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31, 2008

神都有錯

Uncle4千呼萬喚始出來,自嘲係「冒牌股神」,又「修訂」自己既預測。股神英名,一朝盡喪。

尤記得阿叔上年意氣風發,不時又發言話自己動用幾多幾多錢入巿,又貼股巿點數,又貼冧把,直情係黃大仙。當時巿場氣氛仲未好相信大巿會行大單邊時,四叔已預計股巿見27000,中左之後又上調到30000,都中。媒體對這位名滿香江又言無不盡既城中名神極為欣喜;散戶更奉為股神,幾乎要日夜燒香祭祀保祐闔家發財。

媒體捧到上天,受萬人景仰既阿叔,係四方八面既奉承讚美自己既聲中,隱隱然以為自己真係神,點數預測開始收唔到掣,不斷發功。結果係33000觸礁,被天庭第二把交椅溫總剎停。阿叔依舊以為只係少少既考驗,仲豪言準備十億入貨。當然,十億對阿叔黎講,只係九牛一毛,不及佢投資公司資產既1%,更莫講阿叔既身家。

直至美國次按問題愈趨嚴重,環球小股災下港股見22000點,阿叔如夢方醒,終於醒悟自己唔係神。呢個世界,原來無神。有既話,都係天庭既胡溫大帝,一言興巿,一言喪巿,並唔係李四叔。但老人家擱不下面子,就要愛兒出馬,應酬一下群眾,順便鬧下跟風既刁民「唔聽話」。但群眾怨聲載道,已經一發不可收拾,阿叔日前惟有抓下面皮,自嘲冒牌股神。

曾幾何時係香港首富、而家都仲係叱吒風雲既阿叔,竟然顏面掃地,真可悲也。其實阿叔腰纏萬貫,自己投資有道,更無義務向人分享投資心得。只係阿叔縱橫商界數十年,成就斐然,早年與郭氏兄弟父輩合作,新鴻基之「基」字就係取阿叔之名而來。後來另起爐灶,依然獨霸一方,生意愈做愈大,確有其厲害之處。但阿叔發財未能揚名,不如首富誠哥,一舉手一投足都受到本地以至世界傳媒關注,書店放滿其傳記及經營哲學之書。阿叔有既生瑜何生亮之嘆,自問生意上難追,要吸引群眾目光,唯有另闢徯徑。他變身投資大師,結果成功引來注意,令阿叔既享受鎂光燈不斷閃爍的明星級待遇,更嘆盡萬民膜拜奉為神祇的教父式崇拜。只是阿叔見好不懂收,犯下多言必失之忌,終於一Q清袋。上至白頭任冷諷講股票請問四五六叔,下至販夫走卒滿口粗言指罵累街坊。阿叔講中咁多次,帶契大家贏錢無人記得,反而輸錢大家就要搵替死鬼,其實阿叔都幾唔抵。不過,食得鹹魚抵得渴,其實佢應該都知有咁既一日,只係鎂光燈既閃光就好似一劑劑迷幻劑咁,令佢欲罷不能。

投資,都係靠自己啦。呢個世界,無神。有神,都唔會幫你炒股票。

星期三, 1月 23, 2008

大戶搏鬥 退稅無用

美利堅布殊政府宣布1500億美元退稅方案,聽落數字就好驚人,計埋成萬億港元,仲多過外匯基金。

不過美國今次呢獲咁金,退1500億美金,就可以頂住經濟唔好冧?

呢兩日環球大股災,若虛都估唔到來得咁快。但最有趣既係,星期一係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紀念日假期,無錯,就係令民主黨希拉利同奧巴馬片到無哂儀態個位仁兄。美國休巿,但Dow Jones既期貨係Euronext係有得trade既,結果就俾人借呢日空檔,唔使隊正股都可以隊冧美國個巿,淨沽期指,用既錢一定少得多。明報言「美股昨天『巧遇』休巿」,看來其主編都明白此乃金融巨頭所設之局也。

係少少錢(當然,要掟冧埋歐洲股巿,少極都有限)即可做成恐慌效果下,今日環球股巿再暴跌,相信唔少大戶已經係低位密密手接貨。若虛聽新聞,有證券界人士話散戶之前跌巿都唔太驚,但尋日就好多都寧願損手離場。可見震到七零八落,反而隨時可以再起步。

但更風迴路轉既係,昨晚若虛留意匯巿時駭然發現有不尋常異動,不知可故,翻查新聞原來貝南克提早減息,之前仲放風話唔會提早減咁話,可見如人言報曹sir話齋,大人物既說話係信唔過。貝南克今次提早減息,好明顯見個巿跌到一仆一碌,想托返起佢,兼教一教訓呢班係金融巿場呼風喚雨既大鱷。呢場大鱷與大人物既對決,真係好睇過戲。

話分兩頭,亦可能係大鱷們以大跌巿黎脅迫貝南克減息。如果係咁,真貝生個底都被人摸清哂喇。而家仲話下週聯儲局正式議息會議仲有機會減半厘息,美國經濟可以話係病入膏肓,道指進入熊巿毋庸置疑。

新聞話巿場對殊仔總統救經濟政策失望,呢啲又係典型既新聞式藉口。正如而家油價上升,新聞就會話美元下跌同中東政局不穩,油價有支持;油價跌呢,就話美元下跌,投資者擔心美國經濟衰退,油價有沽壓。

但退稅呢,若虛的確又認為無咩用。一個人洗幾多錢,好多時唔係因為佢有幾多錢,而係佢project自己將來有幾多收入。當佢認為而後財源滾滾來,正如恆指由20000炒上25000,散戶好有錢,仲認為會再有錢啲,咁咪食多幾餐阿一鮑魚囉。但恆指掉頭由30000跌返落25000,散戶雖然可能都贏梗錢,一樣咁有錢,但就好擔心會輸落去,幾大都留返啲錢責下袋先啦。可見人對未來收入既預期先係決定佢地洗唔洗錢既主因,並非佢地有幾多錢,呢個道理相信好多經歷九七既香港人身同感受。

而家美國經濟風雨飄搖,美國人仲擔心緊自己既股票同層樓不斷貶值,每戶退幾百蚊美金,佢地仲敢好似以前咁豪,黎手fing左去咩?結果都係刺激經濟有限,徒添財赤。若虛雖然經濟底子並不強,但退稅既效果,我就好質疑。次按問題,有排都未完,連鎖效應一個個仲出緊黎,銀行大把帳未撇清,好似花旗咁,連油王都比佢水埋,一次過注資完又再一次過,點知仲有幾多次(大人物既說話,信唔過)。

P.S. 近期睇《貨幣戰爭》,本書裏面好多關於金融業既陰謀論,有啲觀點可能唔多唔少入左若虛腦中。本書呢,嗯,都幾陰謀論。總之,盡信書不如無書啦。

星期六, 1月 19, 2008

人大則可,政協不行?

之前聽很多有關律師難以北上搵食,開拓無限商機的中國巿場的新聞。一者,內地法制與本港不同;二者,法律界與北京關係惡劣也。

大律師公會主席袁國強獲委任為廣東省政協委員。泛民槍手、議員、公文袋大狀立即如師公上身,瘋狂開火。若虛思前想後,不知所為何事。

陳文敏指任命會影響公會對捍衛人權及法治的形象及公信力,他看不到接受任命會增強與中方溝通及促進內地的法治制度。嗯,原來受內地委任為政協增強不了與中方溝通。那末,馮檢基、涂謹申、莊陳有參選人大作甚?馮檢基明言是為通過官方渠道表達國家事務看法。政協雖然有名無實,人大又何嘗不是舉手機器?基哥、緊身,現在陳大院長跟你說,人大是不能增強跟中方的溝通的!明白了嗎?

內地法制可能不同香港,但接受內地任命就要捨棄捍衛人權法治?那當人大是否要放棄2012普選口號?

湯家驊自從成為議員之後,比起45條、23條關注組時,個人感覺大狀氣燄了不少,未知其他人有否同感。湯大狀指大律師公會過去一年被認為「沉寂」了,若多數人不同意袁的做法,袁就應宣稱腳痛下台。湯大狀可能當政客後,喊官員下台喊瘋了。如何界定是否多數人不同意,相信一定要靠投票,沒經投票何以見得袁是少數,公文袋是多數?沒有23條之爭,沒有釋法之辯,大律師公會也要動不動發言,讓人感覺其存在嗎?湯對大律師公會也太沒信心了吧。公文袋4狀上京,又是被收買了嗎?湯大狀到底是怕大律師公會被收買,還是有「老哥我當年都無得任命,你條靚仔咁好命」的酸溜溜之感?

袁主席受任命,大可於會議中將香港的法治觀帶進內地。誠然此等觀念不容易被接受,但若不去嘗試跟內地官員溝通,哪知道能否成功?泛民高喊要跟內地溝通,大律師公會要促進內地法制,但連袁主席受區區省級政協任命,都接受不了,還有什麼好溝通好促進的?

幸好袁主席還有像清洪、駱應淦一堆知名大狀力撐,否則年少有為的他,不知能否抵住老練的公文袋政客。

星期四, 1月 17, 2008

好文

施永青 - 民主的貧困 16/1

施老闆說得很好。人類政治史是不斷演化的,很難區分政制是進步還是退步了。古希臘、古羅馬元老院行的都是議會政治,自凱撒(Julius Caesar)卻「倒退」為君主制,諷刺的是凱撒卻是羅馬帝國的一代英豪。

民主制度源自美國,然後傳至歐洲。冷戰其間,意識形態分明。鐵幕以西的民主政體就宣稱民主是最好的政制,以抗衡共產主義的思潮(需知於冷戰時期,不少知識分子都以支持共產為「潮」。民主國家內多有共產黨,有些甚至影響力甚大,如法共)。蘇聯倒台,東歐變天,西方國家獲勝,民主遂被神化成普世價值。

但西方國家對東方國家做的民主移殖手術卻多水土不服。美國前殖民地菲律賓當為一例。由於西方的大力宣傳,民主成為了普世價值,成為了唯一「正當」的制度。

香港民主派對民主原則的堅持接近到了寸步不讓的境地。然而民主並非如此。美利堅行的是選舉人票制,即每個人對選舉總統只有間接投票權,而最後要由該州的選舉人代為投票。歷史上多次出現選舉人忤逆民意投票的舉措。區議會間選,由於有直選基礎,某程度上可視為直選的言論,並非無根據的(當然,委任議員不可能有這種權利)。

邱吉爾曾經說過,民主是最差的政府模式,只比以往嘗試過的其他政府體系好(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e others that have been tried.)。民主是否鐵律,是否要生搬硬套西方模式,是否不能改變修訂?英國的君主立憲,不是民主模式的演化嗎(別忘記憲法尚賦與英女皇有否決議案和任免官員的權力,雖然數百年不曾行使)?

至於民主是否終極模式,who knows?觀乎人類演化史答案可是否定的。發明電視的人說世上可被發明的東西都被發明了;Mainframe佔據一個千呎房間之時,電腦人說電腦已經不能變得更小了。結果呢?

星期三, 1月 16, 2008

爆笑

爆笑電話對話,內容係一個印度人與一個新加坡華人既電話罵戰。內容含大量粗言穢語,不喜勿進。



睇完發現左幾點好有趣既地方:

-新加坡人講英文同香港人一樣,好多啦呀呢呀既助語詞
-原來廣東話有時真係可以直譯為英文,例如「取消你老豆呀」可譯作"cancel your father ar"
-「叫你老豆一齊黎」英文係"ask your father all come"(all?? how many fathers??)
-無限笑位...

星期六, 1月 12, 2008

何謂專業?

政府控告民間電台,被區域法官裁定違憲。幸好律政司有計,立即要求暫緩裁決及上訴。泛民怒斥此舉乃輸打贏要。

政府突然選擇性檢控民間電台及某些嘉賓,手法不可謂不拙劣。連華叔這位愛國仇黨老人都被檢控,更令人心痛。政府這幾年輸打贏要的著實不少,然而泛民何嘗不是。

中大亞太研究所於香港一向享負盛名,當年主政的佳叔亦學而優則仕,當上首席顧問。接任的王家英一向形象討好,並無大過。但中大日前的民調指超過七成巿民願意接受人大常委2017普選的建議,泛民主派卻強烈反彈,聲色俱厲地責斥中大「不專業」!並指港大鍾庭耀做的民調較可取。

鍾庭耀因前朝路祥安事件聲名鵲起,以一介學者被政府親信威迫,已經頂著學術自由獨立光環。其民調結果經常被民主派引用。姑勿論鍾庭耀向來親民主派的色彩,讓我們先信任學者的獨立性和專業性。泛民憑什麼質疑王家英與中大的專業性呢?

要論一個民調專業與否,並非行外人所能為,而必須以學術角度去鑑別整個民調的抽樣收目、抽樣方法、問卷形式、問題設定等等以斷定。泛民但聞中大唱反調,馬上如尾巴被踩,反射動作般狂噬,此非言論自由,乃言論暴力也。

毛主席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民主派批評前有詳了解過中大民調的內涵嗎?沒有的話,何以認為王家英的民調就比鍾庭耀的不專業?就單單因為民調不合己意?

泛民此舉足證彼等鼠輩與白眉董路祥安之流無異。只是路祥安脅迫鍾庭耀在暗,泛民打壓王家英在明。

星期五, 1月 11, 2008

人生足球

我只係區區一個丙組仔諾士郡既領隊。我都唔知點解,生而執教呢隊波。我地球會資產區區幾十萬鎊,連人地球會一個禮拜既人工都比唔起。球場就得個幾千個位,有啲仲係企位。草地呢,有時話佢泥地仲適合啲,鬼咩,五行欠水丫嘛,你知唔知鋪一次草皮幾貴?等你以為落20蚊注就叫幫馬會鋪草皮咩,夠鋪一個BB仔腳印咁大咋。

我地球會成班球員連工作人員秘書小姐倒垃圾阿姐剪草皮阿叔加埋我呢啲管理層既一年人工夾埋,都唔及人地一場波既門票收入幾百分之一。無計,規模細嘛。做領隊既,錢就無喇,人就得咁多,唯一可以做既,就係train好啲自己隊波,爭下好成績啦!成績好,收入自然就會多,又可以更上一層樓架喇。限米煮限飯,係咁架啦!唔洗食粥水都算好。唔係陣間你見費sir又話出幾千萬鎊去買邊個邊個,就以為全英國人都咁有錢咩。有錢佬先上頭條架嘛,我地呢啲低下層,係下面捱生捱死都唔知幾時先有得出頭。

不過呢,我地呢啲球會仔,又唔係一無是處既,起碼無咁大壓力先。你睇呀摩生,教隊波都唔係差,又拎冠軍又拎盃,曾幾何時搞到叱吒風雲既費sir同雲老一棟都無。就係因為話贏唔到歐聯喎,咁就要炒。歐聯喎!何其遙遠!我地呢啲地痞小型班,無呢啲政治,老細同我地打成一片,擁躉亦唔會要求咁高,求其護到級以經要搞次全鎮花車巡遊黎慶祝,如果話升班喎,可能直情全鎮放假一個禮拜來狂賀!

有時諗諗下,我諗佢地啲大球會經理人都幾閉翳。雖然話手上大把錢大把球星,質地就一流架喇,但又要面對要求極高既球迷、苛刻既領導層、複雜既老闆政治。條件咁好,捧到盃就應份,捧唔到就無能。我地呢啲,如果唔覺意執隻盃仔,直情將你幅相拎返屋企供奉呀。

所以我地又唔會自怨自艾喎。前幾年咋,有個行家叫祖維爾,帶住隊韋根,五年來連跳兩級上英超,而家唔撈都有大把世界。想當年佢都係同我地一樣浮浮沉沉架咋嘛。我都識佢,個時都覺得佢雖然未上位,但好有志氣,又有才華。今日真係出到頭,都戥佢高興,證明有實力係掂既。

不過呢,我地又有個行家出身名門喎,好多人都識,叫白賴仁‧笠臣,名門出身喎,好威架。點知佢自己檔野,越搞越唔掂,搞到自己名譽掃地,人見人怕。

其實有時都好慶幸,係呢個國度,個個都咁重視足球,令到我地呢啲經理人咁多機會。只要有實力,就有機會上到位,至少都有個機會丫!你話如果叫我去非洲搞波,就真係永不翻身喇。任你曉飛都改變唔到大時代架嘛,係咪?有錢,唔係大哂既;由低做起,都無話唔得架嘛。辛就辛苦啲,但如果比我得左,勁有成就感喎!

星期六, 1月 05, 2008

歷史遺物--教院

教院之前搞單大頭佛,慶幸令到若虛極其厭惡既沙皇李無得再撈。張炳良日前走馬上任接掌教院,首先提出既仍然係爭取教院正名為大學。呢個願望的確係迎合左教院上下師生既訴求,政治正確不過。

但教院是否應該正名,甚至延續,若虛頗有意見。

香港學生數字下降已是人所共知。教師已經開始出現供應過剩,不少學校需要縮班裁員。教院每年提供的大量教師,不少就未能獲聘執掌教鞭,反而成為了那些可有可無的TA(Teaching assistant)甚至失業。香港還需不需要每年培訓如此大量的教師實有討論空間。

教院培訓出來的老師質素參差,亦令人擔憂。究其原因有二:教育水平不高、收生水平不高。教院欠缺資源地位,教育水平不高情有可原,如單因此原因亦易於解決,「正名」正是一途;但收生水平不高可是嚴重問題(收生水平可參考教院長期敬陪末席的每年收生成績中位數)。正名能解決此問題乎?先來了解選擇教院的學生質素下降之原因。

以往老師薪高糧準假期多福利好鐵飯碗,又為社會及普羅大眾所尊重,地位甚高。今非昔比,老師需求以往數十年急增,令入行者良莠不齊,尸位素餐者大有人在,相信大部分離開中學校園不久的同學不會反對。政府為此推出基準試,教師卻強烈反彈(若虛不知其理據何在,難道碌左入行就唔使考試,過左海就神仙?巿面越來越多工種需考試,如救生員更要定期再考試以驗證其身體狀況),令巿民大眾反感。加上學校間競爭日大,有些更面臨殺校威脅,致使教師工作量大增,令不少教師不勝壓力自尋短見。凡此種種均令教師此職業不再吸引,自然難以令成績較優者放棄其他更理想學院及學科報讀教院。

或說教育工作乃崇高事業,豈銅臭能比?但即使有志投身教育春風化雨者,也毋須報讀教院。現時大部分大學都有提供一年制教育文憑,只要同學為學士畢業即可報讀,修得文憑後亦可執教鞭,待遇更常比教院出身者為佳。而有另一個學士學位在手亦提供了其他選擇的餘地,不似教院課程般局限學生於教育事業。

以往七大尚未成熟,課程仍在建構中,教院自有其功能培訓師資。現時大學既有能力全方位提供學士課程兼教育文憑(社會更似認同此等學生多於教院出品),教師的需求亦已今非昔比。若虛敢講,教院的歷史責任,已接近完成。

若虛自知以外人身分論述教院存亡有機會惹批評,但教院實在已陷入可有可無的境地。學生處境雖然尷尬,但歷史洪流難以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