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14, 2008

私竇

近期若虛既文章甚少講生活,可見若虛生活何等枯燥。無他,一來踏入社會,二來睇既係美國巿,雖然話延續以前幾年既hall life,但呢類不見天日既鬼魅生活有時都唔多好玩,不過情況可能係今年來有變(但願如此...)。另外就係,我與一群朋友今年頭開始無左個竇口。

相信讀完U出黎(尤其住過hall)既學生,唔多唔少都有搬出去住既念頭。一來玩下獨立,二來有多啲自己既空間。不過礙於財政問題,應該好多呢啲念頭最後都同大陸樓一樣,爛尾收場。

若虛認識一位朋友,本來於某商廈租左個舖位,但租左之後又忙於打理大陸廠房既生意,香港呢面基本丟空,結果成為左我地一群既私竇。佢舖頭凌亂不堪,頂多我地得閒上去幫佢執下(如果唔係就好似電視劇個啲破廟咁),衛生情況就更加唔使講(我地經常恥笑個度連小動物都唔見多隻,曱甴都生存唔到,虧我地仲敢係個度打邊爐,仲要啲料係個度洗埋)。

不過呢個私竇就成為左我地一個月聚腳幾次既新蒲點。朋友們間中都會拎一兩支靚酒上黎存倉,不過就係淺嘗而非喪飲;另外更有水煙助興。一群人圍著抽水煙、喝美酒、說說笑笑無所不談,非常愜意。間中仲會有朋友帶Wii黎用projecter玩。前兩年暑假期間呢個基本上成為左我地每週既定期活動。

可惜好景不常(故事講到尾通常都係咁),舖位租約期滿朋友亦無打算續租(況且加租逾倍!),我地亦都被迫「遷出」。到現時仍然無適合既地方落腳,只能間中去一位朋友屋企吸下水煙。那些時光,真的很懷念。

11 則留言:

ian 提到...

見你講起hall,我又諗返以前住hall的美好日子,final year 無hall住,我都搬左出去同frd住。

我都係poly hall的宿生呢,以前用「縮舍路人」留言的正是小弟。^^

Hana 提到...

大陸樓又唔係咁差喎!
好,等我寫下大陸樓的美好。*.^

懶得LOGIN 提到...

嗯...
某公園的某知仍然在講鎮壓示威,我ORZ了...
另外,聚餐的事到底怎樣了?

余若虛 提到...

Ian:我記得你呀!或者我地試過擦身而過無數次,哈哈!能夠搬出去同frd住亦唔錯,不過要小心相見好同住難呀!多啲係你新blog分享下啦

hana:我都知近呢三五七年大陸樓好左既,若虛都有啲親戚係大陸買左樓,我自己都有係上海逗留左個幾月咁。但以前去大陸旅行周圍都係爛尾樓、爛尾公園、爛尾遊樂場既印象實在太深刻。

留言呢啲,隨心啦。不過留多兩個梗係正啲啦,嘿!

VC 提到...

水煙 one bottle shared by all? or one for each?

余若虛 提到...

vc,share la of coz.

如果怕衛生問題,可以換吸嗰個咀。不過若虛呢啲通常闊佬懶理。

c 提到...

突然發現自己做左才女,哈。

我有時都想試下一個人住,但都係錢作怪。不過,一個人住時,想飲下湯水都真係難,又要處理家務,好多瑣碎事。

我家姐同細佬都剛搬出了,家裡變得很冷清,令我又生起搬出的念頭。當然,都係得個諗字。

余若虛 提到...

c君:才女,你配得起有餘丫!

你講既啦,正係我接住想寫既。好,下篇先再講。

Yun 提到...

怎麼我也變了才女。好驚呀。(滴汗中。)

對於獨居的男人﹐我會超級加分。無他﹐因為我不喜歡照顧別人。當然﹐要上他家看看乾不乾淨才能下判斷。嗯﹐不過﹐就算不乾淨﹐獨居都是會加分的。

余若虛 提到...

雲:獨居就加分?獨居唔係咩特別丫...不過好多唔止係不乾淨咁簡單囉..嘿

才女都係一句啫。如果各位女仕有意見呢可以改過個架,話比我知你係才女丫靚女丫索女丫紅線女丫定係紅心Q啦

Yun 提到...

可能我怕黐屋企既男子吧。

嗯﹐癲女啱我多D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