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9, 2008

退位讓賢

白鴿黨老大李柱銘大狀終於決定唔選,同華叔一齊退後做精神領袖。

馬丁李今年七十歲,坐議事廳任尊貴凡二十三年,乜都夠啦。再坐,咪阻住下面發達。七十歲,就算係中共中央政治局,都要退任啦。

唔係話馬丁李既議政能力同水平下降,而係,為左自己個黨既長遠發展,都好應該轉換下角色,扶持下新人。長江後浪推前浪,李大狀既支持度已經唔及余若薇等,年年對住佢,選民都會厭。

但呢,叫人退位既聲音,就經常無限上綱。由叫華叔、馬丁李到叫每區讓一個位出黎比新人選。喂,以白鴿黨言,冚家富、緊身哥呢類都仲好「當打」喎,又何苦要佢地退役?

反而,第一大黨都係時候諗接班。話就話有政府明醒既副局長,但無經選舉洗禮點都爭緊啲。好似老譚主席呢類元老就係時候退下來啦。菜菜子呢啲地保,守北角仲好,做尊貴好似唔係好掂囉。

幾個老野肯走,點都好,有啲新氣象。第一大黨再係咁保守,搞多幾年老氣橫秋,就保唔到幾多人入局。

星期三, 3月 26, 2008

阿扁終於滾蛋了

阿扁亂政八年,終於滾蛋,鞠躬下台。如果建華七年是無能的象徵,阿扁八年就是貪瀆亂政的圖騰。

馬英九其實無甚政績,卻能以清廉上台,多得阿扁的貪腐。話需說回來,阿扁治國無能,舉人唯親,連貪污也未到家。對岸廈門一個賴昌星也貪個一百幾十億,澳門區文龍大小通吃貪數百億,就是說國民黨貪下的黨產也不計其數,阿扁才不過貪得一千幾百萬。他老婆就是連SOGO禮券也照殺無誤,連貪也貪得低下過人,死何足恨。

小馬哥跟布殊一樣,無政績,能力不彰,卻憑形象上台。克林頓雖然治理經濟一流,政績卓著,只是為人花弗,搞出單萊溫斯基,就讓保守派一面倒支持布殊。布殊能連任,打的也是如阿扁一樣的意識形態牌。阿扁不斷危言聳聽大陸有幾嚇人,一中如何侵蝕台灣,寶島如何被挖空;布殊一直只藉九一一無限上綱,將愛國提升至超然層次,恫嚇國民不支持國家「自衛」即有機會被自殺式攻擊。兩者都藉此加上對手無能連任成功,八年後滾蛋下台,他們政績如何,自有公論。

布殊比阿扁好,至少不會鎯鐺下獄。其實布殊何嘗不貪。但布殊貪之有道,大肆侵掠,讓軍火商大發戰爭財;以商業名義,由政府支持,將伊拉克石油判給自己人辦,其實已袋個盤滿砵滿。阿扁貪得太少,又太著跡,只能說手法太九流,下台後不知能不能及時出逃尋求庇護(過街老鼠還有人願庇護嗎),否則洗定羅友等坐監都得。

小馬哥主政,我對他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我想很多台灣人都是這樣想的,只要你不亂搞不大貪就好。緣營今趟仍能穩住基本盤,其實算不上什麼大勝,大勝/狂勝只是報紙耀眼的頭條。馬英九如果有行差踏錯,四年後的事誰說得著來?

星期一, 3月 24, 2008

貝爾斯登何「賤」?


多謝若老人回應拙作。誠然,若虛書讀不好,會計方面的知識實在匱乏,亦無參考過貝爾斯登的業績報表與資產負債表,難以作出Quantitative的論評。但若虛仍以為,貝爾斯登值錢之處有三:

一者,貝爾斯登作為百年老店,擁有不少投資銀行界的高管及專業人才,也有豐富的業界知識和經驗。對於求才若渴的投資銀行界(尤其是主要業務於商業銀行的JPMorgan Chase)是一筆非常重要的資產。全面收購貝爾斯登幾乎等於將以往令貝爾斯登成功的要素都吸納進來。當然,貝爾斯登此際陷入危機,或有人質疑其手法有否問題。但此問題其實是信心與流動性問題為主,一旦有財團力撐加上注資支持,有機會迎刃而解。

二者,貝爾斯登多年來建立了堅實的商業及客戶網絡基礎。這一刻可能由於信心問題,免得見財化水先撤資而令其陷入倒閉邊緣,但若信心恢復,客戶或會燕鵲歸巢。投資銀行的客戶網絡絕對是非常寶貴的資產。

三者,是摩根大通本身有一段歷史令其未能涉足投資銀行業務。眾人都知有大摩細摩,大摩即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而細摩即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其實兩者本身為一,只是於大蕭條年代,美國於1933年通過了格拉斯法案(Glass-Steagall Act),規定銀行只能於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業務中二擇其一。此法案直至1998年才被克林頓大致廢除。摩根大通傳統既為一商業銀行,短短十年間於投資銀行界的發展自然乏善足陳。收購貝爾斯登令摩根大通可以得到一個基本完整的投資銀行網絡,令其以後的發展空間大大擴張。

當然,要看貝爾斯登到底是否值此價錢(巿場傳JPMorgan已出到10美元一股,升價5倍,即作價若十億美元),當然要時間證明。收購行動當然存在風險,可能貝爾斯登盤數已爛得不可收拾,不止不值錢更是負資產,但對JPMorgan Chase而言仍然是極吸引的投資擴張機會(加上有聯儲局包底300億)。正如對沖基金或喜歡買下財政陷入危機的公司,以「公司醫生」手法加以改造再高價出售賺取十倍甚至百倍利潤。且看貝爾斯登能否像50年代的恆生,成為劫後重生火鳳凰!

星期四, 3月 20, 2008

道德危機



美國連同周二晚減息,屹今減息已三厘。各界財經名人(如人言報我老曹)已早言減息無助挽救美國經濟,因現在的問題並非流動性(solvency)問題而是信貸(credit)問題,即係唔係無錢,係有錢都唔借你。

貝南克由第一刻減息開始,其實已放棄聯儲局打擊通脹的所謂「第一天職」。貝氏到底是其學究古肅作風令其固執己見抑或大選年共和黨給予的政治壓力而減息救巿,無從得知。通脹如果不能降伏,美國衰退幾可肯定陷入衰退,而且不會是「軟著陸」。

上年接連已有基金爆煲,繼貝爾斯登後有BNP,若虛與朋友相談已覺事情還未見底。現在即使減息,免不過凱雷破產、貝爾斯登被賤價「接管」(若虛與朋友早前認為貝爾斯登第一個出來「認衰仔」,應該衰極有限,點知要玩到破產咁大)。美國次按還是深不見底。只要多大行多幾個大戶「擠提」,隨時有更多大行玩完。

不過,今次最值得討論的是經濟學上的道德危機(Moral hazard)。聯儲局(或其他中央銀行、或香港金管局)的角式,是作為資金的「最後貸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即如果銀行陷入流動性困難又融資失敗,央行可出手相救。但今次事件主角貝爾斯登是投資銀行,不在聯儲局監管之列,而其爆煲原因部分亦因為從事受管制的高槓桿投資活動。既然貝爾斯登不受監管,其實與其他商業機構,如車廠或超巿無分別。聯儲局其實無義務更無理據去救它。儲局如今通過JP Morgan注資貝爾斯登(因不能直接注資投行),是一種漠視道德危機的做法。有此先例,會令企業管理者為求高回報不惜蒙更高風險,因為即使失敗亦有人包底,先封蝕本門,這只會令其他金融機構更有恃無恐的作出高風險投資,而令整個行業的風險增加。聯儲局能救得幾多間銀行?

貝南奇方寸已亂,聯儲局進退失據。與其倚仗儲局,不如自求多福。世界經濟興衰,有時只在一念之間,此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星期二, 3月 18, 2008

大學畢業生系列之二 - 財務策劃

財務策劃師(Financial Planner)是近幾年才於香港興起的職業(由於文義膨脹,師字已經同「疑似」一樣用到爛)。於美國,美國人雖無儲蓄習慣,但卻有需要投資的認知,財務策劃師就是為客戶「度身訂造」一個portfolio,以平衡風險和收益,達到累積財富之效。2008年《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雜誌選出財務策劃顧問為其中一項美國人眼中最佳的職業。

可惜,橘越淮而枳。由於香港壽險巿場已近飽和,加上競爭劇烈,保險公司紛紛推出財富管理計劃,以「保險+投資」形式吸引客戶,而所取名銜即財務策劃師(更有保險財務公司任入職者自取名銜,由financial planner, management trainee至portfolio manager無有不可)。香港保險業競爭之劇烈,以至部分害群之馬從業員為求達標無所不用其極,早令保險業聲名狼籍,令保險被港人認為是「斷六親」的職業。於這點上保監等機構可謂無所作為。而現在,Financial Planner幾成「保險佬」同義詞。

由於財富管理是個剛開發的大巿場,各門各派無不想分一杯羮。上至跨國銀行、保險龍頭,下至港資證券行,都加入割據城池。而正因如此,大量前線銷售職位就應運而生,至使很多畢業生投身財富管理行業。畢竟畢業後即能進入跨國大企工作,乃不少畢業生夢寐而求的。而金融界給人的印象總是能搵大錢,亦令許多人視此為進入金融界的踏腳石。

近年香港引入了各式各樣的專業試,其中Certified Financial Planner(CFP)就是專為財務策劃而設的。這個巿場既大,金融界前景又亮麗,僱主亦多為國際大集團,而又有專業資格支持,驟看前景不俗。

先講專業資格。正如若虛於會計篇所言,所謂專業資格必需是有一定學識的人才能得到方為專業。只消看「財務策劃師」的入場資格,甚至連大學畢業亦不要求,中五畢業亦可入職(無他,前線銷售所需能力一般與學歷無關),只是待遇可能稍差而已。由此已可知此行業到底有多「專」。再者,即使能考取CFP,基本上亦保證不了甚麼,只是可能以後前景會稍看高一線,不像CPA一樣,捱過逼科三年後考上通常能執業並有一定程度的薪酬保證。

至於巿場方面,資產管理、財務策劃的潛在發展空間的確很大,但如前言,各大金融巨企早已秣馬厲兵,進駐這個巿場展開廝殺。而行家管理模式一般沿用以前銷售保險的形式,即底薪+佣金。除了部分大銀行有長期而比較高水平(約為10k)的底薪外,不少銀行、理財顧問公司及保險公司(尤其是後兩者)都只以allowance形式發底薪,並有限期,過期後即只靠佣金,無生意就無糧出。

理財顧問、保險公司等,除了上述薪酬制度外,員工基本上每月都有配額,有時候更必需完成配額方可拿到全部底薪,否則要扣薪。長期(其實可能只是三數個月)不能達標更毋需多說,必吃無情雞。而即使成功達標,配額還是會不斷提高,壓迫得員工揣不過氣來,以至無客可sell連cold call(cold call有幾痛苦,相信大家聽到保險理財公司打黎cut佢線個下都可感受到)都唔掂的時候惟有向家人朋友埋手,被公司榨乾最後一點人脈,還得隨時來個「斷六親」,人見人怕鬼見愁。

若虛身邊已有不少朋友被故友相中,不勝其煩,以至朋友間談論起往日同窗去向,一但知悉有人殺進財務界必定眉頭一皺狂呼小心。朋友間善理財者,對此等投資計劃皆嗤之以鼻,笑謂自己投資回報必遠勝保險公司,何必貼錢比人賺。

至於銀行方面,較為可取之處是有底薪,亦不需跑街客,make cold calls,只消聯絡銀行提供的客戶或對分行的顧客,游說他們購買基金,ELI之類產品(當然,肯動用自己人脈歡迎之至)。不過配額制度隨時比保險理財公司更「進取」。一旦達標再加quota情況屢見不鮮。若虛聽獅子銀行朋友所言,謂本年度獅子銀行業績差勁,遂催谷基金銷售,但大部分分行都不能達標,比人捽數捽到癲,怨聲載道。

(講起ELI,好多人都仲未明白呢樣野係咩黎。但若虛知道連有d sale ELI既sales都不求甚解就去sell,可見行家水平參差)

至於以此為進入金融界階梯,則需視乎情況。若為保險財務公司,想轉型殺入銀行或外資證券行並不容易,皆因從事此等公司者,對金融機構接觸有限(雖然有人認為保險亦金融業,但從立法會功能界別都分保險界、銀行界和金融服務界可知三者有一定分別)。不過,相信不少公司、或金融機構都願意請有一定經驗的理財顧問任前線工作人員,皆因其對客能力有所保證也。至於銀行出身者,若成績理想晉升是有望的,但一般只能於個人理財部門打滾,做到理財經理、主管之類。要進入較吃香的private banking亦不容易。

若虛之前認識一朋友副學士畢業,以為入到金融機構守得雲開,可惜就命途坎坷。

若虛又認識有富家子弟當財務策劃,只消向姨媽姑爺世叔伯說兩句,百萬基金單信手拿來。相比貧苦大學生捱生捱死,都未meet到個target。不能不承認,sales世界裏,永遠係80/20,20%人掌握著80%客戶(總資產計),下面做死都追唔到。相比以往,多有三十出頭者於金融界打滾約十載再從事保險,一者人脈開闊,而且朋友、同事間收入皆有一定水平,又逢人生大變(結婚生仔買樓),對保險需求大增。這些均非初出茅廬者可比(除非含金鎖匙出世得天獨厚)。

不過,公道點說,財務策劃的確為不懂理財、不懂金融產品的人提供投資儲蓄之路,前途是有的。但入行者莫受金融機構甜言蜜語所引誘(打開recruit,你會見到無數保險財務公司招聘從業員,年中無休,皆標榜其前途無限,如年收入「可」達百萬等),應該認清行業性質與自己的能力及興趣。

星期五, 3月 14, 2008

日圓

日圓昨日升穿100算。若虛幾位朋友想去日本旅行,個個牙痛咁聲,紛紛問幾時兌日圓好。美元弱毋庸置疑,此浪外幣走得太盡,若去歐洲、澳洲旅行若虛必叫等多等再兌,惟日本情況比較複雜。

日本自90年經濟崩潰後走零息政策,息率似有若無。救不了積重難返的日本經濟,卻令日圓成為世界主要資金來源,投資者紛紛做利差交易,連日本人都過著好多年食息度日既日子。日本以出口業為主,日圓弱,刺激出口,一定程度支持經濟復蘇。大約零二年左右日本曾加息,結果立即影響出口業,被業界炮轟。現時日本經濟現有一定起色,但由於政治壓力,短期加息的可能性不高,但有此需要。

外匯是相對的。90年代以至千禧伊始,日本實行弱日圓政策,其實有賴美國的強美元政策支持。日本出口向好,日圓有上調壓力,日本央行就大手吸納美國國債,支撐美元匯價,至今外匯儲備達萬億美元。眾所周知日本是經濟巨人政治侏儒,於國際事務上其實仰人鼻息。美國之前經濟強勁,強美元政策有助美國人以低價購買外國貨品,讓美國人繼續陶醉於其舞會中。

可惜舞會終有落幕時。12點鐘聲一響,一切打回原形。美國人不能再靠資產泡沫這種無實在產出的名義身家升值來支持消費,而必需還原基本步。此時此刻,弱美元就能令美國貨外銷銷情更好,亦能吸引外資進入美國支持資產價格。布殊、保爾森、伯南克喊強美元,干說不練,擺擺樣子而已。政治人物的說話千萬別相信。

之前美元對主要外幣基本上已弱,惟對日圓則頗為硬淨。G7峰會連番討論日圓問題,正是美國佬要日圓升值,以支持全面的弱美元政策。日本仔惟老美馬首是瞻,所以今年度日圓大幅升值並非無可能(以往日本政府必出手干預)。是故若虛本年度看日圓目標90也。

星期六, 3月 08, 2008

Trader年

行內人一般都話今年係trader年。

美金由2001年起,跌緊第八個年頭。老練如人言報我老曹都睇錯,以為美金係上年11月見底。轉角巿永遠最難估,亦係最多人破產。大戶唔會比你估到到底個「拐點」係邊度。估頂摸底係最高風險既玩意,無咁既財力就唔好試。幾多人係上年恆指既轉角巿輸到破產,由二萬點到三萬點都有人沽期指,幾多個能夠全身而退?轉角位出現之前,一定要「隊到你唔信」,令沽既人都開始捱唔住,又覺得個巿未升完。當平倉止蝕之時往往就係見高點之際。(當然,更多既人之前已經爆倉而死,輸去畢生積蓄。)

預料美金跌埋今年將見底。次按、減息等等消息最終都會影響美國經濟,令美元下跌。但繼而卻蔓延全球經濟,無人會獨善其身,唔好相信咩decoupling。匯巿係相對的,美金先跌,跌無可跌而其他國家經濟相繼被拖累時,就係美金反彈之時。

眾所周知,大牛巿最後總有一次大爆發。97年、00年、07年,香港股民都已經深有體會。本輪外幣大牛巿(或美元大熊巿),相信亦需出現終極一跌!若虛斗膽斷估,但千萬別依持,今年眾外幣有機會見:歐元1.58,英鎊2.2,瑞郎0.97,日圓90,澳元一算,紐元0.90,加元0.90。

商品巿場同樣好大機會今年轉角巿,係trader最愛的時候,因為波幅最大,炒得最狂!美元反彈加上經濟可能不景將令商品受壓。金價有機會見1200美元一安士,油價115美元一桶。

若虛上面一點小意見,請別依持作為任何投資的依據。只係轉角巿死得人多。美元終極一跌之後反彈,亦好大機會好有力同好快。投資外幣既朋友,小心今年風高浪急!

星期四, 3月 06, 2008

大學畢業生系列之一 - 會計

受若老先生啟發,若虛打算以過來人身份,將所見所聞(當然不可能都是自身經歷,但總算一手資料),加上自身見解,寫成一系列的大學畢業生入(錯)行辛酸史。

於寫成此文之前,首先向讀者釐清若虛一點個人見解。若虛是認為大部分人對其自身以外的事情的認知程度都比其所以為的要低,即是,儘管作為局外人他們認為自己對某事不甚了了,他們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認知。這做就了坊間流傳各行各業的傳言與其本質不盡相符,此亦凡人愛人云亦云之過也。

若虛此系列文章將以自身見解為主,對於大部分若虛認為大眾已知,或輕易可查知之事,將略去不提,以免冗長。(...已經好冗長,入正題吧。)

---------------------------------------------------------------

會計可是頭上頂著耀眼光環的星級行業。上一代人的智慧,是學有所成而成師。此師並非人之患,乃醫師、律師、建築師、會計師等「師」級專業。於香港,會計師是受政府認可的專業,有自己的工會(HKICPA)乃一套考核發牌的制度。乍看可是一個有地位有資格的專業。

但,若虛以為,專者,非常人能為也。香港每一個醫生,哪個不是掛著「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XXX醫學士」的招牌?醫生之所以為專業,正是除非你是醫科出身,否則基本上不可能具備相關知識去應付其工作。同理,普通人不會懂法律原理、看不懂法律文件、也不會劃則。這些專業,入行者都必需於學府浸淫三數年,而其課程亦常比一般「工商管理」課程困難(WELL,你可以說難以比較,但工作量必遠為繁重)。

反觀會計師,除了那個政府認可的牌照外,是哪門子的專業?讀會計科的人自然入會計師樓,但當今逼科(四大會計師行)每年卻錄取逾半非會計主修生。你有見過則師樓請哲學科學生當學師嗎?非會計主修生,入逼科後只需到城大、理大等兼讀數個月的會計課程,即可工作並準備考試。試問有哪個普通人能讀數個月而行醫?此舉在在說明,會計此行業,跟本不算什麼專業,只要頭腦一般,學歷平平,毋需專業知識,也可即時入職。

既然會計不算專業,競爭自然激烈。會計界有如殺戮戰場,每年都有大量fresh grad投入,當中不少捱不到一年。而捱夠三年攞埋牌既,若虛無數字,但據朋友所言並不算多。

若虛認識的朋友有逼科的,有local accounting firm的,也有公司會計的。公司會計其實不需會計師資歷,不歸入正統的會計師體系,所以只談前兩者。

逼科起薪點總算能追上大學畢業生中位數,但比起醫生、技工以至護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都差一截。而工作時間就遠離中位數好多個鐘。當Peak season既時候,往往做到零晨三點,每日工作分分鐘超過十五小時。而呢一樣亦都拜食鐘文化所賜。咩係食鐘?簡單說,會計師工作以task計,每份工作需時多久,大家就「如實」上報。但如果工作效率高些少,當然更好啦,老闆會更欣賞你,新仔會更多人book你出job,客人更加嘉許你的效率。

現在逼科有更多內地人入職。好多內地同胞於香港讀完書就順帶於此工作。會計師工作學識要求其實不高,但需勤力、仔細及刻苦。呢幾方面,捱過鹹苦既內地同胞通常比養尊處優既香港仔優勝。逼科朋友更言,公司氣氛極差,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大有你死我活之勢。不擅辦公室政治者,倍感壓力。

至於現在不少核數人員都需北上核數,風塵僕僕。別以為到內地能逍遙,每週六日如常點貨、核數,並無間斷,工作是做不完的。只有週日有關方面或會招待核數人員一日遊。每日重複工作-回酒店休息-工作的死循環,很多人吃不消。

以為於逼科出身以後路就好走?未必。能成為執業會計師已需渡三十六劫,想成仙賺年薪百萬更需歷七十二難。登上高位者屬鳳毛鱗角,一將功成萬骨枯。多少人在下做生做死,成為一個專業勞工。專業勞工者,自號專業,但工時極長,長期加班(食鐘),日夜顛倒,體力透支,比勞工階層出賣勞力,分別在於會計師出賣體力更要出賣腦力(一週工作130小時還不算出賣勞力嗎?)。計回平均時薪,其實高不了多少。若比起專業技工,如水電工、紮鐵工,時薪更有所不如(彼等亦持牌階級!)。

至於local firm出身,日子可能好過一點,但以後的路更艱苦。香港會計界有明顯的階級,不是逼科出身的,血統不純,不是blue-blooded,能入逼科高門少之又少。此亦逼科能低價請大量fresh grad賣命之故。若果於local firm打滾三四載即能入逼科,還有人很為逼科捱騾仔出賣人命嗎?

local firm員工一般工時較短。若虛公司巧遇一舊朋友到來audit,就能朝九晚五。但一來起薪點極低(around 8k...),二來前路茫茫。即使有日持牌執業,也多只能於細firm或公司會計部工作,薪金一般,晉升前景黯淡(會計部是後勤部門,會有多好的晉升機會?)。

有人謂會計界北望神州前途無限,此乃低估內地學生之故。內地學生已有力來香港入逼科跟本地生爭飯碗,而且他們刻苦、擅讀書,逼科朋友就言難超越他們。早說會計界所需並非甚麼學問還是所謂國際視野靈活變通,而是刻苦、勤勞、仔細。香港學生們自問能與窮家出身的內地學生鬥嗎?

若虛只覺會計界乃一已戰至血肉橫飛的紅海,員工過剩令人工受壓;逼科規模令資方享有定價能力;競爭之烈令從業員無限超時工作,已是無甚可戀。可惜偏偏很多人入行不作研究、不去發掘,只單看表象,以為成「師」很風光,只怕最後成「尸」,生活得行尸走肉。

---------------------------------------------------------------

P.S.上文除個人見解外,亦大量參考若缺齋老人所提供的資料。若老人對會計界感受極深,如有意入行/瞭解此行業者,務必到其blog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