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22, 2008

盡是危言

資訊充斥的廿一世紀,我們每一個人每天都接受著無數的資訊,但這些資訊大部分都經傳媒過濾的。當然每個人都可以在網上蹓躂去找資訊,但有媒體提供必然較易找到。

新聞價值其中一個決定元素是其負面性。愈負面的新聞愈有新聞價值,that's why no news is good news. 大眾往往都是同情心爆棚,負面新聞煽動了他們的同情心,吸引了他們的眼球,成為了他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反而善舉沒多少人記得。

居安思危是好事,但危言聳聽就不見得有什麼建設性。驀然回首,多少你聽過的恐怖預言,到最後化作笑話一場?近百年不斷有人說荷蘭、威尼斯等將於幾多年後地表上永遠消失,結果多少年過去,風車仍然在轉,水都美景不改。消失了的通常都是不為人所關注的,如羅布泊、乍德湖。

上世紀末流行過一場滅亡預言。不知是那個基督教教派羅列「證據」,說世界將於1999年滅亡。記得當時阿根廷國家隊門將還因此引退「靜候」世界毁滅。2008年5月22日的今天,有人還記得當年這個恐怖的笑話嗎?當年預言地球要滅亡的人,千禧年時都到哪裏去了?

還有人曾經引用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斯特拉姆斯的預言,指薩達姆就是預言中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人,是希特勒第二。豈料美軍不費吹灰之力殺入巴格達,薩達姆不堪一擊,連像希特勒自殺的勇氣也沒有,束手就擒。

還有人預言地球在暖化,多少年後再沒冬天云云。另一派的說法是地球的溫度升降只是一個循環,有高峰有低谷。說法莫衷一是,但受報導的往往是前者,因為後者太普通,沒有新聞價值,所以地球暖化論在傳媒推波助瀾下席捲全球。然而上年中國一場暴風雪,加上香港近年最冷的冬天,說暖化的人都襟若寒蟬。獨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力挽狂瀾,堅持廿年後香港沒冬天。熟是熟非,廿年後分曉也。只是廿年後若預言不成,有人記得林台長的預言嗎?

厭捲了危言聳聽。這些每天都在報章雜誌出現的論調,若虛就只當花邊新聞,一笑置之好了。

15 則留言:

C.M. 提到...

若虛兄:

不得不說一個字:好!

而我,就是其中一個對於某些地球暖化的危言非常skeptical的一個,因為我比較相信“Gaia Hypothesis”

VC 提到...

Bull-Shit危言的最大害處是令人忽略真正的危機!

明子駉 提到...

地球暖化否,或者見仁見智。

不過以神秘學上的預言跟一定科學上的預言攀比...

不覺得有點比擬不倫?

C.M. 提到...

啊,小弟著實輕率。明子駉言之有理。

但同時,我又會覺得多少年後再沒冬天云云這種預言,實在不太算準確科學。(又與某些估計人口分佈於廿年後怎樣怎樣,也十分類同)

余若虛 提到...

cm,子駉:
文中引例,只為冰山一角,若有心留意,信心拈來都是如此危言。

多舉一例:若虛讀小學時已有預言石油將於10-20年間用完,而此論調亦不斷有人重複。現在呢?

引例中確有導人迷信的「先人預言」,也有有根有據的「實驗結果」。但事實上,這類於某某試驗中出的結果而推出的結論,往往並非學界共識,而只一家之言。眾所周知科學家是有能力通過各種方法,如預設假設、參數等左右實驗成果。而大家所讀到的「出位」「危險」的實驗結論只是云云同類實驗中被傳媒選中登出來的(亦因其出位與負面性才有機會見報),若無閱讀科學期刊習慣跟本無從得知其他同類實驗結果。

並非說主流必對,但以科學之名行自利之事,大有人在啊。

余若虛 提到...

vc:
不錯!但真相往往就在一堆謊言廢話中間

VC 提到...

明子駉, 危險是仁者言智! 智者卻不語仁!

有太多人妖言惑眾,假科學之名作出類同神秘學上的預言! 若虛將兩種預言攀比絕非不類(當然非不倫)。

P.S.自冰河時期,地球暖化是不爭事實;應否因此不吃牛肉,不飲牛奶才是見仁見智。

明子駉 提到...

VC君要無視數次小冰河期,那我是否可以說自火球時代以後,地球溫度下降是不爭事實?

該做甚麼做甚麼去,商人要處理的是大眾相信暖化論的大經濟背景,別整天想忽悠大眾,那是學者磚家叫獸該忙的事。

VC 提到...

明子駉, 若人們把分辨是非的能力輕易放棄,妖言惑眾以得益者只會日益坐大! 沒知識/興趣基礎找真相而受騙/受害的人將更多/太多!

你對我的提議,恕不從命。

你既然識用"忽悠""磚家叫獸",相信你是識字識上網的。忠告一句,看科學言論必須看數據如何被運用,否則和玄學分別太少。

若缺齋老人 提到...

我係另一個極端:當年讀Geog時聽到乜幾十年後冇晒乜乜、幾百年後冇晒物物,反應都係「超一百年後我都唔在度啦!」。而且就算真係世界末日又如何?反正人都要一死。

當然,冇咁極端既講法係e.g.冇左石油總會有替代品,就算搵牛拉都唔會冇能源。

明子駉 提到...

個人自己抱持懷疑是還好。所以我對若虛還算是好聲好氣。

人是有能力的侷限的。未受過正式專業訓練,沒有真的足夠的能力和耐心去研究學術文獻和期刊,就最好自己一個人抱疑,別成天想用網上或旁人處得來的三腳貓論點忽悠人。

自己不是專業,最好不要瓦釜雷鳴,否則跟所謂妖言惑眾有何分別?

要批評人家怎用數據,最好是自己先好好學習-學者的學問一定有偏見,VC君的偏見卻不就是學問了。

若君的觀點跟在下一位朋友極為相似...同地區同類職業的人的思維模式果然類同。

C.M. 提到...

或許明兄言之有理,作為“非專家”或業餘人士,對於事情,都只是瓦釜雷鳴。不過,在下並不能聽教。

先不說若非受正式專業訓練,便沒有足夠能力和耐心去研究journals,在下仍認為,能為萬事說評,大多情況也有益。

首先,專業訓練始於思考訓練。正因為能力的局限,所以要鍛煉思考。能有機會接觸文獻期刊,當然好事。但專業與否,只在乎是否受到權威機構的認定,而這些recognition,不過是分辨誰比誰在某方面有此學術研究。我想說的是:學術研究。

思考超越學術、超越學術權威。一切的經驗不是從學術得來的,反而學術是從經驗理解出來的。沒有通過經驗,學術不過紙上談兵。

對於某些事情,抱持懷疑態度,當然是好。但若不瓦釜雷鳴,就沒有人,包括那些更了解事情的人去指正。或許妖言可以惑眾,但若單聽專業權威、專家教授之見,沒有思考分析,沒有凡人瓦釜雷鳴,就不能印證權威專家之見之實在,那時,何言都可以惑眾。看看近代中國歷史,例子不勝枚舉。

忽悠二字之意,在下還是首趟見識,多謝賜教。

凡人從網上得來的三腳貓論點,與精英權威之言相比,當然顯得無知。倘若這等無知能忽悠凡人,其罪在凡人,但也在精英權威,因為能忽悠人與否,在於信,非在於專業。一個不值得為人相信的專業,當中的精英權威專家教授,絕對需要深切反省。

余若虛 提到...

若虛此文,竟引起各位激烈議論啊!

我想強調一點,亦是我開blog以來不斷強調的:任何人都有權及有資格發表自己的意見和對其他人的意見表示質疑。各人論點倘有可取之處,大可各自論述任看官點評。若專業者方可作評論,權威人士發文就不容我等置喙,那大家不如關blog回家睇無記劇集玩psp屠龍啦。

「專家」所言,在在有其研究結果論據陳述,卻不等於就是對的。有多少專家是真才實學,多少瓦釜充黃鐘,你我都說不清。學者中難道就無沽名釣譽之流,借出位結果來吸引世人眼光?

現在若虛就將自己所思所想以文載之,任人點評。同意與否,當然閣下自理。若要質疑此乃瓦釜雷鳴亦無傷大雅,反正cm所言極是。若虛所言若純粹無知的三腳貓論點,看倌大可一笑置之,以後將「余有虛言」從連結中刪除。若以若虛一介凡人之言竟可令其他人都質疑「磚家叫獸」的研究,那情況又如何呢?

明子駉 提到...

懷疑跟直接宣判BULLSHIT是不同的,我的話也不是要對若虛說的。(實話實說,是針對VC君的)

領了醫生牌的當然也會有黃綠醫生;可是直情沒有醫生牌的醫技又如何?

既然我們要審視傳媒的危言,又怎能不對自己的言論認真負責呢?

你要懷疑你的主治醫生有毛病,那不論投訴、求教、努力學習也是可以的;可是就喜歡直接判誰誰誰錯,誰誰誰BULLSHIT,這不是自我意識過度膨漲麼?

認同言論自由,跟對言論的謹慎與認真求證,本無衝突。

任何權威,都必有其自身問題,任何學術,必有其偏見;完全不尊重權威,世間就要無序了,不尊重學術,人民就更加以無知當學問了。

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啊。

正正是現在危言四起,言說紛亂,做BLOGER的才更要小心謹慎,自重自愛啊。

不是說非專業就不能出聲,而是希望能先多了解,才再作出批評。
毛澤東一生差不多沒甚麼話說得好,倒有一句甚佳: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亦是之謂也?

VC 提到...

明子駉, Ha Ha Ha. 你調查了我?

一隻手指指人,三隻手指(包括中指)卻指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