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7, 2008

民族自決

西藏事件稍為平息,港大藏獨鬥士陳巧文一戰成名。陳巧文自言雖然愛國,卻更支持民族自決原則,所以必需支持西藏獨立。

西藏生活怎樣、人權狀況好不好、經濟有沒有發展,之前眾博客已經撰文詳述,珠玉在前若虛亦免獻醜。但是民族自決這一藏獨支持者要求獨立之跟本,卻必需談一下。

一般認為現代國家的成形始自1648年的威西發利亞條約(Peace of Westphalia)前後。而當時的國家很多都是多民族國家,如奧匈帝國(Austria-Hungary)境內就有數十民族。有認為民族主義的興起始於法國大革命,而傳播於拿破崙戰爭。拿破崙戰爭後,革命的聖火就在歐洲大陸不斷燃起,奧匈帝國首當其衝;幸而保守政治家梅特涅(Klemens Wenzel von Metternich)建構三帝同盟,將俄羅斯、普魯士(即現德國)及奧匈帝國三個保守君主制多民族國家拉成一線,勉強維持了奧匈帝國的統治,也壓抑了民族主義的爆發。

直至一戰完結,多民族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土耳其(Ottoman Empire)土崩瓦解,理想型美國總統威爾遜(Thomas Woodrow Wilson)於巴黎和會上提出十四點原則,要求民族自決,但因觸及眾多戰勝國利益及地緣政治平衡,威爾遜的想法並沒有實現,甚至創出了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南斯拉夫(Yugoslavia)等多民族國家。多數人認為所謂民族自決只是一方便劃分的原則而已。

至二戰結束,民族國家仍未有落實,政策亦只為戰勝國利益服務。巴勒斯坦人、庫爾德人俱曾被許諾立國,卻至今未成,至使約旦河、土伊邊境硝煙處處。多民族國家繼續存在,如西班牙就一直有加泰隆尼亞人、巴斯克人等,希臘、土耳其等仍是多民族國家的範例。可見所謂民族自決只是西方領導人的政治工具,並非普世原則。否則巴勒斯坦早已立國,西班牙亦應瓜分成幾個小國(別忘記西班牙軍事強人佛朗哥戰後仍鐵腕統治西班牙至1975,此豈非民主美國所反對的?然美國仍繼續幫助親密盟友西班牙發展工業!)。只因以色列是美國親密盟友,西班牙屬於戰勝國陣營。中國兩戰亦於戰勝國陣營,盟國亦不敢貿言要求讓西藏、新疆等獨立。如以中國五十多個少數民族計,豈非要分裂成五十多個小國?

別麻目信奉西方社會高舉的普世價值吧。民主如是,民族自決如是,豈能一條教條治全世界?

2 則留言:

明子駉 提到...

一個國家有所謂三要素:領土、人民、政府。

民族自決論的一個問題就是把人民的民族屬性和領土上的居民屬性輕率地強硬鎖在一起(我不是說沒關係)。

一個地方混集多個民族,這條街是A族,隔條街就B族,要分到多小?一個民族散居多地又怎麼辦?
分好一個個單民族國家後,是不是就不容許同一民族移民到其他國家聚居了?


再說稍遠一點,一個個個別的人易分,一個個民族由誰來定義?同樣一群斯拉夫人,大斯拉夫主義者眼中,全部是一個民族,在西方社會看就是一大群民族,全該獨立。

而在希特拉眼中,奧地利跟德意志就是一個民族,奧地利就該回歸日耳曼利亞。

民族是一種重要卻帶模糊性的關係,而現代國家卻容不得打馬虎眼,在處理民族與國家的問題上,還是避免教條化彊硬的手法為佳。

余若虛 提到...

子駉:我想你補充了我沒有說的,就是民族劃分的模糊性、一區多族或一族散居等情況。

另外,國家與民族本來也是互相影響的。歷史悠久的國家,國家形成於民族意識之先,故亦有先有國家後有民族的情況,如英法皆然。

總之,要說民族自決,必需先了解民族這東西,還有整個「原則」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