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9, 2007

抹黑論

陳四萬被翻十多年前舊帳,指她涉嫌得到十成按揭優待,違返七成按揭指引。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事件由評論員王岸然於信報專欄本來是一篇翻葉劉舊帳的文章挑起,經前廉署中人徐家傑於專欄再作指控,愈鬧愈大。四萬姨是否犯法,自有執法部門查証、司法部門審理。然而四萬姨事後的反應猶抱琵琶,卻非更添艷麗,只予人有其事見不得光之感。

陳四萬一味推說十多年前已為事件作交代,一味避談,又拒絕提供所謂第二物業的資料,讓傳媒無法查證,更添疑竇。星島日報今日聲稱已查明事件,直指陳太用掩眼法得到十成按揭。陳四萬昨日遭傳媒追問時,只推說「已解釋」、「不再評論」、「回歸前的事」,無視記者連番追問。之前四萬陣營回應事件時,亦只一味推說對方抹黑,卻鮮有對事件作出清晰交代。

「抹黑」此詞,彷彿就成了泛民近年選舉中的擋箭牌。但要分辨的是,到底這是將白抹成黑、還是將蓋在黑色上的白布掀走。陳四萬如果當真並無過錯,大可將所有資料公諸於世,讓選民看得一清二楚,以塞眾人悠悠之口,更可以行動指證敵陣營或某些人士的言論純屬抹黑。但四萬陣營只口講抹黑,卻拿不出證據;人家卻清清楚楚有條有據逐點陳述,單指人家抹黑如何令人信服?沒能拿出理據更徒惹人猜疑別有內情。

姑勿論是否有人惡意攻擊陳四萬,但問題癥結在於陳四萬有否作出違法或違紀行為,而非他人之動機。他人動機可以不良,但若自身不正,則仍需受制裁。法庭不會接納指控者動機不良為被告人脫罪的理據。這道理簡單不過,可惜泛民中人不知是不明白、還是別有用心擾亂視聽。

選舉中有人揭黑材料,可能不太道德,但屬正常不過。被揭者也並非只反對派中人。二千年懲戒男被揭受賄,最後鋃鐺下獄,足證香港乃法治社會,任何與強權的聯繫不足以頂住證據確鑿的指控。泛民亦曾有匯標事件被揭。

抹黑和揭黑,兩者大不同。陳四萬若非其身不正,大可高調公布所有資料作反擊,必令選民鄙視敵陣營(毋論是否敵陣營出手)的抹黑伎倆,棄暗投明。除非自己於理有虧,無法辯解而已。觀乎四萬近日的反應,若虛難以相信她於此事並無過錯,而她聲聲無犯錯、帶大眾遊花園,更令若虛質疑她的誠信。


又,十成按揭事件的side-effect,就係泛民內部分岐開始浮上枱面。職工人、基哥都開腔要四萬澄清;而泛民中既爛仔社民連,有陳大舊直指事件「毫無爭議、無得抵賴」,要求解釋。那邊廂公文袋與白鴿黨則全力護航,泛民同室操戈,禍起蕭牆。社民連今次區選已極不滿泛民「現任優先」的政策(若虛之前亦提及,此乃公文袋失利之原因,實白鴿黨為一己之私利做成),更於多個選區與泛民其他陣營內鬨。長此下去泛民的統合將更為艱鉅。這或許是「揭黑」者並未想到的。

星期二, 11月 27, 2007

阿叔發功

股巿好呢,個個都股神。呢個出黎講話睇30000,個個話33000,呀邊個仲話40000。講下咋嘛,又唔使負責任既。唔知有幾多人誤信呢D神棍而係近排呢個巿中奶左野。

有個唔三唔五既阿叔,三日唔埋兩日就講野,呢頭話年底睇28000,到左28000就話30000,到左30000就話33000,好啦,神左幾獲,比溫總一野掟返落黎。信左佢入巿個班友已經唔死一身潺。近兩日阿叔又發功,話準備左成百億入貨,而家就買住十億玩下咁。

阿叔個幾廿億,對佢黎講跟本唔算係咩錢。佢每注入十億,仲可以分十注買十隻八隻股,兼且唔怕佢跌,大不了坐下艇。反而無知既羊師奶們,有幾多個有分十注既本事,買十隻八隻唔同既股?買得一隻半隻又驚睇錯巿買錯貨,買得一注兩注又驚低處未算低,兼夾D錢可能唔係咁閒錢,要捱一年半載可能周轉唔黎咁。呢位阿叔又無厘信用,講幾點就幾點,中左又講多D,終於有次唔中。小心佢高位出左貨,唔記得同大家單聲喎。

係喎,仲有位阿叔話四萬!信不信由你。個堆阿叔同大家散戶,跟本唔同玩法,跟人之前,用自己個腦諗過先。每逢巿旺,總有無數人走出唱好個巿。陸東力排眾議,好彩溫總發下功而家仲有人理佢,到個巿開始行佢仲係咁淡個時,佢就會比人鬧死,罪名係阻人發達。或者佢真係阻人發達,但更可能有一日羊師奶們會後悔無聽佢既忠告。

星期六, 11月 24, 2007

易名

而家興講與時並進。敝Blog為左適應潮流,決定更改博名。若虛本來就胸中若虛,無甚見識,得以借此公共空間廢up連篇,又幸有各博友捧場,於願已足。既然在下所言本就虛惘,乃易博名為「如有虛言」,如有虛言,正常不過也,嘿嘿!

在此再感謝各位來客錯愛,以後亦請不吝賜教!

星期三, 11月 21, 2007

人工

見到CK談人工,若虛都想插把口。

若虛和朋友們係畢業前已經不斷反覆討論未來發展既路向。係不斷既互相交流同詰問之下,大家都建構到一套對於工作既睇法。所以若虛初出茅蘆亦不至於盲中中。

一個人既天資、興趣、能力、才華,係到你出黎搵工呢個年紀既時候,好多野都塵埃落定。正所謂三歲定八十,去到一個年紀要求變好唔容易。有好多人一世盲中中,就係因為對自己唔了解,亦比唔到一個目標自己。若虛其實之前都懵懵下,只知自己想係商界做,唔想做technical既野,就走去讀business。Business咁多科,糊里糊塗就揀左科原來都唔係好match自己既(另外,就係呢個其實係third choice啦...)。係不斷既探索同討論之間,我先叫做自己開始摸清個方向。每次既討論都將我想揀既工種縮窄,直至我認為淨返既行業同工種適合自己。

好簡單一個方法係,試想像自己進入某一行業,然後每日既工作會係點,自己又會有咩感受。一個唔鍾意對住數字既人唔會想像到自己可以日日對住D上上落落既價;一個唔鍾意講野既人唔會認為自己係一個好好既前台服務員。每個人有自己興趣同能力,應該盡量去了解自己既興趣同能力係邊。係自己唔鍾意既崗位上工作,再努力都難有好成績,皆因過唔到自己個關也。

若缺齋老人經常講搵工最忌跟紅頂白,若虛好同意。而家有太多人見到金融業好景、會計佬好賺,個個仆哂入去,有無諗過自己既感受呢?人比自己最多既藉口係:「興趣係陪養出黎」、「學學下就識」云云。若虛唔排除有部分人係咁,但大部分人既character其實都幾rigid,去到呢個年紀(都係廿零歲)已經定哂格。見過好多人搵到份工之後覺得人工好似唔錯都無考慮其他,入到去先知自己完全無興趣,日日返工好似上刑場,放工好似打完仗。況且,時移勢易,呢期紅既工,唔知邊期會變返一窮二白。金融業係最好既例子:巿旺人人賺好多,巿淡個個裁哂出黎,唔會有情講。

若虛搵工個時,人工,已經唔係major concern。份工既工種係咪合我、對我既resume有咩影響、對我之後既career有無幫助先係主題。話需說回頭,人工,我覺得應該有條底線既。若虛覺得太低既人工某程度上係代表僱主對呢個職位、或者呢個僱員既唔重視甚至係唔尊重。試問不受老闆尊重既工種同僱員又邊有機會係呢間公司發展?至於點為低,要自己去定義。用巿價既同級職位去比較。搵工唔做資料搜查必死。唔知價自命不凡開到天咁高仲以為人地孤寒財主睇你唔起無人救到你。

若虛而家亦都未試過同朋友比較人工。我諗我算係不過不失見得人既,但我覺得無謂攞出黎比。個呢一刻你贏我三幾百甚至三幾千意義都唔係咁大。Career,係一生的。

不過,after all,要想做自己適合做咩首先係要了解你自己先。太多人對自己唔了解,連自己咩野好、鍾意咩都唔清楚。其次係搵工之前對自己搵既工種一無所知,唔做資料搜查,盲中中。有基本功,先好練上乘武功,唔係以為自己行緊正途,其實走火入魔。

星期二, 11月 20, 2007

區議會小評

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小弟亦都考完試(睇黎成績可能同泛民一樣),咁就講下自己既感受。

左派第一大黨大勝,結果比主席阿譚之前話既100席仲要多一成幾(話需說回頭,講說話留一線始終有著數)。白鴿六十不到,公民袋單位數字。有部分泛民二線政團更陷入泡沫化危機(或已經泡沫化左)。富貴黨就連全港最富貴既山頂區都失守(都拜主席亂講野),地區情況繼續低迷。

見到白鴿老大仁哥話對大敗好驚訝,我就仲驚訝。之前佢地預計能守住現有席次,結果仲要輸多九席。仁哥同一班老鴿無理由對黨裏面既選情了解得如此不足,尤其係今次選舉係無風無浪下進行,基本上反映正常情況下既戰果。政治既遊戲不進則退。白鴿過去多年來係地區工作始終停滯不前,部分低質候選人係上屆僥倖憑七一效應勝選後無好好利用在任時擁有既資源優勢,以為過左海就神仙,坐左上去就皇帝,結果一個一個被人拉下馬。

我唔同意有人話選舉結果代表選民離棄白鴿黨或泛民。其實選舉結果在在係反映選民所重視既係地方政績,唔係空口講白話既政客演員或投機分子。白鴿黨不乏地區工作堅實者(雖然買少見少),係個D地區即使左派全力動員,都唔能夠動搖現任既地位。中西區以甘威為首既一群白鴿就憑地方政績六戰六勝,其中三個擊敗既係對家第一大黨既候選人。選舉結果證明選民仍然普遍偏好實幹型候選人。

社民連黃郁人係有線電線既一個訪問話覺得對家第一大黨好似台灣民進黨。明嘴話對家又選舉策略、部署以至手段都同民進黨相似。我就覺得恰恰相反。第一大黨以地區工作見長,此乃民進黨最弱一環。民進黨每每於危急關頭以政治議題掛帥,蓋過經濟、社會議題而偷襲得手,而第一大黨則反而於政治議題掛帥既03年區選慘敗,反而白鴿黨同泛民就每每要借政治議題炒作吸引選票。泛民成日話比人抹黑,我唔排除,但郁人就正正在抹黑人。明嘴信口開河既能力真係不是蓋的,普通人還可能一下子被佢既言論蒙敝。

泛民投機分子亦比建制派要多。佢地缺乏一D有靭力、有耐心服務地區既人,每每一次失敗就消聲匿跡。建制派係呢方面資源固然取勝(但資源多唔代表贏。泛民好些現任都不能連任成功),但鍾港武於油尖旺富榮的八年抗戰,有幾多泛民候選人做得到?今屆阿涂臨陣縮沙,話唔定同佢自己都覺得作為現任地區政績不如人,尤其泛民大老大多心頭高不屑為地區事務。反而觀龍謙就即使係立會跌出黎仍然係地區穩打穩紥贏返仗。

建制派既戰略亦都係打得好,睇得出幕後操盤既花左唔少心血盤算。係某部分區以專業或名氣或年青狙擊現任得手,亦證明現任之不足。大埔墟李大狀受公民袋曾小生挑戰,依然以200票左右勝出,撇除傳媒既宣傳效應相信李生既winning margin其實有400-500票。

仁哥選舉大敗,有傳媒問佢要唔要負責,佢仲話要問中常委。呢下就被當年第一大黨師爺曾、同今屆深水步地頭蟲基哥比下去。基哥25席輸左8席,以基層工作做得相當好既民協係幾可惜。不過基哥亦承認佢地可能比較落後,掌握唔到選民既心態,亦延攬唔到新遷入既選民去支持佢地。令人擔心既係,基哥一去,會否大樹飄零?民協面臨泡沫化。另一政團前線係瞓街卿既領導下年年有人出走,只講政治地區工作欠奉,結果今屆只得三席,已經可以話泡沫化左。睇下卿姐下年立法會選舉仲可唔可以靠佢僅餘既明星效應支持佢入會。

社民連有6席,不過不失。社民連彷彿成為左失意軍人既樂園,好多泛民同唔係泛民既人都入哂黎。勞醫生覺今是而昨非,搖身一變民權鬥士;麥護理上屆功能組別倒灶,今年亦打社民連旗號贏區選。其他仲有同白鴿鬧翻既陳大舊、姑爺陶、曾阿牛等等等。睇下黃郁人有無本事,將呢班失意軍人教到好似阿拿戴斯教保頓咁勁。

公民袋四十二人參選得六席,勝率不足一成半,但其實並非佢地既責任。白鴿等政團霸佔有利位置不讓位,迫使公民袋要硬撼多個實力強橫既現任議員。如置富、海怡、跑馬地等的現任全是政治中立及紮根多年政績穩固者,倉促成軍確撼無異以卵擊石。泛民山頭割據互不相讓可見。

泛民始終不能擺脫「反對黨」既稱號。由始至終,巿民只認為佢地係反對派,一旦政府施政有誤(如建華時代),經濟不景,社會怨氣大,泛民會成為巿民向政府「出氣」的工具。但當百業俱榮,回歸現實時,巿民仍會選比較重實事的人。泛民只呼口號的作風,漸如建華八年的「高大空」無異。不回歸現實,實事求是,終將被人離棄。

星期二, 11月 13, 2007

小休

而家先話小休,有點遲。

由於要應付今個星期六既考試,若虛密鑼緊鼓,厲兵秣馬。但我既考試成績就同美國經濟一樣,超過一半機會奶野。無辦法,都要讀埋呢個禮拜去。

港股回調。溫總一句話將港股打返落30000樓下。有人大罵溫總靠害,但30000樓上高追既人,應該要承擔後果。今次調整浪,若虛估計會到24000-26000水平之後反覆上落。

美元絕地反擊,每次都係連美元好友都變淡既時候出現。如曹sir所言,未到絕地唔會反攻。當加元都殺到0.90既時候,美元終於回頭。今次調整浪恐怕美匯要返78樓上。正如若虛之前所言,日圓開始拆倉,澳紐暴跌,莫撈低,皆因睇唔到盡頭。又不利股巿。

不過,次按問題一如所料,大行腼腼腆腆,但醜婦終須見家翁。一個又一個壞消息傳出,次按危機係個無底深潭,可以將呢幾年累積落黎既化為烏有。長遠美元亦睇弱,但美國經濟衰退,全球都唔會好過。且看華爾街尚有幾多個奧尼爾、普林斯。

星期四, 11月 01, 2007

曲線救國

CM兄講到「真假歷史」既問題,若虛雖然對汪精衛歷史不甚了了,也不自量說一下。

曲線救國的歷史自古皆有。港人多有愛讀三國演義者,必記得蜀亡後大將軍姜維投靠鍾會,而後陷害鄧艾,策反鍾會以求復國,卻因魏軍中多有忠義者至事敗身死。然而正史中並無提及姜維投降、策反鍾會是為恢復蜀國,多是羅貫中又一偏頗蜀將的事例,陳壽表過不題,也可能是出於一貫歌魏貶蜀之筆風。到如今,究竟姜維及反覆小人、從魏降蜀復降鍾會,揭力策反以圖一己功名;抑或心繫蜀邦,力圖復國,無可求證。

北宋徽欽二宗北狩,金人自知一時間統治不到華北千里河山,找了個張邦昌來當傀儡。張邦昌自稱曲線救國,誠惶誠恐,不敢自稱為朕,也不用皇帝儀仗。群臣官位前都加上權字,即暫時代委。張邦昌這個「偽楚」皇帝只是做了三十二日,就自動解除帝號(因群情洶湧?),只為郡王。待趙構於臨安即位為南宋高宗,即南逃歸國,卻遭嚴懲,先流放,後處死。張邦昌並非大奸大惡,亦成功保全了一部分河北郡縣免受災劫。但到底他是為救國?為虛名?為人民?無人能知。(相比「偽楚」皇帝,「偽齊」的劉豫可過癮得多。劉豫殺害水滸傳中大刀關勝降金,做了八年齊王。期間橫徵暴斂,魚肉鄉民,過著奢華生活,最後雖被四太子兀朮所廢,還留得個善終。題外話按過不表。)

汪精衛的歷史可參閱。若虛觀乎汪君之行,赫然發現其經歷與某一歷史人物甚為相像。


此人文采風流,一表人材,乃北宋抗金分子,反對割地,主張抗金,還反對金人成立張邦昌的偽楚政權。徽欽二宗北狩,他一拼被擄。後來卻跟從了金國大將撻賴之師南侵,還以其妙筆寫了幾封天地動容的勸降書。而後他南逃回宋,自稱殺了監守者,卻能舉家而歸,甚至婢僕亦帶回來。

之後此人憑著揣摩上意,與高宗皇帝越走越近,位置亦越升越高,終至相位,位極人臣。他促成了宋金議和的紹興和議,不至生靈塗炭,功德無量。代價是殺岳飛、貶韓世忠,要宋主北面稱臣於金,受金主冊封為帝,還得將光復的大片土地「歸還」,再加之歲銀二十五萬兩、絹二十五萬匹 。

說到此,大家應該都知此人正是漢奸的最高代表人物秦檜。要解釋秦檜當年所為亦無不可,秦檜深信即使兀朮敗戰連連岳飛、韓世忠等仍不足以敵金人,為免戰火連天、生靈塗炭,不惜去將、稱臣、納貢以求和平。只是,此等解釋,世人如今仍不接受。

汪精衛如秦檜大有相同之處:一樣一表人才,初期是熱血青年,還策劃刺殺攝政。繼後堅抉抗日,東奔西走,抵禦外侮。後期轉而求和,再受封為政府首腦,受億萬中國人罵為漢奸。

要為汪精衛開脫,相信與為秦檜解釋一樣難。歷史本來就是以成敗論英雄、本來就是勝利者歌功頌德的鴻文。治史者乃人,讀史者亦人,苛求人無己見,全面中肯,即使自以為做到,讀者亦未必認同。汪精衛也許有復國之心,可惜壯志未酬,也只能落得千古罵名,相信如果他有莫大勇氣成就如此大業,必不介意被人罵區區漢奸。

P.S. 好似唔係好切題,就當新topic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