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26, 2007

李大狀發文的純政治面分析

李大狀是香港少有於海外有名的政治人物,西方國家(尤其英國)對他的意見極為看重,認為他是最能向西方反映香港民主狀況和一國兩制進行狀況的人物。

李大狀不止一次於洋報發文或訪問,批評中國人權狀況,向來被共產黨視為「顛覆國家政權」、「尋求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的人物。自六四以降,九七前後,香港人對共產黨的不信任度極高,惟恐解防軍將香港仔變成天安門。時而勢易,十年下來,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尤勝特區政府,已不比當年。

若虛不想評論李大狀文章的內容,反正珠玉在前,這幾天必有大批各派的評論見於報章。只是單從政治面看,李大狀的行為可謂愚不可及。於中央政府受歡迎、胡溫聲望高企之時,再發表此等言論,對白鴿黨以至整個泛民的選情也有負面影響。以往,港人不信任特區政府,時刻擔憂小香港會重演六七十年代文革、批鬥資產階級、充公土地財產以至血洗天安門的事件,加上九七後經濟低迷,個個勒緊褲頭,心情自然不爽,也對政府更不滿。

然而,香港是像十七世紀荷蘭一樣的商業城邦。那時候的荷蘭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只搞商業不問政治,若非一場鬱金香泡沫,也許她仍然世界金融中心。香港以商為本,民眾一旦荷包腫脹,就少了怨言。

李大狀以往作出此等要求外國干預中國的行為,於不信任共產黨政府的民眾中可謂大有巿場。但此一時彼一時,今日中央民望高企,李大狀此舉可謂有害無利。須知大眾主流回歸中央懷抱。仍對共產黨不滿者,本來就是民主派甚至白鴿黨的死硬派支持者,就是每年六四晚會都會參與的一群。而白鴿黨的支持者中,也有較溫和的、願與中央妥協的中間派(不然陳師奶犯不著要講溝通、不提六四、接受二零一七)。李大狀此舉,甚有可能會將這批希望大和解的白鴿黨支持者推向其他泛民陣營、中間派(如豉油黨)甚至溫和左派。對白鴿黨業已低迷的民望,可謂雪上加霜。

除非李大狀有超越一切黨的利益的精神,為求使中國民主人權狀況真正於西方干預下得到改善。但若白鴿黨內部亦因制度不公禍起蕭牆,李公所為還可信否?

星期四, 10月 25, 2007

民主悖論

以前有聽過所謂羅素悖論,是一個導致數學危機的思維。數學的內容不多說,原則跟以下一個故事相約:

有一張紙,一面寫著「這背後寫的是正確的」,另一面則寫著「這背後寫的是錯誤的」。這就產生了邏輯謬誤。如果「這背後寫的是正確的」是正確的,那後面一句就說明這句是錯誤的,就出現矛盾。反之亦然。

小說唐吉訶德也出現一個故事:有一條橋,過橋的人必須闡明過橋的真正目的,說假話就會被吊死。有人就說:「我過橋的目的就是為了被吊死。」如果這句是真話,那他就可過橋,但不會被吊死,那句子便不成立。如果這句是假話,那他應被吊死,但卻實現了他說的話是真話。守橋人無奈惟有放他過橋。

很玄嗎?不,動點小腦筋而已。

最近聽到甚麼「民主與非民主之戰」之說,沸沸揚揚。泛民是以爭取普選為民主的,那民主對他們來說,就是一人一票的普選,這前提對錯休論,卻毋庸置疑。那麼產生的正是這種悖論。

對手的那位既然代表非民主,如果於民主選舉獲勝,卻變成非民主的勝利。那是民主選舉產生非民主的結果?那到底選舉是民主還是非民主?

香港的議政水平不高,已經是香港人的共識。但每見台灣阿扁那種煽情至極、不求實事只問理念、為求勝選無所不用其極的態度,與及立委潑婦罵街式的於立法院內揪住衣領互相廝打的街頭搏擊相,都必搖頭嘆息。然而,現在這種標籤、扣帽子、不講政綱只講民主的選舉手法,與台灣何相像耶?當然,左報聲聲老太,只作人身攻擊,又好得了多少?

星期六, 10月 20, 2007

小心走避

近呢幾日有留意外匯既朋友應該知道,日YEN已經連續幾日升左成三百幾點子,星期五收巿係做緊114.49。

YEN係外匯巿場裏面因為各種因素已經大落後左好耐。近排由於美國經濟出事同開始進入減息期,美元暴跌,但美元兌日圓唔單止唔跌,仲升左少少,即係日圓比美元更弱。歐洲佬捱緊貴歐羅,已經急不及待出黎叫日本仔應該比YEN升值,分擔下咁話。日本仔向來都唔怕歐洲佬,只係惟老美馬首是瞻,所以當佢耳邊風。今個週末七大工業國(G7)開會,其中一個主要話題就係匯價問題。老美所謂強美元政策已經同八萬五一樣唔存在,而家美國佬跟本想美金再跌多D黎抒緩下個經濟問題。如果美佬一旦開口叫YEN升值,若虛唔係危言聳聽,玩下手,日圓下個禮拜會大升五百點子!

好,講左咁耐,應該好多人都覺得,YEN升跌又關我地咩事呢?咁就要講返環球資金流動性既問題。由於日圓長期低息(甚至零息),好多人(尤其係對沖基金)都會大量借入日圓去投資其他野。保守D既會去借YEN買澳紐等高息貨幣,賺息差,叫套息交易。進取D既直程借YEN周圍炒,炒金炒油炒股票。前幾日YEN都有段時間急升,每逢開始急升恆指即掉頭,真係信不信由你。

所以呢,如果隻YEN急升,好大機會會令呢D借YEN既人大量平倉,觸發拆倉潮,就好似七月尾八月頭咁。手持高息貨幣諗住收息既師奶太太應該好清楚,佢地既澳紐紙一個月內掉左成千點!香港地有好多人都諗住買高息黎賺息,呢轉大家真係要小心。

另外,YEN暴升係會抽緊環球資金。港股而家既資金巿,唔知有幾多係呢D錢黎。一旦抽緊資金,對沖基金出貨,隨時觸發股巿大跌。前奏係美股星期五已經跌左三百幾點。

若虛都唔希望比我講中。但,如果G7美佬真係開口要YEN升值,我估計星期一個巿,會裂口低開近千點,最後可能會跌二千點左右。希望係我過慮,總之萬事小心。祝君好運。阿彌陀佛。

------------------------------

星期一後加

G7無提到YEN同美金既問題。日圓裂口高開之後回順,勢頭唔太勁,亦救左香港股巿一命。港股一如所料開巿裂口跌逾千點,幸而其後日圓轉弱,港股跌勢稍緩,尾巿再插一插都係跌一千點度。後巿呢,若虛唔識睇。不過,如果日圓之後轉返強,咁港股都好大可能無好日子過。

星期四, 10月 18, 2007

巴士阿叔參選狂想


個頭講完,呢頭巴士阿叔(右圖)即刻宣佈參選立法會喎,真係六合彩又唔見咁準。

巴士阿叔事件相信大家網民都耳熟能詳。原來巴士阿叔熱心政治,曾經多次參選或企圖參選唔同既選舉。02及05年佢都有去參選特首,但因唔夠100個提名無緣參選。最有趣係96年第一屆特首選舉,巴士阿叔因為無帶參選意向書而不獲發報名表。

繼不知何來既女士宣佈參選後,東叔加入戰團令呢個補選多左唔少綽頭。當兩位阿太鬥得面紅耳熱甩頭甩髻既時候,呢邊廂阿叔同何來兩個靠綜援渡日既小巿民都話要玩埋一份,肯定令記者多左唔少選舉花絮既題材。

何來其人前文已提及。大家都知兩位不能左右大局。但睇兩位之間既比拼都可能會幾有趣。

不過,細心諗,巴士阿叔可以點sell自己呢?若虛就幫佢度左幾個point:

-多次企圖或意圖參選特首,展視不屈不撓既精神和對政治既無比熱誠,充分體現民主社會公民參與既素質,亦揭示當前特首選舉制度既不公平;

-憑巴士阿叔短片揚威國際,youtube點擊次數曾是頭十位,為港產片之冠,為香港電影爭光;

-掀起拍短片上載上網熱潮,令巿民大眾得到唔少娛樂,更令資訊科技得以普及至各階層,由向來都唔用電腦既家父家母都睇過個段片就可窺一二;

-於片中金句「未解決」、「我有壓力,你有壓力」,不但家喻戶曉,更令不少香港人反思自己日常既生活態度,正視壓力帶來既負面影響;

-展現敢怒敢言本色,可於立法會與長毛唱雙簧;又有失敗後勇於認錯既精神,不但於司法覆核敗訴後向煲呔投降以求不追堂費,亦主動拜訪巴士四眼仔當面道歉,比曾生六四論後只發展聲明道歉尤勝一籌。

咁多正野,仲唔支持佢?嘿!

星期四, 10月 11, 2007

綜援議政?

比個謎大家猜下:一個人,人到中年,無乜成就,領綜援渡日,忽然搖身一變,以為總有一日龍穿鳳,唔使日日褲穿窿,想係政壇撈返個位。

相信大家有睇新聞都估到,呢個就係因為近排訓碼頭而聲名大噪,呢兩日話要選立法會個位何來女士。咦,咪住,好似仲有一個人都符合哂呢堆條件架喎。係邊個?咪巴士阿叔陳乙東囉。

何來靠so called保育行動「揚名」,之前話要出戰觀龍同葉生死過。不過睇黎未選到,區議員呢個位已經滿足唔到佢既胃口,又要再進一步選埋立法會。不過,佢又唔夠巴士阿叔威,人地選特首添呀!巴士阿叔掉轉,選完先黎靠一段六分鐘對話(或獨白)而揚威國際(youtube十大,死未?)。

無巧不成話,兩位都係綜援人士。佢地係咪社會蛀米大蟲若虛唔敢講。本來何來有個九歲既女,佢如果為湊女而未能工作,靠單親綜援渡日都情有可原;但佢表明係唔滿意香港既經濟模式咁話。原來係咁,所以就唔打工,但就走左去攞綜援,蠶食納稅人既金錢、社會既資源。

何來個女,今年九月開始停左學。原來呢,何女士雖然每個月得六千綜援,但卻堅持女兒入讀每月五千學費既國際學校,錢更係由友人資助咁話。而家友人唔再資助(長貧難顧?貪得無厭?),何來就向緊其他友人埋手攞sponsor。佢又唔滿意香港教育,堅持個女要讀國際學校唔係就索性唔好返學,有兩間中文中學收佢個女比佢一律峻拒。

其實,何女士,如果為個女咁偉大,點解唔考慮向社會低頭出黎做下工,貢獻下社會呢?司法覆核個百幾萬堂費,政府都幫你墊埋,其實都唔爭在供養埋你女兒讀書。不過,何女士既然對香港咁多不滿,點解又唔挺直腰板,唔好向香港政府攞錢呢?向政府攞錢,同向你唔滿意既經濟模式低頭,有分別嗎?如果係咁有骨氣,都可以考慮移民出國呀(當然,錢又係問題)。

嗯,諗黎諗去,巴士阿叔都好似好過佢。

P.S. 講起巴士阿叔,不得不來個經典重溫:巴士阿叔(內有「廣東粗口」,貴客自理)。
呀仲有,呢篇呢,係唔中立持平架喇。Sorry,我對呢個人真係好反感,主觀呢啲野,我唔否認既。

星期三, 10月 10, 2007

退位者之言

記得煲呔曾上台個時提過,佢做完特首之後就會離開香港,移民去外國咁,咁就避免左要為香港既政治事務同佢後任既表現表態。

姑勿論呢段說話係咪明踩暗寸陳四萬,若虛好認同呢種論調。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離開左就離開左,時勢唔同,情況唔同,局外人指指點點無意思,又徒添後任既壓力。

衛奕信前排黎左科大,有記者問到對政制發展看法,衛督明言過氣港督不宜評論,講埋咩相信香港過去政制發展一直穩步向前,一定會找到政制發展的路向云云。若虛對於衛督既表態非常欣賞,無論如何評價都得落人口實,或者比機會人大做文章既情況下,封口不言明智不過,可見英國人既政治智慧。

另邊廂,格老近排三日一小講,五日一大講,不斷咁發表對經濟既睇法。格老不在其位,而多言若此,是否適當?格老在位時言談曖昧,永遠講得唔清唔楚等人估。外國金融界同傳媒就係靠觀察佢既一舉一動黎估計息口既去向,包括佢既用字、神態、語氣。最有趣係,仲發展埋一套厚書理論,就係如果格老出黎拎住個本書係厚,就係加息或減息,否則就係息口不變咁話,則係信不信由你。尤記得格老在位時曾經講過,話如果有一日佢談論經濟講得太清楚,咁只有兩個可能性,一係就佢講錯,一係就你聽錯。格老呢排有新書出,唔知又有無關係呢?

星期五, 10月 05, 2007

食人皇帝博卡薩

上篇提及過的中非皇帝博卡薩以殘暴聞名,任內揮霍無度,將中非搞得國庫空虛,民不聊生。他還喜歡虐待囚犯,施行酷刑。詳細事跡可參考超連結。

若虛想說的是,維基這篇文章大概是台灣親蔣的人所撰寫的。文章末段提及博卡薩及他的情人台灣姑娘林小姐。以若虛所知,博卡薩當年出訪已被國際孤立的台灣,受到蔣氏熱烈歡迎,以為是對中共反戈一擊的一著,證明台灣在國際政治舞台還有空間。蔣氏也許不知博卡薩已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從他日後申請政治庇護已幾乎無人收留可見。又或蔣氏對於博卡薩能擁此獨裁大權欣羨不已,惺惺相惜,覺得是同路人。

據若虛所知,博卡薩到台灣所有經費皆國民政府所支付,而且所費龐大,一如他在中非的奢華糜爛生活。最經典的是,據說中非並無乾洗店,博卡薩將私人所有數百條領帶都帶到台灣去乾洗,洗了數萬元,當然又由國民政府埋單。

傳聞博卡薩於夜蒲途中遇見那位林小姐,一見鍾情。但林小姐可不願跟他。博卡薩向蔣氏請求,蔣政府連哄帶騙,威迫利誘將林小姐當作王昭君,嫁到中非和番去。版本如維基所說的可是南轅北轍。若虛見版本相差太遠,將食人暴加的戀情描寫得如此浪漫,忍不住要寫篇文說說。

若虛無從証實熟對熟錯,但維基有爭議性卻是毋可置疑。維基當然提供了大量方便的資訊,但看官也需自己思考,盡信書不如無書也。

星期四, 10月 04, 2007

哀玉石之國

玉石之國緬甸在軍政府治下幾十年,由發達富庶成功走向一貧如洗、落後悲涼。不過,像緬甸之類的國家,永遠不會是世界的頭條議題,就算是,善忘的人類也不會在一個星期後還想起他。當年中非食人皇帝博卡薩、軍事狂人阿敏,無惡不作,一樣無王管。蘇丹達爾富爾內戰連年、剛果民不聊生,幾曾有人關心過。

緬甸與其他國家不同,係出了個昂山素姬。軍政府也不是殺人不貶眼,不過將昂山軟禁,禁了廿幾年,同當年張學良處境都參唔多。昂山幸運,不像剛果的盧默巴、智利的阿葉德,死於非命。昂山素姬不屈不撓爭取民主,要求軍政府承認當年民主選舉結果,結果捱左廿幾年監,也算幸運。昂山犧牲自我、超越一切既精神,贏得普世敬仰,也令緬甸有幸間中上一上國際頭條,令聯合國間中也得討論一下緬甸局勢。

緬甸天然資源豐富,盛產玉石礦產,農業亦發達,仰光也是好港口,有一切條件發展,就是欠缺一個像樣的政府。當然,我在這裏並非想話民主選舉就係好。中國絕對獨裁,但現今經濟起飛國際欣羨;菲律賓民主度極高,但經濟落後,政變頻仍,要靠大量輸出勞工賺取外匯。(民主是另一個議題,在此不想討論。)

昂山素姬努力奮鬥抗爭,一囚廿載,不屈不撓,贏得國際尊重、世人掌聲。她用超然的意志和不畏強權的抗爭証明了她對民主的堅持。今日,竟然有人封某位朝秦暮楚、搖擺不定,間或遊行三十分鐘然後去文華high tea,回答敏感議題閃爍其詞的太太為香港素姬,寧不笑死人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