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8, 2008

地震過後

四川地震死傷枕藉,災民安定下來後自不然會有怨氣。有人開始讉責當局沒有預警:

【東方日報】

26/05/2008

【 駐 北 京 記 者 楊 柳 報 道 】 四 川 大 地 震 後 , 中 國 地 震 局 一 直 以 事 前 沒 有 發 現 任 何地 震 徵 兆 為 由 , 搪 塞 外 界 對 地 震 局 為 何 事 前 沒 有 預 報 的 質 疑 。

可 是 有 內 地 地 震 專 家 踢 爆 , 一 些 地 方 的 地 震 監 測 站 早 兩 個 月 前 , 已 陸 續 警 告 川甘 交 界 地 區 將 發 生 大 地 震 , 懷 疑 是 未 得 到 地 震 局 重 視 , 以 致 未 能 及 時 發 出 預 警, 導 致 今 次 大 地 震 死 傷 慘 重 。

有 關 專 家 批 評 , 地 震 局 在 事 後 還 要 謊 話 連 篇 , 企 圖 推 卸 責 任 。

中 國 地 球 物 理 學 會 天 災 預 測 專 業 委 員 會 顧 問 陳 一 文 表 示 , 根 據 他 取 得 的 地 震 局內 部 文 件 , 甘 肅 隴 南 市 地 震 監 測 站 在 四 月 十 八 日 已 向 中 國 地 震 局 匯 報 , 預 測 在四 月 廿 日 至 五 月 十 八 日 , 新 疆 、 西 藏 交 界 地 區 將 發 生 七 級 左 右 地 震 。 文 縣 地 震研 究 所 在 三 月 中 也 預 測 , 四 川 、 青 海 交 界 將 發 生 五 點 二 級 左 右 以 上 地 震 , 預 測地 點 更 是 汶 川 大 地 震 震 央 地 帶 。

重 視 預 測 可 減 傷 亡

本 月 二 日 , 中 國 地 球 物 理 學 會 天 災 預 測 專 業 委 員 會 也 寄 掛 號 信 給 中 國 地 震 局 ,指 由 今 年 五 月 至 ○ 九 年 四 月 , 蘭 州 以 南 至 川 甘 青 交 界 地 區 可 能 發 生 六 至 七 級 地震 , 建 議 中 國 地 震 局 加 強 監 測 。

陳 一 文 說 , 如 果 中 國 地 震 局 重 視 這 些 資 料 , 加 強 監 測 , 並 通 報 地 方 防 範 , 肯 定死 傷 不 會 這 麼 嚴 重 。 但 是 向 來 自 以 為 是 、 認 為 自 己 才 是 最 權 威 的 中 國 地 震 局 領導 層 , 卻 對 這 些 預 警 嗤 之 以 鼻 。

陳 直 斥 , 中 國 地 震 局 事 發 前 沒 有 虛 心 接 納 意 見 , 事 後 還 要 謊 話 連 篇 , 以 沒 有 地震 徵 兆 搪 塞 眾 人 之 口 , 試 圖 推 卸 責 任 , 實 在 是 厚 顏 無 恥 。

他 認 為 中 央 應 吸 取 這 次 汶 川 大 地 震 的 教 訓 , 大 力 整 頓 中 國 地 震 局 , 這 樣 才 可 避 免 在 另 一 次 大 地 震 到 來 時 死 傷 不 會 如 此 嚴 重 。



地震能否預知,於科學界仍是眾說紛紜。文中提到幾則「成功」預報,但其所預測之地震地點、發生時間均極粗疏。地震地點預測有疆藏交界、川甘交界、川甘青交界等。而發生時間則有一個月至一年不等。

即以時間而言,即使一個月內的地震預報可靠,但民眾要防範卻不容易。總不成要整個受震地區的人整個月都街頭露宿吧。況且再看地震預測地點,橫跨川甘青疆藏五省,牽涉人數恐怕以千萬計,難道要千萬人皆於整個月內戒備地震嗎?至於那個預測期為一年(08年5月-09年4月)的預警,簡直毫無意義。

文中亦只道出了幾則預測「準確」的警報。到底還有多少警報預測落空,我等無從得知(正如若虛前文所言,傳媒只報道有新聞價值的,即成功的預報)。若虛竊聞每年地震警報數以百計,有多少是堅料無人可知。換句話說,預報準確性令人質疑。如果每次收到預報後都向民眾發預警,那末就與狼來了無異了。況且,預報時間一般以週/月為單位,即使知道民眾亦無法有效應對。理論上,若預警的準確度不達到一定水準(e.g.50%以上)、震央範圍不能收窄(e.g.至幾個縣巿之間)、發生時間不能縮至有效長度(e.g.以小時計),那預警基本上沒用。

真正要做的,是整體的防震措施。地震帶在那裏,那裏會地震,那裏不會,地質學家以至大眾心裏有個譜。首先要全面推行地震災難演習(相信中國尚未有),以令地震帶人民一但遇上地震不致手足無措;其次是設定防震建築指引並嚴格執行,只要每幢建築能多撐一分半分鐘(別說不塌),可能就多幾千幾萬人脫險。

很多人遇難,大家心情都很難過。但不是說心情不好,就能胡亂揪人出來指罵。東方日報這篇報道對地震局的指責,若虛看是站不住腳的,只是一貫傳媒煽情做作的文章而已。關於塌樓問題,下文再談。

星期四, 5月 22, 2008

盡是危言

資訊充斥的廿一世紀,我們每一個人每天都接受著無數的資訊,但這些資訊大部分都經傳媒過濾的。當然每個人都可以在網上蹓躂去找資訊,但有媒體提供必然較易找到。

新聞價值其中一個決定元素是其負面性。愈負面的新聞愈有新聞價值,that's why no news is good news. 大眾往往都是同情心爆棚,負面新聞煽動了他們的同情心,吸引了他們的眼球,成為了他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反而善舉沒多少人記得。

居安思危是好事,但危言聳聽就不見得有什麼建設性。驀然回首,多少你聽過的恐怖預言,到最後化作笑話一場?近百年不斷有人說荷蘭、威尼斯等將於幾多年後地表上永遠消失,結果多少年過去,風車仍然在轉,水都美景不改。消失了的通常都是不為人所關注的,如羅布泊、乍德湖。

上世紀末流行過一場滅亡預言。不知是那個基督教教派羅列「證據」,說世界將於1999年滅亡。記得當時阿根廷國家隊門將還因此引退「靜候」世界毁滅。2008年5月22日的今天,有人還記得當年這個恐怖的笑話嗎?當年預言地球要滅亡的人,千禧年時都到哪裏去了?

還有人曾經引用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斯特拉姆斯的預言,指薩達姆就是預言中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人,是希特勒第二。豈料美軍不費吹灰之力殺入巴格達,薩達姆不堪一擊,連像希特勒自殺的勇氣也沒有,束手就擒。

還有人預言地球在暖化,多少年後再沒冬天云云。另一派的說法是地球的溫度升降只是一個循環,有高峰有低谷。說法莫衷一是,但受報導的往往是前者,因為後者太普通,沒有新聞價值,所以地球暖化論在傳媒推波助瀾下席捲全球。然而上年中國一場暴風雪,加上香港近年最冷的冬天,說暖化的人都襟若寒蟬。獨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力挽狂瀾,堅持廿年後香港沒冬天。熟是熟非,廿年後分曉也。只是廿年後若預言不成,有人記得林台長的預言嗎?

厭捲了危言聳聽。這些每天都在報章雜誌出現的論調,若虛就只當花邊新聞,一笑置之好了。

星期六, 5月 17, 2008

嗚呼四川

這幾天在電視看到的是:哀鴻遍野,呼兒喚娘;頹垣敗瓦,地塌山崩。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災禍以後,到處阻塞。解放軍與武警徒步以進,披荊斬棘,入災區救人,比諸當年殺過鴨綠江還要雄壯。

不比以往,今次救災的工作馬上進行,世界各地傳媒亦不受限制。溫家寶總理數小時內已赴川親征。溫總關愛人民,已是舉國皆知。今次溫總親征,至少對大小官僚起到震懾作用。以往災難發生,幹部只會關注自己的損失,動用所有資源拯救親朋友好,回災場找回自己的珍寶玉石。溫總一到,一改溫文爾雅,嚴厲告誡「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還有誰敢不盡心救災?

溫總馬不停蹄安撫災民,更嘗跌倒受傷,卻拒絕受包紮,更有發現傷者時親自動手挖掘,從螢幕所見盡是真性情。對於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來說,實在值得敬佩。溫總的親和力此刻有助凝聚災民團結,堅定災民鬥志,對於維持社會秩序和災後重建都非常重要。

各地傳媒都爭相報道。對於這樣的天災橫禍,沒有人是不悲痛的。難得還有外國傳媒冷言譏諷中國何以這次如此開放,任人採訪。不過大部分傳媒還是以同情和哀悼的態度來報道。

橫有緬甸風災,縱有唐山地震,中國這次災難應變的進步讓人刮目相看,外國傳媒不得不讚。

以政治眼光看,這次橫禍未嘗不是中國的機會。災難苦劫,外國人縱再對中國看不過眼,當此際亦不能再於傷口灑鹽,有冷血者做了也是會給當地人民杯葛的(正如慘劇死者的鄰里必對其讚譽有加,人死為大也)。中國乘此機會盡力賑災,為災民做一切能做的該做的,建立良好的國際形象,以此災難蓋過台獨藏獨的聲音和外國對中國不懷好意的責難,將有助災後痛定思痛辦好奧運。但願中國政府將賑災放在第一位。

嗚呼數萬生靈!只願如溫總所言,川人能好好的活下去!

星期四, 5月 15, 2008

結婚

結婚對二十出頭的我來說,很遙遠。

但身邊己經有朋友陸續開始談結婚,甚至著手籌備結婚。我不確定畢業後這麼短時間結婚對不對。我明白愛情是不理智的,但結婚不是單純的愛情考慮。

若虛月前與以往上莊的莊員見面,其中有位女孩子談到將於今年或下年就要結婚了,甜絲絲的模樣令人很為她高興。大家興高采烈的談到婚禮的安排呀,找哪個做姊妹呀之類。令若虛驚訝的是,幾個女孩子都是一副恨嫁的模樣,之後還high到玩掟花球。

曾經若虛以為今時不同往日,現在不是流行遲婚、不婚嗎?若虛也有幾位親戚有固定伴侶卻沒有亦看來不打算結婚。難道物極必反,第四代香港人反而想結婚?還是因為近年受報章雜誌喧染太甚,女生們都以為男人都北上尋偶(不只尋歡),急於「綁死」到手獵物?

以香港現在的生活水平來說,如果家境一般、並非專科出身的大學生畢業不久就結婚,財政壓力是很大的。中國人的社會認為成家立業,結婚置業,結婚無疊樓係手可是會被人看扁的(之前也提過,若虛對這思維是反對的)。單是交付首期已用去不少積蓄,還要負擔日後的供樓、水電、生活雜費(更要慶幸沒有變成負資產),一般收入僅逾萬的大學生己是餘財不多。如果還計劃(或意外)有了小孩,還將多四百萬負擔。

若虛很強調資本累積的概念。保險朋友會教你,如果20歲有一百萬投資,年回報8%的話,0歲你便有一千萬。若30歲才開始,50歲時就只有四百六十萬。當然,這只是數學。但資本是愈早累積愈好,因為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投資累積財富,但消費卻不能。股神巴菲特十二歲開始買入可口可樂股票,到今天他還認為是遲了,應該一出生就買。

當然,生活過得簡單、樸素一點,很多人認為不要緊。但如果手頭能更寬裕一點,不僅免卻憂柴憂米憂供樓,更可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成長條件。有錢,路至少好走一點。Money can't buy happiness, but neither can poverty.

另外一位男性朋友,倆口子都將於今年專科畢業,以後收入穩定,談結婚我不出奇(其實,有一點似是催婚)。奇在朋友準外母竟然開天殺價。雖然沒直接報價,但家境一般的朋友認為外母禮金要求若在六位數字之譜,直是賣女,更出絕招:「你有無誠意架?」,讓朋友進退兩難。數當然暫擱起了。若虛只奇怪,廿一世紀的今天,還有禮金談不攏這回事啊?

若虛現在奉行不結婚主義。當然隨時間過去,又或以後可能會有人和事令我改變,但現階段我想是頗肯定的。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催婚就顯得更不成熟了。廿一世紀,婚姻還能綁住人嗎?若結婚只為承諾,又有何意思?

星期三, 5月 07, 2008

貧富懸殊

在hana那裏說過了,意猶未盡。

《一百萬人的故事》出街,掀起了很多討論。節目很煽情,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悲慘故事在述說著,但從來沒探討過貧窮的原因。個個只追究資本主義,追究企業為求盈利剝削小巿民,一切都是社會的錯。

不過,煽情是沒用的。整天喊窮也是沒用的。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記得某英國佬曾說,世上沒有窮人,只有懶人和不幸的人。我需要加一句,還有不懂理財的人。

意外傷殘,惡疾纏身,是不幸。身於戰區,天災,是不幸。對於不幸的人,大眾都樂意幫助,政府動用納稅人的錢去賑災,沒有人會反對。我們不止同情,更以行動扶助不幸的人。華東水災、南亞海嘯,都是活生生的例子。香港人不是冷血的純經濟動物。

若虛不會標籤綜援戶。有些人是需要幫忙,而大家也很樂意去幫忙的。當然,香港社會仍然對綜援戶有岐視是不由分說的現實。政府能做的是教育,巿民可以的是體諒。

可是,有更多的人是懶人。有好高鶩遠的,卻空想不做無所事事。若虛亦認識返兩日放一日既神射手,結果當然做不到幾個月。不少手停口停的勞工亦洗乾洗淨先再搵工開,搵夠又蒲過。也有不少人四肢健全,偏偏坐在家領綜援,生活還比其他低下階層,講骨氣靠雙手搵食的好。也怪不得社會岐視綜援戶,全因這些害群之馬。若虛屋邨有位四十出頭的哥哥仔,日日唔係撚雀就釣魚,攞萬幾銀綜援養三個仔女,睇見就眼火爆。聽講社署最近終於安排左佢去掃街。

至於理財,其實並非甚麼大學問。當下講理財,講資本增值,講投資,好像很專業。實際上,最基本的理財,就是量入為出,開源節流,亦即所謂既睇餸食飯,呢樣野即使係我無讀過書既阿婆都識,相信亦都唔會有人唔明白。

生個仔有多少開銷,尿片錢奶粉錢供書教學,不需要大學畢業才懂得。香港不是農邨,現在也不是六七十年代可以去工廠拿膠花回家一家大小一起穿的日子;小朋友再不是以往的自生自滅,以往一竇仔女少緊個「三家姐」普通不過。每個人無論窮富當然都有生兒育女享受天倫之樂的權利,但生得佢出亦有供書教學養育成材的責任。生兒育女唔會係零成本,如大文兄話齋,生唔生父母絕對控制到。有言論言阻止他人享兒女福不人道,而事實上能享受誰不願意?山珍海錯、鵝肝魚子醬好多人都想食,但係咪想享受就可以大搖大擺食完唔俾錢?

很多窮人是不值得可憐的。

別跟我談人權,談價值。說到最後,大家都要為生活奮鬥。三餐不繼,有閒錢學琴、掃描嗎?以往多少人要輟學幫補家計,到今時今日香港幾乎不會有因財政問題而讀不了書的,社會階梯完全開放,香港人還要怨誰欠你們嗎?

別怨天,別怨命。能生於香港己經是很幸運,至少肯努力就有機會出頭。一天到晚怨天怨命,怨社會怨政府,就會好嗎?


延伸閱讀:
Hana - 有些窮人只想要魚
孖瑩 - 一百萬人的故事
Samsara - 貧窮
Karen - 最低工資和貧窮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