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8, 2007

金匱之盟

英國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終於落台,等待多年的財相白高敦(Gorden Brown)走馬上任,終圓坐鎮唐寧街十號之夢。

傳聞貝理雅當年作總統之前,曾經向白高敦承諾只做一任,然後相讓。貝理雅卻是在第三任首相的中途落馬。

這讓我聯想到宋初所謂的「金匱之盟」。

宋太祖趙匡胤乘五代第一名君周世宗柴榮壯年病亡之機,策劃了陳橋兵變,於稚兒恭帝手上奪走帝位。

五代十國是中國史上政治最混亂的年代。中國陷入割據,皇帝號稱九五之尊,卻是高危職業,死於非命比率甚高。此亦為下剋上的世代,擁兵即擁權,將軍無能屬下廢之、皇帝無能大將廢之,每個王朝都比正常人要短命。

宋太祖為免趙宋重蹈覆轍,費煞思量苦心孤詣的做了好多事,如重文輕武、杯酒釋兵權。然而宋太祖之母杜太后亦非常人,時刻提醒宋太祖皇位從何而來。終於,出現了所謂金匱之盟。

金匱之盟為一歷史懸案,然而近代史學家再三考究確信真有其事。板本亦有兩個,較可信的是宋太祖死後傳位與弟趙光義、再傳三弟趙廷美、然後傳太祖嫡子趙德昭。相傳杜太后促成此盟,以重臣名相趙普起草收於金匱中。

然後就發生了所謂「燭影斧聲」的千古疑案。宋太祖與趙光義於寢室飲酒,忽然從影中見到趙光義企立移動,之後有斧頭擲地聲,太祖大叫:好為之!次日,太祖駕崩,趙光義繼位為宋太宗。

太宗繼位後曾問及趙普應傳位與誰,趙普對曰:「先帝已誤,陛下豈容再誤耶?」堅定了太宗的心。太宗及後先後貶死趙廷美、趙德昭、趙德芳,終使自己兒子趙恆成功繼位。

星期四, 6月 21, 2007

嚴厲譴責有線電視

至有線電視管理層的公開信:


有線電視管理層:

本人自有線電視九三年創台伊始,一直為貴公司忠實粉絲,雖然曾經短暫停用,但總體也已向貴公司納上百多個月的月費。

一直以來貴公司的服務亦頗令本人滿意,遺憾的是近年服務水平似有下降趨勢。

年前家父亦曾因自動續約條款而與貴公司激烈交流了意見,在不得已之下家父只能被迫繳交一個月三百多元的月費才可於之後享受優惠月費。且優惠月費亦比新客戶月費為高。本人竊以為此非待忠實客戶之道也。

自今年貴公司主力英超被奪,實力大為削弱,然已貴公司的強勁基礎與不俗口碑,喪一師實不足以動搖根本。為商者以名聲為重中之重,若口碑之好家傳戶誦,何愁無翻師之力哉?

然貴公司卻於此時藉口升級電話服務令等候接駁時間動輒上一小時,又縱容客服主任對客戶取消服務採拖字訣,顧左右而言他,家父更遭貴公司職員切線對待。此等服務態度,當世未之聞也。客戶既決意取消服務,豈此等下三流方法能挽回耶?貴公司縱多賺一兩個月月費,終難長留客戶。客戶受此等對待,終不回頭,徒令貴公司落得聲名狼藉,無可挽救,豈非得不償失?

竊聞客戶乃為商之本。貴公司如此刻薄老主顧,自毁長城之舉也。況失英超、失一城矣;失聲譽、失根本也,何必為一場戰役的勝負葬送貴公司的整個電視廣播業巿場爭奪戰?

本人對貴公司的做法表示極度失望。祈希貴公司能向本人及家父公開道致歉。

余若虛

星期三, 6月 20, 2007

Online games

六七年前,若虛都曾經為虛無漂渺既online games著迷過一段時間。

個時online game呢樣野先啱啱興起,由於寬頻上網普及化同大眾化,令到普通人都可以玩到呢類傳輸量極大,56k無法support既遊戲。

當時我玩個隻game,叫金庸群俠傳online。

大部分online game,都係要無休止咁賺錢,升lv,賺錢,升lv...玩家需要投入大量時間落隻game到,幸好我都唔算太沉迷,睇我lv唔高間中比人殺就知。

好多人為左打機,放棄左讀書、睇電視、刨twins既新聞、同frd去街甚至係食飯疴屎既時間,全情投入。聽聞,個時有位非常強勁既玩家一家四口輪流升lv,個仔字都未識寫就識幫老豆練功咁。

由於外掛(即係一個program可以幫你自動練功升lv)橫行,係人地一日升幾十個lv既情況下,我覺得無癮就quit左隻game。都可以話迷途知返。係我quit game既時候,大量online game如雨後春筍,而打呢d game既風氣有增無減。

回頭一看,玩呢類game真係極度浪費時間。你唔投入時間就玩得無癮,你想過癮就要訓哂身。不過,就當係年少輕狂啦。

出奇既係,當時認識既一班朋友裏面,竟然以上班族佔大多數。

經常聽到香港上班族生活緊迫,時間少工作多,但我就認識左一群放工就打機,或者返工都打機既玩家。

若虛總結香港人玩online game主因有二:
-實現自己於現實世界夢想但做不到或不敢做的,例如:成為組織領袖、武林高手甚至界女王,滿足個人幻想
-認識圈子外的新朋友,感覺能交心,不致如現實朋友般利益轇轕千絲萬縷,會為一餐飯邊個俾錢而反目

今天online game遍地開花,可惜質素大多低下,甚多遊戲尚未開發完成就推出搵銀。外掛橫行,而發行公司因怕玩家流失影響收入情願隻眼開隻眼閉,令可玩性大為降低。

辦得好既online game多為西方國家主理,而非日韓台等三流發行商。於online game界中口碑甚佳的World of Warcraft就是一例。

World of Warcraft辦得最好的地方就是嚴打外掛,一發現即斬首絕不容情,而於管理上亦非常人性化,會容許玩家於遊戲改動後重新選擇某些參數。於控制通脹方面亦非常好(須知甚多online game因外掛玩家大賺錢而將物價大幅調高至嚴重通脹)。

不過,看完以下一片,愛玩或不愛玩online game的你,會對它敬而遠之吧。

(South Park衰仔樂園 X World of Warcraft魔獸世紀,英文對白,非常搞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49V_ESWE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AwctsPi4w0&NR=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WL6Ek7vFFQ&NR=1

星期六, 6月 16, 2007

真係會食死人?

近幾年中國大陸食品屢屢被驗含有某某有害成分,搞到香港地成日人心惶惶,呢樣又話唔食得個樣又話有毒。

巿民大眾多愚。但,政府就不能做些事嗎?

近日又有七味粉同燕麥條驗出含大麻成分四氫大麻酚,今次政府就已表明此等食品含該有毒品質含量不至影響人體,算有進步。

記得往年有淡水魚孔雀石綠事件、蘇丹紅鴨蛋事件等等,搞到人生惶惶。以孔雀石綠事件為例,政府首先公布淡水魚含某致癌物質,食用會點樣死云云。過幾日再公布話,其實每日要食八十斤魚,先有機會「奶野」喎。

巿民大眾對呢D個名蹺口杉手既化學物質一無所知,見政府話唔好食,梗係唔會搵命搏啦,尤其係而家呢個樣樣都講健康既社會,師奶們更係避之則吉。到過幾日話食都無問題,佢地淡水魚唔食得既諗法已經入哂腦。淡水魚販魚檔就真係多得政府唔少。

近年就係興埋呢種有少少野就講到死人冧樓既新聞。但無論係特區正苦定係巿民大眾,都好似無諗過最基本既一樣野:一樣野有無毒,除左睇性質,仲要講分量。阿媽都識講,呢啲野食得多無益,咁都要有咁上下多。孔雀石綠如是,蘇丹紅如是。人人皆以為幅射有害,豈不知每件身邊每件物件包括人體本身,每時每刻都在發放幅射。幅射要對人體有害係要到一定劑量。人無水不能活,飲過多水卻會中水毒,正苦又要提醒巿民勿飲水過量耶?

有曰這個社會反智,可謂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星期四, 6月 14, 2007

畢業以後

估唔到臨畢業食返舖尾糊,仲要一炮雙響:GPA首次過3、拎第一條A。

以我咁既態度去對待大學既學業,咁樣既結果我以經喜出望外。

仲記得上年係歐洲流浪,咬緊麵包個時都仲諗緊,萬一求其一科core有咩衫長褲短,玩下手都唔可以如期畢業。好彩,又大步檻過。

記得之前有一科,100% course work,交一份project,由week 1做起,我拍著組唔熟兼唔多啱既,諗住有排煩。好彩個位小姐永遠唔信人,咩都攬哂上身,係我每日enjoy緊我既生活既時候,唔經唔覺就誇過呢個大關口。諗返轉頭,都可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啦。雖然我真係勁唔鍾意呢個人,但都要講聲多謝。

學業完成之後,終於離開左兩樣野:離開左住左三年既hall;離開左成廿年既考試戎馬生涯。我係hall有好多難忘既回憶,實在唔係平時可以經歷到。可惜個hall管治每下愈況,到離開既一刻,竟然無乜留戀,實在係幾可惜。離開以後,都希望以一個過氣宿生既身分officially比返啲意見宿舍管理個班人,至於點比,仲諗緊。

至於戎馬生涯就成功闖過唔使馬革裹屍,都算係咁。要轉型做騾仔,睇黎唔簡單。黎緊呢段日子,應該都要排涯。不過首先要面對既係無限HR既審訊盤問,實在係有啲吃不消。

呢段日子,比較忙。忙住吃喝玩樂,渡過可能係黎緊呢三五七年最後一個假期。忙住比人盤問,希望做騾仔都搵到個好主人,唔使比人虐待。仲有,忙住陪伴呢幾年並不常見既家人。雖然,基本上我每個禮拜都會返,都算係一個幾黐家既年青人。黎緊既日子,我都未必又咁多時間陪佢地喇。屋企,對於我呢個都幾傳統既中國人,同食飯一樣緊要。

星期一, 6月 04, 2007

那年我四歲...

十八年前那個春夏之交的一場風波發生時,我四歲...

那時父母工作都比較忙碌,我對這麼一起震憾了香港以至全球不少人心靈的事件一無所知。

直至年歲漸長,愛讀歷史,才從書中曉得新聞中常出現的那個詞彙是什麼意思。

非親眼見親耳聽,我看這一起事,感覺有些淡然。

中國以至全世界歷史上,屠殺的事件還會少嗎?死千多人,從歷史角度看可謂不值一提。

滿清入關,康雍乾三朝大治,號稱盛世。然而,有史學家提出有力證據,說明明朝末年人口應達近一億,而至康熙年間,人口竟只有約二千萬!歷史,從來都是勝利者的著作。

日軍侵華,單是在南京,保守估計就屠殺了二十萬人。

西班牙征服者佔領美洲時,有學者估計,被屠殺土著上億人。

上面的是可以算是屠殺外族的,那麼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呢?

同樣是共產國家前蘇聯於斯大林主政期間,或遭屠殺或流放勞改至死蘇俄人民近二千萬,佔蘇聯人口約三分一。

中國歷史暴君的屠殺,更加不勝枚舉。翻開五代的歷史,暴君所行非人能想像。

有名點的,明朝朱元璋登大位,就有胡惟庸、藍玉大冤案,死者五萬餘人。徐達、劉伯溫等無一倖免。世祖朱棣靖難屠殺逾萬,最出名的要算誅殺老師方孝孺九族,方孝孺怒道誅我十族也不怕,世祖就誅其十族,朋友門生皆被處死。

要數近代,文革期間被鬥死的人,不知是一千的多少。

但為何十八年前的那一個風波,令這麼多香港人揮之不去呢?因為,這是人們親眼目睹,真真實實的放在眼前。那個震憾力並非書本上一個又一個的數字所能比擬。

若虛對那一起事,沒有大感受。但對於不尊重歷史的人,亦必須齊聲讉責,人人喊打。否則我等與日日在罵的日本右翼分子何異?

中共的那一夥人,礙於現實,要平反就等多一兩代吧。文革的平反也隔了一代人(華國峰),若非鄧小平崛起,要平反也未必如此輕易。如今小平雖逝,李鵬、老江等一眾猶在,於中共與中國人論資排輩的傳統下,平反談何容易。

星期五, 6月 01, 2007

窄頻在2007

大家上開網既應該都記得上年年尾台灣地震搞到香港網絡大塞車,令全港網民要捱左成半個月時光倒流既56k窄頻服務。各位博客個時都叫苦連天,若虛身在歐洲旅行算逃過一劫。

但其實若虛身在理工宿舍,連線速度其實好唔得56k幾多。一棟入住左先四年,算係香港新一批既宿舍,上網竟然仲衰過其他幾十年歷史既hall。

上網慢呢個問題,其實都係呢一年先開始發生。之前理大hall新落成,每年新年春茗既願望都係常滿,個時位仲多到可以比fresh-grad(剛畢業未夠一年的學生)住,更加免費比校隊(運動員)住埋。

到第三年個hall終於如願塞爆,當hall management staff係春茗一片歌舞昇平慶祝住滿,學生既苦難卻悄悄降臨。

Full House既原因好大程度上並唔係因為本地學生多左報hall,而係內地生數目激增,而且老奉一住四年,結果佔據不少宿位。

潘大師為左爭宿位爭到低聲下氣咁,其實,點解當年個planning咁失敗,foresee唔到之後幾年既學生人數呢?早知如此,宿位都可以起多啲。

或者當內地生湧入係政策轉變,事前無從估計。咁,至少,Full House唔應該影響到學生係hall既生活丫?乜住爆唔係預期中既事咩?

事實上係,而家peak hour等架lift,玩下手要三個字,15minutes!呢個相信唔係可以接受既等候時間吧。

洗衣房長期爆滿,要洗衫最好係深夜三點後否則難以霸到機位。(當然又要多得一啲洗完唔收衫等啲衫係到up到發霉發臭既人)

最嚴重既係上網。Hall裏面既人,下畫五點到凌晨一點左右就好似坐左時光機咁,返返十年前既56k世界,享受住load一個網頁呷一口咖啡既優悠生活。

可惜,趕功課、趕send資料、search sources既人無呢種閒情逸緻。

有位朋友鍾意上網打機,佢四點開game都好順,一到五點即刻見功,夜晚更加係打唔到機。打過機既人應該明白個種感覺。

夾埋Poly個refresh完會唔見哂你打既mail既portal,如果你打封mail唔記得做backup,你一按send,由於太慢佢又會error send唔到,一返轉頭就會無哂D野。呢個致命combo連續技令我同我roommate幾乎一隻杯車埋個mon度。

Youtube更加唔使講,想睇段三分鐘短片,開住browser load三個字先啦。

若虛仲係hall既staff口中得知,之前曾經因為hall太多人,所以將每人既bandwidth都cut左少少咁。

嘩!個hall可以有幾多人?幾多床位咪幾多人囉,數床位都唔識數?床位幾多你知架,而家bandwidth唔夠分,原來個解決辦法係每人分少啲,唔係搵多啲返黎分。

夠哂公道。

係講緊web2.0同10Mb獨享既年代,一班都要上網搵資料、交功課、或者打下機既學生仲係活係10年前56k既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