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22, 2008

回應王岸然信報專欄文章

閱信報王岸然文有感,不吐不快。

王先生列舉寶哥哥職位輕重,純乃個人推斷。商界與政界的職位,豈能相比?行政會議理論上乃政府行政核心,重要政策均會在此討論,豈云無用?

王先生因李國寶的誠信問題始自當道瓊斯董事,指此誠信問題與上巿公司有關,非關管治香港。此論調令人啼笑皆非。誠信問題乃人的問題,並非職位、性質問題。 如唐司長乃商界巨子,若以其商界網絡作內幕交易而獲利,卻不涉其政治職位問題,是否就可以繼續穩坐司長之位,侃侃而談自己的誠信問題只與商界有關,與政界 何干?

王先生斥李國寶選擇不答辯,而從民事和解,乃默認美證監所指控的問題存在。首先李國寶並未定罪,亦即王先生所言有人認為的觀點。雖然因內幕交易舉證困難,大部分案件被告均會選擇不答辯,但繳付民事賠償,一般可能要罰款、停職(公司董事)甚至下獄。李國寶庭外和解,即未承認內幕交易,美證監亦無禁止寶哥哥出任董事的資格,可視為美證監對其誠信的信任表現。王先生指李國寶若清白可抗辯,以其財力無妥協之理,此乃純粹猜測。此等官司一打下來動輒需五至十年,錢對寶哥哥當然不是問題,但除錢以外是否無其他考慮?寶哥哥年事已高,會否願意破財擋災,換取以後多年毋須官司纏身。王先生此推論實屬武斷。若此,王先生以何因由,逼迫李國寶辭職?此與其每天怒罵的泛民政客動輒要官員辭職何異?

李國寶辭去行政會議職務,乃政治負責的表現。公職需對公眾負責,李國寶正是為此。至於立法會議員職位亦公職,寶哥哥若考慮辭去亦是恰當。但銀行總裁之位,美證監既無禁止其出任董事,他應否出任,是否合適出任亦當由該公司董事局及股東決定,外人如王先生無權至喙(除非王先生購入東亞股票成為股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