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2, 2008

立會選舉雜感(二)

新界東泛民5對2獲勝,多虧上帝擲骰子,5張名單只差一萬票多。長毛得票大跌,該是瞓街卿告急令不少激進派配票。第一大黨得票穩定不減反增,左霸王地區工夫不可謂不紮實。豉油大少得票急跌近四萬,怨不得人,只怪樁腳不穩、商業味太重,又受梁展文拖累。

本以為田大少可繼續連任,不想巿民對商界怨氣真那麼重。瞓街卿低空飛過,幸運再當四年議員,但以其近年每況愈下的走勢,想必無大作為。湯大狀之前狂言搶兩席,可見此人是法律天才,政治白痴。陳助理一句「try our breast」成為網上熱播,此君素質到底如何?有待觀察也。

新界西維持泛民與建制5:3議席比例。不同的是周太下馬,供完會匯報王補上。泛民諸路相爭,幸而豉油周太不濟,否則此區大有可能打成平分春色之局。公文袋張社工終不敵荃灣霸王,實在可惜。張社工乃高質議員,議政水平比荃灣霸王之流高得多。這也在在顯示公文袋地區不濟。荃灣霸王穩住三萬票基本盤,夠贏。

Give me five受棄保拖累,連上屆老嚴一半票都不到。竹筍需反省到底空降Give me five是否比耕耘多年的老嚴更有效。建制配票成功,第一大黨流失25000票相信大部分落在供完會身上,加上工會支持者,足夠匯報王當選。

周太得票急跌近三萬落選,選後還炮轟新界皇。明顯,豉油不聽調度,失去西環配票支持。但即使有配票,相信以豉油今時今日聲勢亦危危乎。旅發局事件中臧姑娘面目可憎,死不認錯,買保險還要包免費換心手術,期待她有一日用得著。周太一味扮傻扮天真,處處護短,推卸責任,早已失盡人心,可惜她尚且未覺。至落選黑面,一邊炮轟天水電燈出選只為抹黑她,另一邊炮轟新界皇作為黨員不分票,實屬輸打贏要,風度全無。區區數千鄉事票已救不了周太。新界皇毋需賣豉油黨帳,退黨已屬必然。也許可見將來將加入第一大黨,連這隻新界第一號樁腳也失,豉油黨於地區被邊緣化情況必更見嚴重。大少、周太的仕途,想必亦行人止步矣。

6 則留言:

明子駉 提到...

>>本以為田大少可繼續連任,不想巿民對商界怨氣真那麼重
這也未必算壞事。個人向來認為以當代民主的投票率言之,與其考慮其代表性,不如從系統的負回饋機制去考慮。田大少跟周太同時下馬,想必能對略嫌跋扈的商界有某種程度的思想衝擊。

>>湯大狀之前狂言搶兩席,可見此人是法律天才,政治白痴。

律師咬文嚼字玩憲政是天生能手,故多地都有資深律師在政壇上混得不錯。唯香港不論是英殖時代還是回歸以來,就都不能算真的憲政社會,前有英王制誥,後有人大釋法權制肘憲法的文字遊戲,公文袋乃至李大狀輩可謂生不逢時,這就不知是香港的幸還是不幸了。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老實講,公民袋除左幾個大狀公關形象好外,實際有唅功績?

老頭雖是左仔出身,但唔一定支持保皇黨,單以窮人黨為例,如果話新界東我一定投長毛、在西九對肥黃觀感只係中性(即係有更好選擇所以唔投佢)、對半禿陳唔知點解有幾分惡感...不問立場,只睇個人。

Karen (Sze) 提到...

哈哈!

同我諗法差唔多喎!

陳助理在新界東無乜政績(作為新界東居民當然知啦), 真係因為江華哥多票先至可以送佢上立法會咋!

>>老實講,公民袋除左幾個大狀公關形象好外,實際有唅功績?

把西九推倒重來同制止政改方法通過算唔算係呢?

但係公民袋係贊成活雞唔過夜噃, 又算唔算呢
(不過, 作為食家, 我唔多贊成)?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Karen大姐:雪雞肉質似粉,能吃麼?

Karen (Sze) 提到...

若老前輩:

>>雪雞肉質似粉,能吃麼?
比較鮮雞, 雪雞一定無咁好食(要出足成晚雪水先無咁難食); 但係2010年後實施中央屠宰, 咁以後就無啖好食喇!

余若虛 提到...

政府樣樣一刀切,令人討厭。呢樣全世界政府都係,就好似美國政府率先連水都唔比人帶上機咁。

無左鮮雞食,真係失卻唔少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