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6, 2008

對索卡的一點回應

歐聯四強曼聯對巴塞隆那的賽事,正如何輝所言,應是最多港人熬夜看的比賽。曼聯於魯營球場踢得極為被動,以35:65的控球比率守和巴塞隆那。

信報副刊球壇視窗版是我每日均看的專欄,主筆索卡每每尖刻地批評各隊及球員的弱點,觀點之獨到及言詞之辛辣為本地少有。每日佔1/4版到半版的足球評論,竟然也可應付自如絕少悶場,難怪有人稱索卡君為「球壇曹仁超」。

但索卡君對某些球隊或球員也有非常嚴重的偏見。這本是常事,因人皆有偏好,不足為奇。但不止一次看到索卡君的無理揶揄及批評則令人反感。

曼聯作客悶和巴塞隆那,全場採守勢和被動,毋庸置疑,甚至可以引用當年摩連奴揶揄熱刺所言:擺架巴士係龍門前面。但索卡君的論述若虛多有不同意之處。索卡君言美斯令曼聯前線射手悉數回防,甚至連朗尼也成了紅魔右閘。而事實上美斯於該場擔任右翼,與朗尼甚少對頭。何輝屢於賽事中言及列卡特每每將前線鋒將定死位置,美斯基本上大部分時間皆於右邊活動,與朗尼成右閘何干?反而很明顯,朴智星與艾華就成了「雙左閘」夾擊美斯。

索卡君斷言美斯換出後亦未見曼聯大舉反擊,中前場球員己遭美斯「折磨」了大半場至身心疲累。如此武斷之言實在難令人信服。曼聯全場反擊失靈,究其原因乃巴塞防線推前至中場線附近且殺波出色,而有不下數次曼聯球員成功控球亦被巴塞後防(尤其馬基斯)技術性侵犯阻礙其推進。亦如何輝所言,此等技術性犯規應判黃牌,尚幸球證當日派牌尺度一至寬鬆。至於兩軍是否如索卡君所言「級數所差仍遠」,就且看次回合分曉。

索卡君又講及陣容不整的巴塞屢受西甲弱旅欺凌。但當日的巴塞卻是接近full team,除後防佩奧爾停賽基本上精銳盡出,沙維、迪高、恩尼斯達、美斯、伊度奧、耶耶托尼,這些不都是巴塞正選嗎?索卡君誤導讀者,恐怕只是想貶低曼聯。

索卡君又言及「即使球隊(曼聯)今季有幸奪魁,世人也難以忘卻一眾紅魔於魯營的狼狽相」。恐怕難以忘卻的只有如索卡君般仇恨曼聯的人。成王敗寇,千古不易鐵律。曼聯99年奪三冠王,全季多有幸運之神打救(包括足總盃淘汰阿仙奴及歐聯決賽臨尾五分鐘連入兩球氣走拜仁慕尼黑),有人會說曼聯死好命嗎?

索卡君引用羅馬領隊史巴列堤譏諷曼聯比意大利更意大利,而事實上羅馬主場卻被主守的曼聯兩次反擊技術擊倒,全場進攻亦只隔靴騷癢。敗軍之將何足言勇?

若虛當晚看曼巴之戰,初時感覺確是平淡。但細心去看,就見巴塞隆那圍攻曼聯,雖於外圍猜波看似悠閒,卻暗藏殺機,只要曼聯後防一不慎巴塞即能或以直線或以小組或個人突破突入發動攻勢。平心而論,技術上巴塞球員的確比曼聯球員要勝出一籌,甚至是現今全球技術最佳的球隊。正因如此,作客八萬餘觀眾、氣勢磅礡的魯營球場的曼聯採守勢就更有道理。進攻足球亮麗的確人皆愛看,但足球不是表演,是成王敗寇的比賽。兩軍主帥「捉棋」,曼聯後衛的夾擊攔截補位與巴塞鋒將的腳法走位互傳,的確非只愛看入球之輩能欣賞。

曼聯闊別歐冠盃多年,費格遜選擇作客情況下不冒險與可能全世界攻力最強的巴塞對攻,是戰術需要。畢竟曼聯回到其他賽事(或回主場鬥巴塞)相信不會出現如此狀況,非比車路士之流,空有億萬兵將,卻大煲魚生粥,對強隊弱隊主場作客一貫沉悶。費格遜帶領曼聯雄踞英格蘭球壇凡二十載,卻得不到索卡君的認同,甚為可惜。費格遜每愛辱罵球證之舉要不得,索卡君罵得甚對。然而其排陣布兵有其獨到之處,尤其能屹立球壇廿載,經歷多少變化卻仍然生存下來。由以往「簡東拿時代」過渡到「黑雙煞王朝」,「後堅尼時代」到現在,由傳統的四四二,變成四三一二,再變成現在前線自由作戰,以費格遜一個花甲老人,能適應如此變化難能可貴。君不見意國名帥查柏東尼、防守大師古柏、拉科舊帥艾魯列達等,風光過後,年華老去,卻已追不上時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