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5, 2007

粉飾太平

轉眼就快到學期終,三年既大學生涯眼學將要過去。近日有同學開始高調籌備畢業宴,收集聯絡資料、問意見、搵場地,於學期終將考試之時忙個不亦樂乎。若虛實在敬佩如此用心盡力,無償無酬為大家籌備活動既搞手。

只係回頭一看,三年以來,我地呢一個class既山頭,唔單止星羅旗布,仲互有派系,或有在明互片,更多在暗放箭。是非無日無之,真真假假盡由人說,散布者有如榕樹頭講古佬,描述生動活潑,高潮迭起,聽得人津津有味,唔信十足都信左九成。就好似三國演義咁,真假難辨,但一般人只懂接收懶於思考求證,都照單全收。

自從year1頭一個學期左右到既一段蜜月期以降,全個class都開始建立自己既山頭。其實一班咁多人,有山頭實在正常不過,但山頭之間明爭暗鬥是非不絕,係無咩好爭既情況之下,若虛又覺得無乜謂。你話好似辦工室咁,鬥死一個就少個爭升職都仲make sense。理大仲要轉左制,計分唔拉curve,即係你有幾分,就比屬於個分既grade你,同其他人高低分無關。咁樣鬥死人有咩著數?自己要爭成績咪讀書囉,人地差左你都唔會升grade。若虛一向認為,損人利己既事,即使不道德,但係起碼我可以明白,人有所為利己心,好logical,好make sense。損人不利己既事,若虛唔能夠理解,亦唔會接受。

始終若虛個class係讀business既,女生佔多數,女生多自然是非多,相信無多少人會反對。讀business既普遍心機較重,亦較自利好鬥。但爾虞我詐,卻又於己無益,唔知為乜。之前睇過渣沽講左我都好認同既一句:是非精一日唔講是非,係會腦溢血死既。可能好多人都只係咁啫?

咁,如果真係有有心人,想一班人和氣團結,應該一早就有所行動喎。若虛自問有心無力,只好歸隱一隅,冷眼旁觀。多年來唔覺有人做野去gather埋班人,就算話咩大function去燒野食咁,都係你有你搞,我有我搞。到今日有人走出黎搞grad din,我覺得,個grad din意義真係唔大。可以想像,到時候大家都係你有你一堆,我有我埋堆。一齊影張相,擠出個尷尷尬尬既笑容,就算係為自己大學生涯既終結,粉飾太平,作結留念。呢D野,太假,有咩價值?

CK近日講識於微時既朋友,若虛同CK差一兩個decade,都有同樣既諗法。大學認識既朋友,能真心相交既鳳毛麟角。人大左係有更多計算,友誼亦都越難建立。只有從小建立起來既,至經受得起風霜。

星期一, 4月 23, 2007

放水疑雲





港聞
A08
蘋果日報
2007-04-12


理大副系主任涉洩露測驗題目

【本 報訊】為令學生在中期考試獲得高分數,理工大學物流學系一名副系主任竟於測驗前夕把將於測驗期間出的題目及答案,預早供應考學生溫習;並於上月舉行的中期 測驗以開卷形式,讓學生應考該科。多名考生狂轟情況猶如集體出貓抄答案,失去考核意義,強烈要求重考。該教授昨日向逾百名考生道歉,並將安排重考。理工大 學的「物流與管理」學科上月舉行中期測驗,約有100多名二及三年級來自物流學系及管理學系的學生應考,該科主要是考計數及物流管理知識,由理工大學物流 系副系主任Dr Ng Chi--to(Daniel)任教。

學生不滿要求重考

有份應考的學生表示,他們於測驗前已收到吳教 授派發的課堂練習及答案。至上月初,考生應考該科時均可翻閱參考書及課堂練習。試卷共設三條題目,其中一條佔總分三分一的試題,卻與練習一模一樣。該考生 指,部份同學赫見該試題後,即迅速抄模擬答案,但亦有部份考生對教授處理方法感不滿,有感如同供學生抄答案,失去考核意義,強烈要求重考,或索性取消該測 驗成績。該名教授昨日向所有考生發出電郵,指自己犯了不小心的錯誤,並答應安排重考,希望學生見諒。理大學生民主牆昨晚已貼滿學生不滿的大字報,但亦有一批學生聯署要求考試維持原判,以免對一些已溫習的考生不公平。Ng Chi-to教授昨晚稱,今次只是一時疏忽出錯題目,「聖人都有錯」,今日將宣布重考。理大學生會會長余耀東稱,有關手法不恰當,亦不認同該做法,認為這樣處理會失去測驗的意義。






如果大家有留意生果報校園板新聞(雖然若虛都無),應該記得上面呢單放水指控。

生果報擅長既手法大家都心裏有數。若虛湊巧修讀該科(可恨無印那試題,嘿!),以旁觀者又局中人的角度去睇呢件事,會話其實呢件事係:

考完mid-term之後個個禮拜返學,就發現有人開始係lecture度鼓噪,話條試題有個tutor有派,有個無派,搞到唔係個個有,仲有得照抄,好唔公平咁話。我都未搞清楚咩事,問問隔離甲同學先知,原來話第二題條題目同exercise一個餅印黎。乙同學仲話其實tutor都有張條題目擺上去網上比同學download,唔係好似前面條茂利講話有D人有有D人無。我就發up瘋話,梗係前面個幾條友知道自己舔左野,又唔知係邊度聽到話有得抄但自己無,覺得笨左,都未搞清件事就先搞風搞雨。

甲同學一面點頭,一面就話梗係佢地睇死個lecturer又無膽又怕事,先咁聲大夾惡啦,你睇,哎,人做lecturer佢做lecturer,一D威嚴都無,聽住班友大大聲淆哂底咁,企到直直玩手指,連講野個口都震哂。乙同學就話,出返條題目有咩問題呢?你地考cert,A-level,未試過遇到一模一樣既past paper題目咩?唔比翻炒架?不過open book就砸使D,有D人有得抄有D人無。

我咪話,車,擺明係一D考唔掂既就要重考,既得利益既就打死都唔制啫,無解架喎。個阿sir閃閃縮縮,一面又話唔好意思其實佢唔知tutor有expose過呢條題目,對要求重考既就千依百順唯唯諾諾,對反對既就輕輕帶過。我地無抄既,梗係唔要又再讀多次mid-term啦!好得閒咩?甲同學連連稱是,仲話比Dproject砸死咁濟,唔好搞埋咁多野。乙同學就話,班友考個時又唔見投訴,考完先黎嘈,擺明自己衰左玩野啦。

講多兩講阿sir就叫投票,咁好明顯件事就好似頭先咁講,攞到分死都唔制,衰左既就梗要考過。民主係咁既情況係行唔通架!搞多兩搞都搞唔掂,下回分解。

可能個lecturer以為拖下拖下就會過到骨,點知係民主牆張單野愈鬧愈大,不過都有彈有讚咁。之後個禮拜D同學仲係lecture度罵戰,但始終莫衷一是。民主牆愈貼愈勁,無幾可會有咁多post,貼到要加塊board係隔離,仲開哂名咁指人鬧。Dr.Ng仲想問人可唔可以拆左Dpost落黎咁。回答梗係官腔既推搪啦。

終於見報喇,見報個日咁啱就要上堂。返到去,見到企係台到既換左個人,原來係個科個department既head收到風,見愈搞愈大,要落黎拆掂佢喎。佢就有威嚴得多喇,一上堂就list哂成堆論據,講明無話唔准翻炒,又話點解有D同學考個時明知試題有問題都唔出聲,一論嘴講左半粒鐘有多。最後就叫我地自己一班人compromise到個結果再搵幾個代表上黎同佢講咁,重考唔重考都得。之前幾日也文也武個班友,到呢一刻鴉雀無聲,唔知係佢地無返學定見知呢個阿head唔好恰呢?個head仲要加句,張呢D事鬧上報紙,非常不智,有損學校名聲,報紙又會亂寫咁。講完喇,其他人走左,Dr.Ng拎返起支咪講野既時候,身子僵直,目無表情,雙手合什攞住個咪,嘴唇微顫,遠遠仲見到佢好似眼泛淚光咁,有一刻真係好擔心佢會自我了斷,又多一單教授跳樓自殺案,咁沙皇同飯焦又多單野煩。

跟住幾日民主牆不斷有撐Dr.Ng同批生果既貼,仲收到好多支持Dr.Ng既email。最後個D唔知邊個class reps決定左唔使考,都算告一段落啦。



理大一向都話自己係實用既大學,連D學生都非常實際,政治冷感之餘,淨係識日日做兼職補習搵銀。民主牆長期丟空,間中都係得幾篇學生會自己寫既時事評論上去,路人視而不見。今次竟然出現少見既幾十人堆係民主牆前睇貼,而且回應熱烈,其實亦非壞事。

可惜,民主牆上既貼同回應質素認真有問題。一個幾百字既貼,錯別字既逾雙位數,兼且部分文理不通,行文不順,讀來甚難。回應者亦有不少只作謾罵而不說明其理據,或只當改作文般圈錯別字詞,甚少理性討論及回應。若虛聽聞其他院校情況亦大同小異,是香港大學生語文質素低下之故嗎?

順便一提,生果報既寫新聞手法係點我唔想評論,但係其實佢係有個專責係八大院校(定九大?)搜刮新聞既記者,每日盯住各大院校既民主牆,又有線人通風報信咁。所以阿head可能搞錯喇,未必有人爆料比報館架。

星期四, 4月 12, 2007

唔明=勁?

近排如果大家有搭roadshow,應該都睇過張藝謀導演個專訪。

張大導演講,黃金甲呢套戲有幾偉大,又有深度,又刻劃人性,仲要好有教育意義咁,聽到我都呆呆地。

講真,張大導演D戲,我真係睇唔明。講到底,我都只係個外行。外行評論內行無乜謂,可能係我程度未夠,或者部戲都唔係拍比我睇啦。係度無意貶底張大導既成就同造詣,不過都係講下我自己一D小小既意見。

自從十年前到王家衛個D戲攞完獎,我就唔多明咩叫好戲。好似套2046咁,拍左成五年,睇完都唔知佢講乜,真係好彩唔使拍到2046。個票房連一個演員既薪酬都比唔起,搞到偉仔都話唔收錢為藝術。

我知道,藝術要用時間雕啄,藝術唔可以用錢去量度。但係,呢套戲,問心,有幾多人覺得係正野?

有位仁兄曾經講過類似既野:「名著,係人人都會讚,但人人都唔會去睇既。」無記錯係美國文學家馬克吐溫。

我成日都覺得,會唔會連D評審都唔多明套戲想點,又怕比人白眼,話佢地唔識野。結果大家係咁既心態下,就局住讚到套戲天上有地下無:極有深度,深刻地刻劃出人性既善良同醜惡面,係後現代主義既最佳表現云云。

好似莎劇咁,你求其執件英國佬問,佢都會讚到天上有地下無。但係,又有幾多人真係睇過?(只係一個例子,無意質疑莎劇既文學地位)

小弟睇戲唔多,但好似Godfather,Casablanca甚至無間道呢D戲我都覺得值得流芳唔好話百世都百載既。

相信大家都認識一d人,平時講野喜歡加dspecific terms落去,唔深唔舒服,越難越過癮。總之你聽完佢講一句就要問返佢幾句先明。

喂,大佬!說話係用黎溝通架!你同一個人講野,最基本就係要佢明白你所講既野,唔明講到佢明至係嘛。你講大堆野,人地聽唔明,唔係代表你勁,係代表你完全唔識咩叫溝通。你對住唔識雞腸既媽媽,會唔會一句野夾九十幾個英文字落去?

電影、藝術其實都一樣。你部電影係比觀眾睇既,仲話要教育觀眾既,最基本就係令人明白。當然,藝術要到尖端難免曲高和寡,不為世人所認同。

張大導睇黎都應該要諗諗個定位:到底要做D令觀眾明白教育到觀眾既電影,定係要追求純粹藝術?兩者並非完全對立,但多少要有個取捨。若果唔係只怕兩面不討好。

星期一, 4月 09, 2007

台灣文革

前幾日睇新聞,見中正公行館都被人燒埋,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台灣叫自己做民主政體,號稱華人地區最民主既地方,雖然無証據話係扁政府所為,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台灣近排開始「去蔣化」運動。蔣者,蔣介石也,蔣中正為其筆名。桃園中正機場被易名為桃園國際機場;全台大大小小蔣介石銅像被拆了不少;如今行館被燒,好難單純相信係一場意外。反正阿扁既事永遠都係咁啱得咁橋,三年前咁啱又有兩粒子彈,咁啱又火燒行館。咁樣做同文革真係無乜分別。

民進黨有幾識選舉相信大家都見識過。三年前連宋聯手,形勢大好,竟然就輸左係兩粒子彈之下。上年年尾巿長選舉,阿扁弊案纏身,招來天下圍攻,聲名掃地,但民進黨竟然保住高雄,謝長廷係台北得票更勝上屆。民進黨既拿手好戲:抹黑、賣悲情、搞族群針對,適當既時候就會搬出黎,力量足以翻盤,邊個敢講國民黨有馬英九必勝無疑?

睇返國民黨,百年老店,可惜有選舉以來就有分裂。李登輝出選令新黨出走,二千年連戰出選,宋楚瑜出走,直接令國民黨失去政權。國親懊悔莫及,零四聯手竟再鎩羽。如今馬英九呼聲雖高,然而王金平亦不願退讓,彷彿二千年既翻版。馬英九既外省籍的確令佢難以得到本土頑固原住民既支持,然而於台北既壓倒優勢可彌補。王金平號稱本土派,可惜在北不及馬英九既魅力,在南不如民進黨旗號鮮明要爭本土派支持,可謂兩頭唔到岸,巿場定位失敗既人辦。但王金平年事已高,如果今屆做唔成,相信以後都無希望。野心作祟之下睇黎都會扭盡六壬要同馬英九鬥爭到底,或者迫不得已都會放手一搏,退黨出選,甚至與野心不死既宋楚瑜聯手亦未可知(即使宋楚瑜台北巿長之敗應已為其政治生涯劃上句號)。

陰謀論去睇,王金平同李登輝私交甚篤,話唔定係李登輝既間諜,話唔定有把抦係李登輝手上,要以摧毁國民黨為己任。李登輝多年來無所不用其極,唔可以排除有咁既可能。

照咁睇,王馬合則兩贏,分則兩敗。但跟據博奕論,雙方都唔會退讓,因為一但退讓就蝕底,最終就會雙輸。不過,有人話廿一世紀係後博奕年代,因為大家了解呢一套,所以大家會去應對。君子協定馬英九讓王金平一屆會係一個option嗎?不過見到Tony Blair同Golden Brown可能都無人再敢講咩君子協定。馬英九無左王金平,或者王金平出選打對台,會有幾大影響?好難估計。但歸跟結底,係因為國民黨內唔尊重初選機制,致有今日咁既田地。

國民黨初選機制本來就唔成熟,二千年連勝宋敗,宋卻不甘而出走。係咁既先例之下,仲有邊個會去尊重呢個經唔起考驗既機制?連戰無辦法去重新調整,到今日王馬互鬥,如果大家尊重初選必然唔會再導致分裂或爭奪。民進黨山頭林立,又有四大天王明爭暗鬥,不過佢地有尊重初選呢個傳統,大家都會服從。美國兩黨幾時會話拗要出邊個選總統?國民黨若果再敗,都係敗係自己手上。不過民進黨再執政,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民進黨打住台獨旗號上位,再執政唔多唔少代表理念被認同。民進黨既文化清洗同教育恐怕會令呢一代既年青人深受影響。如果佢地執政十二年甚至更長,咁就會令更多既年青人受到佢地既思想教育,到呢班人長大,就會更加認同民進黨傳授既價值觀同理念,台獨可期。北京會唔會容許咁既情況發生?未可知也。