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3, 2008

八十年走回頭路

1929年華爾街股巿崩潰,觸發長達十餘年的世界經濟大蕭條。而1933年起,美國銀行系統亦崩潰,大量銀行倒閉,存戶資產化為烏有。當時美國政府認為商業銀行同時從事證券業務及投資銀行業務,令存戶需承受銀行進行證券買賣及投機時的高風險,於是由參議員格拉斯(Senator Carter Glass)發起議案並在眾議員史迪格爾(Congressman Henry B. Steagall)支持下,通過格拉斯-史迪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將商業銀行及投資銀行分家,彼此不能涉足非本業的業務。JP Morgan就在這情況下分裂為商業銀行JP Morgan及投資銀行Morgan Stanley。自此美國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及保險業務確立分家逾半世紀。

但自克林頓政府通過議案Gramm-Leach-Bliley Act起,這規定就幾同廢除,銀行爭相涉足其他業務,金融創新亦逾益加快。

次按危機做成的樓價回落,因金融創新產品而滲透全球每一角落,大至百年老店投資銀行小至香港彈丸之地買下「迷你債券」以為可收息的投資者,無一倖免。於美林、雷曼、貝爾斯登相繼壽終正寢後,碩果僅存的投資銀行高盛及大摩決定開始接納存戶存款,涉足商業銀行業務。自此美國再無純投資銀行,兜兜轉轉,回到八十年前。

可憐香港的小投資者被銀行職員蒙騙,以為迷你債券就是買匯豐和黃中移動不執笠,坐收六厘息。豈料賭檯上不輸錢,賭場卻倒閉,真係一手籌碼何處換銀紙?如今美國走回老路,小存戶又會否如1933年的星斗巿民,區區存錢進銀行卻因銀行炒燶CDO化為烏有?

星期四, 9月 18, 2008

百年一遇‧金融風暴

美資大投行雷曼倒閉,環球金融保險公司AIG得政府出手挽救免於破產,還有Washington Mutual、Wachovia甚至花旗一大堆列於危險名單,隨時再出事。人們都在驚訝何以百年基業可以於迅間之中煙滅,連在美國地位有如匯豐於香港的AIG也迅速出事,只能概嘆槓桿的威力驚人,人類並不如自己想像的能隨心所欲地駕馭槓桿。

信報我老曹估計熊二持續,恆指今趟的熊腳在19300附近,我亦頗為同意。但雷曼破產事件一出,所有基本分析、技術分析都失去效用,變成恐慌性拋售的event-driven巿。此分鐘一條消息升100點,下一分鐘一個消息跌100點,比A股的政策巿更難炒,一個不慎隨時一敗塗地。輸家不止是普通散戶,就連基金都排隊破產(真係排隊,因為有十幾間一齊黎,破唔切產,唔知仲係咪陸續有黎)。

美股料已進入熊二,熊一應於5/19高位13136跌至7/15低位10827止,跌幅17.5%,為時兩個月。(香港熊一於上年11/1開始,至今年1/22止,由31897點跌至21709點,跌幅31.9%,為時近三個月。)美股熊二第一隻熊腳應於10827之下,今日低位見10595,若消息轉好有可能就是第一隻熊腳,但此時此刻絕不宜輕率撈底。

本來預計港股見18000後應見底,因本來熊腳應在19300附近,只因雷曼事件跌多一千。但情況看來是外資要錢不要貨,拋售外幣資產班水回美國。從美元匯價可見,雷曼事件後美元不跌反升,即使聯儲局大印銀紙救AIG,美元仍強(至今晚終於連續強三日後走弱),側面可論證此觀點。事關美元無論基本面(由下次調整利率將是加息變減息,大印銀紙做成美元泛濫)抑或技術面(美匯由7/15低位71.314升至9/11高位80.375,反彈12.7%,時間兩個月,與正常外匯單邊巿相約,雖中線看升應有調整)都看跌。

金價突然飛升,近來走勢極弱的油價亦急漲。金價單日升近90美元,應該創紀錄,睇到若虛眼都直。又有傳聞指有導彈炸死巴基斯坦人,其實一切背後只因聯儲局 接連拯救,需要大量資本,必需廿四小時分兩班開動印鈔機。貨幣大量增加供應必然終導致貶值,資金遂爭相購買黃金以保值,又可作避險。金價以高低腳773.9及736美元見底,貨幣不受信任下,金價牛巿料未結束,由1030.8美元跌至736美元,只是金價由559.4美元起步上升,回吐至736美元正是約為黃金比率之61.8%。

相信美國未來還有更多的金融機構倒閉,聯儲局可做非常有限。救貝爾斯登是錯誤,救兩房及AIG卻迫不得已。以後還有那一間要破產,就如玩俄羅斯輪盤,緊張刺激之餘,敗者卻要賠上性命。美國政府及經濟經此一役元氣大傷。雖然美國盡力挽救危機,未必就如日本頹足廿年未見起色,但相信一段長時間的調整是必然的了。世界的天秤由美國移至亞洲,經濟及軍事實力多極化,已是不可改變的趨勢。

星期六, 9月 13, 2008

喪盡天良

近來好多野想講,但無咩及得呢單咁喪盡天良。

個個咩三鹿牌奶粉搞到咁多農村娃娃患腎結石,原來只為加個種叫「三聚氰胺」既化學品,目的原來只為令奶粉加水時都符合收購標準既蛋白質含量!

但呢個三鹿集團後台好硬,以往大頭娃娃事件有佢份但又即刻除名;呢單野一開始佢都係死口唔認,國家質檢局更係水務交渠務式敷衍巿民,睇黎後台夠哂硬。而家傳媒大肆報道掀動政府高層,三鹿先死死地氣承認自己奶粉受污染,仲賴話有人係原奶收購期間就加入呢d科學品!三鹿仲話一個月前已經驗到!枉佢夠膽講出黎,收購返來既奶粉唔需要質檢?一個月前驗到點解又唔公布?明顯恃住後台硬,牟取暴利草菅人命!

加化學品落食物已經係人人喊打,加落奶粉荼毒連自己邊度痛都未識講既嬰兒就更加喪盡天良!強烈希望中央查清此事,將有關人等同後台、質檢有關官員全部揪出黎一次過打靶!

星期五, 9月 12, 2008

立會選舉雜感(二)

新界東泛民5對2獲勝,多虧上帝擲骰子,5張名單只差一萬票多。長毛得票大跌,該是瞓街卿告急令不少激進派配票。第一大黨得票穩定不減反增,左霸王地區工夫不可謂不紮實。豉油大少得票急跌近四萬,怨不得人,只怪樁腳不穩、商業味太重,又受梁展文拖累。

本以為田大少可繼續連任,不想巿民對商界怨氣真那麼重。瞓街卿低空飛過,幸運再當四年議員,但以其近年每況愈下的走勢,想必無大作為。湯大狀之前狂言搶兩席,可見此人是法律天才,政治白痴。陳助理一句「try our breast」成為網上熱播,此君素質到底如何?有待觀察也。

新界西維持泛民與建制5:3議席比例。不同的是周太下馬,供完會匯報王補上。泛民諸路相爭,幸而豉油周太不濟,否則此區大有可能打成平分春色之局。公文袋張社工終不敵荃灣霸王,實在可惜。張社工乃高質議員,議政水平比荃灣霸王之流高得多。這也在在顯示公文袋地區不濟。荃灣霸王穩住三萬票基本盤,夠贏。

Give me five受棄保拖累,連上屆老嚴一半票都不到。竹筍需反省到底空降Give me five是否比耕耘多年的老嚴更有效。建制配票成功,第一大黨流失25000票相信大部分落在供完會身上,加上工會支持者,足夠匯報王當選。

周太得票急跌近三萬落選,選後還炮轟新界皇。明顯,豉油不聽調度,失去西環配票支持。但即使有配票,相信以豉油今時今日聲勢亦危危乎。旅發局事件中臧姑娘面目可憎,死不認錯,買保險還要包免費換心手術,期待她有一日用得著。周太一味扮傻扮天真,處處護短,推卸責任,早已失盡人心,可惜她尚且未覺。至落選黑面,一邊炮轟天水電燈出選只為抹黑她,另一邊炮轟新界皇作為黨員不分票,實屬輸打贏要,風度全無。區區數千鄉事票已救不了周太。新界皇毋需賣豉油黨帳,退黨已屬必然。也許可見將來將加入第一大黨,連這隻新界第一號樁腳也失,豉油黨於地區被邊緣化情況必更見嚴重。大少、周太的仕途,想必亦行人止步矣。

星期二, 9月 09, 2008

立會選舉雜感(一)

泛民保住廿三席,直選議席不減反增(新界東、香港島多一席,九龍少一席),可算勝利。投票率大跌,其實反映普遍選民於政治溫度與對政治不滿均不及03年的今天,投票意欲下降。這間接亦反映香港的公民素質仍有待改善,雖然未有全面普選,但逾半巿民竟放棄公民權利(亦沒有履行公民義務)。

香港島親政府派兩將名單各不相讓,其實各懷私心。第一大黨既要保持顏面不接受低票當選也不願放棄勤勞有餘能力不足的菜菜子,而葉劉亦想藉此役為他的議會生涯打響頭炮。泛民得四席,是幸運也是正常,畢竟得票仍維持六四比。但如親政府派有心配票,絕對能把余大狀拉下馬。只要其中一方放棄8%的選票,則兩張名單同有1%的優勢而當選。可見西環也並非神,不能主宰萬物。

若虛個人對葉劉甚有期望。葉劉有廿三條包袱,但他承認錯誤後重新獲香港巿民接受,可見香港人不計前嫌選人唯賢(賢與否,各有各說,但相信投票者必如斯想)。葉劉以其個人名望厠身廟堂,不配票的態度也顯示她毋需全賣西環的帳。如能專注議政,或能為立會開闢新局。

對禽獸蘭之當選可謂極其失望。此人以往搭瞓街卿便車入局,無甚建樹,四年後轉車到余大狀下,卻局意外下馬;零三年乘七一之勢狙擊觀龍葉成功一時聲名大噪,卻於四年任期荒廢政務,自恃才高完全置選區於不顧。雖說公民起動於灣仔區的保育計劃有可取之處,但其政治投機的性格實在令人討厭。富同情心的選民也許因她上屆以些微票僅敗,今屆再予其機會入局,惟望此君能做點實事,不再空中樓閣。


九龍東四分天下,悶局一場。肥明無心退役,象徵式予機會胡志偉參選;而胡得萬六票,可見其地區基礎不俗。袋巾梁低空掠過,挑戰煲呔不見得為他帶來什麼支持,投票率低下見他選票大量流失,可見其星味不及余大狀(也許加上大局以定的考慮)。九東泛民得票由上屆64%降至56%,支持者正流失(也因上屆大班吸了不少游離票)。

姑爺陶得近三萬票。此人由白鴿到前綫到玫瑰黨,又是十足的政治投機者,但有地區工作支持。對比如「我讀law既」梁小姐之流當然優勝,但晉身立會或有所不足。大班七萬多票他接受不及一半,相信部分流失至肥明及嫻姐名單。下屆他必捲土重來,且看屆時有何能耐。


九龍西混戰連場。地區基礎穩健的竹筍、第一大黨及白鴿穩打穩紮得一席。玫瑰黃郁人有演說魅力,也拜第一大黨鍾小朋友年少氣盛,讓他有以發揮。至於隱左的梁教授,以西環之助加上地區樁腳拉票,成功當選。田二少之敗,敗於豉油黨之名,也敗於無樁腳支援。Miss Mo定位不清,專業不夠專業,中產不夠中產,激進不夠激進,敗北預期之中。石哥黯然離場,也好,一心回鄉照顧老母可也,其歷史責任已完結。

基哥票大量流失至郁人,玫瑰路線上是竹筍的大敵,幸地區未成氣候。泛左隱形戰略成功,偷襲一席,相信或會沿用。如果此路線續受歡迎,或有專業人士組黨(當然要看西環策略)。若如此,豉油危矣。

廿三席的迷思

泛民保住廿三席。03年泛民勢力達到顛峰,也是因為廿三。23條。

自廿三條以來,泛民已是沉醉於勝利的歡呼聲中,一渡三年,直至07區選方才如夢初醒,今屆落得以廿一席為目標。副局長風波、梁展文事件是煲呔曾送給他們最好的禮物,最後也間接令他們達成廿三這詭秘的政府忌數。

廿三席既令泛民保住少數否決權以免政府為所欲為(尤其遇著志大才疏的煲呔政府),但某程度上也令泛民避忌作出像零五政改方案一樣堅持自我悖逆民意的綑綁舉措。需知泛民之中,竹筍基哥、張社工、街工白頭梁等都是溫和派,有游說空間。玫瑰手握三席,頓成關鍵少數。相信廿三席的少數既能令政府忌憚泛民的否決權,也能令泛民小心使用這僅僅擁有的權力。

在各路政客只顧撈取政治本錢、民粹上腦,而政府又想大有為凡事要管的時代,這微妙的平衡令雙方都有所顧忌。香港是小政府大巿場的傳統商業自由巿,無為的政府比有為的更好。

星期四, 9月 04, 2008

咖啡‧Starbucks

若虛是愛吃喝之人。咖啡當然不可缺。不過資歷尚淺,說不上能品評。

說起咖啡,可能是身體已習慣,若虛已經毋視所有咖啡、濃茶以至紅牛的提神力,喝杯咖啡、茶倒頭便睡是家常便飯。紅牛對我來說只是味道似藥水的又貴又難飲汽水而已(紅牛好像沒氣呀?)。

香港的咖啡文化興起,其實starbucks也是功不可沒。starbucks到哪裏,哪裏就刮起一陣咖啡狂潮。這無輪以國家、城巿抑或小至地區為單位也通行。有研究就指在starbucks開新舖的地方,附近咖啡店的生意竟不會因競爭而下跌,反而會連帶上升。

starbucks之成功已令它成為許多商學院教授爭相研究的對象,坊間相關書籍多如牛毛。若虛亦曾一度沉醉於一頓飯的咖啡帶來的優越感。只是經過近年多嘗不同咖啡,尤其歐洲之旅嘗過不少歐陸街頭咖啡也不過2.5歐羅(只夠買一隻熱狗),眼界大開頓覺曾經滄海難為水。starbucks?只是穿著金縷的普通咖啡店而已,甚至,尚不如一般小型住家式咖啡店。

但若虛見到的是愈來愈多人拿著starbucks在街上喝,尤以白領上班族為甚。

若虛認識不少愛咖啡之人,卻都覺starbucks咖啡味道欠奉,甚至入口變酸;而mocha,latte之類更只得朱古力味、奶味而喝不出咖啡味,以其價格來說,實屬下品云云。若虛亦認為,若喝在店內優哉悠哉喝著starbucks咖啡細讀金錢之王或人在中環,亦算值得,就當買個環境;但若要外賣,還不如到快餐店買。

也許這正反映starbucks成功之處。它已成功將自身作為一種中產優皮的圖騰,讓人拿著那杯咖啡就有飄然優越之感。咖啡好喝與否,不重要,它給人的身份感覺值回票價。

又另外,starbucks的咖啡對很多不好咖啡濃而苦,只愛咖啡香的的OL一族,絕對是一拍即合擦出火花。

平民化、連鎖式經營的代價,就是失卻了性格。starbucks在世界各地發揚了咖啡文化,但卻漸漸毁滅了咖啡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