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9, 2008

潮語會考!


潮人潮事多,考評局梗有潮料爆,睇到你O哂咀,大嗌屈機。

試題出左一大堆潮語,超低能勁搞笑。呢類潮語,詞義不一,而且每日都係度轉化,個個都可以有自己既解釋,甚至一詞又可以多義多用。譬如潛水,有啲解釋係唔蒲頭,又有啲U解匿係library讀書。至於屈機考評局甚至解錯。屈機出自打機時用bug黎令人無還擊之力,如以往街霸既無影「dart」;後來演化成一啲利用遊戲設計令人無法還手既方法,例如屈人埋牆角唔比佢落地狂打;之後再演化成一個人打機好強而令其他人無辦法贏到,又再引申為廣義既某人某種能力強勁到無法望其項背,譬如「個條友讀書勁屈機」。屈機可作動詞用:「今日考英文oral比個ABC屈機」;又可以當形容詞用:「個ABC啲英文屈哂機」。考評局既註解連狹義既解釋都唔算啱。

至於試卷海報中既潮句宣傳語,比人既感覺係夾硬砌落去,文理不通。尤其係「潛水怕屈機」,大概我諗原意係唔敢蒲頭驚唔夠玩(??),但又唔係好通囉,更加唔合乎上面試題比既解釋。

若虛昨日同朋友路經報攤赫然發現該段新聞,起初以為一貫報紙伎倆嘩眾取寵,見到個堆潮語以為係有學生作文寫落去。之後竟然發現係實實在在既考試題目,睇到我O咀。

考評局出一堆潮語考學生,為乜?測試到語文能力嗎?潮語可能係年輕人常用語,但就一定唔係主流社會用以溝通既語言,而且亦無一致解釋同標準,用作中文語文考試根本荒謬。譬如話以往講女係「追」,之後又溝又(界刂)又翻啅,千奇百怪日新月異,今日學曉聽日就out左,考來幹啥?(與上文「what the hell」等英文粗言不同,此等語言有固定意義,且經常會於群眾中聽到的)

若虛奇怪,考評局照計唔係白痴(照計咋),明知此等試題一定引起軒然大波,係咪要搏出位呢?即使要玩創新、玩改革、玩活化試題,都可以溫和少少囉。

即係,如果我係應考學生,我諗我見到份卷,當場O咀,心諗唔使咁激下話,份卷真係夠哂屈機,呢份卷聽日一定成為勁熱TOPIC,考評局比人喪插!唔知啲官使唔使潛水呢?



潮語玩死會考生 東方日報
27/04/2008

公 開 考 試 考 卷 內 容 再 惹 風 波 , 繼 早 前 高 級 程 度 會 考 英 文 科 聆 聽 考 卷 出 現 粗 俗 字 句 , 昨 舉 行 的 會 考 中 文 科 聆 聽 及 綜 合 能 力 考 卷 又 引 起 學 界 極 大 爭 議 。 該 考 卷 題 目 充 斥 一 些 年 輕 人 常 用 的 「 潮 」 語 如 「 O 嘴 」 、 「 速 閃 」 、 「 屈 機 」 等 字 句 , 不 過 , 有 考 生 坦 言 對 部 分 字 眼 「 唔 識 解 」 , 而 且 出 題 者 似 胡 亂 堆 砌 潮 語 , 如 「 潛 水 怕 屈 機 」 、 「 見 鬼 勿 O 嘴 」 等 , 令 人 摸 不 頭 腦 , 擔 心 答 錯 題 目 而 被 無 辜 扣 分 。 學 者 亦 批 評 有 關 潮 語 並 非 正 統 中 文 , 而 且 無 統 一 解 釋 , 易 令 學 生 理 解 錯 誤 , 絕 不 應 用 來 出 試 題 。

在 該 份 綜 合 能 力 考 卷 中 , 有 題 目 要 求 考 生 撰 寫 演 講 詞 , 分 析 近 年 興 起 的 潮 流 用 語 , 用 作 育 局 局 長 參 觀 學 校 時 作 演 說 之 用 。 題 目 列 舉 學 者 及 廣 告 從 業 員 對 潮 語 的 正 反 看 法 , 讓 學 生 作 答 題 參 考 , 當 中 羅 列 十 個 潮 語 例 子 , 如 「 頹 」 、 「 屈 機 」 、 「 潛 水 」 、 「 蒲 點 」 、 「 喪 」 等 , 然 後 詳 加 解 釋 , 如 「 頹 」 解 「 質 量 低 、 敷 衍 、 便 宜 」 。

試 卷 又 印 有 一 張 主 題 公 園 萬 聖 節 活 動 的 宣 傳 海 報 , 寫 上 「 見 鬼 勿 O 嘴 」 、 「 潛 水 怕 屈 機 」 、 「 喪 膽 喪 屍 齊 喪 玩 , 潮 人 潮 地 領 潮 風 」 等 句 子 , 考 生 需 閱 畢 整 份 資 料 後 , 再 回 答 有 關 的 問 題 。

育 界 斥 「 潮 」 語 不 正 宗
大 批 考 生 昨 午 在 網 上 討 論 區 留 言 , 指 香 港 考 試 及 評 核 局 列 出 的 潮 語 不 宜 在 考 卷 出 現 , 有 人 則 指 「 字 都 唔 知 解 得 」 、 「 完 全 不 知 所 言 , 令 人 摸 不 頭 腦 」 、 「 都 唔 知 考 評 局 搞 咩 , 搵 個 外 星 人 出 卷 」 , 題 目 令 人 無 所 適 從 ; 亦 有 考 生 指 「 考 評 局 如 果 要 出 生 活 化 的 語 言 , 應 該 做 多 研 究 」 。

考 評 局 今 次 在 以 不 正 統 中 文 作 為 中 文 科 試 卷 題 目 , 引 起 育 界 及 學 者 炮 轟 , 育 評 議 會 副 主 席 曹 啟 樂 看 過 試 卷 後 , 批 評 這 些 潮 語 太 粗 俗 、 不 正 宗 , 強 調 考 試 應 重 考 核 學 生 運 用 規 範 中 文 的 能 力 , 並 無 必 要 以 潮 語 作 為 考 試 題 目 , 亦 低 估 了 學 生 的 語 文 水 平 , 「 唔 通 佢 以 為 個 個 考 生 都 用 埋 呢 咁 唔 正 宗 的 字 句 ? 」

十 個 學 生 答 出 八 個 解 釋
城 市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學 部 高 級 講 師 馮 偉 華 亦 指 摘 稱 , 潮 語 雖 被 不 少 學 生 當 作 溝 通 工 具 , 但 這 些 詞 語 往 往 是 「 短 暫 性 」 , 或 很 快 被 遺 忘 , 學 生 未 必 明 白 箇 中 含 意 , 因 此 用 潮 語 出 題 存 有 極 大 局 限 性 , 學 生 容 易 誤 解 意 思 , 影 響 學 生 的 考 試 表 現 , 「 曾 經 有 同 學 生 討 論 過 , 發 現 十 個 學 生 對 同 一 個 字 , 可 能 有 八 個 解 釋 」 。

考 評 局 發 言 人 表 示 , 該 試 題 主 要 討 論 社 會 的 語 文 特 點 , 羅 列 正 反 意 見 , 並 無 鼓 勵 學 生 運 用 該 些 潮 流 用 語 。 對 於 有 考 生 將 該 份 試 題 式 樣 放 上 互 聯 網 , 發 言 人 謂 , 考 生 可 在 完 卷 後 取 走 問 題 簿 , 但 強 調 試 題 及 錄 音 聲 帶 均 屬 考 評 局 的 版 權 物 品 , 任 何 人 複 製 有 關 物 品 已 觸 犯 版 權 條 例 。

星期一, 4月 28, 2008

英文粗口試題?

高考英文科出現「damn」、「what the hell」等粗鄙俗語,及會考中文科出現一大堆類近火星文的「潮語」,考評局出位非常,領銜主演整台鬧劇。

平情而論,英文科出現的都是「踩界」的俗語,雖略帶粗鄙,但以考英文聆聽來說,若虛不覺得有何問題。考評局作出「人於情緒高漲的自然反應」、「類近現實」的解釋,我是接受的。我甚至認同這是聆聽英文的一部分,這的確是「類近現實」的演繹方法,
考試不播,學生跟人英文對話就不會聽到嗎?「damn」、「what the hell」基本上等同廣東話的「仆街」、「頂」等,街頭巷尾人人會說。如果認為此卷有問題的人,再無資格幫「秋天的童話」平反。

假道學傳媒一面說考評局荼毒青年,一面就鼓吹更多的血腥、暴力、色情,是比CNN更低層次的雙重標準。粗言穢語,雖非正道,卻是人所必需面對。並非不講、不提、不說,學生就會不懂。還有人
很傻很天真的以為學生不懂粗口?走在香港任何一個角落,都有學生高聲大放粗言,比巿井更巿井。與性教育一樣,教育當局和大眾是要灌輸正確觀念,並非斬腳趾避沙蟲。偽善的港人除了懂罵還懂什麼。

星期六, 4月 26, 2008

對索卡的一點回應

歐聯四強曼聯對巴塞隆那的賽事,正如何輝所言,應是最多港人熬夜看的比賽。曼聯於魯營球場踢得極為被動,以35:65的控球比率守和巴塞隆那。

信報副刊球壇視窗版是我每日均看的專欄,主筆索卡每每尖刻地批評各隊及球員的弱點,觀點之獨到及言詞之辛辣為本地少有。每日佔1/4版到半版的足球評論,竟然也可應付自如絕少悶場,難怪有人稱索卡君為「球壇曹仁超」。

但索卡君對某些球隊或球員也有非常嚴重的偏見。這本是常事,因人皆有偏好,不足為奇。但不止一次看到索卡君的無理揶揄及批評則令人反感。

曼聯作客悶和巴塞隆那,全場採守勢和被動,毋庸置疑,甚至可以引用當年摩連奴揶揄熱刺所言:擺架巴士係龍門前面。但索卡君的論述若虛多有不同意之處。索卡君言美斯令曼聯前線射手悉數回防,甚至連朗尼也成了紅魔右閘。而事實上美斯於該場擔任右翼,與朗尼甚少對頭。何輝屢於賽事中言及列卡特每每將前線鋒將定死位置,美斯基本上大部分時間皆於右邊活動,與朗尼成右閘何干?反而很明顯,朴智星與艾華就成了「雙左閘」夾擊美斯。

索卡君斷言美斯換出後亦未見曼聯大舉反擊,中前場球員己遭美斯「折磨」了大半場至身心疲累。如此武斷之言實在難令人信服。曼聯全場反擊失靈,究其原因乃巴塞防線推前至中場線附近且殺波出色,而有不下數次曼聯球員成功控球亦被巴塞後防(尤其馬基斯)技術性侵犯阻礙其推進。亦如何輝所言,此等技術性犯規應判黃牌,尚幸球證當日派牌尺度一至寬鬆。至於兩軍是否如索卡君所言「級數所差仍遠」,就且看次回合分曉。

索卡君又講及陣容不整的巴塞屢受西甲弱旅欺凌。但當日的巴塞卻是接近full team,除後防佩奧爾停賽基本上精銳盡出,沙維、迪高、恩尼斯達、美斯、伊度奧、耶耶托尼,這些不都是巴塞正選嗎?索卡君誤導讀者,恐怕只是想貶低曼聯。

索卡君又言及「即使球隊(曼聯)今季有幸奪魁,世人也難以忘卻一眾紅魔於魯營的狼狽相」。恐怕難以忘卻的只有如索卡君般仇恨曼聯的人。成王敗寇,千古不易鐵律。曼聯99年奪三冠王,全季多有幸運之神打救(包括足總盃淘汰阿仙奴及歐聯決賽臨尾五分鐘連入兩球氣走拜仁慕尼黑),有人會說曼聯死好命嗎?

索卡君引用羅馬領隊史巴列堤譏諷曼聯比意大利更意大利,而事實上羅馬主場卻被主守的曼聯兩次反擊技術擊倒,全場進攻亦只隔靴騷癢。敗軍之將何足言勇?

若虛當晚看曼巴之戰,初時感覺確是平淡。但細心去看,就見巴塞隆那圍攻曼聯,雖於外圍猜波看似悠閒,卻暗藏殺機,只要曼聯後防一不慎巴塞即能或以直線或以小組或個人突破突入發動攻勢。平心而論,技術上巴塞球員的確比曼聯球員要勝出一籌,甚至是現今全球技術最佳的球隊。正因如此,作客八萬餘觀眾、氣勢磅礡的魯營球場的曼聯採守勢就更有道理。進攻足球亮麗的確人皆愛看,但足球不是表演,是成王敗寇的比賽。兩軍主帥「捉棋」,曼聯後衛的夾擊攔截補位與巴塞鋒將的腳法走位互傳,的確非只愛看入球之輩能欣賞。

曼聯闊別歐冠盃多年,費格遜選擇作客情況下不冒險與可能全世界攻力最強的巴塞對攻,是戰術需要。畢竟曼聯回到其他賽事(或回主場鬥巴塞)相信不會出現如此狀況,非比車路士之流,空有億萬兵將,卻大煲魚生粥,對強隊弱隊主場作客一貫沉悶。費格遜帶領曼聯雄踞英格蘭球壇凡二十載,卻得不到索卡君的認同,甚為可惜。費格遜每愛辱罵球證之舉要不得,索卡君罵得甚對。然而其排陣布兵有其獨到之處,尤其能屹立球壇廿載,經歷多少變化卻仍然生存下來。由以往「簡東拿時代」過渡到「黑雙煞王朝」,「後堅尼時代」到現在,由傳統的四四二,變成四三一二,再變成現在前線自由作戰,以費格遜一個花甲老人,能適應如此變化難能可貴。君不見意國名帥查柏東尼、防守大師古柏、拉科舊帥艾魯列達等,風光過後,年華老去,卻已追不上時代。

星期四, 4月 24, 2008

自住

之前提過,好多學生畢業後都想自己出黎住。雖然通脹係今期hot topic,但相比歐美,香港生活所需其實唔算貴,就只有樓最貴。要自置一頭住家,係香港係好多人畢生努力要達成既目標。

若虛當然都有諗過出黎自住。住HALL三年,其實如果話自己生活都算慣左。尤其係無左個私竇,更加令我有搬出去既念頭。不過要搬出黎,考慮既真係多好多。

錢當然係最重要既考慮。除左話租金昂貴,其實仲要考慮到,搬出黎住一闊三大,生活用品在在需財。一日三餐自己搞掂,半個月去入一次貨,淨係食都花唔少錢。另外又要顧掂自己。除左話食,家頭細務再無阿媽代勞,洗衫掃地省厠所事事躬親。

因為財政既關係,好多人都會考慮同朋友夾份共住。其實呢個情況更危險。相見好同住難大家都知,莫講話日日對住,就算去一次旅行如果大家唔夾一樣好易炒大獲。所以若虛非常抗拒同半生不熟既朋友去旅行。如果要揀partner,必需要揀非常熟,可以無所不談溝通得好好既。如果唔係同住以後有咩爭執,好容易就咁無左(幾)個朋友。

好多人都忽略左同住既問題,正如好多人都會唔覺意同左半生熟既朋友去左旅行然後後悔。若虛試過去個俾面旅行,只係兩日一夜澳門遊已搞到好無癮:想食好野又有人唔願洗錢,想睇乜野又有人嫌悶,白白浪費好多時間係無謂既爭拗同討價還價。同住的話,邊個唔執檯、唔抹地、鞋亂咁放、煮完公仔麵唔洗煲全部都會擺上每日爭執既議程。如果同屋住突然有蜜運,祝福佢之餘又會帶黎好多唔方便。即使住hall呢啲事情都屢見不鮮(住hall仲可以話下年搵個第二個同房,但租屋好難話下次搵過第二個同住)。

不過,係錢既大大大前提尚未解決之前,諗其他都係多餘。有返咁上下本錢,再重新考慮是否搬出去啦!

星期四, 4月 17, 2008

溝上唔溝落 VS 愈跌愈買

本地唔少出色財經專欄寫手都勸戒散戶溝上唔溝落,包括人言報我老曹等。但又有好多人秉持一貫愈跌愈買既原則去吸納心儀股票,到底熟是熟非?

溝上唔溝落其實係一種投機心態。由於投機時會睇錯巿,溝上唔溝落就係止血既藥方。波浪理論老祖江恩(Gann)話,十次睇中六次已經好巴閉,成功既投機者係會接受自己睇錯巿,而在發現錯既時候即時止蝕;失敗投機者拒絕承認錯誤,亦都唔願意面對損失,所以贏埋唔夠一舖輸。失敗者好多時係發現自己虧損不斷擴大既時候,會採取逃避同自我安撫政策,或者唔望價令自己個心安樂啲(定係無眼睇?),或者溝淡令自己感覺距離家鄉價近少少,好似大啲機會返到鄉下咁。其實呢啲好多時都係散戶不設實際既幻想。愈溝淡只會愈輸得多。而且大股唔一定穩陣,唔好以為公司咁大總有一日會返家鄉,電盈呢個散戶永遠的痛就係最好既例子。

曹sir等知道香港大部分散戶既特質,仍然係貪生怕死又唔肯認輸,贏粒糖就走唔切,輸間廠反而死捱攔捱,想坐出個未來。溝上唔溝落,起碼,輸極都係個舊錢(孖展客另計呀下)。

但有好多人見到自己心儀股票價格狂跌到一個好吸引既水平,又覺得咁跌法,有平貨唔執好笨七。其實,做足準備唔怕無機會,如果閣下自問係一個長線投資者,能夠持貨至少三五七年而唔會對流動資金構成壓力,而又對個間公司有詳細了解認為質地唔錯,唔咪愈跌愈買囉。但跌巿裏面,永遠會overshoot,即係跌突,入左去就預左捱。係呢個基調下,短線有可觀利潤走一轉亦無妨。長喳變短炒,最多賺少左;短炒變長喳,隨時輸到入骨。

好似電盈咁,比人炒到上天,個個仍然盲目追捧,有幾個真正了解過間公司?輸左係無得賴既。今次匯豐跌得咁甘,有人走入去撈貨,上個反彈浪賺唔少。但即使係長線客,有無諗過次按既問題係無底深潭,玩下手匯豐都逃唔過呢一劫?花旗、UBS、美林全線奶野,貝爾斯登慘淡收場,匯豐如果有一日話要大撥備/搵人注資/賣盤,若虛唔會出奇。當然佢出左個業績好些少會令人比較心安,但記住次按仲未玩完。要撈貨,若虛倒覺得撈實力中字股比較好。即使短線A股調整/股災/大陸宏調/...但10年20年大陸既經濟都仲係會大幅增長。

投機者都會溝貨,但係要早有準備。即係入巿之前以經預左仲有位跌,準備分注入巿。但既然係短炒,幾多注都好,咩金字塔/倒金字塔又好,都要有個打靶位,唔係隨時係咁先(尤其炒孖展/期貨/外匯)。

不過,係講呢堆野之前,閣下要先攪清楚自己係一個投資者定投機者。好多人成日自稱投資者,奉巴菲特為偶像,屋企書架供奉住格雷厄姆既價值投資(唔知睇過未),但入左巿後一見有啲水位就走唔切,要坐個時就真係穩如泰山,仲好耐性過巴菲特。成功既投資者/投機者先要對自己誠實,年報唔睇多幾份,一日做既trade多過巴菲特一年做既,就話係價值投資者?欺騙自己無用架喎,最後輸錢咪又係自己。

星期一, 4月 14, 2008

私竇

近期若虛既文章甚少講生活,可見若虛生活何等枯燥。無他,一來踏入社會,二來睇既係美國巿,雖然話延續以前幾年既hall life,但呢類不見天日既鬼魅生活有時都唔多好玩,不過情況可能係今年來有變(但願如此...)。另外就係,我與一群朋友今年頭開始無左個竇口。

相信讀完U出黎(尤其住過hall)既學生,唔多唔少都有搬出去住既念頭。一來玩下獨立,二來有多啲自己既空間。不過礙於財政問題,應該好多呢啲念頭最後都同大陸樓一樣,爛尾收場。

若虛認識一位朋友,本來於某商廈租左個舖位,但租左之後又忙於打理大陸廠房既生意,香港呢面基本丟空,結果成為左我地一群既私竇。佢舖頭凌亂不堪,頂多我地得閒上去幫佢執下(如果唔係就好似電視劇個啲破廟咁),衛生情況就更加唔使講(我地經常恥笑個度連小動物都唔見多隻,曱甴都生存唔到,虧我地仲敢係個度打邊爐,仲要啲料係個度洗埋)。

不過呢個私竇就成為左我地一個月聚腳幾次既新蒲點。朋友們間中都會拎一兩支靚酒上黎存倉,不過就係淺嘗而非喪飲;另外更有水煙助興。一群人圍著抽水煙、喝美酒、說說笑笑無所不談,非常愜意。間中仲會有朋友帶Wii黎用projecter玩。前兩年暑假期間呢個基本上成為左我地每週既定期活動。

可惜好景不常(故事講到尾通常都係咁),舖位租約期滿朋友亦無打算續租(況且加租逾倍!),我地亦都被迫「遷出」。到現時仍然無適合既地方落腳,只能間中去一位朋友屋企吸下水煙。那些時光,真的很懷念。

星期四, 4月 10, 2008

哀甘泉


甘泉航空突然清盤,廉價飛行神話破滅。

若虛2006年底曾往歐遊,乘坐的正是甘泉航空。若虛飛期正值冬至,旅遊旺季,機票都貴,所以人少少,可以打橫訓係度,唔係坐足十幾個鐘機程。

若虛到歐洲與交流法國朋友會合,談及甘泉情況,談論間質疑甘泉航空營運模式是否行得通。當時曾言及歐洲廉價航空如Ryanair等,皆以短程小型客機,往返二線機場,樣樣收錢(除水),空姐則用最少人數和最「普通」質素以節省成本,質疑甘泉飛長途能否行得通。

當時若虛亦覺得甘泉服務水平甚佳,空姐人數跟質素不見得跟其他航空公司有明顯分別,十多小時機程更有兩餐飛機餐供應,基本上一般普通航空公司有的,甘泉都做到。分別只在降落於格域(Gatwick)而非希斯路(Heathrow)。

不幸言中,甘泉終告清盤。甘泉這兩年飛機由一到五,航線加飛溫哥華,勢頭本似不俗。雖然經營模式成本太高服務太多存在問題,但油價上升成為了甘泉的主要死因。長途航程加上百元油價,令這家本地廉航關門大吉。哀哉!以後還有二千元到倫敦的戲唱嗎?我等窮途旅人,去不起歐洲了。

星期五, 4月 04, 2008

澳洲化的副學士課程(下)

前文已概述副學士的本質。從社會的角度看,副學士是有其積極作用的,至少令晉升途徑多元化。可惜政府監管不善加上錢作怪令副學士過度商業化及收生水平每況愈下,導致副學士愈不受社會重視。

政府當初引入副學士制度時只為控制經濟低迷帶來的高失業率,所以整個政策缺乏全盤考慮,亦貫徹政府一貫改革新政作風,雷厲風行卻配套不足(如母語教學)。政府宣傳副學士為晉升學士的階梯,而升學的卻佔極少數;政府帶頭承認副學士學位,可惜至今仍未能游說商界改變看法。政府將副學士學位全權判給院校主理,亦因自負盈虧並無資助令其失去對課程的監督能力,至使整個副學士巿場發展失控。

情況一如澳洲大學學位。港人皆知澳洲大學學位易入易讀,皆因澳洲大學基本上是以純商業模式運作。大學於巿場競爭(無論國內或國際)激烈下,紛紛調低入學水平,以盡收最多的學生達到最大的商業效益,致令不少亞洲學生為學英文之故赴澳就學,反而令澳洲大學中非英語學生激增。踏入澳洲大學校園舉目盡是黃種人,香港、中國、台灣、韓國籍學生盈衢塞巷。若虛有朋友於美國學府就讀,就言及每學期的澳洲交流生,超過一半就是連交流課程都不能合格,更有被遣返歸國者,其中不乏排名頭十的澳大學生,而他個人亦覺彼等水平甚低。

副學士學位因由院校自理,政府漠不關心,導致各大專院校均以副學士為肥肉,爭相開辦。皆因開辦副學士學位成本不高:課程可以沿用抄襲學府現有相類課程;教室可於學院中撥出;導師可聘請學歷較低資歷較淺者。尤其是導師方面,多有只掛學士學位或非哲學碩士者執教。單是理工大學,每年就收超過二千名副學士生,而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06/07年度學生數目更在二萬(一般副學士學位需讀兩年,即每年收生竟達一萬)之譜!

更嚴重的是,因院校不欲副學士供應大增令巿場覺得院校產出水平下降,影響院校聲譽,故此逐漸開始分割行動。理大副學士課程併入新建立的HKCC,今年更另建新校舍遷離理大紅磡本部,另外亦有新校舍於大角咀,實行名義上和地理上進行分割。港大亦分拆成SPACE,更於港九多處設分校。中大亦於獅子山另一邊的旺角建中大東華社區學院。此等舉動在在顯示學院本部不欲副學士得以借學院之名「搵食」。

院校爭相於副學士領域搶佔攤頭堡。城大、理大有first-mover advantage,港大後發先至SPACE全港規模最大,中大亦已成立新學院收生,浸大、嶺大當然亦不會放過,連財力雄厚的科大都開始部署加入分一杯羹。惡性競爭下收生難免有困難,出現澳洲大學式的濫收學生情況就不出奇了(見上篇連結新聞)。而由於副學士泛濫導致收生質素下降而供應過多,副學士就更不易被社會承認。

教育工作畢竟不同其他商業業務,不能以純資本主義的法則去運作(純資本主義的教育制度會令低下階層失去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令社會的階級流動失效,導致社會階級化及貧富懸殊)。政府監管不力,院校放任無度視之為搖錢樹,或許副學士都要以待巿場法則發揮作用去汰弱留強方有改善了。(若虛竊聞中大東華社區學院開始出現修生困難,莫非開始汰弱留強?只有事後才知道。)

-----------------------------------------------------------------------

後記

VC謂若虛寫得過火,我並不否認。若虛明白一旦面對考試失敗的徬徨無助感,會令人如盲頭烏蠅周圍撲,攬到水泡就唔放。但即使是攬個水泡,都必需認清水泡的性質,不能捱得一時得一時,免得游到中途才發現穿窿漏氣。本文希望讀者能確切認清副學士的本質,而若虛用尖銳字眼只為不讓人心存幻想。

若虛深信副學士唯一的出路是升學,否則近乎白讀(兼付高昂學費)。如決心殺入副學士血海,必需破釜沈舟,以學士學位為目標,方才值回票價。當然,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盡力已終不成功,始終無愧於心。若虛認識副學士出身學生亦言,副學士中通常只有兩種人,一種完全唔讀書,立心HEA兩年,一種勤力非常,搏升DEGREE。如果閣下自問AL只是一時失手,有翻身信心,不如重讀一次。當然此乃個人意見,請讀者自行判斷。

延伸閱讀: 護理副學士申請護士資格被拒

星期二, 4月 01, 2008

澳洲化的副學士課程(上)

昨日有新聞報導有副學士學生被壓價、課程收生不符標準的問題。其實,於大學學位泛濫令學位貶值,大學生如過江之鯽,個個大喊穩食艱難之時,泛濫情況更嚴重的副學士生失業被壓價就不是甚麼新鮮事。

若虛並非反對副學士制度。副學士制度的確令一群原本無機會進入大學的人換來了一個機會,哪怕入學率只得10-20%。需知以往香港教育制度死板,雖云條條大路通羅馬,但通往大學的就只有A-level一條艱難苦恨而且荊棘滿途的羊腸小徑。IVE的普及加上引入副學士,其實令想進入大學的同學有更多的機會。雖知兩條路所需求的不盡相同。A-level是傳統英殖填鴨式教育精英測試,而IVE、副學士等則講求將知識實在應用於Presentation與Project之中。以往要成功,只有死讀書,就像宋後士人,只有死背四書集駐、狂練八股文體,皓首窮經,六十高中仍是少進士。香港不少學生有能力,卻不擅背誦死鋤,於舊制斷無出頭之日。副學士等於開闢了一片新天地讓他們打進去。

但可惜的是,坊間對副學士性質一知半解,政府無能、大學無心去將副學士的本質跟公眾說清楚。對副學士種種責難,很多時候都是誤會一場啦。但更可惜的是,許許多多的誤會卻害了不少人白賠了青春和金錢!

不少街坊以為讀過副學士總叫入過大學,都算有「半個學位」。這真是斷估但痛苦式的美麗的誤會。即使副學士的發展理想,但其實頂多只屬高級文憑之流,既無職業先修的一技之長,更不能與正統學士學位相比(只是名字相近而已)。若虛在此必需提醒各位學子,Job Market中學歷要求一欄,只會分中五、中七及大學畢業,對於副學士之類向來並無提及。若果有人以為副學士能於學歷上幫助求職的話,我想這絕對是錯誤的。於求職來說,職業先修等專業性的訓練教學課程遠比副學士來得實際。

其實,誠如若老人所言,副學士當初只因SARS期間香港經濟低迷,政府為減低失業率而引入,但目的不決定效果,這不影響其正面作用。 副學士成為正途以外一條銜接的通道,為不擅傳統教育方式者另闢徯徑。若虛身邊亦有不少學士同學是副學士、IVE等出身的。

但讀副學士者必需清楚,副學士如果不能晉升為學士,於求職巿場上的作用是非常非常有限的,絕對不值他的數萬學費。這數萬學費,是為買一個機會讓你能升上大學。如果貴父母幾千萬未開頭,則你拿錢去買兩年"HEA"的時間亦無不可,只是閣下的青春可是無價。

千萬別期望副學士能讓你學到什麼。院校視副學士為搖錢樹,皆因可以以最差的師資(爾等皆正途淘汰者,何必用上等師資?),最高的價錢(其他入大學途徑不多)招生,課程顯淺簡單,流於表面,學到的必然有限。加上學歷(如不能升學)對日後效用極微,無助寫靚resume。

-----------------------------------------------------------------------
想寫的既多且亂,暫且擱筆。至於題中提及的課程澳洲化,下文再述。

延伸閱讀: 若缺齋老人 - 副學士有啥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