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05, 2008

歷史遺物--教院

教院之前搞單大頭佛,慶幸令到若虛極其厭惡既沙皇李無得再撈。張炳良日前走馬上任接掌教院,首先提出既仍然係爭取教院正名為大學。呢個願望的確係迎合左教院上下師生既訴求,政治正確不過。

但教院是否應該正名,甚至延續,若虛頗有意見。

香港學生數字下降已是人所共知。教師已經開始出現供應過剩,不少學校需要縮班裁員。教院每年提供的大量教師,不少就未能獲聘執掌教鞭,反而成為了那些可有可無的TA(Teaching assistant)甚至失業。香港還需不需要每年培訓如此大量的教師實有討論空間。

教院培訓出來的老師質素參差,亦令人擔憂。究其原因有二:教育水平不高、收生水平不高。教院欠缺資源地位,教育水平不高情有可原,如單因此原因亦易於解決,「正名」正是一途;但收生水平不高可是嚴重問題(收生水平可參考教院長期敬陪末席的每年收生成績中位數)。正名能解決此問題乎?先來了解選擇教院的學生質素下降之原因。

以往老師薪高糧準假期多福利好鐵飯碗,又為社會及普羅大眾所尊重,地位甚高。今非昔比,老師需求以往數十年急增,令入行者良莠不齊,尸位素餐者大有人在,相信大部分離開中學校園不久的同學不會反對。政府為此推出基準試,教師卻強烈反彈(若虛不知其理據何在,難道碌左入行就唔使考試,過左海就神仙?巿面越來越多工種需考試,如救生員更要定期再考試以驗證其身體狀況),令巿民大眾反感。加上學校間競爭日大,有些更面臨殺校威脅,致使教師工作量大增,令不少教師不勝壓力自尋短見。凡此種種均令教師此職業不再吸引,自然難以令成績較優者放棄其他更理想學院及學科報讀教院。

或說教育工作乃崇高事業,豈銅臭能比?但即使有志投身教育春風化雨者,也毋須報讀教院。現時大部分大學都有提供一年制教育文憑,只要同學為學士畢業即可報讀,修得文憑後亦可執教鞭,待遇更常比教院出身者為佳。而有另一個學士學位在手亦提供了其他選擇的餘地,不似教院課程般局限學生於教育事業。

以往七大尚未成熟,課程仍在建構中,教院自有其功能培訓師資。現時大學既有能力全方位提供學士課程兼教育文憑(社會更似認同此等學生多於教院出品),教師的需求亦已今非昔比。若虛敢講,教院的歷史責任,已接近完成。

若虛自知以外人身分論述教院存亡有機會惹批評,但教院實在已陷入可有可無的境地。學生處境雖然尷尬,但歷史洪流難以阻擋。

4 則留言:

VC 提到...

為何"極其厭惡"李國章?

余若虛 提到...

沙皇李一副貴族嘴臉當政,一味鐵腕,以為夠硬淨就實掂,言詞刻薄,態度囂張,大學政策一味傾向中大(雖然看來中大人都唔多認同佢)。

R2D2 提到...

外國有相當長教育學的歷史,作為學生,見更多識讀書高學歷但唔識教書的廢物。一年PGDE 教唔到咩野,雖然良師係好睇經驗,但繼續part time 在pgde上另加教育心理學以及本科的知識(al大把老油條比人問理科野問到口啞啞的廢物). 相反教院實習時數多,課程本人認為培訓小學老師下各有所長。掉轉講讀到大學數學系音樂系教小學會唔會浪費咗? 相反,不同於小學要處理小學雞心理,要找出學障建立學習態度,中學特別係高中似乎學科知識更重要,處理青春期問題反而唔大件事,高中當然又需要做老鬼教學生搵reference 自己做學問,但中學同小學的技能要求好唔同。(近年要搞課外活動又另計)


前言所述,大學精英教小學是否大材小用則是收生問題。的確舊日讀師範柏立基的,相等於poly city 的水平,因為得兩間大學。現今7大+ou+ ied下,ied ou lu 精英之中是榜尾是不爭的事實。但細想中大數學(雖然cityu都有)出來爭小學合約教師,幻想自己做到GM位教席,是否香港的悲哀? 個人見很多中大政政,中大hotel man做入境處,港大英文系做空姐,以往不需要大學學位的工作竟然大量大學生競爭,但學歷高IQ又不是該行業成功的必須條件(冇體能in 的機會都冇), 而升職,大學學歷只不過多人有d優勢,咁大學生真係唔值錢,又或者大學生AQ低,令到佢地選擇果d工。不計算其他原因令到佢地果行原來已經係highest value option, 做教書教小學真係好大opportunity cost. (當然,聞說有多少行咇上到督察,冇degree可能真係冇行,但本人的朋友,asso工科做到保險百萬會又有,所謂垃圾lu(不過英文系)戲稱shitty u 的topup都做到pr, marketing 好地地(奴工?,)

R2D2 提到...

geog 學士做服裝品牌中層manager, ,BBA做到電腦硬體品牌香港中層,大學生,似乎仲有好大空間。好似本人某些朋友不斷whv又或者不斷比人炒不斷去韓國,當哂韓國係comfort zone 的只係少數。教書計算工時(暑假可以選擇唔去開會的,睇下你lum 唔lum到校長lo, 升職做學科主任仲做死你,做到30年政府供好大舊公職金比你的歌仔已經冇,ta合約教師的年期好似唔計已經食咗你隨時十年),責任大(做教畜比家長照都冇壓力,有冇咁勁呀), 相對地都仲係厭惡性行業。相反,教院DDEE,本身入行opportunity cost 低,經TA合約競爭長工GM位,對搵到好老師有利tim.

讀通識碩士學士就更證明on9. 最近的新聞先提出通識搵唔到工,但反過來大把人dse 未正式執行已經讀咗,唔通dse 執行兩三年學校都仲未有qualified 的老師咩,而依堆人之中大把人未退休(冇咩人臨老先invest 一個學位),更見政府jupas quota的垃圾,master搵錢至上的勢利,同最後睇收生成績勁高見香港人完全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