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24, 2008

掟蕉者吔蕉

黃毓民呢條粉皮,初來報到就整場大龍鳳,係立法會玩「蕉」。雖然話大家都知道,社民連既定位就係靠出位玩對抗,佢出呢「蕉」對佢自己同個黨有無幫助,若虛就唔清楚;但對整個香港議會政治就肯定唔係好事。

香港議會承繼前宗主國英國紳士傳統,議會內眾人多數表現出謙謙君子之姿,縱使派系分明,罵戰在所難免,但多數仍表現忍讓。直至長毛殺入議會,帶入抗爭文化,經常有意搞事,一時拎個公仔舞,一時走去特首面前嘈,但仍只限於語言上既對抗。

黃毓民今次高調殺入議會,當然要向佢既激進路線支持者交代,但玩到出手掟蕉,雖然只係向無人處掟,但含意深遠,意味住動手既抗爭文化正式係議會初試啼聲。如果今次既行動無得到傳媒同公眾既反對,甚至受支持,咁黃毓民同社民連只會以溫水煮蛙式將對抗級數提升,令香港走向台灣式暴力形議會政治。

台灣暴力政治港人熟知,議事堂無莊嚴可言,只見如潑婦罵街式對罵,與扯頭髮抓人既打交。海協會張銘清訪台,以香港標準最多遞下信抬下棺材玩下紙紥公仔。但張氏係台灣就被台南巿議員(係議員!)牽頭襲擊,並被推倒。事後該議員竟然係記者會聲淚俱下地指只為捍衛兒女同台灣既下一代,認真好戲。連買包紙巾都要開公數既阿扁仲話人地去台南係挑釁台灣人民。挑,咁尼克遜基辛格訪華都係挑釁大陸啦,希爾去北韓又挑釁金正日喇,咁係咪要打7佢?

香港雖然未有民主政治,但至少有優良既議會傳統同文化。係議會掟蕉者,請吔蕉。

星期五, 10月 17, 2008

分散投資

迷債事件令大家睇到好多人輸打贏要既無賴、政客為撈選票不擇手段既無恥、銀行為谷起盈利誤導公公婆婆既無良外,亦令大家意識到原來大公司都會破產,too big to fail既神話破滅。

其實一切只係大眾無知或者善忘。90年代阿根廷被喻為經濟奇跡,但聯繫匯率令匯價偏高使政府未能抒緩國內通脹及出口貨缺乏競爭力,從而觸發其後金融危機,阿根廷幾乎破產,債券價格當然大跌。至近日又一奇跡冰島面臨破產。國家尚且如此,企業雖富可敵國,又豈有永恆不衰之理?

但破產總唔會約埋一齊破,至少唔同行業就無咁易一齊受影響。Do not put all your eggs into one basket是顯淺不過的投資基本法,人所共知。分散投資就可以有效降低non-systematic risk,即將個別事件(例如公司破產、高層虧空等)引致的影響減低。而普通人對某某公司的期許,認為「一定唔會執」,只是一廂情願。雷曼總資產超過6000億美元,一樣可以倒下;AIG業務遍及全球,若非獲拯救已然執笠大吉,買左佢保險既都唔知點算好。

債券(bonds)=低風險,本身已是謬誤(雖然雷曼迷債充其量只算票據(notes),或定息結構產品)。一般來說,美國國庫債(US Treasury Bonds)息率被認為是無風險回報(但現在也出現美國的CDS,即有莊家開盤賭美國破產!)。其他國家、公司所發債券,則按評級機構所訂評級釐定風險系數繼而決定其息率,愈高息當然代表愈高風險,因債券發行人雖支付更高的風險溢價(risk premium)以彌補買家承擔的風險。

雷曼迷債其實是高風險產品現在大家知曉,其實買迷債者所承擔風險最基本是所擔保公司財政出現問題/破產或任何其他原因(如巿場流通量不足)而導至抵押品(CDS)價值大跌,但無人考慮過交易對手風險,因一般人跟本無法想像一間國際大行會破產!投資銀行於黎民百姓心目中,簡直就好似識印銀紙咁,雖然唔知佢點賺錢,但總之知道入到去就發達,連掃地阿姐都出幾廿個月bonus!即使若虛本人,到最後一刻亦認為美國政府會救雷曼,一如貝爾斯登故事。

此風暴在在顯示分散投資的重要性。如果投資者有將資金作不同類型投資,如定存、外幣存款、股票、債券以至迷債等多項資產,則即使有損失,都未致於total loss!將所有資金押在同一資產、以至同一產品,風險可能係好低好低,但一旦出事,就要承擔嚴重後果!正如經歷上一代銀行破產擠提的人,往往於多過一間銀行開戶口,因怕銀行執笠!風險高低與後果嚴重性必需分開看,再低風險的投資(例如定存)也有風險(銀行執笠,但而家有政府擔保,唔使怕,除非香港政府破產,咁香港都死得啦),而投資者需防備一但難過中六合彩既default出現,會有幾大損失。

星期三, 10月 15, 2008

得些好意須回首

遠在大西洋彼岸的阿美利堅倒閉了一間公司,令偏處一偶的華南小鎮泛起波濤。雷曼「迷你債券」已由單純的投資失利與專業失當演變成政治事件,難以善罷。

難以善罷,但政府「脅迫」銀行賠六成,絕非敷衍了事「無做野」。「苦主」指控銀行誤導,部分個案當屬實,但即便如此,若真的上庭打官司,法律程序遷年累月,耗資龐大,而看來亦無確切把握取勝,是否就對「苦主」最有利了?

字眼上,「迷你債券」的確並非債券而是定息結構產品,而「迷你債券」只是一個名字亦說不通。明明是生炒骨可以硬說成糖醋排骨嗎(這是事實,若虛曾在「潮樓」點糖醋排骨卻成了生炒骨,而經理竟大大聲說我們這裏的糖醋排骨就是這樣的!以後當然再沒有到過那家飯店了)?但「債券」=低風險的說話若虛在媒體聽了很多遍,莫名其妙。20厘息垃圾級債券也是低風險嗎?

大部份迷債的抵押品價值已成謎,一般估計只餘10-20%,有些系列甚至屍骨無存。銀行願意付六成本金予客戶,從自己荷包掏出來的少說有四五成。打官司銀行就輸定了嗎?不一定。這可是銀行息事寧人的做法。需知銀行自知有責任,為挽回公眾信任,不惜賠款了事。更重要的是,如果銀行企硬,政府亦有可能使硬招,以後結構產品,可能就再不容許銀行銷售,銀行咁大條水被政府勒住,當然不會和政府對著幹。但要銀行賠足100%,銀行可能又覺不值。投資者全無責任嗎?不然。「苦主」中當然亦有部分並非被誤導的混水摸魚者。

中國人常云:「得些好意需回首」,又云:「凡事留一線」,但雷曼「苦主」也許傷及臟腑,不免失常。銀行即使願自掏腰包賠六成,苦主卻大喊「唔好當我地乞兒」,要求十足賠償,只為「攞返自己應得個份,一個崩都唔要多你」。自己的責任,自然推得一乾二淨。

此間自然成為政黨撈取本錢之戰場。銀行如果賠錢,當然會要求當事人簽訂文書不再追究法律責任,正常不過,情況即如民事和解。但有政黨卻呼籲即使收錢都不要放棄追究權利!既收錢,又要追究,世事那有如此便宜,銀行又為何要比錢你?更有政黨竟祭出以公帑填數的口號,真箇不知所謂。

星期四, 10月 02, 2008

一獲粥

美國救巿方案大鑼大鼓出台,班眾議員又話點樣馬拉松傾足幾多小時,終於達成共識咁。全世界翹首以待議案通過個時,竟然突然玩轉軚,我睇住路透既新聞都呆左。

睇返資料,原來大部分共和黨人反對議案喎。咁就奇怪。布殊係共和黨人,推出一個咁大既project,但卻被自己既2/3議員反對,跟本就係頭腦控制唔到手腳,布殊係黨裏面恐怕都無幾多號召力。保爾森係外人,但權傾朝野,或者共和黨人睇唔過眼掛。

票一投完兩邊就互轟。民主黨當然大條道理開火,但共和黨開火話導致咁多議員轉軚既導火線係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投票前搞事,指責個經濟問題係布殊政府搞出黎,傷害左共和黨議員感情咁話。喂,大佬,選你班議員出黎係叫你地為人民謀福祉,唔係顧住你感受呀,搵你拉票個時使唔使請埋你沖涼食飯揼骨?就係因為人地窒你一兩句,以後就反對之前你認為係有益於人民既方案,虧你地仲拎出黎講。

與其投完票又做樣開火,不如晨早準備好。美國既議會都有如此既表現,盲目追隨美帝者唔知有何感受?但講時講,美國班議員就好禮讓,既唔會係議事廳拉橫額嗌口號甚至扯頭髮抓面皮,又唔係以巿井粗言相互指責,呢樣野睇怕先係東亞呢邊既「民主」與「不民主」政權既議員學習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