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31, 2007

普選

煲呔曾向人大遞交既報告書,既如實表示「超過半數人支持2012普選」,亦成功地以一句「2017年實施普選更容易取得社會共識」揣摩上意,以兩句互無衝突的fact,平衡左兩種對立既民意,可謂既機關算盡,更用心良苦。

其實,超過半數人支持2012普選確是事實,但香港主流意見經常將支持2012普選說得太死,忽略了機會成本。很多巿民大眾(若虛相信是大部分)支持2012普選,意思是如果任揀之下,無條件之下,最好就2012。但若果話係2012唔普選,不過2017就普選,其實好多人都願意接受政治現實,退而求其次,畢竟權在中央手,普選遲到總好過唔到。所以如果問題係問「你會唔會支持2012普選」,會有過半數答「會」;但若問若果以「與中央抗衡,甘冒放棄2017普選之代價以實現2012普選,你會否支持」,相信現實的香港人都情願多等5年,而不願令2017有普選的大局有變。2005泛民以綑綁議題來令政改方案被否決,就不獲多數巿民支持(而多數巿民是支持普選的,即至少有部分人雖支持普選卻不願見方案被否決令政改原地踏步)。

另一樣被傳媒(尤其是生果報)綑綁誤導公眾的例子,就是支持普選、支持民主就等於支持泛民主派,而不支持泛民主派就等於不支持民主,是左仔、土共,隨時仲要比人話左毒上腦、土共赤化。所有批評民主派的,都被扣上「左仔」、「土共」的大帽子。而以往扣上民主派頭上的「通敵賣國」、「借外國勢力干預」反而少聽了許多。


名Blogger馬沙最近一篇於am730論普選的文章說得很好,亦惹來不少人攻擊,說馬沙是沒良心的知識分子、只管銅臭不理民主的生意佬。馬沙兄用詞的確辛辣了點,但亦遠不及生果報的橫蠻粗鄙。對於馬沙兄的觀點若虛讚同不已,亦佩服他敢於冒被醜化的危險於專欄中如此批評泛民政棍的勇氣。

白鴿黨近日的絕食行動,真個大笑話。絕食,還要輪流,更可吃流質食物。區區24小時絕食,與喜帖街女士3日絕食至不支送院相比真可笑。當然我並不是鼓勵絕食至身體不支,而係政客高呼絕食之後,卻雷聲大雨點小,作作樣子就算,令人覺得只為做show,嘀笑皆非。而社民連四政棍做show之意更明顯,成功闖關的羅就明言跟本不預期能通關,故此大失預算。不預期能通關卻要求過關,通關後不知所措一臉茫然,不是做show為何?

如今人大終允2017普選,想必如師爺曾話齋,不敢輕易食言。若人大當真食言,香港還不反轉嗎?何不姑且相信人大一次,就放長雙眼,睇下中共係咪好似以前一樣講過可以唔算數?

星期六, 12月 29, 2007

恭喜CK老闆

繼眾人大佬渣老闆後,CK老闆既人在中環終於結集成書。祝人在中環一紙風行!

星期五, 12月 28, 2007

兩電的「聖誕禮物」

香港經濟好,個個趁聖誕假期大過好多年無過過既揮金如土癮之後,電力公司都大送聖誕禮物,就係見大家手鬆,伸手落你袋攞多6-8%。

仍然係所謂利潤管制既問題,而呢個問題,則係英國佬當年同兩電簽協議書既時代留落黎既歷史文物,但相信唔會有保育人士要求保留。而陳方議員昔日既為在位者,今日卻反轉槍頭對利潤管制制度大加鞭撻,可見政客之人格分裂。

兩電盈利豐厚,但電費通縮時無減,通漲時卻猛加,任誰都知於理不合,加之其先天的壟斷地位,再有合約保證,連政府也奈何不了。兩電中又以港燈電費比中電高三至四成,皆因成本較高。

利潤管制以兩電資產投入作為釐定利潤準則,造成兩電的瘋狂投資,港燈更於南丫島興建多座電廠企圖再謀暴利,卻因電費過高導至商舖紛紛如東柏林巿民般逃到九龍,令總用電量不昇反跌,多座電廠遲遲未能投入盈運(因用電量不足),令港燈冒受損失(因未投入供電的電廠投資不能用作計算保證盈利),遂連年加費加到盡企圖榨乾合約準許下的一點一滴利潤,十足的超人作風!

順帶一提,令李氏風生水起的海怡半島,當日為電廠。李氏將電廠遷到南丫島,卻將土地私授與同系公司,其地產投資盈利之豐眾所周知。

而本港的電力其實係有剩餘產能,如兩電聯網,則電力不致浪費(電力不能儲存),而巿民卻可享受平電,電網亦會較穩定,減低局部停電的可能。只因港燈一己之私,聯網令其失去藉口再投資以增加盈利,故一直反對。

兩電借殖民不公條約剝削巿民大眾,如今合約將到期,政府寧無一策以救香港蒼生哉?

星期五, 12月 21, 2007

Tequila

前排有位朋友生日,叫左大家一齊去遊船河。講起呢位朋友,年紀輕輕就有大盤生意,名副其實既「廠佬」,係大陸有好強既網絡。近排有個鬼佬同佢聯絡上,傾緊有關大陸設廠之類既生意,苦無門路就搵朋友合作。朋友遊船河個日就請埋佢黎。

鬼佬係中年美國人,非常幽默。當日帶左一枝Tequila來,叫Patron。價錢就唔清楚,但鬼佬豪言話飲過呢隻Tequila即大部分平時飲到既Tequila都係垃圾,大有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之意。

Tequila,中譯龍舌蘭酒,其實係墨西哥既土產。只有係墨西哥指定產區栽種既龍舌蘭黎釀製既先叫Tequila,尤如只有係法國Champagne區生產既sparkling wine先叫Champagne,其餘一律叫sparkling wine。

平時飲Tequila,通常都係溝soda一shot shot,或摻片檸檬。鬼佬話此法只適合下品。上品應該乾飲,不摻雜任何其他成分。切片檸檬,先用嘴唇輕舔些檸檬汁,然後再喝一口酒,香氣四溢,確是上品。

喝著Tequila,與三五知己迎著海風,夜觀晚星,為被都巿污染的心靈洗個溫泉浴,若此乎復何求?

星期三, 12月 12, 2007

匯豐的敗筆

匯豐前幾天宣布將提款卡提款下限提高至300元,但一天後旋即宣布撤回,繼百佳唔派又派膠袋後又一大機構公關敗筆。

匯豐聲稱只有一成提款提款低於300元,所以提高提款限額可將排隊時間縮減一成。若虛敢說此說跟本不成立!有用過ATM的人都知道,用戶提款所用時間跟本不多,每位提款客時間最多在一分鐘左右之數。挑通眼眉的聰明提款客,若見有手持大疊「紙張」者排隊,必定避之則吉。需知一個人做轉帳,可抵五個人提款,而且轉帳者往往「囤積」為數不少的單據才去做轉帳,銀行櫃員機既無限定每位用戶每次轉帳次數,有不少人就一次過過三四次數,所需時間數倍甚至十倍於普通提款者!銀行所謂縮減排隊時間一成,是假設櫃員機用者都只提款,此說必不成立,更有混淆視聽之嫌!

若虛不清楚於技術層面上可有解決辦法,但鑑於過數者需時一般倍於提款者,銀行或可考慮設計專供過數的櫃員機,一如「入票易」機一樣。但過數者數目對比提款者為何將是一考慮,另外當然要看技術、成本及有否空間擺設該機。

又或者銀行可考慮讓客戶每次使用提款機時只能操作一次(無論提款或轉帳或其他...),然後就退出提款卡。當然銀行需配合宣傳讓客戶不要重複入卡。相信不少有公德心的客戶都不會在人龍長列之下不顧眾人目光不斷操作。那亦可鼓勵轉帳用戶於非繁忙時間或非繁忙地方才作轉帳。

這些都是若虛隨便想出來的一些方法,但應比匯豐銀行原方案要好。匯豐除於宣傳中有誤導成分,其方案亦落人口實,讓傳媒政客大肆評擊匯豐漠視基層小巿民利益、妄顧社會責任。匯豐管理層不可能沒想到這點,但有可能低估了輿論的反應。反正沒做好準備就草草公布就是決策者的責任,繼而急急收回亦只是彰顯當初的決定是未經深思熟慮而已。堂堂國際大銀行鬧出如此笑話,真一大敗筆也。

星期五, 12月 07, 2007

台灣文革(後續篇)

近日國際社會認真多新聞題材。台灣文革一浪接一浪,要破四舊、立四新,繼上年中正公行館被縱火、中正機楊易名、中正銅像拆得七零八落,新台幣也不見了蔣公頭像,今日連中正紀念館都要改名為民主紀念館。更甚者係牌匾上「大中至正」四字都要拆下。

政府通過立法讓中正紀念館成為歷史古跡,讓政府有權跳過國民黨郝龍斌的台北巿政府來做清拆,過程粗暴之極。假民主之名於民主紀念館行此事,立古跡為拆古跡,陳水扁政府不擇手段,毋乃一大諷刺。

陳水扁說蔣介石乃獨裁者,不值紀念,此說當然有爭辯之處,畢竟還算是一清晰立場。但民間反對聲音之大,與及郝巿長嚴詞頑抗,令頭腦不大靈光的阿扁陣營開始亂發話。

陳水扁先說「大中至正」乃清末太監李蓮英的墓碑碑文,指如此文字不應當作政治圖騰;又阿扁今次頭馬、教育部長杜正勝開始當上万俟卨,為扁丞相開路,替「大中至正」羅織罪名:「大中」「至正」分別乃兩個昏君:唐宣宗、元順帝的年號,不祥之致,用不得,用不得。接著再粉墨登場,充當打手,說反對清拆的人是「頭腦轉不過來」、「要醒醒」,說「民主是普世的價值」、「現在面對的是封建的小逆流」!

綠營原因愈多,愈顯得拆匾之理據蒼白無力。多方學者乃至當年提字的老書法家楊家麟已強調「大中至正」乃取自明代理學家王陽明的傳習錄。李蓮英墓碑許有此四字,乃後人所鑄,非四字之過也。至於甚麼大中、至正乃昏君年號,更是狗屁不通的穿鑿附會,可比「維民所止」也(維民所止出自大學,卻被雍正皇帝視作雍正無頭,乃中國著名文字獄)。

至於万俟正勝可以如此斥責民眾,真可笑之極。香港還是可愛的,至少不會有如此官員。即使葉劉當日硬銷廿三條,都只講「你信我,我唔呃你」,唔係「你信我,因為你無腦」。

民主,民主,多少罪行假汝之名而行!

P.S. Well,民主還是要爭取的。

星期四, 12月 06, 2007

補選雜感(續)

陳太終於成功連任,對整體香港政治生態不無好處。但陳太所謂擔當香港巿民與中央之間的橋樑顯然有心無力,事實上她還是放多點精力先令自己脫出「十成按揭」的泥掉吧。跟葉劉的泥漿摔交打不成,但按揭門卻令她深陷泥掉,當選後她更「理所當然」地需要交代。現今陳太既已當選,「槍頭向外」的戰役也打完,如果陳太交代當真含混不清,那麼一向尊重法律的白鴿公文袋大狀們,還能左一句「抹黑」,右一句「已交代」替陳太掩飾過去嗎?於選戰為他掩飾拖延雖是權宜之計,已是大錯!陳太若終不脫罪,當日訓身支持既白鴿公文袋,其誠信能不受損乎?

左派的反宣傳伎倆也認真拙劣,出動到發抹黑短訊之類下三濫(雖然其中一條蘋果出號外說中了),到底這是哪個政治白痴(有點似梁大官人的手法!)的建言?西環有牽涉其中嗎?如果有,只能哀嘆西環枉稱幕後操盤無敵,卻連一點點香港民智也未能掌握。

陳太首日發言,竟被師爺曾胞弟曾局長指斥於在任時未嘗顧及民生,除「忽然民主」外更是「忽然民生」。局長對議員作如此嚴重的指控是少有的。雖云局長乃政治任命,毋須政治中立,但立場過於偏頗必予巿民大眾局長向某方面傾斜的合理遐想。

早說陳太跟葉太一樣是目空一切的藍血人,心高氣傲。只是葉太氣焰更甚,溢於言表;陳太較內歛,不形於色。昨於商台節目中主持提及葉太自言打破六四定律已當勝出,陳太不屑回應:「呢啲係咪跌落地嗱返渣沙?」。如此輕佻地調侃手下敗將,足見陳方氣焰不下葉劉,一樣目中無人,只是看官常被她的四萬笑容蒙騙了。

延伸閱讀:

新春秋-德成僱傭,安生侮辱,德成僱傭,立場親中

星期二, 12月 04, 2007

補選雜感

陳四萬以她個人多年來的政治資產作抵押盡地一煲,終於掃走掃把葉,保住自己的名譽,也保全泛民既面子。

自馬力之死後泛民揀代表出選的整個過程都彷如鬧劇。陳四萬之勝,兼勝三萬多票,可以一洗泛民1118之敗的頹風,大聲叫喊巿民仍然支持民主(這卻是偷換概念,支持民主不一定等如支持陳四萬,將民主跟自己掛鈎其實顯得不倫不類,掃把的民主無專利其實中了要害)。這亦顯示選民懂得用選票平衡議會:選區議員畢竟要關注切身利益(高達口中的小恩小惠),選立法會議員卻不可忽視政治理念。

但只怕此戰之勝利會麻痺泛民諸君的神經:以為區選雖敗不足為慮,到立會打民主旗號自然會勝。需知此戰之勝其實很大程度上是透支陳四萬的個人政治資產和威信,否則泛民大老毋須出盡各種手段勸退(迫退??)其他人參選。只怕此戰一勝,泛民諸君即時忘記區選大敗響起的警號,此一年間依然不思進取、不求改進,則此一勝反累及泛民矣。從高達於區選中竟將敗選責任推向選民,指責選民貪圖小恩小惠,可見白鴿黨依然固我。只望白鴿黨以致泛民諸君能夠反躬自省,莫諉過於人。

至於掃把葉,評價此人必引起激烈爭論,故盡可避免。姑勿論廿三條是否惡法,掃把葉當日推銷時的氣焰太過是她失卻人心的主因。出身殖民官僚的四萬與掃把,其實皆有自命不凡的貴族血統,對於身邊人事經常嗤之以鼻。只是四萬比較內歛,只偶然在言詞與行為上令人有此感覺;而掃把盡皆形於色,輕蔑之情溢於言表。此番掃把敗北,對於仕途於廿三條前一帆風順的她無異再添打擊,有望令她的氣焰稍為收歛。倘如此對掃把未嘗非好事。

補選發生多起暴力事故,令人擔心香港未來的政治生態會否步台灣後塵。曾經批評第一大黨似民進黨的黃郁人自己行為卻如民進黨人,而毛孟靜口口聲聲土共赤化亦令人厭惡。事實上是雙方的助選團人數眾多,皆良莠不齊,故於選舉競爭激烈之際擦出火花。泛左支持者本來就比較草根,與泛民教育程度較高的支持者相比畢竟較為草莽。若虛無法判斷熟對熟錯,但就電視片段所見雙方皆有不是之處。要改善選舉暴力唯有靠提升選舉文化及選民素質,而這需經多代人的努力。上一代草根所為的確粗莽,但用上「土共赤化」也毋異言語暴力。

另外,有人話生果報唔政治中立,出號外幫四萬打江山咁。肥佬黎答得好丫,傳媒梗係有政治立場架,邊個話中立架。唔通你又要求大公、文匯要政治中立?我直情唔明白點解會有個咁既issue raised,跟本傳媒有取態完全無問題。全香港都知生果係撐泛民,肥佬黎係泛民大老,咁同文匯大公係大陸喉舌又有咩分別?即使外國大報都有政治立場,我唔明點解要求報紙要政治中立。反而宗教領袖政治中立應該係更值得討論既話題。香港畢竟唔係中世紀君權神授既歐洲。

又,告急呢個字眼,真係聽到厭。泛民選舉每次都嗌告急,好似嗌親都有咁,次次嗌告急選民就要投你一票。上次李大狀告急搞到票多過頭累死何姨姨,今次陳四萬告急結果贏三萬幾票,不算多卻也不少。再濫用告急呢招獨步單方,只會令選民覺得狼來了,以後也許就不管用。

至於四萬得勝後的感言,嗯,實在不想評論...

四萬急不及待要為自己留繼續出選的後路,也許也只是提高自己政治影響力的所為。但願下年68歲高齡的她,不會延續民主派的老人政治傳統吧。中共在走年青化,68歲必需退任政治局委員,四萬不致反其道而行,以此高齡漏夜趕科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