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01, 2008

澳洲化的副學士課程(上)

昨日有新聞報導有副學士學生被壓價、課程收生不符標準的問題。其實,於大學學位泛濫令學位貶值,大學生如過江之鯽,個個大喊穩食艱難之時,泛濫情況更嚴重的副學士生失業被壓價就不是甚麼新鮮事。

若虛並非反對副學士制度。副學士制度的確令一群原本無機會進入大學的人換來了一個機會,哪怕入學率只得10-20%。需知以往香港教育制度死板,雖云條條大路通羅馬,但通往大學的就只有A-level一條艱難苦恨而且荊棘滿途的羊腸小徑。IVE的普及加上引入副學士,其實令想進入大學的同學有更多的機會。雖知兩條路所需求的不盡相同。A-level是傳統英殖填鴨式教育精英測試,而IVE、副學士等則講求將知識實在應用於Presentation與Project之中。以往要成功,只有死讀書,就像宋後士人,只有死背四書集駐、狂練八股文體,皓首窮經,六十高中仍是少進士。香港不少學生有能力,卻不擅背誦死鋤,於舊制斷無出頭之日。副學士等於開闢了一片新天地讓他們打進去。

但可惜的是,坊間對副學士性質一知半解,政府無能、大學無心去將副學士的本質跟公眾說清楚。對副學士種種責難,很多時候都是誤會一場啦。但更可惜的是,許許多多的誤會卻害了不少人白賠了青春和金錢!

不少街坊以為讀過副學士總叫入過大學,都算有「半個學位」。這真是斷估但痛苦式的美麗的誤會。即使副學士的發展理想,但其實頂多只屬高級文憑之流,既無職業先修的一技之長,更不能與正統學士學位相比(只是名字相近而已)。若虛在此必需提醒各位學子,Job Market中學歷要求一欄,只會分中五、中七及大學畢業,對於副學士之類向來並無提及。若果有人以為副學士能於學歷上幫助求職的話,我想這絕對是錯誤的。於求職來說,職業先修等專業性的訓練教學課程遠比副學士來得實際。

其實,誠如若老人所言,副學士當初只因SARS期間香港經濟低迷,政府為減低失業率而引入,但目的不決定效果,這不影響其正面作用。 副學士成為正途以外一條銜接的通道,為不擅傳統教育方式者另闢徯徑。若虛身邊亦有不少學士同學是副學士、IVE等出身的。

但讀副學士者必需清楚,副學士如果不能晉升為學士,於求職巿場上的作用是非常非常有限的,絕對不值他的數萬學費。這數萬學費,是為買一個機會讓你能升上大學。如果貴父母幾千萬未開頭,則你拿錢去買兩年"HEA"的時間亦無不可,只是閣下的青春可是無價。

千萬別期望副學士能讓你學到什麼。院校視副學士為搖錢樹,皆因可以以最差的師資(爾等皆正途淘汰者,何必用上等師資?),最高的價錢(其他入大學途徑不多)招生,課程顯淺簡單,流於表面,學到的必然有限。加上學歷(如不能升學)對日後效用極微,無助寫靚resume。

-----------------------------------------------------------------------
想寫的既多且亂,暫且擱筆。至於題中提及的課程澳洲化,下文再述。

延伸閱讀: 若缺齋老人 - 副學士有啥不佳?

12 則留言:

明子駉 提到...

更新了。

Toner 提到...

Hello. This post is likeable, and your blog is very interesting, congratulations :-). I will add in my blogroll =). If possible gives a last there on my blog, it is about the Toner, I hope you enjoy. The address is http://toner-brasil.blogspot.com. A hug.

VC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VC 提到...

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尾段話說得太盡。

余若虛 提到...

vc:若虛亦知說得有點過火,只是不希望為考試失敗徬徨無助者留點幻想。若虛深信讀副學士如未能升讀學士不如不讀。

WYJIMMY 提到...

我同意若虛兄的見解, 要具備競爭力, 學士程度是少不了, 以前學位稀少, 高級文憑的定位才清晰, 但香港的大學已九家, 連同演藝, 教育學院, 珠海學院等可頒學位的院校(明愛徐誠斌也可, 但它本身沒有辦), 高級文憑, 甚至副學位定位已模糊化, 很多僱主只會認為求職者沒有學位程度, 只會給予一些低階的文職職位給應徵, 與一般中五中七合格生無異。

匿名 提到...

蔡子強﹕副學士爆煲 AO神話破滅
(明報) 04月 17日 星期四 05:05AM

【明報專訊】「我十分擔心董特首的兩次『大躍進』:房屋『八萬五』及教育『五萬五』,會使香港演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債務社會』,30歲以上的人背房屋這個負資產;而20至30歲的人,則因教育

而同樣背上沉重的債務。

隨經濟持續低迷及失業率高企,年輕人的債務問題可能將轉化成一個爆炸性問題。而低下階層的財政儲備(俗稱殼種),被政府用這個方法抽乾,將使他們承受經濟逆境的能力大大降低,到時可能會有更多的家庭悲劇出現。

情就如大躍進時,為了響應領導人的號召,滿足他們好大喜功的目標,升斗小民把屋裏的所有家當也都拿來煉鋼,結果『一仗功未成卻萬骨枯』,不單鋼未煉成,百姓的生活卻陷入絕境。董的高等教育五萬五及副學士私營化,會否也令本港小市民盡獻家當,並被送進如斯境地呢﹖」

這幾段是我在6年前,2002年5月7日,出席立法會 教育事務委員就副學士私營化所舉辦的聽證會時之發言。

當時董建華 在施政報告中,提出要讓本港高等教育的普及率提升一倍,到60%,把專上教育學位數目增加約28,000個,總數達55,000個,但卻沒有解釋,六成這個目標,是如何根據本港實際情和需要而計算出來,令人疑慮這只是盲目攀比發達國家的結果。而在經濟差、庫房緊絀的情下,官員為了應酬董而開出的處方,原來就是以副學士課程來充數,而且幾乎是「一刀切」,把即使原有受政府資助的副學士、文憑、高級文憑等課程,以及計劃新增的,都幾乎一律改以自負盈虧的形式運作。當時筆者已經指出,這將是繼董的「八萬五」房屋政策後,另外一次,不理客觀條件,只憑長官意志決定上馬的「大躍進運動」。結果是一眾民間辦學團體倉卒上馬,良莠不齊。

向兩官員痛陳利害 徒勞無功

當時筆者於城市大學 任教由政府資助的副學士課程,明白到一旦私營化將會帶來的禍害,於是努力向當時的教育及人力統籌局長羅范椒芬 、大學教育資助委會秘書長張寶德兩位主要負責官員,痛陳利害,可惜最後仍然徒勞無功。

我想我永遠會記得,羅、張二人在立法會、在電台、在公開論壇,與我辯論時的官僚嘴臉,我清楚知道真理在我這一方,而當時她們唯一能報以的,只是官僚的強權和傲慢。6年後,隨私營副學士課程陸續爆煲,歷史證明我是對的,我想我永遠不會原諒她們兩人,不是因為個人意氣、私人恩怨情仇;而是因為她們對萬千年輕人、低下家庭所造成的重大傷害,一代人就因為她們兩個人而賠上。

當我看到科專護理學副學士課程不獲通過學歷評審;又或者港大SPACE為了吸引學生報讀,可以把副學士課程由兩年豁免一年,結果修讀學生竟然可以用3個月的副學士成績取代高考成績來報考其他大學時,我都十分痛心,深切感受到教育私營化、市場化帶來的效果。

這也是讓我親身領教所謂「AO神話」的一次難免機會,傳說中冷靜、理性、為港人守護公眾利益的天國精英,原來也可以如此缺乏常識,只曉得奉承上級。你可以說房屋八萬五由始至終是董個人的「pet project」;但副學士私營化,並不是董的主意,所帶來的傷害及遺留下來的炸彈,教統局 一眾官員,可說是責無旁貸。

為了幫副學士這個燙手山芋拆彈,上周教育局長孫明揚 又建議思考私立大學在香港發展的可能性,但我就認為在私立大學於香港缺乏歷史傳統及認受性的情下,恐怕只是讓學生由一個泡沫,走到另一個更膨脹的泡沫,最終落得一身債務和次等學位。

我們沒有哈佛 、耶魯、普林斯頓等,這類歷史遺產下來的寶貴教育資產,香港唯一有條件發展成私立大學的,恐怕只得歷史悠久的港大。但即使港大真的要發展成私立大學,恐怕他們也不會自我定位為副學士收容所。除了少數如樹仁的創辦人般有教育理想之外,以自負盈虧的私立大學去處理成績較差的學生,我們要慎防發展出更多的學店﹗

難道這些高官、AO,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前車可鑑嗎﹖

作者是中文大學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匿名 提到...

just happened to pass by your blog, n read this post wch is directly related to me.

idunno how did u actually judge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of associate degree, n i dun deny the fact the tutors might not be the best of the best. But i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ere are good tutors out there, who are even more qualified to be a tutor than those recruited by the University to teach BA students.

Also, the課程is definitely not顯淺簡單. Because what we learnt are more or less the same as the BAs.(which you can check with those AD students who have already promoted to BA)

No offense, just to speak out my opinions as an Associate Degree student.

匿名 提到...

What more i can say is, these did not happen in my college. For the others, I have no idea.

余若虛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余若虛 提到...

匿名君: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I mainly got my knowledge about AD from AD students and other U-grads(some with AD experiences). I never deny that sometimes my knowledge and perceptions are not accurate and maybe biased(as stated at the sub-topic of my blog), but every statements i made are based on the "truth" that i can see.

I sincerely congratulate you if your AD is well-designed and your tutors are more than capable(I have to admit that many tutors in HK are not capable, despite outstanding academic contribution).

As I know, for the design of the AD courses, the difficulties are adjusted to meet the level of the students(no offense, but the overall academic level of AD students is lower than that of Degree students). And some courses are even "tailor-made" to AD students.

I strongly suggest you to think about what to do after your AD if you still do not have a clear picture. Wish you good luck in your study.

匿名 提到...

書趣
擺渡紅塵,穿越心的黑暗
鋼城意濃
雁南飛
光陰的主題
石頭·流水·樹
痴痴的出神
黎明時,我放開憂鬱
菊花開盡更無花
女人,請你聽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