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4, 2008

是非、謠言

謠言止於智者,沒錯。只是智者何其少。三人成虎,當眾口一詞的時候,解釋也沒有用,不解釋是非卻如SARS迅速蔓延,就是多少人為此寧願終結生命。

謠言、是非簡直像與人共生的病毒。通常一群人裏面(多數是一些沒有選擇性的組織,如同學、同事等),總有一兩個是非精,八婆/八公。記得渣估提過,是非精講少陣是非是會腦溢血而死的,所以即使初期苦苦壓抑,到群體開始熟絡的時候,是非精很快會原形畢露。他們的心力都耗在講是非、想是非上了,雖然其實要去說什麼人壞話是信口拈來的易事。

而謠言的散佈非單造謠者有責,中間加鹽加醋見人就講的八婆/八公/大喇叭小喇叭也很重要。他們的開場白通常是:「同你講啲野丫,不過千祈唔好同人講喎...」。在是非精的榕樹頭講故式創意加上小喇叭的無效倍放大下,是非的音量就非常高,高到蓋過其他聲音。

需知當下這輩人,凡事都愛不經大腦,只會接收不懂處理。是非的威力就更大了。

對抗是非的方法,就是盡量遠離源頭。離遠頭愈遠,火愈難燒到來。盡量疏遠那些人就好了。但是非無處不在,是非精無孔不入。要對抗是非就只有靠自己日常的形象。若你一貫是個數目清楚,每次吃飯飲酒搭巴士都不賺人家也不欠人家的人,要中傷你歛財、佔人便宜就沒多少人信了。形象清晰謠言就不攻自破。要是謠言真的止不住,也就一笑置之。愈顯示你的不在乎愈令人覺得這非實話;愈緊張只會讓人覺得你要掩飾什麼。

小人當道,就惟有先正自身,對謠言漠不理會,對是非輕輕帶過,方能抵抗。也犯不著動氣了。

4 則留言:

Karen (Sze) 提到...

>>對抗是非的方法,就是盡量遠離源頭。離遠頭愈遠,火愈難燒到來。盡量疏遠那些人就好了。但是非無處不在,是非精無孔不入。要對抗是非就只有靠自己日常的形象。

小人當道, 本小姐都多得佢地唔少, 插到成個背脊都係! 記得那時在某公營機構工作(office在北角區), 一返工已經被某人針對(但係到依家都唔明針對我甚麼, 係咪個樣靚過佢, 真係唔知道), 點知一做錯事, 佢同成班同grade的人就背後篤我背脊, 真係做到無心機, 返到屋企就喊, 做了半年就離開了是非地。

仲記得我last day請同事食o野, 無一個同grade的人領情, 到依家都仲記得佢地的嘴臉。

係咪君子太少, 定係打小人太少, 還是命犯小人?

余若虛 提到...

莫名其妙的針對,可沒有良策可對應呀!難不成總學無線老掉牙師奶刻般以誠相對終感化惡婦八婆嗎?子曰:「以直報怨。」你請食野都太俾面了。

Karen (Sze) 提到...

問題係:

1. 您和同grade的人講早晨, 佢地實應您; 但做事有甚麼問題, 就冷淡地回應您。

2. 當時我和上司及其他senior grade的同事相處係無問題的。

>>你請食野都太俾面了。

我係俾面上司及其他senior grade, 不是同grade的人; 若然我唔買, 只會給他們多一次講是非的機會。

余若虛 提到...

同事關係的確很講機遇啊!人家有心針對,自己也是無可奈何,惟有自正其身。如果整個組織已成醬缸,全部堆起山頭,那無論如何努力都是徒然的(除非玩埋堆,但要一樣賤囉),早走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