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6, 2008

大律師!到你們捍衛法治的時候了!

可憐的無業漢,成為淫照風波下差佬「交貨文化」既替死鬼。只係因為窮,欠債50萬,涉嫌詐騙(尚未起訴,當事人尚清白),就被裁判官郭偉健硬屈「不排除他將有關照片作其他用途」,要還柙八星期,連團年飯都要食皇家飯。

一眾公文袋大狀口口聲聲以捍衛法治為己任,但做既全部都係為自己政治利益既事。袁國強獲委政協,不見得有何影響香港法治之處,即被炮轟至體無完膚!湯大狀日前又再炮轟近兩任會長無為香港爭取民主。總之,公文袋大狀事事以民主行頭。

可能李柱銘、何俊仁等大狀爭民主深入民心,令人以為大狀自然要爭民主,自然反中共。其實大狀只係為法律服務。如果話佢地有責任,就係捍衛法律,或者點樣令人犯左法都可以走法律罅。捍衛法治、法律,同爭取民主完全係兩碼子事。將爭取民主同捍衛法治拉埋一齊,跟本係偷換概念。英殖時代,香港沒有民主,但有法治否?大律師捍衛法治理所當然,公會亦當以此為己任。但爭取民主與否,則屬個人政治取態。係邊個話大律師就要支持民主?即使係支持民主,又一定要支持白鴿黨公文袋牽頭既方案?

講返單case,個Magistrate真係唔知想點。還柙八周之決定,左冷禪大狀有以下見解:

如果話要用八星期去check吓D相既真偽係多尻餘,因為無論輯相真又好假又好,發放(公眾)就有罪,所以真假係irrelevant。如果差佬諗住攞呢 八星期去蒐集多D罪證就重大問題,因為佢哋suppose過堂己有prima facie case去告人,如果料唔足,根本就唔應該落charge。大原則係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Quoted from新春秋)

既然如此,大狀們是否應開腔批評譴責郭大判官既決定?或者義務為被告作義務法律諮詢、甚至打埋官司?公文袋大狀,似乎對呢單案興緻缺缺,或者因為跟本無政治利益可圖。大律師公會,至今亦無開腔。公義何在?

延伸閱讀:
左冷禪 - 聽「民主鬥士」演講後有感

2 則留言:

若缺齋老人 提到...

個理由可以引伸成:你窮,所以suppose你會犯法!

余若虛 提到...

所以咪咁多人講:法律面前,窮人含X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