用汽車本來於混合燃料(hybrid fuel)引擊科技上領先甚多,後來研發計劃卻告中斷。三大車廠被日本車打入美國巿場後,於生產上30年來竟無甚改進。而車廠提供的福利更可與偉大共產中國相比擬:長俸供養退休員工、提供托兒服務、以至對員工未成年子女供書教學!

只是三大車廠僱用數以百萬計美國工人,一旦執笠大吉,就會演變成「社會問題」( 請以中國官話讀出)。呢類too big to fail既cases,結果又係要政府埋單找數。放任自由之害一至如斯。


香港無公司需要救亡,無需要政府注資。但係社會就一片聲要政府派錢,要企業唔好裁員。前文已述,經濟不景,公司都要向股東交代,唔係話有錢賺就可以隨便留置冗員。套句俗話,就係唔炒人係人情炒人係道理。係呢個時候願意共渡時艱當然值得稱許,公司亦會賺到名聲;正如合和當年做爛頭卒,返大陸打江山,錢賺唔到卻贏來政府讚譽,視之為一等愛國紅頂商人,現在發展內地如魚得水。

不過香港時下既形勢係,一旦有錢賺裁員即等同無良僱主。或者始終有幸能做老闆的都是少數,大眾皆抱打工仔心態,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但動輒祭出社會責任,以施永青既講法,其實都係一種社會主義思潮。

自由經濟社會,就由經濟去調節。只要監管得宜,自由無被濫用,經濟會自行返回正軌。政府插手既結果,通常只係延長痛苦。好似日本當年泡沫爆破,政府始終唔願任由銀行倒閉,不斷插手合併銀行并注資,結果造成金融系統畸形,呆壞帳居高不下,政府亦負債累累,一半稅收用作還國債利息,經濟狀況至今仍未復蘇。當然,我係自由經濟信徒。

香港人以往自強不息,以前環境差,但無人會怨天尤人,反而奮發向上,至有今日。反而而家大家環境好左,就要求多多福利,下下問政府攞錢,實在係愈有錢,愈無骨氣。(相比五六十年代,而家最窮個堆個時應該都算過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