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15, 2008

得些好意須回首

遠在大西洋彼岸的阿美利堅倒閉了一間公司,令偏處一偶的華南小鎮泛起波濤。雷曼「迷你債券」已由單純的投資失利與專業失當演變成政治事件,難以善罷。

難以善罷,但政府「脅迫」銀行賠六成,絕非敷衍了事「無做野」。「苦主」指控銀行誤導,部分個案當屬實,但即便如此,若真的上庭打官司,法律程序遷年累月,耗資龐大,而看來亦無確切把握取勝,是否就對「苦主」最有利了?

字眼上,「迷你債券」的確並非債券而是定息結構產品,而「迷你債券」只是一個名字亦說不通。明明是生炒骨可以硬說成糖醋排骨嗎(這是事實,若虛曾在「潮樓」點糖醋排骨卻成了生炒骨,而經理竟大大聲說我們這裏的糖醋排骨就是這樣的!以後當然再沒有到過那家飯店了)?但「債券」=低風險的說話若虛在媒體聽了很多遍,莫名其妙。20厘息垃圾級債券也是低風險嗎?

大部份迷債的抵押品價值已成謎,一般估計只餘10-20%,有些系列甚至屍骨無存。銀行願意付六成本金予客戶,從自己荷包掏出來的少說有四五成。打官司銀行就輸定了嗎?不一定。這可是銀行息事寧人的做法。需知銀行自知有責任,為挽回公眾信任,不惜賠款了事。更重要的是,如果銀行企硬,政府亦有可能使硬招,以後結構產品,可能就再不容許銀行銷售,銀行咁大條水被政府勒住,當然不會和政府對著幹。但要銀行賠足100%,銀行可能又覺不值。投資者全無責任嗎?不然。「苦主」中當然亦有部分並非被誤導的混水摸魚者。

中國人常云:「得些好意需回首」,又云:「凡事留一線」,但雷曼「苦主」也許傷及臟腑,不免失常。銀行即使願自掏腰包賠六成,苦主卻大喊「唔好當我地乞兒」,要求十足賠償,只為「攞返自己應得個份,一個崩都唔要多你」。自己的責任,自然推得一乾二淨。

此間自然成為政黨撈取本錢之戰場。銀行如果賠錢,當然會要求當事人簽訂文書不再追究法律責任,正常不過,情況即如民事和解。但有政黨卻呼籲即使收錢都不要放棄追究權利!既收錢,又要追究,世事那有如此便宜,銀行又為何要比錢你?更有政黨竟祭出以公帑填數的口號,真箇不知所謂。

4 則留言:

波蘿游 提到...

理解與你有所不同:

銀行會以最新市場估價回購,會因不同抵押品而有所分別,可能是原價的一成至九成不等。因此,銀行即時沒有損失。銀行最後損失多少,還看最後將抵押品出售的價格(估計要一兩年完成)。因為政府要求銀行將多售金額退回客戶,銀行變成要單邊承受資產跌價風險,多少無人能料。

真正被蒙騙的可能不足一成,半推半就的可能亦有一成,趁霧大搏懵的佔大多數,尤其是那些雷曼ELI投訴者

匿名 提到...

幸好電視新聞仍未用苦主二字
否則香港媒體真的墮落到不可救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有一樣野諗左好耐都唔明:

雷鰻既"苦主"話銀行冇提過雷鰻二字,仲話如果有聽過一定唔買...

老頭雖然唔係做捱病,但都算金融行內人,而且識既人亦唔少。想半年前雖然隱隱聽到雷鰻有問題,不過以當時計老頭絕對估唔到佢會執。

當完全行內既人都估唔到佢執,半年前雷鰻絕對是大藍籌中既大藍籌,如果可以在半年前"聽過一定唔買",當事人既情報、分析力肯定非同小可,至少遠在老頭十倍以上!雖然"超老級"既強者大有人在,但...

有如此情報、分析力既人,都會畀人"誤導"?

余若虛 提到...

波老闆:真正被蒙騙數目有多少難料,但銀行手法確有不當之處,你我皆知。

雷曼迷債大部分是有CDS作collateral,係market缺乏volatility同信心危機下,好多CDS已跌得七葷八素。銀行賠六成,蝕突機會好高。

匿名兄:香港電視台尚且還有一點新聞工作者良知,不比云云無恥報人。

若老兄:此所謂事後孔明也!雷曼一年前同跟本同匯豐一樣,係屹立不倒既代名詞,投資銀行喎,嘩!恨入都恨唔到啦!聽講連掃地阿嬸都分幾廿萬花紅喎!又唔知有邊位咁有先見之明知雷曼會執笠收場喇。(若虛直至最後一刻仍相信美國政府會救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