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22, 2008

採訪‧奧運

全城奧運,幾個電視台由朝到晚不斷直播。難得熱情高漲,若虛前日於銅鑼灣崇光門外,竟見有近百人於行人專用區上駐足觀看女排比賽,於香港這個時間就是金錢、工作至上的重商城巿甚為可貴。

於如此萬人注目觸動人心的賽事中,節目製作與旁述的角色不容忽視。由於畫面基本上都是用內地奧運的官方畫面,所以電視台參與的只有選材和剪接過程。兩台亦不惜工本重金禮聘大量專業人士旁述,亦派員到奧運場地現場採訪。

可惜當前盛事下,卻見自大的自稱「我地就係奧運」的三色台整個製作過程甚為失敗,相比資源人才技術皆有所不如的對台竟處處落後。或許正是三色台一貫私心作崇。

三色台幾度於比賽進入最關鍵時刻中斷,其中經典的有中國男排於落後20-23將屆完場之際去廣告,而回頭播放頒獎亦無交代賽果,差不多半句鐘後才重播。另外更令人驚訝的是中國對西班牙男籃之戰,於時間只剩六秒多之際,主持竟說要去新聞,還叫觀眾於新聞留意賽果!(該場比賽最終加時。若三色台於完場後得知加時才去新聞亦屬情有可原;但球賽只剩六秒多竟要硬生生被中斷簡直令人咋舌。)當然三色台廣告之多更令人不耐煩,相比對台當然廣告客戶較多,但相信電視台無論如何需平衡廣告收益與節目的播放長度和連貫性。

主持方面更突顯三色台的不足。眾所周知,三色台為捧紅旗下藝人,可以無限量放大其曝光率,令其彷如有百萬廣告的效果。三色台大量起用港姐等旗下藝人,奧運前還宣揚眾藝人都上課確保其基本運動知識。但一路下來只顯示主持知識的不足。例如某女主持於中國舉重選手曹磊抓舉三次後說:「會唔會舉多一次破世界紀錄呢?」,例子不勝枚舉。

若虛明白主持對運動未必太了解。作為主持,其角色應是維持旁述的素質,例如於有人離題是導回正題,為代觀眾向專家發問一般外行人對某運動的問題,又或間中幽默調和氣氛。專家並非常作旁述,有時興高采烈離題不足為奇;又因其於此種運動認識深入,有時反而忽略一般人會有何疑難,認為理所當然。作為外行人的主持自然應以其角色引導專家解答觀眾疑難。主持亦當藏拙,遇有不明之處,應旁敲側擊以詢問形式由專家解答,自可避免出醜。可惜三色台不少主持(對台也有,較少)偏好越俎代庖插口參與旁述,卻因自身對規例一知半解,又或對其技術認識淺薄而不自知,至使鬧出笑話連連,經常要專家代為解畫執手尾。至於兩台主持不少缺乏常識、邏輯的惹笑言論,網上論壇多有收錄。

另外,三色台人強馬壯人所共知,但旁述之時經常出現多人插咀,致使場面喧鬧不堪;有些主持又偏好於專家停頓的每一間隔插口,哪怕只有一兩秒,唯恐冷場,反使觀眾耳朵受罪。相比對台主持較少亦皆經驗老到,主持大多稱職。而兩台的專家評述,大多恰如其分,以其專業知識向觀眾講解比賽。

兩台亦有派員北上現場採訪,只見兩台採訪員「煲冬瓜」大多認真麻麻,有時更令運動員丈八金剛。若虛奇怪兩台是否如此缺乏普通話人才,還是如三色台刻意要派藝人曝光(反曝其短)不可。

令運動員與觀眾皆氣憤的是三色台部分採訪員不知有心無意,竟似揶揄受訪者。先不提有人問剛奪柔道金牌的冼東妹「知唔知自己拎左金牌」,中國劍擊女隊領先下最後一劍之差飲恨烏克蘭劍下,三色台採訪者竟問:「你們剛剛拿了個銀牌是不是好開心呀?」,更堅持要攝影其銀牌。另外,中國女排負古巴後,女主持問陳忠和教練:「你們還有沒有信心分組賽首名出線呀?(機會己渺茫)」,陳忠和按捺著回應:「這個跟信心沒有關係。」香港乒乓孖寶反負南韓隊,三色採訪者問:「你地諗住帶乜野比香港觀眾呀?」凡此種種皆令觀眾看得啞口無言,而運動員更是尷尬不已,只不知對香港記者留下了什麼印象。相比之下,對台問題正路得多,甚少出現如此令人見鬼O咀的題目。

三色台更要求運動員於鏡頭前喊他們那句自大無比的口號:「我們就是奧運」,鏡頭所見不少運動員先露疑惑之情繼而面有難色,勉強應記者要求。對台亦有要求運動員拿起獎牌叫:「中國加油」,相比之下運動員樂意得多,有些更興奮大喊。三色台惟一優勝,也許就是請了劉璇作嘉賓主持訪問體操隊。

網上一片聲批評三色台奧運節目製作差勁,對某幾位主持更是火力全開。陳百祥貫徹其「認叻」性格,不斷於節目中自我吹噓,又經常窒礙專家旁述,為網民聲討重點之一。而他卻對報章說:「叫佢地(網民)返屋企啦」,「收視等於一切」,「意見接受態度照舊」,一副不可一世模樣令人討厭。叻哥,寫得呢篇,我預左返屋企架啦。

陳百祥如此態度,又豈非三色台之縮影?三色台長久已來慣性收視取勝,已是將庸兵懶食老本。對台一旦有受觀迎節目,三色台則照版複製,卻於師奶死硬派支持下大獲全勝(需知黃金時間電視搖控器主導權通常落在師奶手中)。缺乏理性選擇令兩台競爭日漸減弱,當然對台近一兩年不爭氣只求偏安一隅亦是不可取。寄望對台新高層入主後有新氣象,而觀眾又更能理性選擇,這樣兩台才有動力做出以往如大時代、創世紀、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之類的高質節目。

若虛已以行動投票,以對台為主,三色台為副,畢竟節目有別,先選節目再選台還是有必要的。

4 則留言:

明子駉 提到...

香港看電視的人不夠。
再直接點說就是廣告收益不夠去養多一兩家電視台增加競爭。
只有一大一小兩家電視,一來是優秀藝人和節目人的流動不敢太大;二來是大台在節目時間的編排更有優勢。

要拯救免費電視的質素,難啊。

(所以僕看收費電視...)

若缺齋老人/陳潢 提到...

邊個台都冇所謂,最緊要熄旁述。

余若虛 提到...

子駉:我不認為廣告收益不夠。台灣的電視廣告收益大得過香港嗎?為甚麼能養起這麼多家免費電視台?

下面的,還是挺同意的...可悲。

若老:熄旁述,連觀眾聲都聽唔到,好無氣氛架喎!其實好既旁述唔單止可以講解個運動,仲可以帶起埋個氣氛!

明子駉 提到...

直接計絕對值是香港稍多一點。(98年台灣廣告總開支是18億美金;04年香港是164億港元)

不過也得考慮購買力問題啊。

養得起幾間電視台,一方面要看有幾多廣告,另一方面是電視台的營運成本問題。
日本有一億,台灣有二千三百萬人分享同一種文化同一種價值觀,所以電視發展得都很不錯。

香港過去電視的興盛是建基在東亞地區全都在發神經的狀況下的異常現象,劇集和節目賣埠得到的資金很多。這種事短時間內是不會再現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