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21, 2008

法治精神正被挑戰

回歸多年,門庭依舊人面全非。但要說香港屹立不倒的基石,仍是首推法治制度。縱然有兩次釋法在前,但其實跟本的法治精神,還是人人尊重恪守。在香港,法律是大家公認的社會標準,縱然法律有差誤、過時,大眾亦只會同意以法律過程去改變,是故禽獸蘭號召巿民不交差餉,反惹來一片罵聲。

黃郁人自從踏進議會門檻,一味郁人,貢獻未見而其流弊先顯。 彼揚言要挑戰議會制度,「議事規則係用黎挑戰既」,大言不慚,完全不將「規則」兩字放在眼內。議事規則即議會之法律,藐事議事規則,其原則如藐視法律無異。而議事規則若合情節,多年來未見有重大流弊,即使親政府派或反對派都有權對議事規則提出修訂。若規則出現重大問題,則以輿論壓力加之其上,立法會建制派斷難悖逆民意(從23條田少倒戈至引用特權法查雷曼可知,無政黨可於民意壓力下逆行)。黃郁人一味掟蕉罵街挑戰議會規則、大鬧議事堂,只為顯示其「反對派」名符其實,以嘲諷其他民主派抱殘守缺,卻不敢做反對派(尤其是公文袋)。

然而如此行為其實乃動搖香港優良議會制度和尊重法治精神的傳統。政客動輒挑戰法律、挑戰制度,難言香港政治生態會否因此被影響,使香港議會制度以至社會均趨向台灣化。若如此,恐非香港之福。何以仍有如此多人撐此政棍?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貢獻未見而其流弊先顯。

佢已經將生果金加到1000當自己貢獻

余若虛 提到...

um, 呢個我只當係煲呔曾無能囉。

Kenka 提到...

有兩回事要搞清楚:
一者,你使用挑戰法律一詞甚為含糊。
二者,法律有所謂惡法。

含糊者,議事堂規則是法律的一種,但不遵守一條規則,不代表遵守司法。

惡法者,則以維護少數人利益為目的,政府不應為之而立之則為惡法。司者,執行也,司法也只是具現既定法律,縱然是惡法,司法亦只能優而為之。

要理解的是反對政府者永遠處於弱勢,意見往往不被理睬,憤怒是正常反應。而當現有規則處處為保護強者恆強之時,弱者唯一出路只有破壞規則而已。

香港民意既強且弱:基礎強,廟堂卻完全無法反映,規則就是其中一惡,故毓民反斗,其背景如是。反之不傷大體,言微義卻大得不得了。

只著眼破壞議事規則,錯以為是挑戰司法,復以為凡法者皆正義,無有惡法,縱有惡法亦不能法,此為很多反毓民立論的錯處。

余若虛 提到...

kenka兄,閣下所提兩點,謹以另文覆,還請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